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謝田文集
·拉法耶特啖盒饭其实很自然
·美国大选的中国牌该怎么打
·梅赛德斯-奔驰在美国和中国
·奧巴馬和羅姆尼的歷史機會
·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美国的财政悬崖也许是好事
·李克强博士:披露真实的数据
·中国才面临真正的政经悬崖
·混水摸鱼与中国公司的除名
·中国和美国的城市化之对比
·中共官员退赃特赦能否施行
·罗纳德.寇斯及其《人类与经济》
·美国情报机构预言未来二十年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内讧之兆
·法國大革命的經濟危機今譯
·卖官鬻爵的价格与动态定价
·中国走向世界有哪几支军队
·银行家和政治家的激烈鏖战
·经济手段回应机构黑客之误
·华尔街七宗罪责的救赎方法
·香港政府断奶让自由港蒙羞
·中国GDP为何一半不知去向
·美国大学生们怎么筹款游学
·金砖五国的钱袋和动物图腾
·五大国际机构支招管不管用
·中国GDP六成归跨国资本?
·美国总统图书馆和中国地产
·哈佛经济教授的欧元区处方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上)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下)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英伦印象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将相帝王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伦敦的富
·中共会发行大面额的钞票吗?
·《致命中国》vs.“索命中共”
·从总裁被囚看中国社会失控
·钱荒能否逼出中国政经改革
·比特币的崛起和黄金的未来走向
·中国各级政府其实破产最好
·中国总理如何才能透过气来
·鬼城和錢荒之間有什麼關係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食在巴黎
·盘点世界银行给中国的建议
·影子银行地方债哪个更致命
·中国能不能再来个劫富济贫
·人民币上海试水能够成功吗?
·以房养老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美聯儲主席之爭應波瀾不驚
·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债违约吗?
·美国前财长鲍尔森挂一漏万
·TPP何以让中南海心惊胆颤?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九个问答
·中国为什么照猫却画不成虎
·中国为何全民捞钱却捞不着
·謝田新書《赤龍的錢囊》序與跋
·重访台湾:士林的夜市与早市
·重访台湾:福兮祸所伏的服贸
·中国高级白领的优越和忧伤
·如何拆解中国地方债的烂帐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韩国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狮城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印尼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万隆泗水
·中国大妈:身绑炸弹怀揣金条
·红朝一甲子前后的三次土改
·买枪、玩枪、拥枪和AK-47
·中国银行困境是全球危机吗?
·J‧埃德加‧胡佛的管理特色
·向谋士挥刀的朝廷焉得不亡
·乌克兰的黑洞和中国的黑洞
·中国货轮能不能经停夏威夷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中共十八大报告说,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让居民收入倍增,许多北京市民说根本不可能,因为在他们看来,过去10年唯一的变化,就是“拆了些房子”。人们很难想像,再拆10年房子会让他们的收入与国家GDP一起大跃进、翻一番。中共暗地操控民众反日之时,出笼这个“翻番计划”,但它其实是从日本人那里学来的。遗憾的是,西邻效东邻,恐怕很难奏效。

   72定律和市民的感觉

   中共宏伟目标一出笼,就有人帮助圆场,说计划怎么可行,许多人也就被忽悠了。经济翻番,对许多国家都是可能的,也是许多国家都做得到的。单从理论上讲,要让国民经济翻番,没想像的那么难。只要保持6%的年增长率,大 概12年就可以翻番;保持5%的增长,需要15年;如果能每年增长10%,只要7年就行。

   为什么呢,这是复利计算的结果。金融学上有个72 定律,是个简单估算的办法,以计算复利,也有用69的,但72比较好算。就是说,一个数值需要翻番的年数乘以年增长率,大约等于72。从2012年到 2020年有8年的时间,从2010年算起是10年。如果中国经济年增长9%,8年就可以翻番;如果是7.2%,10年就可以翻番。

   北京市民为什么不“理解”政府的愿望,反而用“拆房子”来概括过去10年的发展?其实,北京人的感觉是对的,中国经济的增长,就是建在拆房子、盖房子的基础上。人们或许会问,如果经济真的可以这么增长,为什么其他国家不这样做;如果大家都这么做,岂不是全球经济都会飞快增长?

   问题就在这里,中国的这些“增长”做法,不是机密,也不是偏方,其他国家如果愿意,也大可采用。但他们为什么不用呢?他们为什么不要增长经济呢?其原因就是,这些国家的政府或者不能,或者不敢,或者不愿意,去采用中共的做法。盲目投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压低工资鼓励出口,管制外汇以剥夺人民的购买力、抑制内需,印发钞票以使用通胀的办法制造经济成长的“奇迹”,所有这些措施,正常的政府都不能做,也不敢做。所谓“中国模式”虽然有很多推动者,但它根本不是带有示范意义的“模式”,它被国际社会所不屑,就是这个原因。

   日本的收入倍增计划

   中共的国民收入翻番,是仿效日本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二战之后,从1955年到1961年,日本经济快速增长,国民收入随着日本经济的起飞也迅速增长,形成了近亿人的中等收入群体,使日本有效的转变成一个发达国家、消费社会。

   当中共在搞“文化大革命”、国民经济完全崩溃之际,日本经历了奇迹般的“黄金六十年代”(Golden Sixties)。1965年,日本名义 GDP(nominal GDP)只有900亿美元;15年后的1980年,名义GDP达到惊人的1万亿美元,创造了世界经济史上的奇迹。

   日本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是池田勇人(Hayato Ikeda)提出来的,他在1960年至1964年间出任日本首相。为促进经济发展并减低社会冲突,池田的政治策略是“耐心与和解”(patience and reconciliation),经济策略则是“收入倍增”(income-doubling),他也成功的化解了好几次日本劳工的大罢工。

   池田本来计划年经济增长7.2%,从而10年内翻番。但六十年代中后期,日本经济年增长率达到惊人的11.6%,“国民收入倍增”只用了不到7年就达到了。 法国总统戴高乐称池田是“那个半导体销售员”。池田采用的,是降息和降低私营企业的税率,以此刺激花费,同时增加政府支出,用于基础设施建设。

   池田任内建立了许多的国际援助机构,以展示日本参与国际社会秩序和鼓励出口的政策。池田带领日本于1963年加入GATT(世贸组织的前身),1964年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经合组织(OECD)。池田离任时,日本经济成长率高达13.9%!

   中共效法日本不可能

   池田的成功,激励明治大学经济教授赤松要(Kaname Akamatsu)提出“雁型模式”(Flying Geese Paradigm),指出亚洲要赶上西方,可以形成大雁型的阵列,让初级制造业不断从发达的亚洲国家转移到不发达的亚洲国家,然后亚洲作为一个整体,像一 群大雁在飞行中的阵势一样,共同前进,最终赶上西方。当然,雁阵的头雁,非日本莫属;而敏感的人,或许从中可嗅出“大东亚共荣圈”的气味。

   不管中国人、韩国人、还是台湾人、新加坡人喜欢不喜欢这个比喻,愿意不愿意作为跟在日本头雁后面的大雁,亚洲经济的发展,至少到目前为止,基本上是按照“雁型模式”进行的。

   如果日本成功的进入发达社会,日本人在7年内让国民收入倍增,中国想效法日本,有没有成功的可能呢?可能性当然有,什么事情都不能说绝对了。但中国不是日本,这个可能性坦率的说不是很大。日本的成功,还受益于美国的援助、公平的社会、民主的制度和齐心协力的国民,这些在中国都没有任何的可能。

   中共如果采用池田的政经策略,西邻效东邻,一定是东施效颦,因为中共政治上没有耐心,也不愿意和解,在经济上实施收入倍增,也希望不大。中共以前的做法,是池田经济策略的后半部,亦即政府投入基建,但中国没有采用池田的前半部策略,亦即降低利息并降低私营企业的税率,以刺激民间花费。

   中国过去 20年的经济发展,扣除数据造假和通胀的因素,远不及官方的8~10%,如今可能已经降为负值。这时奢谈经济翻番,只有擅长欺骗的中共,才可能说的出口。 中国经济三驾马车中,投资已经过剩,到处是没有航班的机场、建了一半的高铁、没人住的7000万套房子。这样的经济要翻番,难道要再建7000万套空房? 制造更多的鄂尔多斯、郑州的鬼城?

   三驾马车的出口,使中国廉价品覆盖全球,再翻一番,哪些国家可以消化?中国人口红利已经用完,缺乏廉价劳 力,老龄化随“未富先老”匆匆而来,世界工厂怎么支撑?经济继续发展需要社会稳定,但中国怎么会稳定呢?中共本身就是造成中国社会不稳定的因素,贫富鸿沟也在威胁社会的稳定。过去10年导致贫富悬殊到如此程度,难道需要继续10年,让贫富悬殊更大?

   更关键的,是中共的寿命还有几何?百年前的1912,如果溥仪说大清子民收入10年翻一番,人们会相信吗?中共如今话增长就很荒唐,中共统治摇摇欲坠,能不能过2012都很难说,听它谈10年后的展望,基本上是痴人说痴梦、梦中煮黄粱。◇

   

   

   

   

   

   

   

   

   本文转自301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2012/11/15)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2012/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