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孙宝强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最近,中国的五星级监狱在网上曝光,引起网民一片哗然。其实,专为高官服务的监狱,豪华只是个‘标’,在‘本’里,罪恶一直在发生,在延续,在变本加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的监狱不再是惩恶扬善的场所,而成了恶的渊薮,罪的平台。

   中国贪官的判刑,基本上是黑箱黑幕黑道黑交易的过程;中国贪官的坐牢,也是黑箱黑幕黑道黑交易的过程。

   当我看到上海首富周正毅,在监狱办公室煲电话看电视而不参加劳役的报道时,我想到了和我同一室的小鼹鼠。

   小鼹鼠是安徽农村的姑娘,因‘销赃’判刑二年。由于她的父母兄弟全关在监狱,她没有接见,也就是说,她没有任何贡品可以献给牢头狱霸。于是,她理所当然地完不成劳役,理所当然地成了金子塔底层的一块砖。

   她蜷缩在最阴暗,最潮湿的小监,从早上六点到晚上9点,无休止地拆那些灰尘飞扬的纱。在整整一年半时间里,她没放过一次风,没洗过一次澡,没吃过一片肉。她甚至都不能迈出小监一步。没有营养只有灰尘,没有阳光只有冰雪的生活,终于击垮了她。瘦弱的如一根稻草的她,临死前吐出大半盆的鲜血。直到今天,她惨白的脸,她唇边泅出来的一抹红,还定格在我眼前。

   中国政府最喜欢说:新旧社会二重天。请问政府,周正毅和小鼹鼠的劳役待遇,是否新旧社会二重天?

   当我看到拥有‘108条女将’的淫贼张二江,因‘著书立传’而被监狱二次减刑的报道时,我想到了监狱里的黑衣人。

   黑衣人是地下教会的牧师,50年代被判无期徒刑。他被关在一大队,这是一个长刑期重犯的严管队。里面有数不清的刑具,里面有数不清的罪恶。进一大队后,他拒绝认罪,拒绝写认罪书。大大小小的管教,使出了浑身解数;大大小小的刑具,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也没能让他低下高贵的头。这一颗嚼不烂煮不酥压不扁砸不碎的钢豌豆,就这么卡在监狱的喉咙口。

   一般情况下,判无期或死缓的杀人犯,也就服20年的刑期。至于贪官刑期,则是可伸缩的橡皮筋。无期,意味着很短的有期;死缓,意味着假释保外。我见到黑衣人时,已经是1991年的年底。从50年代到1991年年底,这不是20年,而是真正的遥遥无期。再看看民运人士李旺阳,前前后后也坐了20年大牢。天呐!要有怎样的蛇蝎心虎狼胆,才能这么长时间地囚禁无罪人。这是为了信仰,把牢底坐穿啊!

   中国法律的肮脏,司法的卑鄙,磬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

   请问中国政府,同样服刑,张二江和黑衣人,张二江和李旺阳,是否新旧社会二重天?

   在提篮桥监狱,大墙上刷着黑体大字:积极改造,早日回归社会。我组的900,是个积极改造的‘拼命三姐’。她喝粥的时间是30秒,哪怕热粥把嘴烫起一串泡;她睡觉的时间,每天最多4小时。在为日本株式会社画动画片时,她能把尿憋一整天;在编织出口毛衣时,她有过三天三夜不睡觉的记录。

   监狱给她减刑4个月。可她出狱不久就死了。死于健康的透支,死于没有工作,死于无钱看病。她为小监狱创造丰厚的外汇,但大监狱却连一颗药都不给她。小监狱吞噬了她的健康,大监狱吞噬了她的生命—确切地说,是政府在榨干她的剩余价值后,毁了她。

   上海市杨浦区土地规划局的王处长,在检察院提审时,掩护了局长的罪行。入狱后,规划局开始规划运作:小队长拿到一室一厅;中队长拿到二室一厅,大队长拿到三室一厅。判刑六年的他只服三年。三年后杀回江湖,担任杨浦区拆房队队长,很快就腰缠万贯称霸一方。

   请问中国政府:同样是减刑后的刑释人员,王处长和900的遭遇,是否新旧社会二重天?

   在社会这个大监狱里,贪官污吏无恶不作,鱼肉人民;到了高墙里的小监狱,贪官污吏照样无恶不作,鱼肉犯人。提篮桥监狱的管理人员,清一色是贪官污吏。提篮桥监狱的减刑,假释,保外,清一色是贪官污吏。真可谓:大狱,小狱,黑白规则都一样;大贪,小贪,狱里狱外皆赢家。

   马克思说:“资本一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里都滴着血和肮脏。”要我说:“共产党一来到世间,每一个毛孔里都滴着血和肮脏,滴着恐怖,滴着杀戮。” 行文至此,突然想起著名的洗脑电影《闪闪的红星》里,潘冬子含着热泪说的一句话:妈妈是党的人,绝不能让群众吃亏。

   冬子啊!你应该说:“妈妈是党的人,就是在监狱,党也不会让她吃亏。”

(2012/1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