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社会学研讨
[主页]->[百家争鸣]->[社会学研讨]->[人权——社会形态中的具体表达?]
社会学研讨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简介和目录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一)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二)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三)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四)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五)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六)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七)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八)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九)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十)
·“四分法社会”视角下的社会本质与特征
·王实味事件——中国现代社会转折的“奇点”?
·“民主集中制”——“成败萧何”的宿命?(上)
·“民主集中制”——“成败萧何”的宿命?(下)
·普世价值——有没有?有什么?
·怎样认识“民主”的最一般意义?
·什么不是民主的最一般意义?
·“民主”在不同社会形态中的意义表达
·王绍光先生是怎样消灭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性的?
·司马南先生是如何歪曲民主的?
·“平等”在社会形态中的不同“面孔”
·人权——社会形态中的具体表达?
·自由——社会学意义下的“自由”思考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权——社会形态中的具体表达?

   人权——社会形态中的具体表达?
   作者:王文
   
   (说明:本文是《中国社会性质辨析》的其中一节。)
   

   人权即人的权利,即作为一个人应该享有的权利。既然说“权利”,就要说到义务,你要行使权利,就要他人对你履行义务,也即社会需要对你履行义务。比如你的说话权,以表达自己的思想,就需要他人有“捍卫”你说话的义务,还需要他人履行“听话”的义务。如若不然,你到大沙漠去吼几声,就算你有了说话权,你一定不同意。
   社会履行什么样的义务,就不可能是由个人说了算了,它由社会说了算。所以,个人的人权,其实也是社会性的。显然,不同的社会形态,有不同的人的权利。按照本文的基本理论(见《中国社会性质辨析》),处于不同社会分类形态(见注释)中的人权,一般来说也不一样,区别之处已经不难理解。这里简略之。
   权力社会的“人权”是做奴隶、臣子、顺民的“权利”,“坐稳”了奴才就算有了“人权”。没有批评权力者的权利。现代社会下的权力社会,可以有批评资本社会的“人权”。
   资本社会将人群分为有产者和无产者,其基本人权是资本同劳动结合,由资本分享剩余价值,劳动仅获得再生产补偿的人权。资本社会的人权包括可以批评权力社会的人权,也可以有论证资本统治合理性的人权,以及抹杀劳动创造财富的人权。
   劳动社会的人权是“按劳分配”的人权,也将是可以反对权力社会、资本社会的人权,也包括坚持“不劳动者不得食”的人权。
   只有到了全民社会,所谓人权,才会是人人平等的权利,它不仅否定了权力社会、资本社会的、也否定了劳动社会的“人权”,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的权利普遍实现的社会。
   《世界人权宣言》抽象地描述了人权的内容,但它也承认各国“法律”的不同。认为人权应该“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并有权享受法律的平等保护,不受任何歧视。人人有权享受平等保护,以免受违反本宣言的任何歧视行为以及煽动这种歧视的任何行为之害。”(第7条)这样,有的国家法律规定“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而有的规定“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有的国家法律规定“共产党”是社会的领导力量;而有的规定,“共产党”是社会的非法力量。有的国家法律规定,非经法院判决,任何人不得被剥夺人身自由;而有的规定,除了法院以外,政府还可以决定公民是否被“劳教”。有的国家规定,被杀者的生命权需要优先于杀人罪犯的生命权予以保护,“杀人偿命”。而有的则相反,被杀者永远死去,杀人犯不被死刑。这使得各国的法律下的人权具有不同的意义,也可能有了先进与落后之分。
   中国辽阳的袁宝璟案,因互有龌龊的昔日合作者之间的矛盾,袁雇凶杀死对手,袁同凶手共四人被判死刑,其中三人立即执行,一人死缓(引自《百度百科》)。挪威杀人犯布雷维克致死77人,被该国法律重判最高刑期21年。薄谷开来故意杀人(外国人)致死被判死缓,据说是“既是对生命本身的关爱,又是对人权的充分尊重”(《合肥市人民检察院公诉意见书》)。可见在进入到有法律的社会,如果法律不一样,也因此其人权的具体内容也绝不会一样;即便法律一样,结果也可能不一样,因为还有统治者执行法律的问题,“故法不能独立,类不能自行”。说明在不同的社会阶段,具体的人权具有不同的内容,不能绝对地用“法律”作判定标准。正确的态度是,既要看到具体的人权在具体的法律下存在的“合理性”(萨特的思想),又要用历史的眼光看到它暂时存在的不合理性。
   可能孟德斯鸠自己以及继承者们也觉得人的权利(比如自由)一旦同法律相联,就不会是人人平等的人权,于是又喊出了“天赋人权”的口号,意图切割人权同法律的联系,把人权归结到“上天”、“自然”上去,以示人人“生而平等”。又为了论证“自然”也是“法”,以修补孟氏的漏洞,再创出“自然法”的概念,“法是源于客观事物性质的必然关系”,“所有的存在物都有属于自己的法”(《论法的精神》),最终把人的自然性同社会性混到一起,再一次回到了神创论和庸俗社会论的泥沼,迷失了探求人的社会本质真理的方向。可见资产阶级的这些理论,由于缺乏彻底的辩证唯物主义基础,在完成了反封建的任务以后走不了多远。
   其实,《世界人权宣言》产生的背景是在反对法西斯极权的基础上统一了各国的反极权的“人权”,还不是真正建立在全世界奉行一部法律、人人平等基础上的人权。
   近年来,兴起了人权与主权之争。如果以社会四分法的观点,这其实是不同性质的社会之间隔着一层国家帷幕而产生的矛盾。资本社会抨击权力社会的人权状况糟糕,而被称为权力社会的“社会”则认为自己是劳动社会(或者人民社会)。所以,以劳动者的身份来说,资本社会的人权状况更加糟糕。其实二者都既有“糟糕”的一面,也存在着差异。根据历史经验和发展趋势,所谓国际主义的国际合作将既有尊重国家主权的一面,也会有在联合国宪章的基础上抑制国家主权的一面。就看在竞争态势下,哪个“社会”能够走在世界潮流的前面罢了。落后者,按毛泽东的英明预见,将可能被开除“球籍”。前苏联不就是这样吗?国之不国,还有什么“国家主权”呢?因此,在世界进入地球村的时代,关注和改善“糟糕”的人权,以减少内外的反对力量,也是维护国家主权的重要条件。
   有没有贯穿于各个社会形态,被各社会形态都承认的普世价值性的人权呢?根据马克思主义社会发展原理,人的本质在于他的社会性,抽象的人权不存在,人权总是同具体的社会相联系的,不管你意识到没有,你在“有权”享有权利的时候,对应的前提是需要你遵守社会为你规定的义务。在全民社会,你会自觉地遵守;在其他社会,你将被强制地遵守,否则社会也可能剥夺你的这个权利。显然,如果把人权及所含的义务结合起来看,并没有被各个社会形态赋予同样义务的人权,所以也没有从古至今不变的人权。
   结论是,人的权利是人在社会中的权利,具体的人权将同具体的社会形态相联系,具体的社会形态的历史先进性,决定了具体的人权的历史先进性,在还没有实现全民社会以前,最充分的人权是在那个社会占统治地位的人权,其他的人权则不会那么充分。不同的社会,有的人权可能先进一些,有的可能落后一些。世界上不存在普世价值性的普遍的人权。
   
   二0一二年九月三十日
   
   注释:社会四分法,即将全部人类社会划分成权力社会、资本社会、劳动社会和全民社会。它所依据的划分标准是:一个社会要保障它的生产和分配持续进行,其所需要的最基本的要素,可以认为是由一定数量的人口、生产资料(后来叫资本或者财富)、劳动和统治“权力”构成的。因此,根据特定历史阶段的占统治地位的要素不同,可以把社会分成不同的类型。或者按统治“权力”主导,或者按生产资料主导,或者按劳动主导,或者按“人头”主导。由此称为权力社会、资本社会、劳动社会和全民社会。(更详尽的解释可见《中国社会性质辨析》一文)
(2012/1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