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盛雪文集
·环球邮报:远在海外的盛雪遭到中国政府的恐吓
· 前中國外交官談中共在海外線民的醜陋技倆
· 罗乐:盛雪受攻击非民运内斗
·新唐人电视台:民陣主席盛雪 訴說受攻擊事件
·Chinese-Canadians Fear China’s Rising Clout Is Muzzling Them
·晓风:盛雪得罪了谁?(图)
·纽约时报:中国海外影响力增加,加拿大华人担忧自由
·中国海外的批评家遭受被泼污和电脑攻击
·赖建平律师:用糟蹋上帝、败坏基督的方式诋毁民运
·民陣加拿大就陳毅然等所投訴盛雪之事項的調查報告
*****
诗歌
*****
·浪漫的忧郁
·不见雪飘
·别雨魂
·等你 黄昏的路灯下
·聚合
·秋天里冬天的心
·片断
·四月 残酷的季节
·思恋
·生命是一条河
·留住火种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同胞
·距离是近是远
·把酒临风
·你--我--感觉--黑色
·You -I-Sense-Black
·境界
·心愿
·太阳与我(一) (二)
·一首歌
·传说
·思念
·中途
·圣雪
·时间的见证
·无缘的相遇
·我的孤独
·忧伤的太阳
·弯曲
·送给你
·觅雪魂
·我恋着那个逝去的冬天
·那一夜
·区别
·换个方向想你
·错觉
·孤独人生
·就是这浪
·差距
·年輪与家的距离
·诺言
·忧郁症
·记忆与背叛——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Memory and Betrayal
·情人节
·牵挂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
·六月的风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埃德蒙顿是流亡者的家园(图)
·如果… 就… 别…
·香蕉的惆怅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當接連有五十多位(到2012年9月18日)藏人為了尊嚴、信仰、自由,呼喚達賴喇嘛回到西藏,不得不用人類行為中最慘痛,而又最不傷害他人的方式,燃燒自己的生命,向這個世界發出最後的呼喊的時候,中共暴虐指責,並加緊迫害;而整個世界無言以對,無計可施。
   
   

   西藏就這樣燃燒著,就這樣任由一個個僧人、尼姑、學生、牧民、農人等藏民燃燒生命,點亮一處處的火光,然後一次次歸於沉寂。美國一邊在經濟泥潭中艱難地跋涉,在中東武裝衝突的爆炸聲中狼狽地穿行,一邊仰賴中國的萬億元美金外匯儲備幫助救市;歐洲的領袖們一遍遍聚龍在會議桌前,為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絞盡腦汁,期待中國購買歐債,協助度過難關;而東亞的和平穩定,受制於金家專制王朝一個接班憤青的情商指數;南亞幾個國家在中共強大的經濟壓力之下,也越來越審時度勢,盡量迎合中共的趣味;非洲離西藏無論是地理距離還是焦點距離都是遙遠的,而且貧困和疾病始終都讓其自顧不暇。
   
   
   西藏就這樣燃燒著。當有一位、兩位、三位藏人自焚的消息傳出時,世人為之震撼。當有十幾位、二十幾位藏人接連自焚的消息傳出時,媒體廣為關注。今天,當有超過五十位藏人自焚時,世界已經沒有了迴響。人類文明在藏人自焚火焰的逼視下,受著前所未有拷問。
   
   自去年以來,雖然包括澳大利亞、加拿大、捷克、法國、德國、義大利、日本、波蘭、南非、美國及歐盟的議會都先後表達了對西藏局勢的關切。然而,卻沒有任何具體可行的措施,甚至迄今未能促成聯合國派出真相調查團。
   
   
   西藏流亡政府於8月30日發表聲明說,儘管流亡政府呼籲藏人不要採取激烈行動,但是到目前為止至少51個藏人為抗議中國政府的壓迫政策而自焚。
   
   
   
   自焚抗爭曾啟動世事變幻
   
   
   1963年6月11日,大乘佛教僧人釋廣德為了抗議南越吳廷琰政府的迫害佛教徒政策,在市中心引火自焚。他的自焚引起舉世震撼,導致美國對越南政策的調整,也導致了南越政權的更替。
   
   1969年1月16日,學生楊帕拉(Jan Palach)在布拉格瓦茨拉夫廣場自焚,抗議蘇聯在1968年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他的殉難鼓舞了人民反抗暴政的勇氣和信心。捷克斯洛伐克於1989年11月爆發天鵝絨革命,共產政權倒臺。其後,人們為楊帕拉在瓦茨拉夫廣場樹立了雕像。
   
    1989年4月7日,43歲的臺灣政論家、政治異議人士鄭南榕,為抵抗國民黨當局對言論自由和獨立訴求的壓制,拒捕自焚。這一事件促成台灣於1992年廢除刑法一百條。鄭南榕被泛綠人士尊稱為“臺灣建國烈士”。2012年,臺南市宣佈四月七日為“言論自由日”,臺北市也將鄭南榕的自焚現場命名為“自由巷”,以紀念鄭南榕的自焚殉難精神。
   
    2010年, 26歲的突尼斯年輕人穆罕默德·布瓦吉吉因失業被迫當無照小販,遭受執法人員的濫用暴力,於是自焚抗議。自焚事件引發民眾示威,繼而席捲全國,揭開了茉莉花革命,拉開了阿拉伯之春的序幕。
   
    從2009年3月藏曆新年的第三天,格爾登寺的24歲僧人紮白自焚,到筆者寫這篇文章,已經有五十一位藏人自焚。當一位又一位藏人自焚的消息傳出時,當自焚藏人的照片一張張疊加在一起時,中共倒打一耙,加緊鎮壓;世界無比尷尬,裝聾作啞。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2009年8月13日,在家裡舉辦漢藏對話聚餐會
   
   
   凸顯權力和暴力的中共對藏政策
   
   
   
   中共是靠暴力和謊言起家的政權,其階級鬥爭和人人為敵的意識形態與藏民族信奉的藏傳佛教無法兼容,只會全面衝突。中共政權對西藏實施的五十多年統治期間,造成無數人間悲劇。凡是經過中國六十多年政治迫害和階級鬥爭的人,對此都應不難理解。中共政權對藏人還加上一層濃重的民族迫害。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淪為奴隸。藏人的宗教信仰、語言文化、人身自由、各項權利無不受到侵害。中國政府的對藏高壓政策長期以來一直受到各方的譴責,但是中共方面不但不進行良性調整,反而一再加大鎮壓力度。
   
   2008年以來,藏區形勢持續嚴峻,中共採取用武力強權和精神暴虐手段對付藏民。例如,為了防止四川、甘肅和西藏等藏區的抗議事件進一步升級,中國政府在今年農曆新年期間加大了對這些地區的封鎖力度。中國政府向藏區派駐大量軍警,對當地進行軍事管制,警方先後三次在四川甘孜州和阿壩州開槍,造成至少六名抗議者喪生,幾十人受傷。
   
   
   中共不准藏人懸掛和保存他們愛戴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照片。時常有人因為保存了達賴喇嘛的照片而遭受迫害。而今年初,中共將無神論魔頭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四人的巨幅照片懸掛在了藏區的所有公共場所,甚至農莊村落;不僅如此,中共強迫藏傳佛教寺廟懸掛四人的巨幅照片,同時強行送進寺廟的還有國旗、《人民日報》等。這就相當於迫使猶太人在自己的寺廟裡懸掛希特勒的照片,這是政治壓迫,是權力的暴力逼迫,更是對其宗教信仰的直接羞辱、挑釁和蔑視。
   
   
   再試想一下,當每天的第一道曙光將一個僧人喚醒的時候,他首先看到的不是深邃的天空,不是潔白的雲影,不是佛陀的聖像,而是一面代表中共政權的血旗,升起在寺院的中央。他晨起不能誦經,而是被強逼看報,而且是充滿無神論謊言的報紙。信仰對於信仰者來說,甚於生命。當一個人的信仰遭此對待,當他面對的是一個政權,一個剝奪他們所有權利和不准他們發出任何聲息的國家機器,他們除了放棄自己的生命,以自焚抗爭,還能做什麼?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2012年2月2日,在渥太華國會山前,呼籲總理哈珀到訪中國關注西藏
   
   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是智慧之路
   
   
   
   針對西藏和中國的現實,達賴喇嘛近年來進一步推動三十多年前就確立的中間道路。西藏既不接受目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所處的地位或狀態,也不尋求主權獨立地位,而是取中間路線,即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框架範圍內尋求整個西藏三區施行名副其實的自主自治。中間道路是放棄極端的立場,從而保證有關各方必要的利益。
   
   
   對西藏而言,中間道路可以保障西藏的宗教、文化與民族特性之保護、延續與發展;對於中方,中間道路可以維持中國現有版圖的完整統一和安全;而對其他鄰國或第三國而言,中間道路促使邊界的安全與和平,有利於推進國際外交活動。這是一個理性、務實、周全並充滿政治智慧的考量。然而,中共政權不懂得文明和理性,只懂得權力和暴力。中方對談判沒有任何誠意,並一再歪曲汙衊達賴喇嘛對於實踐中間道路的誠意和努力。中共對中國境內完全遮罩屏蔽了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一貫用低劣的語言去謾罵、攻擊、妖魔化達賴喇嘛。在華人中造成達賴喇嘛搞「藏獨」的印象,利用「愛國」情節,挑撥起華人對達賴喇嘛的誤解和仇恨。
   
   
   自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一些海外民運的有識之士就已經開始了漢藏關係溝通,也有華人學者就西藏議題發表不少文章。但普通華人,特別是大陸華人對於西藏議題仍然是噤若寒蟬,不敢觸碰。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2012年2月22日,在多倫多出席藏歷新年的絕食行動
   
   2008年3月拉薩事件之後,達賴喇嘛尊者和西藏流亡政府進一步意識到,由於中共常年的洗腦教育和歪曲誤導,許多華人對西藏懷有極大的誤解甚至敵意。達賴喇嘛尊者自此想方設法跟普通華人民眾進行更多的接觸。他無論走到哪裡,都會盡量抽時間和當地的華人會面。在世界各地的民運人士在這方面起到了積極的作用,他們在各地舉辦了許多漢藏論壇,讓華人有機會和達賴喇嘛尊者見面交流。這極大的提高了華人對西藏問題的興趣,也極大的擴展了華人對西藏問題的視野。越來越多的華人瞭解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思想,也理解了藏人的獨立自由訴求。
   
   
   
   我始終相信,西藏問題只有在中國民主化到來的時候,才有可能以公平合理的方式、以民主理性的方式解決。首先,中共政權可以為了權力出賣領土和主權,卻不會容忍人民為了自由而尋求獨立或自治。而西藏在中共治下五十多年,已經完全沒有任何實力單方面宣佈獨立的可能性。其次,在民主體制下,即便通過民主程序西藏仍無法實現獨立,但是,藏人的基本人權、自由、宗教信仰、語言文化一定會得到保障。西藏地區仍然可以通過自主自治乃至主張獨立的訴求獲取更多的獨特權利。就像今天加拿大的魁北克省一樣。
   
   
   
   何況,在未來的民主體制下,是否絕大多數藏人要求獨立還是個未知數。而那時,世界格局已經有了新的變化,人類對於國家領土疆界,已經有了新的思維。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其實正是一個包含極大智慧的選擇。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2012年3月10日,向上千名出席西藏抗暴紀念日的藏人演講
   
   
   反“藏獨”是中共統治的利益產業
   
   
   
   為了維持獨裁制度的生存和發展,為了更好的控制人民的行為和思想,中共需要“敵人”。沒有敵人也一定要創造出“敵人”來。它需要不斷地綁架大多數人跟它一起去打擊“敵人”,使大多數人成為它的共犯。於是“藏獨”就不得不成為一個顯要的敵人而存在。
   
   
   在中共統治體系下, “反藏獨”早已形成一個龐大繁複的利益產業鏈。從中央的特殊權力決策機制,到統戰、宣傳、安全、軍事力量、警備力量、各級黨政商管理系統,以及近年來急劇增長的維穩需求,這個產業鏈上供養著數百萬人,他們要靠反“藏獨”事業而生存。如果沒有了“藏獨”勢力的存在,這個產業鏈就會斷裂,寄生蟲們就會從產業鏈上掉下來。所以這些人最希望達賴喇嘛搞“藏獨”,最希望流亡政府強硬,最希望海外藏人社區激進。“藏獨”勢力猖獗,他們才有機會升官發財;“藏獨”勢力不斷活動,他們才可以從國庫中攫取無盡的資源。他們最怕達賴喇嘛不搞藏獨,他們一定要想盡辦法激化矛盾,以便為反藏獨爭取權力和金錢。
   
   
   所以,雖然達賴喇嘛一直強調要走不尋求獨立的中間道路,但是中共反藏獨的龐大勢力,一定要給他戴頂搞藏獨的帽子。
   
   
   有媒體報導說,中國2012年財政預算中,維穩費用逾7000億,再次超過軍費開支。人們可以想見,這筆巨額維穩費用中,應有不少是用在西藏維穩的。今年以來,中共接連出臺了一系列西藏維穩政策,包括除了進一步嚴控寺廟,在大專院校,甚至中小學進行維穩。反藏獨產業鏈只會越來越龐大繁複,中共對藏政策會越來越嚴酷周全,花樣翻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