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上访维权
[主页]->[现实中国]->[上访维权]->[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上访维权
***************
·通过脑科学来认识宗教对人类社会的作用
·“大脑有个崇拜区”请支持我的这个脑科学研究
*********
·徐永海自荐
*********
****************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
**************
·无罪的囚徒——华再臣
·民生问题研讨会
·第二次民生问题研讨会
·西部开发问题面面观
·何德普先生:土地私有化的兑现和少数民族问题
·刘凤刚:西部开发爱先行
·马强:民族与宗教问题
·钱玉民:西部开发应该是尊重而非掠夺
·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
·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
·五年后再读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的感想
·“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不要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何德普:建立工资谈判制度,直接选举工会主席,就此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大家应该关心老百姓的生存权利、老百姓的住房权利
·危改区居民不得不说的几句心里话
·什么叫公平、公正、公开
·警惕不平等协议
·东花市南里危改居民的呼声
·在世界住房日我们关注老百姓的住房困难
·沙裕光:来自北京的第二个疾呼
·刘凤钢:就一个抗美援朝老兵的居住问题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朴玉贤: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马强:危改还是抢劫?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沙裕光谈北京房改
·为了子孙后代和蓝天请改变供暖方式——兼为何德普呼吁
·请求所有的朋友们都来关心华惠棋一家使悲剧不要发生
·为反对拆毁北京古都,为反对强行拆除住房,华再臣双淑英两位老人今天内两次到天安门广场
徐永海的维权文章
·我的百姓维权经历
·请大家都来关注上访维权运动
·杨子立:母亲
·请为冤民鼓与呼!
·唐柏桥:杨佳是千年一出起义英雄
·0.4%的人占有70%的财富 贫富分化急遽加大的危险
·老北京拆没了
·叶国柱致国际社会的公开信
·中国弱势群体
·空军大校飞行员的妻子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崔卫平:倪玉兰,倪玉兰
·贾建英:我为丈夫折抵刑期讨说法
·中国高法应给贾建英女士一纸法律说法
·上访维权良心犯叶国强徐永海孙小弟合影
2011徐永海维权
终极论
·终极论——前言: 我们必须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终极论——第一章 最小单位如何构成粒子与粒子种类
·终极论——第二章 粒子如何构成原子与宇宙演化过程
·终极论——第三章 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
·终极论——第四章 分子如何构成细胞与生物演化过程
·终极论——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终极论——第六章 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
·终极论——第七章 上帝掌管着宇宙灵魂与圣经的启示
·终极论——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耶稣终极榜样论
·耶稣手握宇宙论
·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开发空间能源彻底地解决能源问题
***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会十一届四次会议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國民黨立法委員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欧美日领导人与驻华大使
***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民运朋友与主内肢体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朋友主内肢体
·一良心犯致信刑期最长的良心犯秦永敏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
·我一个良心犯终于可以去治病动手术了
·感谢秦永敏兄一个坐牢最长的良心犯
·感谢基督徒何德普一个坐牢八年的良心犯
***
·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
·请您支持我们的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讨
·就信仰一良心犯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就脑与信仰一良心犯致信北医师生校友
***
·终极论——前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
     
            2012年11月8日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各位代表:
     
   1、我是一个因为“十八大”而被警察软禁在家中的基督徒
     
     (1)、10月18日,因为十八大,公安北京市局和西城分局的国保警察2人来到我家中,对我说,要开十八大了。
     
     (2)、10月24日,因为十八大,德外派出所的片警来到我家中,对我说,从今天开始,他们警察就在我家所居住的大院门口上岗了,让我少出门,我出门他们就要跟着。
     
     (3)、10月26日,因为十八大,公安北京市局和西城分局的国保警察2人来到我家中,对我说,是来看我的,给我送来点水果。
     
     (4)、10月30日,因为十八大,公安北京市局和西城分局的国保警察加上片警3人来到我家中,对我说,让我少出门,让我心疼心疼他们片警(德外派出所警察),因为我出门,片警还要跟着我。
     
     (5)、11月5日,因为十八大,公安北京市局和西城分局的国保警察2人来到我家中,对我说,是来看我的。
     
     总之,因为十八大,警察5次(10人次)来到过我家中。
     
     总之,因为十八大,我被软禁了,不能出家门了;出家门,警察就跟着。即使是去买菜,警察也跟着。前天(11月6日)在我家所居住的大院门口上岗的片警(德外派出所警察)还对我说:“你都50多岁了,懂点事,别给我们找麻烦”。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应当是让我连门都不要出了,菜也不要去买了。这样的软禁,使我无法正常的生活。
     
   2、我仅反映了鞍山基督徒被警察马毅酷刑,就被抓去坐牢2年,一直受到监视(软禁)
     
     我仅仅是一个基督徒,仅仅出于主内弟兄姊妹的肢体之爱,仅仅出于一个公民的义务、责任、权利,而反映了鞍山基督徒李宝芝等被警察马毅酷刑的事情;我就被抓去坐牢2年,出狱后我又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
     
     2006年1月在我出狱后,有关部门还在我家所居住的大院门口盖了一个房子(监视房),每天24小时都是协警(联防队员)在这里上班。2006年1月至今年6月前,一直是8个协警在这里上班,每班2个协警。今年6月后改为4个协警在这里上班,每班1个协警。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子,一到要软禁我的日子,警察(一般白天一个,晚上一个)也要前来,到这里上班。
     
     如此的监视、软禁,至今已经6年多了,这要花去国家(纳税人)多少钱。其实,目的应当只有一个,就是怕我到有关部门去上访、告状。难道,如此的冤假错案,我不应当去上访吗,去告状吗,去申诉吗。
     
     事情是这样的:
     
     2000年中国辽宁省鞍山市一些基督徒因为信仰耶稣,参加基督教家庭教会,而受到当地警察马毅等人的毒打(酷刑)。如,警察马毅强迫侯荣山弟兄蹲在电炉子(电烤灯)的前面,并在后面不停地用竹竿敲打侯荣山弟兄的脑袋,来纠正姿势,使得侯荣山弟兄双膝被烤出了四、五个大水泡。并且,这些基督徒还被关、被罚款、被劳动教养。
     
     为此我写信给我曾经的大学儿科学老师、中国社会职务最高的基督徒、当年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并附上基督徒刘凤钢弟兄写的《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
     
     后来,刘凤钢弟兄的这篇文章被发表在美国的华人基督教杂志《生命季刊》上(此文在发表时被杂志改名为《我所了解的辽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因为此事,在3年后我被秋后算账,在2003年我被判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出狱后又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
     
     实在是太欺负我们基督徒了;被打了,不能说;我说出来,我就要被抓去坐牢,出狱后还要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
     
   3、由于如此的被监视、被软禁,一直使我无法正常生活、工作,而使我生活十分困难
     
     由于多年来,我一直如此的被监视、被软禁,而使我一直无法正常地生活、工作,而使我一直不能恢复原来的医生工作,而使我一家人生活得十分艰难。不怕被人笑话,现在我家里连电视机,微波炉都没有。现在北京哪一家还没有电视机、微波炉,这些应当都是生活必须品了。
     
     今年6月我的眼镜丢失后,我一直买不起眼镜。白天好办,晚上走路,自己都要小心了,别摔着,别撞到车上。监视、软禁我的警察还让我少出门;晚上让我出门,没事我都不出去,怕摔着,怕撞到车上。几天前,我妻子对我说:“过几天(本月26日)你过生日了,给你买生日礼物,是给你买个眼镜呢,还是买个微波炉呢”。
     
     现在我没有低保、医保、社保,什么都没有,有病也不敢到医院去看病,自己对付着。好在我自己还是医生,知道吃什么药,用什么药。如我患有严重的皮肤病(由于坐牢)和牙周疾病,只能是自己对付着。我一个50多岁的人,一个也曾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个曾工作过20来年的医生,为什么生活得如此艰难,
     
     我生活得如此这样,我认为这不是我个人的原因,而是某些个别人的原因,是某些国家个别部门的原因,为此我写信给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各位代表,希望通过你们,或通过给你们写信这个形式,来使我不再受到如此的监视、软禁,来使我能够恢复原有的医生工作,来使我能够正常地生活、工作。
     
   4、基督信仰是人类的福音,请不要再打压基督信仰了,请不要再抓基督徒了
     
     我1960年出生在北京,我曾是在“文革”年代成长起来的人,我也曾经具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确实,去建立一个美好的——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人平等的——共产主义社会,这个理想是崇高的。确实,为了去建立这个美好的社会,为了人民的幸福,大公无私、勇于牺牲,这个追求是高尚的。可是,“文革”那样的“仇恨心理、斗争哲学、整人艺术”,不但实现不了共产主义社会,反而会带来“文革”这样的灾难。
     
     在上个世纪80年代,我接受了耶稣,我开始逐渐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和牺牲精神(出于爱甘愿去钉十字、降阴间)。基督信仰是“爱的心理、爱的哲学、爱的艺术”。当全世界人人都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和牺牲精神的时候,自然也就是实现了“共产主义社会”。只是这美好的社会,基督信仰称它为“千禧年”,我们中国传统文化称它为“大同社会”,名字不同罢了。
     
     空间膨胀理论(宇宙大爆炸理论)说,宇宙的历史(年龄)是100多亿年,在100多亿年前宇宙是从一个“点”中诞生的。只要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一定是真的存在上帝。科学虽然否定过存在“狐仙、鬼怪”等,但是从来没有否认过存在上帝。如果,某些人还坚定地否认存在上帝,以无神论、唯物论为荣,只能说明他实在是愚昧、无知、不懂科学,不懂现代科学。
     
     如果说,以前人们还受“文革”余毒的影响,还受“不了解现代科学”的影响,还在“意识形态”上极端地排斥基督信仰;那么经过了30多年的时间,目前的中国已经开始在“意识形态”上走向了多元化(如,孔子像曾立在天安门前100天,孔子学院已经从中国走向了全世界,儒教思想已经回到了中国当今社会)的时候,如果还在极端地排斥基督信仰,那就实在是没有必要了。
     
     为此,我写信给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各位代表,希望通过你们,或通过给你们写信这个形式,来使我们国家的有关部门,不要再打压基督信仰了,不要再抓基督徒了。
     
     (当然,我们也注意到,与上个世纪90年代相比,这些年来因为基督信仰、家庭教会,而被抓的基督徒,而被强拆的教堂,我们已经很少听到了。但是必定在十年前,因为基督信仰、家庭教会,辽宁鞍山李宝芝等基督徒被抓了,杭州萧山凸渡沙教堂被强拆了,为此我们坐牢了,至今我们得不到平反,还一直被监视、软禁。)
     
   5、为了我们的老年生活,请支持我们的基督信仰,别再来干涉我们的家庭教会了
     
     在我们中国,在1949年后,在前30年,我们高举马列主义,“仇恨心理、斗争哲学、整人艺术”使得我们中国人之间越来越冷漠。在后30年,一些人又把马列主义所批判的东西反过来,高举“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使得我们中国人之间更加走向冷漠、淡漠。
     
     在这种思潮的影响下,大的家庭在逐渐解体,依靠子女来养老(家庭养老)正在逐渐走向“破产”。而依靠国家养老,国家也没有这么大的能力。
     
     现在,有一些人在给国家出这样的主意,即取消“独生子女政策”。其实,即使你现在开始再生2、3个孩子,等你老了,你的孩子也未必会养你老(不是子女少的问题,而是观念改变了的问题)。而且,现在才开始再多生孩子,等这些孩子二、三十岁大学毕业了,开始工作了,我们也都八、九十了,也都死了或快死了。再说了,这些孩子大了,他们也还要再生2、3个孩子(如果毛泽东时代多生的观念又开始正确了,人们为什么不多生)。他们还要养自己的孩子呢,谁管你呢。
     
     现在,2个大人只养一个孩子,2个大人都上班,劳动力相较充足,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还都几乎没有人愿意去照顾老人。医院的护工,家庭的保姆,几乎都是四、五十岁的人,都是当年“黄山来的姑娘”。将来,取消“独生子女政策”,每个女人都要生2、3个孩子,女人不上班(象旧社会那样,象现在的韩国、日本那样,在家照顾孩子,一个男人要养4、5口人),劳动力就会相对紧张,就会更没有人愿意去照顾老人了。
     
     家庭(子女)养老破产,国家养老没有这么大的能力。我们这些最普通的老百姓怎么办,我们只能是靠自己,靠我们大家,靠我们大家所构成的社会。如果我们一些朋友多年来一直在一起聚会,在一起学圣经,我们彼此之间成为了主内的弟兄姊妹。当我们老了,我们就可以彼此照顾。其实50岁、60岁的人,甚至70多岁的人,身体还很好,照顾自己的主内肢体,应当没有多大问题。照顾主内肢体,总比没事去跳舞、打牌,来的有意义,来的健康。
     
     在我们这些主内弟兄姊妹中,一般来说我们都只有一个子女,我们将来都不能完全依靠自己的子女来养老;而且我们还有不少人是丁克家庭或者单身,连一个子女都没有。为了我们的老年生活,请支持我们的基督信仰,请支持我们的家庭教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