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盒子]
平中要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英雄般的运动员和小丑儿般的市长
·雨的遐思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背道而驰的路上,服膺天命
·中国舌头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自由人狂想曲
·做为汉语的思想
·汉语写作的文体责任
·六十三年的人生
·文学与中国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作为资源分配手段的阶级与变革
·微茫的希望——看《微光城市》
·澳洲散记
·盒子
·澳洲散记二
·澳洲散记三
·澳洲散记四
·澳洲游记
·澳洲散记五
·争取人权是推动民主的动力
·柳如烟之夕阳山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盒子

谨以此书献给毛熊!
   
   盒子
   
   引子

   “半轩先生,我们可以上路了吗?”
   “不,我现在不会跟你走的,我必须留下来。”
   “可是……”
   “我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
   “虽然这比较麻烦,但是并不是不行。不过,必须订下誓约才可以。”
   “听你的。”
   “很简单,一旦你的心愿达成,就得和我回去。”
   “我发誓。”
   “行了,”使者抬了一下头,“说出你的心愿吧?”
   “毁掉那个盒子。”
   
   第一章 我、暮末、暮初
    第一节
   我再一次看见暮末的时候,是在他失踪以后的第六个春秋。我记得当时关于他的神秘失踪,曾经引起了轩然大波。有无数对于他的猜测,而每一种都那么骇人听闻、哗众取宠。我想除了我,再没有人知道他失踪的真正原因。当时他是经济界的一颗新星,他自己的第一家公司,头年赢利3亿多,我记得那时各类报纸头版都载有他的照片。就他在如日中天的时候,突然失踪,这确实令人费解。
   而此刻,暮末就站在我面前,在这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在这秋天人潮人海的城市里。
   “有时间吗?”他问。
   “我就趁时间。”
   我们进了一间咖啡馆,找了一张靠窗户的桌子,客人不多,一个个表情倦怠,若有所思,“你这几年去了哪里?”我问得直接。
    “许多地方,多得数不清,其实我这些年一直在旅行,世界各地都去了。”他神情显得很悠闲,但我却非常惊讶于在他身上,那些不同寻常的改变。即使在这么多人之中,我仍感觉到他是那么与众不同。
   “我要谢谢你帮我找到钥匙。”我想起了这件事,在他走前给我的信中,提到了我所说的那串遗失的钥匙,我后来依照他的提示找到了钥匙。
   “小事情,没什么。”他一笑。
   “我想你不是偶然碰见我的吧?”我开玩笑的说,“说吧,什么事,一定不辱使命。”
   “我很高兴你这么说,我确实有事情要拜托你。”他这么说时,我感到我们周围的气氛,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变化,究竟是什么使我这么认为,我无从考证,总之,就是那么一种感觉,如果你是我,你也会得到同样的结论:在那个时候,有什么改变了我生活的轨迹。
   “请说吧。”
   他掏出一个小盒子,略比手掌大些。放在桌子上,一眼看上去,完全不能将其归类到“工艺品”那个范畴中去,甚至稍微观察过一会儿,也依然不能。盒子是木制的,表面黑色,样子像是很有年代。它的表面上那些细小陈旧的划痕,可以证明这一点。
   “就是这个,帮我保存好。”
   我把盒子拿到手上,盒子很轻,围绕盒子的中部,有一圈极细的凹槽,想来是盒子开合处的接缝。倘若不仔细看,简直会认为这只是一块木头。
    “这是什么?”我问他,可当我抬起头时,面前已空无一人。像雾一样,暮末从我面前消失了。我想从手中的盒子里找到答案,也许暮末把要告诉我的内容放在盒子里了。我试着打开盒子,可是出乎意料的,盒子根本打不开,也许那道凹槽只是一条装饰线而已,我环视了一下整个咖啡馆,没有看到暮末的身影。
   我端详着这个盒子,暮末给我这个东西,究竟用意何在呢?我将盒子揣进口袋,付了帐走出咖啡馆,大街上秋日气氛有增无减,人群依旧汹涌流动,刚才的一切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似的。
   我一边阅读买来的报纸,一边走上我的公寓的楼梯。我在开始做剪报后才开始认真读报的,这使我对于世界上每天发生的大事小事,有了一个新的整体概念,而在此之前,我对于这个世界以何种方式运转的,一无所知。
   房间已经被昏暗完全占领,我打开灯,于是它们就逃到角落里去了。我将报纸铺在桌子上,拿出剪报用的剪刀、胶水、剪纸簿,将32版报纸仔细看过一遍,却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剪下来放进剪纸簿里的;甚至连牵强一些的都没有。索性开始玩起填字游戏,对于填字游戏的感觉就像有意嘲弄般似的,总有一两个格子填不出来,即使第二天看答案,也感觉到自己确实填不出来;这次也是一样。
   我仰着头望着天花板,想起了暮末给我的那个盒子,我从衣袋中将它拿出来,来回摆弄,想悟出什么玄机,可什么也没有。这种一筹莫展,完全来自于空空如也的线索,没有提示,没有预兆,没有希望,我想除了破坏盒子,恐怕除了将其破坏是没有什么好方法了。
   我终于放弃了这一努力,专心到晚饭上去了。我像平常一样准备泡面,打开柜橱里面的面条都吃完了,才想起本该今天下班后去买面条的,因为暮末的突然出现,打乱了原本的计划,结果只好现在去买一趟了。我其实都不想吃饭了,如果有人认为泡面算是吃饭的话,但是想想,如果今天不买,明天还要特地跑一趟超市。我懒懒地穿上外衣,将钥匙、钱包放进口袋里,关掉灯,听见大门“咣”地一声撞上,来到楼道里。
   超市离公寓不是很远,一路上看见的人多是和我相仿的上班族,还有刚刚放学的参加补课班的高中生。超市里面人还很多,既然来了干脆多买一些东西。我推着车浏览着一排排的货柜,直到装满各种饮料,泡面,小食品。这时我看见对面一个人正盯着我看,他穿著一件风衣,目光另我感到不舒服。他看见我注意到他,就将目光转移到饮料上。我在回忆中搜索那张面孔,着实不记得我认识过这么一个人。
   从超市出后,到觉得有些冷,可能是超市里面太热了。我在思考着回家后吃哪种面,眼看就要到家了,就在我住的那个单元前面,一个人影在原地徘徊,当我走进时,他却拦住了我。我辨认出原来是刚才在超市的那个人,他两眼直盯着我,我不禁往后退了几步。
   “你是谁?”我的声音有些发抖,但很快又恢复了镇定。
   “今天你见过了暮末了?”
   我惊讶于我和暮末的见面,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一直在跟踪暮末吗?
   他看见我脸上的表情,“你一定感到惊奇,但其实你们的见面并不是秘密。许多人都知道。而且,暮末也知道这一点。”
   “你不会无缘无故拦住我,只为了告诉我:有许多人知道我下午见了谁吧?”
   “暮末给你了一个盒子,是吧。”他的眼睛在放光,“而且他并没有告诉你那是什么,我说的没错吧。”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其实那时有许多疑问,他怎么知道暮末给了我东西,而且他言之凿凿,就像他在那里一样。而且直觉告诉我,对于那个盒子,他知道的比我多。
   “我想那个盒子对你没有用处,我愿意买它,我出价10万,现金一次付清。”他说这番话时语气很真诚。
   “10万,买一只盒子。”
   那人点点头。
   “这盒子是否值这个价?”我想试探盒子里的秘密。
   “关于盒子,我想你知道的越少越好,你是否中意这个价?”
   “看来你知道许多事情啊。那你也知道我的回答了。”
   那人的表情很是失望“我有时间等你改变主意。”说罢他就离开了,我看见他的身影最后消失在黑夜里。
   回到家我在想着刚才的那个人,如果他看见了我和暮末在咖啡店里,那么他一直跟踪着我回家吗?暮末的突然出现,还有那个盒子,一切都是那么神秘。我站在窗边,看着氤氲的街道,路灯的光线微微闪烁。
   我吃了面,躺在床上又一次端详着盒子,这么个盒子,竟然值10万。我想那个人也许在骗我;不过,我又觉得那个人并没有说谎。我就那么睡着了,我似乎还做了个梦,但在第二天清晨,又忘得一干二净。
   
   第二节
   
   今天天气很好,心情也感到愉悦,我已经把昨天的事抛到脑后,甚至那只盒子。直到我接到那个电话。那是临近中午的时候,我和同事正在讨论中午去哪里吃饭。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上面是一个我没见过的号码。我像往常一样挂断了,继续谈着米饭面条。手机又响了,我又挂断了。直到第三次,我不情愿的接通了电话。对方是个女的,听起来还很年轻。
   “对不起,打扰了,你是drum吗?”她问。
   “我是,你是谁?”她背景的环境非常嘈杂。
   “我是暮末的妹妹,听说你昨天见过我哥哥了。他还好吗?”
   “是的,他看起来很好。”我走到一个不是太吵的地方。
   “我想见你,你有时间吗?”
   “恩,有。”我迟疑了一下,“在哪里见面?”
   “故乡商厦可以吗?”
   “故乡商厦,没问题。”
   “那就在四层的餐厅门口见面吧。”
   “好的,20分钟后见。”
   我到了餐厅门口,看着匆匆来去的人们,后悔没有问清楚她的相貌。就在这时,我身后响起一个声音:“你是drum吗。”
   我转过身,面前站着的这个人就是暮末的妹妹了。她穿戴很时尚,使我眼前一亮,在人海之中那么特别。我们进了餐厅,找了个位子。
   “你见过我哥哥了?”
   “你是他的妹妹?”我提出了疑问。
   “是啊,我哥哥没有提到过吗?”
   “没有,从来没有听他谈起过。”
   “是吗。”她的面庞闪过一丝遗憾,“他说过他出生的小山村吧。”
   “恩,谈起过,是一个偏僻的地方,闭塞但是淳朴。”即使现在我还能回忆起暮末谈起他故乡时的表情,悠然神往。
   “我虽不是他的亲妹妹,但我一直把他当作亲哥哥看。小时候,我们很要好。后来他就离开了故乡。从此,音信全无。后来不久,我也离开了那里。一来想到外面看看世界;二来还想与哥哥再见面。直到六年前,我看见报纸上有他的消息。知道他出了名,成就了一番事业。我真为他高兴。”我看见她目光中有晶莹闪烁,“我赶来这个城市,却不知道他又失踪了。当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好。我只好在这个城市安顿下来,并且四处打探他的消息。可以说我在这方面下了一番苦功。”
   我注视了她一会儿,尽力寻找失去亲人在她脸上留下的苦痛。我感觉作为暮末的朋友,我有义务照顾他的亲人。此时,我感到有些内疚。“你现在……恩,我是说你的生活如何?我会尽我的所能帮助你。”
   “谢谢你,我现在很好。可是在六年前,如果有人这么对我说,我一定会痛哭流涕。那段时光,真是……”她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将目光转向窗外,一对母子正经过窗前,小孩儿手里拿着一只橙色气球。
    “你怎么找到我的?”我好奇的问。将注意力从气球的反光上拿开。此时,服务员已将我的面条端上来了。
   “我请了私家侦探,已经三年了,专门收集关于我哥哥的消息。他们说他昨天出现过,和他一个朋友见过面。”
   我再想她雇佣的侦探是否曾经跟踪过我?还有昨天那个人是否就是其中的一个?可是马上我就推翻了这个想法,那个人绝对不是侦探。他又是谁呢?
   “我哥哥还好吗?”她的表情那么急切,无论是谁都会把一切和盘托出。
   “很好,很好。”我急忙回答,我急于将暮末的情况告诉她,我开始将昨天我遇到暮末的经过,一字不差的告诉她。她听的很专注,面前的沙拉动也没动。故事叙述并不长,“就这么多,后来他就不见了。真的。”我补充到,我怕她不相信事情的结局,我想换作我是她,也不会相信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