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也論黃文歡事件以及黃家“後事”]
悠悠南山下
·赤柬犯罪背後的同犯
·来自红色高棉监狱纪念馆的见证
·佛國柬埔寨(攝影)
·佛國血魔---波爾布特
·日本紀錄片:柬埔寨大屠殺真相
·柬埔寨大事記
·中國在赤柬政權裡扮演甚麽的角色?
·赤柬領導人受審:遲來和有選擇性的正義
·柬埔寨共產黨意識形態的根源
·回顧西哈努克親王一生(圖說)
·柬埔寨悲劇的“紅色親王”
·英媒:中企舉止神秘在柬投資百
·赤柬“第三號頭腦”英薩利離世
·柬埔寨是諸侯國嗎?
·柬首相洪森籍以提前大選解決政治爭端
· 新書:中國以援助紅色高棉為恥
·中共情報人員筆下的紅色高棉
·憶想金邊崩解
·仍有西方人為波爾布特政權辯護
·中國對波爾布特政權的影響
·柬埔寨的“仇越”魔咒
【 臺灣、香港 】
·弱國無外交,小人沒朋友
·三十年前的諾言
·宗教與政治的雜思
·中共死穴
·假如鐵娘子沒有仆倒歷史會否改寫?
·香港餘孽
·誰是中國人?
·中美關係:鬥而不破
·愛國主義與本土主義
·臺灣本土與民主的發展之路
·2013/1967
·三十年間塵與土
·驚艷臺灣
·評“中國人所見之台灣”和台灣民主
· 世界視野下的中港矛盾
·從邵逸夫逝世,回望东南亞中的香港
·為何中國不提早收回香港?
·鄧小平不願收回香港:一國兩制的本
·中華民國國小志大麻煩多
·香港六七暴動圖片
·為甚麼新加坡不可以是香港的出路?
·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從三十年前的訪京團說起
·日本紀錄片:《污雲籠罩东方之珠》
· 北京會否血腥鎮壓「遮打革命」?
·梁特彈壓狂態畢露 佔中世代華麗登場
·越南22個組織支持香港雨傘革命
·香港鬧文革?謊話要秒殺
·我們都在創造歷史:香港佔中的思考
·探究:中國人和其他國人(兩篇)
·期望青年人開創香港未來
·從滬港通和佔中再看中國金融大博奕
·滬港通所反映的思想盲點
·舊時香港成功,源於敢頂撞宗主國
·英密檔:倘中國违反联合聲明,英必出聲
·《港英時代》--重寫我城故事
·兩岸關係即將進入冷淡期!
·誰來代表香港?
·蝗圖騰
·北望,不如南看
·2047香港得唔得?
·香港不是殖民地?
·李登輝全文:揭開日台合作的新帷幕
·為了帝國的去殖民化
·郵筒的糾結
·為何「崛起」中國得不到台港年輕人的信任?
·失去什麼?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台灣大選-無懸念與大懸念
·六七暴動四十五年祭
·獨立訴求的權利與民族自決無關(外一篇)
·香港自古以來不屬於共產黨
·香港的吉斯林派---答張翠容的疑惑
·「香港共同體」的形塑
·沖之鳥戰略位置與價值非常重要,真的嗎?
·「香港人」-- 新生身分認同的試煉
·不承認九二共識,WHA 還去得了嗎?
·旺角之夜 換了人間 香港社運的抗爭循環
·港獨是怎樣煉成的
·香港作為一個問題
·【本研解密】香港命運:被遺忘的美國
·諸獨根源皆中共
·本研解密:被遺忘的「自決派」——蘇偉澤
·《消失的檔案》:六七暴動真相重構
· 英國解密:六四後北京圖以基本法作籌碼換經援
·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歷史尋找本土──讀徐承恩《香港,鬱躁的家邦》
·六七暴動與恐怖主義
·避無可避:中國國族主義眼中的港獨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
【 漫步東西徑 】
·一個外國人的北京初游記
·話說聖誕
·丹丹﹕ 七十七歲誕辰
·也談中國古詩押韻
·愧對英魂 --- 黄花崗九十年祭
·法國蒙塔基 --- 新中國的革命搖籃 !
·«悠悠南山下»嚴正聲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論黃文歡事件以及黃家“後事”


   
   作者: 國方 ( Quốc Phương )

   
   

   
   中越邊界戰爭幾十年後,中國和越南已實現國家關係正常化,在各領域如政治、經濟和文化等都有不少的發展。 那場戰爭被視為第一次在兩個具有相同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國家所發生的武裝衝突。

   
   在1979年中越衝突期間發生了一重要之事,越共政治局委員、越南第一位駐中國大使黃文歡於1979年7月投奔中國而至今仍然是人們甚少公開討論的話題。

   
   不只是越南當局而且整個世界輿論為一位紅色制度的功臣黃文歡逃跑往當時河內認為是敵方的高級領導人之事件也感到 “ 震驚 ” 。
   
   1979年8月20日美國《 時代 》( Times ) 雜誌曾為黃文歡投奔中國發表專題文章,題目為《 河內之緊迫關頭 》( Hanoi's Push )的文章認為原越南國會副主席、胡志明的舊戰友黃先生( 1905年-1991年 )逃往中國並譴責河內當局是 “ 對它( 指越南。譯者註 )的形象作第二次棒打 ”。
   
   根據這位作者, 第一棒是在1975年後約四年內 “ 九十萬人逃離( 越南 )”。 文章所提及的是指以往各次的難民潮。
   
   
   
   歸返中國

   
   
   該文章報導,在一週前, 74歲的黃文歡於北京發表譴責河內驅趕華人的行動比“ 希特勒排斥猶太人還嚴重 ”。
   
   這位直至1976年還是越共政治局委員的黃先生也指責黎筍領導的越南已 “ 成為外國的走狗 ”。外國,他所指的是蘇聯。
   
   黃文歡逃往中國,正如他回歸與其相同觀點的中國式共產主義的同志們那處。
   
   根據西方的資料,自1966年起,黃文歡與其他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如黎德壽( Lê Đức Thọ )、阮志清( Nguyễn Chí Thanh )等人屬 “ 親中派 ”。據前《 人民報 》( Nhan Dan )副總編輯、也是為民主投奔西方的裴信( Bùi Tín )大校先生所說,黃文歡充滿 “ 親中特色 ” 的觀點 自1979年之前也早已眾所周知的了。
   
   裴先生說,黃文歡出身自漢儒背景的家庭, 多年在中國華南活動並 “ 根底裡直接吸收中國的文化和思想。”
   
   “ 他不贊同( 越南 )站在蘇中之間的路線,主張完全傾向中國。”“ 他看不出中國俱有革命和擴張的兩面性。”
   
   黃文歡曾化名為李光華 ( Lý Quang Hoa ),與武元甲、范文同一起在中國活動,後來成為越盟負責外交方面的高級人物。之後,他獲( 義安省 )同鄉的胡志明推舉為越南民主共和國首位駐北京的大使。
   
   外國的資料評述黃文歡的地位比一位正常大使的地位還要高些, 因為他常得到毛澤東私底下的接見,討論兩國的各種問題,包括河內領導層攻打南越的戰略計劃等等。
   
   黃文歡在1979年7月經巴基斯坦逃亡中國後北京對其的招待,以及此事對其( 在越南 )家人的影響也反映了中國對越的態度和兩國的關係。
   
   黃文歡在中國出版了《 滄海一粟 :黃文歡革命回憶錄 》一書中 “ 指責黎筍集團 ” 已背叛了胡志明的路線和損害了 “ 和中國的友誼 ”。
   
   其書由北京翻譯並於1988年發行題為《 A Drop in the Ocean: Hoang Van Hoan's Revolutionary Reminiscences 》的英譯本,此舉說明北京確認黃文歡為地地道道的毛派主義者。
   
   此外,黃文歡也譴責越南黨中央從1982年起為賺取美金,鼓勵民眾種植鴉片,拋售給外國。
   
   
   
   “ 與胡志明不相似之處 ”

   
   
   現居於巴黎的裴信先生說道,黃文歡在親中道路上比較孤身寡人。他反駁中國的宣傳說黃文歡是唯一的 “ 忠於胡志明路線的人 ”。
   
   他說:“ 胡志明對中國較精巧得多和常常努力保持平衡於蘇中之間。”
   
   “ 一次在機場迎接胡老訪華後返回,我們見到他身穿的外套佩戴毛像徽章。 他望著我們並笑著說『 只戴在外衣上罷了』。”
   
   相反,據裴先生所述,黃文歡完全追隨毛主義的路線, 支持中國發動1979年戰爭、波爾布特政權和中國的保守派。
   
   
   
也論黃文歡事件以及黃家“後事”

   1960-12-3日毛澤東會見胡志明和黃文歡
   
   
   儘管黃文歡投奔中國和被視為叛徒,裴先生仍認為 “ 他是一位高度愛國的人,可是每個人卻根據自己的理解和方式去愛國。我仍然尊重他, 但不可認同他的觀點。”
   
   在越南,黃文歡被作缺席審判死刑和被視為一個俱象徵性的叛徒。越南的媒體把黃文歡當作為歷史上的黎昭統 ( Lê Chiêu Thống ;1765年–1793年 。 黎朝第16位皇帝。因率兵往中國向清廷求救攻打西山光中軍而被越南人視為“ 賣國賊 ”。譯者註 ) 和 陳益稷 ( Trần ích Tắc; 1254年-1329年。陳朝的昭王。1285年,元蒙第二次犯越時投靠元朝的人物。譯者註 ),即把黃喻作內奸。
   
   越共曾執行過一次內部的清黨行動, 排除一切被懷疑與黃文歡有關連的人。
   
   與此同時,中國卻極力保護黃文歡並以如何看待黃文歡事件作為實現兩國關係正常化的條件之一。
   
   1991年, 中國在北京八寶山義地為黃文歡舉行國家領導人級別的葬禮。八寶山是多名中國黨政軍高級領導人的最後安眠處。
   
   
   在越南,河內當局若需要為改變在中越關係惡化至極的期間裡黃文歡的歷史地位仍然是有其所難之處,儘管近年來當局曾在國會的網頁上再次登載黃文歡的照片。
   
   然而,至今,能否解決由黃文歡“ 投奔中國 ”所帶來對其家人的問題仍然是一個大疑問,此外它也反映出在一個封閉的國家裡如何解決一些被視為“ 叛徒 ”的人的內部解決方式。
   
   現在我們轉看在黃文歡逃往中國後,其家人在河內的情況。
   
   
   2009年2月13日,英國廣播電台越語組記者曾對黃文歡的孫兒作獨家訪問。被訪者希望隱名。在訪問中,他透露了不少黃家的細節狀況。
   
   
   “ 要求對判刑平反 ”

   
   
   黃文歡的孫兒講述:
   “ 黃文歡唯一的兒子叫黃日新( Hoàng Nhật Tan ), 今年也80多歲了, 健康甚差, 農曆新年期間卻身體突變, 現今耳已不靈,但仍可說話。以前,每年黃先生都向政府對其父親判決死刑案提出平反,但不果。”
   
   “ 范老 ( 范文同 )還在生時, 他向范老求助;長征在生時,就向長征求助。 現在各人都老了,也不知向誰求助。”
   
   “ 以前,長征、范文同曾答應說讓我們討論下,然後向政治局提議。可是還說那是十分難的,因為此事與黎筍有關。”
   
   
   
   秘密逃跑

   
   在黃文歡的《 滄海一粟 :黃文歡革命回憶錄 》書中,提及他本人不遵照政治局的原決定,因肺癌獲前往東德治療。
   
   黃文歡相信,“ 如果飛抵德國,只可作一輪療程就完。” 隱名者如此解釋。
   
   因此,黃文歡決定抵卡拉奇後便設法逃進中國大使館,然後可送往中國。 中國醫生為他做了手術成功,並使他再多活了12年。 在這12年內,他撰寫了諸多著作,《 滄海一粟 》是其中之一。
   
   
   
也論黃文歡事件以及黃家“後事”

   1979年黃文歡舉行記者新聞會
   
   
   
也論黃文歡事件以及黃家“後事”

   黃文歡的漢字筆跡
   
   
   在書中,黃文歡也說其行動是須 “ 千秋定論 ”,即是說千年後便可分解。後來,黃日新也撰寫了一本《 千秋定論 》的書, 約五百或六百頁。書中闡述其父親是一位偉大的愛國者, 但是,此書最終也不能出版。
   
   
   黃家的人還說, 在1991年, 家人允許前往探望黃文歡四個月之久,黃住於頤和園內的玉泉山區,就是昔日林彪居住之處。 當他年邁體弱和臨死前,黃文歡仍然頭腦很清醒,至死前的一刻仍清醒。
   
   “ 家人們每兩、三日就輪流交替的照顧他。 他詢問有關蘇聯、中國和越南其時的情況。他極之清醒,所提出的問題很尖銳。 他不加予評論,但細心聆聽。 他比較了當時蘇聯、中國和越南的改革的異同。”
   
   “ 他本人不談很多關於中國( 對他 )的照料。當時江澤民是黨主席和國家主席,李鵬是國務院總理,他們視黃文歡為中國人民的一位重要的朋友。”
   
   
   
   盡情盡義

   
   
   黃文歡的葬禮以中國黨和國家的高級規格舉辦,因為中方視黃文歡如中共的領導人一樣。 越南大使館卻沒派人前往。
   
   據那個隱名者所述, 當兩國關係還處於緊張之時,黃家的人前往( 中國 )探望黃文歡時,越南的公安人員皆全程陪同。
   
   “ 越方批準黃的家人前往探望是根據高級領導人管理規則條例和家屬關係中情義的傳統,所以他們會同意。出發前,黃家須承諾有去必回。”
   
   “ 我們也保證前往中國與政治無關,那只屬家事。 由此就無問題的了。”
   
   “ 黃文歡從未對家人提及關於政治和他的事。 在那時,越南正準備紀念胡志明生辰百週年。 越南的一位著名研究者曾前往中國和提出須直接與黃文歡見面詢問有關胡志明的事跡,尤其是想探問胡的個人生活而不是關於政治方面的事情。”
   
   “ 那時,黃文歡讓他的秘書招待來訪者。秘書是原河內綜合大學學生,越裔華人,精通漢、越語。那位秘書後來複述說那研究者曾想向黃文歡詢問胡老是否有個私生子。”
   
   
   
   愛黨愛國

   
   
   黃文歡說:“ 告訴他回去吧,不要問那些瑣碎的事 ! ” 黃文歡是個很嚴謹的人, 他從不隨便對人講重要的事。 他常保持工作,辦大事,而家人卻常前往探望他, 大家有談有笑,完全不提及政治。
   
   “ 從未有舉行家庭會議,商討甚麽甚麽的事。 人們傳說黃文歡有他的軍隊和電台。 那是謠傳 !黃文歡不會那樣做。 他是個光明正大的愛國者,他從來不做缺德的事。”
   
   黃文歡欲想在其書中解釋自己仍然是愛黨、愛國,他想多活幾年便可以見證誰是叛徒,但在越南仍然無人可分辨這個問題,或已是錯誤的認識它。似乎他已收集了諸多的資料、證據,並提出其觀點和解釋。 黃家的後人說黃文歡獲得中國的庇護,為他提供幾個秘書、辦公室、汽車出入,生活條件極好。
   
   “ 對於越南國內的評論,說他是黎昭統 、陳益稷等等,黃文歡說自己所做的事將證明他不是背叛人民的利益而是他人。 可是他說他所做的事需要一千年後才可定論, 而那時難以可說。”
   
   
   
   “ 政治就是如此 ”

   
   
   “ 他說自己被卷入複雜的狀況而需要離開,現在人們所使用的詞句是不同觀點。 他不可以去其他國家例如蘇聯,因為他與蘇聯的觀點不相近 。”
   
   “ 不錯,是中國招待了黃文歡,因為他親中和在那時是對中國有利。政治就是如此的了 ! 中國認為有了黃文歡就有利。 但同時事實上他們曾提供和扶養越南各種的革命力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