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毕节惨剧难止中国孩子噩梦]
刘逸明文集
·“新余三君子”案让中国法制颜面扫地
·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何罪之有?
·谁是阻挡调查性侵幼女案的幕后黑手?
·接访者与上访者到底谁该“去吃屎”?
·记者为何要“吃里扒外、抹黑中国”?
·武长顺是否导致宋平顺之死的罪魁祸首?
·韩寒是《后会无期》的真导演只有鬼才信
·老人变“太监”,谁在为宫刑招魂?
·中国女人对男人不满背后的难言之隐
·企图为党员干部正三观,中组部自不量力
·为什么说韩寒是《后会无期》的枪手?
·周永康落马给了中国高校什么警示?
·央视三大女主播如何卷入周永康案?
·城管队长被砍死为何无人同情?
·强力反腐能否促成中国的政治转型?
·芮成钢的同事为何在关键问题上欲言又止?
·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添加“伟哥”的白酒能喝出什么味道?
·两名领导何以遭PS艳照成功敲诈?
·警察扫黄为何更看重嫖客的“记者”身份?
·中国的巨贪为何总是与死神无缘?
·一桩情杀案为何引来国际非议?
·4亿元“裸贪”何以有判缓刑的自信?
·贪官炸掉五星级酒店为何仍然落马?
·为什么说中国的炒房客世界上最无耻?
·山西首富何以成为“高官杀手”?
·中纪委网文为何剑指党委书记?
·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秦玉海落马前危险的“软着陆”
·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意味着什么?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万庆良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干什么?
·东莞色情产业浴火重生?
·官员在学区宾馆的死亡之谜何解?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登录慈善榜的朱镕基让谁无地自容?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毕节惨剧难止中国孩子噩梦

   11月16日,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流仓桥办事处环东路一垃圾箱内发现5名男孩死亡。接报后,毕节市成立由公安、民政、教育等部门组成的工作组开展调查。经过两天时间的走访排查,5名男孩的身份已得到确认。5名男孩家住七星关区海子街镇擦枪岩村,均陶姓,系兄弟或堂兄弟关系。
   
   这是最近公之于众的有关孩子的悲剧新闻,看过之后,让人感觉异常沉重,忐忑不安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在媒体报道之初,我们并不知道这5名男孩姓甚名谁,只是猜测他们是无家可归的流浪儿,然而随着媒体的进一步报道,我们才知道他们并非找不到回家之路的孩子,更不是被家长恶意抛弃的孩子,而是离家出走的孩子。
   
   贵州地处中国西南的云贵高原,按照东西划分,贵州毫无疑问属于西部地区。在江泽民时代,“西部大开发”的口号曾被中国媒体和各级官员喊得震天价响,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西部依然无法摆脱贫困的命运。贵州作为西南边陲,贫困程度令中东部地区无法想象。


   
   毕节地处贵州高原屋脊,乌江、珠江发源地,东部和南部与同省的遵义市、贵阳市、安顺市、六盘水市接壤,西部和北部与云南省、四川省毗邻。从地理位置上讲,毕节应该还不算是贵州最贫困的地区,然而,在这个地方,孩子辍学却是常态。记得在两年前,原《毕节日报》记者李元龙曾通过网络图文并茂地披露了10岁修理工王伟的情况,该报道虽然有根有据,但是在风靡网络之后却被当地官方和媒体矢口否认,称其图片均为摆拍。
   
   “再穷不能穷了教育,再苦不能苦了孩子”,这是遍布全国各地的标语。的确,在很多经济并不发达的地区,父母穷得叮当响也会让孩子读书,至少会读完中学。可是,不管民间的消息还是官方媒体的消息均显示,在毕节,尚未读完中小学便回家务农、出外务工的孩子不计其数。
   
   笔者虽然不是贵州人,但通过一件事便可以印证孩子辍学在毕节乃至贵州全省的严重性。在本人的家乡湖北鄂州有不计其数的砖厂,以前在砖厂工作的几乎都是本地人,但在最近这些年里,本地人都不干这种苦差事了,取而代之的便是贵州人。就在几天前,笔者回了一趟老家,路上碰到两个十几岁的已为人母的十五六岁的女孩子。一打听,果不其然,她们正是在砖厂工作的。据了解,很多在砖厂工作的贵州人都是孩子成群,因为离家乡远,所以计划生育部门无力干涉。如今,砖厂均面临拆除,不知道在几个月后这些贵州人何去何从。
   
   媒体的报道显示,这5名死亡男孩的年龄从9岁到13岁不等。这个年龄的孩子本应该在学校里读小学或中学的,他们为什么会离家出走?据死者陶中林的父亲陶进友透露,5个孩子三周前相约出去玩后就没有回来,其间有家长和老师多次到海子街镇和七星关城区寻找,但未果。据死者陶冲和陶波的父亲陶元伍介绍,5名男孩中有4个处于辍学状态,尽管老师屡次动员,但他们都以“成绩不好,不想读书”为由拒绝上学。
   
   显然,这些孩子之所以辍学,是因为厌学。这种厌学心理在当前的中国学生当中非常普遍,一些学生因为成绩不好,遭到老师和同学的歧视,所以一气之下,干脆辍学。因为回家后家长也会斥责,并且会想方设法让其重返校园,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孩子会选择离家出走。
   
   时光的车轮已经驶入了冬季,11月的毕节虽然不一定会大雪纷飞,但肯定还是很冷的。5名男孩身上没有足够的钱,吃东西都困难,除了捡拾别人抛弃的剩饭剩菜就只能是向别人伸出乞讨之手了。可想而知,至少在死亡前几天之内他们是在饥寒交迫当中度过的,否则也不至于要躲到垃圾箱中围火取暖。
   
   毕节官方在事发以后能够对此事给予高度重视,这是值得肯定的,不过,重视的原因或许不单单是因为这5名男孩的死亡,可能更因为对自己乌纱帽的担忧。当然,不管重视的动机如何,重视总比漠视好。只是,警方的上述结论显然过于草率,难以让人心服口服。虽然不能完全排除他们系一氧化碳中毒身亡,但同样不排除是被冻死或者是其他原因致死。
   
   在事发以后,毕竟市委市政府负责人认为,此事暴露出毕节市在社会管理、社会救助和保学控辍等方面存在薄弱环节,毕节将吸取教训,健全和完善主动救助工作联动机制,加强学校管理,认真开展关爱流浪儿童、留守儿童的帮扶工作。其实,不仅仅是毕节一地,其它地方何尝不存在同样的问题?说是一地和有关部门的问题,倒不如说是普遍的社会问题和制度性问题。倘若地区发展差异不大、学校教育不是愚民教育、家长不惯养孩子、贫困家庭能得到政府救助,这种悲剧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发生的。
   
   为了平息舆论,11月20日,毕节市委、市政府对在此事件中负有领导和管理责任的有关部门和人员进行了处理。七星关区分管民政工作的副区长唐兴全、分管教育工作的副区长高守军被停职检查,同时接受组织调查。七星关区教育局党组书记张羿、民政局党组书记焦中华、海子街镇党委副书记穆元兴、海子街镇副镇长刘洪玺、海子街镇中心校校长吴康琴、擦枪岩村干沟小学校长周旺等相关责任人均被提请免职。
   
   毕节官方能迅速处理相关责任人,应该肯定,但是我们决不能奢望有关孩子的噩梦会因此戛然而止,因为在这个唯利是图、唯权是尚的专制体制下,没有法治,也没有人权,保障公民生存权、受教育权等条款早已形同虚设。民政部门已经沦为维稳的机器,主要是在防范所谓的非法组织出现与活动,而教育部门则充当着替统治集团为孩子洗脑的工具。
   
   此时此刻,相信盲人歌手周云蓬的那首《中国孩子》会再度在不少人的耳畔回响,它没有流行歌曲那样动人的旋律,也没有流行歌曲那样优美的词句,但是它却更能打动我们,因为他唱出了这个时代的真实,这个时代的黑暗。从克拉玛依大火到校车屡屡侧翻;从毒奶粉到毒疫苗;从屠童到黑砖窑、到毕节惨剧,有关孩子的悲剧层出不穷且触目惊心。
   
   “十八大”让我们清楚地感觉到政治改革在中国依然遥遥无期,在这种情况下,有关孩子的悲剧不会因为毕节5男孩垃圾箱死亡事件画上句点。在下一次悲剧发生时,《中国孩子》或许又会在我们心中、口中唱起,用歌声祭奠逝去的幼小生命。
   
   2012年11月21日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2012/11/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