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严正学徐永海王学勤等学圣经]
家庭教会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蒙难者徐永海的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居小玲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徐彩虹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吕动力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取保候审决定书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1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2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3
·教案蒙难者杨秋雨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2)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3)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3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4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5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6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7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8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辽宁上访维权人士王春梅被逮捕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2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3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4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5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6
·大连访民王亚新意外死亡,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呼吁关注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3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5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6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7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8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3
·胡石根长老近一年来的施洗圣礼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和祈祷的照片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7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9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7
·徐永海自荐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9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7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望大家来帮助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6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正学徐永海王学勤等学圣经


   
   
   严正学徐永海王学勤等学圣经
   

   图为:徐永海、严正学、王学勤(从左到右),在2012年11月2日(周五)在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聚会时,与众肢体在一起学圣经。
   
   严正学徐永海王学勤等学圣经

   
   在本次的“查经聚会”中,众弟兄姊妹们按照既往的查经次序学习了《圣经·帖撒罗尼迦后书》第三章。
   
   1、主内肢体们首先为不能来参加聚会的肢体祈祷,如因为“中共十八大”高洪明弟兄、何德普弟兄、王玲姊妹等已经被警察带离北京;如胡石根弟兄、杨靖弟兄、刘京生等被警察软禁在家中。我们还为“中共十八大”祈祷,求主感动“中共十八大”的各位代表,使他们真的能象中共党章中所说的那样,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
   
   2、弟兄姊妹一人一节的朗读了《圣经·帖撒罗尼迦后书》第三章。
   
   3、弟兄姊妹分享了《圣经·帖撒罗尼迦后书》第三章
   
   徐永海:在第3节写到“主是信实的,要坚固你们,保护你们脱离那恶者”。因此我们基督徒不论任何情况下,都要对主耶稣有信心,要相信主耶稣给我们的,都是我们能够承受的。我们不能承受的,主耶稣不会加给我们。在5节写到“愿主引导你们的心,叫你们爱神并学基督的忍耐”,在信心基础上,我们要有“忍耐的心”。其实在“信心”基础上,我们自然也就有了“忍耐的心”。为了中国的福音化和民主化,为了中国人都能接受主耶稣和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我们没有什么苦难、艰难、痛苦不能承受的。
   
   严正学:几年前坐牢的时候,身体极差,监狱大夫说我只能活三个月。作为艺术家,我想到了“行为艺术下课”,也写了“行为艺术下课”的遗言。在狱中想死很难,我把犯人干活用的电线藏了两根,晚上去插电门,我没死,全监区的电停了,灯灭了,电视灭了。我又把犯人干活用的小绳子藏了很多根,结成大的,有4、5米,放在炕缝里,结果被老鼠给吃了,只剩一小段。最后,终于准备好了,有了机会,我也上了吊。在没有人的地方,在被单里,我感到自己身体上漂、上漂,根本没有痛苦的感觉。有一个犯人想找我要双袜子,没有找到我,才发现我没有了,高喊“严正学越狱了、逃跑了”。他们找到我时,我已经没有反应了,监狱的大夫来了,说我已经死了,后来我活了过来。在出狱后,我又活了这么多年,受了洗。一切都在主耶稣的掌管之中。
   
   王学勤(一个为了维权,曾自焚的人):这几天,我一直被软禁,出门都是警察跟着,今天来,都是警察开车送来的。和我一起维权的王玲,这几天被警察带走了,可能是去了北京郊区或者外地,我今天来聚会,来学圣经,来祷告。在读经时,我一直想着王玲,心里放不下王玲,希望大家为王玲祈祷,求主保守她。
   
   ……
   ……
   
   4、最后,我们为不能来的主内肢体祈祷了,尤其是为王玲祈祷了。我们等待过了“十八大”后,这些肢体再来聚会,我们也希望更多的主内肢体、朋友来参加我们的聚会,与我们一起学《圣经》,来接受耶稣,来将心中的恨拿去,来使心中充满爱。只有爱才能使我们具有健康心身和社会。我们的聚会时间是:每周五上午10点至12点。聚会地点是: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联系电话:86-18600229405。联系人:徐永海弟兄。
   
   (“十八大期间”我们依旧坚持聚会,坚持学习圣经,望为我们这个家庭教会祈祷)。
   
   徐永海
   2012年11月2日
   
   
   附:
   1、《我为什么要进行前脑与信仰的研究》
   2、《前脑使人具有信仰而应要信仰耶稣》
   3、《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我为什么要进行前脑与信仰的研究
      ——北医百年一良心犯致信北医师生校友
     
         徐永海(原北医医学系79-3班)
     
            2012年10月22日
     
     
   1、当年老师曾告诉我们,我们将来不仅要成为好医生,还应当成为医学家
     
     2012年10月26日是北医(北京大学医学部)建校100周年,我从网上也看到一些关于“北医百年庆典”的文章,如《杜军保:我们永远的好榜样》(新华网)。杜军保和我们都是1979年考上北医的,只是我们是医学系79-3班,杜军保是79-2班,因为有一段时期杜军保住在我们班的宿舍里,所以他和我们如同同班同学一样(一段趣事)。当年在北医上学的时候,老师曾告诉我们,我们将来不仅要成为好医生,还应当成为医学家。当个好医生还容易,当个医学家就太不容易;人的身体就这么大,各个器官可以说都已经被知道得够够的,哪有未知的呀?
     
     从北医毕业后,我先当住院医师,那时我还真是很少回家,平时就住在医院里,没事就看书。我还真发现一个器官——大脑的前额叶(我们可称它为“前脑”吧),当今医学对它知道的很少。如,当大脑前额叶被切除时,感觉、知觉、联想、思维等心理活动都不受多大的影响,看来大脑前额叶与这些心理活动关系不大;那么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到底是什么,当今科学(医学)知道的很少。在脑的所有皮质层中,大脑的前额叶,猫增加了3%,黑猩猩增加了17%,而人类则增加了29%,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看来,大脑前额叶不是不重要,而是非常的重要,只是我们人类对它知道的还很少。
     
     与猫、黑猩猩等其他动物相比,我们人类多了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同时我们人类还多了爱情这种心理现象,还多了崇拜这种心理现象(如一些少男少女狂热地崇拜歌星、影星、明星)。我们人类具有爱情,使得我们人类的夫妻之间能够一生不分离,共同养育子女,从而使得每个子女能够渡过十多年的未成年期(幼态延续),并学会生存技能,而生存下来。我们人类具有崇拜,通过对英雄的崇拜,使得我们人类的每个个体能够具有英雄那样的心——正义的心,即:爱好人(如本民族的人),恨坏人(如敌民族的人),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勇敢杀敌(坏人),甘愿流血牺牲,从而使得自己的民族(氏族、部落等)能够在激烈的争战中生存下来。
     
     看来,我们人类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应当与我们人类的爱情、崇拜这两种心理活动有关。
     
     
   2、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应当是,使我们人类来具有爱情、崇拜的天性。
     
     爱情的目的是爱恋人、爱配偶;如果爱情出现异常,就应当出现:“不应当爱(恋)的人反去爱(恋),同时自然认为别人也爱(恋)他,而出现钟情妄想”。崇拜的目的是爱“好人”、恨“坏人”;如果崇拜出现异常,就应当出现:“不应当爱的人反去爱,同时自然认为别人也爱他,而出现夸大妄想。不应当恨的人反去恨,同时自然认为别人也恨他,而出现被害妄想”。钟情妄想、夸大妄想、被害妄想这些都是精神分裂症的主要症状,精神分裂症应当是:“一种爱情、崇拜出现异常的疾病”。
     
     抗精神分裂症药物是一种多巴胺受体阻滞剂,而在大脑皮层中只有大脑前额叶(额叶)是多巴胺系统,精神分裂症应当是一种大脑前额叶出现异常的疾病。精神分裂症应当是:“一种爱情、崇拜出现异常的疾病”;同时,精神分裂症还应当是“一种大脑前额叶出现异常的疾病”;自然,我们可以得出:“大脑前额叶应当是爱情、崇拜天性的脑生理基础”,即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应当是,使我们人类来具有爱情、崇拜的天性。
     
     即,到了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我们就会具有爱情、崇拜这样的心理活动。通过具有爱情,使得夫妻之间可以一生不分离,共同养育他们的子女,而使得子女能够生存下来。通过具有崇拜,使得人们可以具有英雄那样的心,为了自己的民族,心甘情愿地去流血牺牲,而使得自己的民族能够生存下来。
     
     从北医毕业后,我是先当的内科医生。为了搞清大脑前额叶的功能,我在当了4年的内科医生后,我转行当了精神科医生。我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经过我的思考、研究,我发现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应当是,使我们人类来具有爱情、崇拜的天性。
     
     
   3、由于人们排斥“崇拜”这个心理现象,而使得人们不能认识大脑前额叶的功能
     
     可是为什么?如此简单的答案,人们一直不知道呢?科学(医学)一直不知道呢?看来,只能是,看上去如此简单的问题,一定是非常的不简单。而且,不简单的不仅是“爱情”这个问题,更不简单的而应当是“崇拜”这个问题。为了搞清楚“崇拜”这个问题,我就应当亲身去体验那些与“崇拜”有关的信仰、宗教。为了搞清楚“大脑前额叶的功能”,我从内科转行到了精神科。好在搞清楚“崇拜”这个问题,我不再需要转行了,我只要自己亲自去体验就是了。
     
     事情很巧,在我转行到精神科不久,我也走进了基督教教堂,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我具有了基督信仰。通过我的亲身体验,我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就是发现所有的宗教都是排斥、压制“崇拜”的。因为,如果被压迫、被统治的人们崇拜自己的民族英雄、阶级英雄,人们就会具有民族英雄、阶级英雄那样的心——正义的心,就会对统治集团、统治阶级具有强烈的恨,就会起来反抗统治集团、统治阶级。而且,我还发现,“基督教这个宗教”的很多神学教义、神学理论,也是违反《圣经》,来排斥、压制人们“崇拜耶稣”的。因为,如果人们崇拜耶稣,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就会见不得有人受欺压。
     
     在几十万年的原始社会,那时的宗教一定是高举“崇拜”的,因为那时没有国家,自然没有国家内部的阶级剥削、民族压迫;那时应当只有民族(氏族、部落)之间争战。人们通过对民族英雄的崇拜,就会具有民族英雄那样的心——正义的心,就会对本民族的人(自然认为是好人)具有强烈爱,对敌民族的人(自然认为是坏人)具有强烈的恨,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就会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而使得自己的民族能够在激烈的争战中生存下来。
     
     到了近几千年来的阶级社会,宗教不但不再高举“崇拜”,而是压制、排斥“崇拜”,使得人们看不到“崇拜”的作用,视而不见“崇拜”这个心理现象,而使得医学(科学)不能够去认识大脑前额叶的功能,不能够去认识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理。
     
     
   4、认识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将是一个重大科学发现,我希望有北医的名字
     
     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我开始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心——大爱的心,我成了真的基督徒,我见不得别人受欺压,尤其是见不得基督徒因为信仰耶稣而受欺压。2000年,中国东北辽宁省鞍山市基督徒李宝芝等因为信仰耶稣,而受到当地警察马毅等人的刑讯逼供(酷刑),为此我写信给也是咱们北医的校友、我曾经的大学儿科学老师、中国社会职务最高的基督徒、当年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可是,就是因为帮助鞍山基督徒这件事,在3年后我被“秋后算账”了,我被判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警察马毅打人(刑讯逼供、酷刑)没有罪,揭露警察马毅这种违法犯罪行为的我反倒有“罪”了,哪说理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