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姜维平文集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杀手自述材料之二:
   我叫王兆凯,男,1989年 4月 11日出生,身份证号为220722198904113010,家住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
   2011年正月15那天晚上我接到了胖哥(杜振华)的电话,我们都管杜振华叫胖哥,胖哥在电话里说让我帮他一个忙,我问杜振华帮你什么忙,他说他也找王恒了(王恒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让我跟王恒明天做大客去公主岭,说见面在跟我们细说,第二天上午我到了长春黄河路客运站,我见到了王恒,我跟王恒做长春到公主岭的客车往公主岭走了,大概做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我们两到了公主岭之后给胖哥打了一个电话让胖哥来接我们,过了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胖哥来了,把我俩领到一家宾馆(宾馆叫什么名我望了),在宾馆对我俩说大斌给我们钱让我们杀一个人,问我俩干不,(我认识大斌还听胖哥说过大斌这个人,他杀过人,胖哥开按摩院的时候还骗了胖哥30多万。)之后胖哥给了我跟王恒每人各十五万元,说是大斌给的钱先花着,成了以后每人在得到50万,我对胖哥说,大斌以前骗了你那么多钱,把你坑成那样你怎么还帮他办事,胖哥说,现在他也不想办了,但是钱咱们已经拿了,不做怎么办,我对胖哥说,反正他以前也是骗过你,咱们也骗他点钱花,之后胖哥我跟学了大斌让我们杀的那个人的情况,说这个人是跟大斌从大连抓过来的,叫韩晓光,欠酒店很多钱,胖哥说跟这个接触过几天感觉这个人不像大斌说的那样,好像没欠酒店钱,应该是个好人。我对胖哥说,大斌安排没安排好这个人怎么杀,胖哥说,大斌都安排好了,咱们从安康精神病医院把这个人背出来,假装救他,在送他回北京的路上把他杀了,扔到没人的地方,我对胖哥说,那咱们就先把这个人接出来,接出来在说,咱们也玩大斌一次,反正咱们也不杀这个人,他以前骗你那么多钱,咱么也玩他一次,我们三个就这么决定下来了准备把这个人先接出来。在晚上凌晨的时候我们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安康精神病医院转了转看看医院的地形。第二天早上七点左右我们到了公主岭客车站,到了之后我们看到一台白色捷达,我问胖哥这个是谁,胖哥说,这都是大斌安排的是大斌的人,还告诉我跟王恒有这个司机在车上我们三别说这事,说这个人是大斌的人。在车站我没跟王恒没跟司机说过话,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听他跟胖哥说,帮斌哥做事你放心,斌哥不能亏待你。大概7点左右我们到了安康精神医院的院里 。到了院里一直呆着。到了八点左右看到大斌从医院门口出来在医院门口转转了往我们车这看一眼便回去了,大概十点多我们看到大斌从医院里领了大概7.8个人往出走,胖哥对我俩说,他们都出去了你们俩就进去,告诉我们这个人在103房间,叫韩晓光,说管他叫韩总就行,告诉我俩进医院怎么走。他们走了,我们把车开到医院门口,我跟王恒拿着电棍进入安康医院。进去以后我俩看到了103房间,王恒先推开了门,屋里面有两人了。王恒喊了一声,别动,当时这个人在床上躺着,脸上蒙着东西,穿一套睡衣,打着吊瓶,我过去将他脸上蒙的东西拿了起来,让他起来跟我走,他问我是谁,我说韩总我是来接你的。他听我说完这话他什么也没说就坐了起来,当时我看他应该自己是走不动,我就蹲在床边让他上来我要背他出去,第一次上来的时候尤其他太沉,我体格不怎么好的原因我把我压爬下一次。屋里的那俩个人一直也没有动。我们俩很顺利的将这个背到车上。我们上车后出了安康精神病医院,司机把我们拉到了一个胡同,我看到一台银白色奥德赛,让我们换台车去长岭。他说他在长春等我们。让我们尽快办完。之后我们开车去了长岭,在去长岭的路上韩晓光跟我们说了很多话,韩晓光很激动的对我三说,你们救了我,我会报答你们的,还告诉我,我以后有大哥了,让我跟着他,说跟着他就没人能欺负我了,他会保护我们的,他说的时候我感觉他说出来的话很真诚 。我们没事时候总回头看这个人,总感觉这韩晓光不像坏人,我们看他冬天就穿了一套睡衣,感觉他很可怜我们决定到了长岭以后先给韩晓光买套衣服。在去长岭的路上他还让我们把电话扔了,韩晓光说带电话不安全,现在都有卫星定位,走到那都能找到,我们就听他的把电话扔了,听他说完这些,我感觉韩晓光不是一般人,从公主岭到长岭的路上我们走的都是小路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家,到了长岭以后我们到了鳄鱼专卖店给这韩晓光买了一套衣服,买了双鞋,买的鞋还是胖哥给韩晓光穿上去的,买完之后去的宾馆开了一间房间,我们准备在宾馆休息一会在走。韩晓光说,这不安全,让我们跟他去双阳,去他叔叔家取点钱,要跟他叔叔见一面跟她叔叔学学这些事情,我们三听到了研究了一会胖哥说先跟她去双阳,到了双阳以后再说,之后我们便开车去双阳,在从长岭去长春的路上我们买了三个电话三张电话卡。之后我们到了长春又做上了大斌安排那个人的车白色捷达。之后我们到了双阳 。到了双阳以后我才知道。韩晓光都很多年没来过双阳了。他全凭记忆找他叔叔家。在双阳转了几圈打听了一会 ,还找到了他叔叔的联系方式。他给他叔叔打电话,他叔叔让我们在财政宾馆等着,之后我们在双阳的财政宾馆等韩晓光叔叔来。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他的叔叔和一个一起过来了。其中还有一个人跟韩晓光拥抱了一下。他们跟我们三个说。他们回家说会话,让我们自己找个地方吃点饭。等他们给我们打电话,之后我们4个就找个一个小吃部吃了一口饭。在吃饭的时候王恒出去又新买了三部新电话,三张电话卡。过了大概1个小时左右,韩晓光的叔叔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们到财政宾馆。我们到了财政宾馆后,那个司机在楼下呆着没跟我们上楼,说让我们上去,他在楼下等着,我跟胖哥(杜振华)王恒,我们三个上了楼,韩晓光的叔叔把我们三安排到了最里面的房间,让我们在房间里休息一会,过了没过长时间,韩晓光的叔叔过来让我们三个去他们的房间,进去房间后韩晓光给我们介绍了一下。一个是他的叔叔,跟他拥抱的那个人是他的表弟。并跟这些人说了事实,说是他弟弟韩晓华。他的爱人,还有大斌,很多外人一起策划,以他精神病的名义把他抓起来,要把他关到死,夺得他的所有财产,我听到后感到很惊讶,没想到他的家人能这么对他,感觉他很可怜,韩晓光还跟她得亲亲朋友说我们三个救了他,他会报答我们,说完以后我们三个回到了,韩晓光的叔叔给我们开的房间,没过多长时间他的叔叔和他的表弟也进来了,进房间跟我们说,让我们先回去他们送韩晓光回北京 ,还让我们把卡号留给他说给我们打钱,他的表弟说如果不相信他们,他可以把韩晓光大连家的地址留给我们,让我在去她家取钱也行 ,说完这个话韩晓光进来了,问我们钱够吗。胖哥说不够了,韩晓光并向他的表弟借了一万元,给我们让我们当去北京的费用,之后没多长时间我们便下了楼,韩晓光上了一台商务面包车,我们上了捷达车,他们让我们自己走,我们感觉韩晓光不怎么太安全我们就开车在后边跟着那辆商务面包车,在快出双阳的时候,韩晓光在车上跳了下来,看到了我们车便上了我们的车,他说有人追我们他的弟弟韩晓华来了,还让我们把电话都扔了,上了我们的车我看到他得棉袄坏了,不知道他在他叔叔的车上发生了什么,之后我们便开着车往长春的方向跑,跑的时候我们发现后边有车追着我们,跑的时候韩总突然喊了一声前边有一个道口抓紧拐进去,我们便拐进了那个路口,进了路口后,我们把车熄火车灯熄灭,在那个路口里呆着等着追我们的车过去,我们在出去,我们坐在车上看到有三台车追我们,一台是那个商务面包,一台是奥迪A6,还有一个是吉普车,当时车速太快我们没有看清是什么牌子的车,看到追我们的车过去以后,韩晓光说把车倒回去从伊通走,在倒车的时候司机还发现刹车不怎么好用了,韩晓光听后说,他说他开车技术好让他来开车,司机说他知道去北京的小路拒绝了韩晓光自己开车这个请求,韩晓光还让司机把他的电话也扔了,我们一路走的都是小路,没有走高速怕有人在去北京的路上拦截我们。我还害怕韩晓光出现什么意外,我们现在是在救人如果他出现了什么意外我们就有理都说不清了,在去开原的路上我们去了两次厕所每次都是我们三个人其中的两个人陪着他,留一个人看着司机,怕司机对他下毒手,毕竟他是大斌的人,我们一路开车到了开原,我们准备做火车去北京,我们把那台捷达车,停到了一个小区院里便去了火车站,由于当天晚上没有到北京的车我们便买个4张去天津的卧铺车票,上火车之前我们把之前买的电话都扔了,在火车上我们说了很说话,在卧铺的车厢里,韩晓光跟我们说了很多他发生这个事的真实情况,他说他努力了这些年全是为了他的家人,他的弟弟妹妹他的老婆还这么对他。说他们要钱我可以给他们,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还要跟外人联合一起来害我,他说的时候眼泪已经在眼圈上了。我们听完后感觉他很可怜。在火车上他还跟我们说了很多做人的道理 。让我们一定做个好人。在火车上我去厕所的时候看到了司机在厕所那边打电话,我心想电话不是扔了吗,怎么还在,他为什么他没扔电话,我回到车厢跟胖哥和王恒说了这个事情,胖哥说他现在是不是跟大斌联系呢。当时我们很害怕他大斌知道了后报复我们。胖哥对我跟王恒说,咱们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只要保护好韩晓光安全回到北京咱们就什么罪都没有,胖哥说让咱们杀人咱们没杀,咱们还把人救了,咱们做得是好事,听胖哥说完后我跟王恒安点心,之后我们便睡觉了,第二天上午我们到了天津。到了天津以后打了一台出租车到了北京,到了北京后韩晓光领我们找的他的朋友陈军。在等陈军的时候胖哥跟王恒又去新买了三个电话,三张电话卡,联系到陈军以后,韩晓光跟着陈军去了楼上陈军的家,过了没多长时间过来一个人,经韩晓光介绍这个是人他的保镖小梅,之后小梅与我们4个就在楼下等着,我们在楼下等了4.个对小时韩晓光跟陈军下楼了,跟介绍介绍一下我们4个,说他们就是救我的人,没有他们几个他现在就死了,之后领我们去吃饭了,去的是阿一鲍鱼。到了阿一鲍鱼以后还来了两个人经韩晓光介绍一个姓汤是北京安全局的,让我们管他叫汤局,那个是他的爱人。韩晓光,陈军,姓汤局,汤局的爱人。胖哥。小梅,他们在一个包房吃的饭,我跟司机,王恒,我们在一个包房。在包房吃饭的时候司机在旁边我跟王恒也没说什么就是简单的说了几句笑话,吃完饭以后我们跟着韩晓光的保镖过来了,韩晓光做着汤局的车,丰田凯美瑞。我们做得是韩总保镖开的车是本田奥德赛。我们一路跟他们的车到了北京华奥小区。韩晓光跟汤局上了楼,我们在楼下等着。在车上我们说了一会话,胖哥说韩晓光这个人应该挺有实力,咱们应该把事情真相跟他说,韩晓光应该能理解咱们,也应该能保护咱们,我跟王恒对胖哥说,现在咱们对韩晓光还不怎么了解,还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万一说出来对咱们有什么不力怎么办,不相信咱们怎么办,为了安全我们三个就把真相隐瞒了下来,没跟韩晓光说,过了没多长时间汤局下来了,对我们说韩总让你们几个上去,我们便上楼了是26楼。我们进去后看到了一个小于的一个人,介绍说他是跟韩晓光十年的小弟,小于子对我们说他是大哥最相信的人,进屋以后看到了韩晓光他换了一套衣服,韩晓光对我们他跟小梅出去让我们先在这呆着,他走了以后尤于好几天没睡好觉我躺在韩晓光的床上睡着了。迷糊的时候我听到了胖哥接到一个电话,便跟小于子下楼了,具体干什么去了我跟王恒不知道。韩晓光几点回来的我不清楚,只知道我睡的正香的时候胖哥叫我,说大哥回来了让我去那屋睡,大哥在这屋睡,我便起来了到了王恒的那屋。我们三早上起来的很晚韩晓光几点走的我也不知道我就在一直在华奥等着韩晓光回来 。直到晚上9点半左右小于子回来给我们一把林肯的车钥匙说大哥让你们开车去北京301医院找他,大哥在医院等我们。之后我胖哥,王恒,司机,小于子,我们几个便开车去了301医院,到了301医院以后我跟王恒,司机先上的楼。告诉我们去3017病房,胖哥跟小于在楼下等着,我们到了病房以后看到了韩晓光的保镖小梅,小梅对我们说,大哥睡着了别打扰了,我跟王恒便没有叫韩晓光我们来就做在了沙发上,大概半个小时,胖哥跟小于子上来了,我对胖哥说大哥睡觉了先别打扰他了,让他好好睡一觉。小于子对我们说,这里住不了这么多人,他跟司机去楼下车上住。他叫上司机就下去了,我跟胖哥,王恒,小梅,我们几个就在病房待了一夜。到了第二天早上,姓汤的过来了,说要领韩总去检查身体,说这个病房不让待这么多人,让我们去楼下等着。我们几个便去了楼下咖啡厅做着。我们在咖啡厅大概等了能有2个小时,看到韩晓光跟姓汤的出来了。我们便过跟在了后边走出了医院,姓汤的开着一台凯美瑞把韩晓光拉走了。干什么去了我们都不知道,让我们在这等小于子开车过来接我们,说小于子刷车去了,等小于子大概等了半个多小时,他过来找我们把车停到了医院,让我们自己打车走。说让我们去北京新世界小区找大哥,说大哥给小梅打电话小梅接我们,之后我们四个便打车去了新世界小区,到了之后给小梅打的电话,小梅过来接我们,小梅看到我们的时候对我们说,大哥让他领我们吃点饭,之后我们到了一家快餐店随便吃了点东西,吃完后小梅领着我们四个去了新世界小区韩晓光的家,到了他家以后我们发现韩晓光已经不在了,我们围了小区找了找,也没找到韩晓光,小梅告诉我们让我们在这呆着有消失了会给我们打电话,我们4个便一直在这呆着,过了能有两个小时小梅给胖哥打电话,说大哥现在,在华奥让我们在新世界先待着等他打电话,到了晚上6点多小梅给我们打电话说让我们过去,说他来接我们。这个电话挂了以后过了能有10多分钟又给我们打电话说让我们先别过去,还告诉我们谁敲门都别开,也别出去走就在屋里呆着等他打电话,当时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怎么告诉的我们就怎么做了,就在新世界小区呆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我有位岁数大的女人,一位岁数小的女人敲门,他们敲了很长时间我们都没敢开,直到我们听到,他俩对我们说,在不开门我就报案了。当时我们很害怕就把门打开了。这两个女人介绍自己说是,岁数大的是他岳母,岁数小的是韩晓光的老婆。他老婆对我们说,事已经办成这样了,还在这待着干什么快把钥匙给我,你们快滚。当时我们也没说什么我们就走了,出了新世界小区胖哥给小梅打了一个电话,小梅说他跟大哥在华奥楼下的时候突然冲上来20多人有拿枪有拿刀的,把他控制起来,把大哥绑走了。说那些人也在找我们,小梅让我们快点离开北京说北京不安全,之后胖哥给汤局打了一个电话,汤局的让我们去一个医院找他,医院叫什么名我记不清楚了,我们便打车去了那个医院,见到汤局以后他给了我们一万块钱说是韩总让给我们的路费,让我们先回去。我们也没说什么我们便拿着钱就走了。我们三个把这一万块钱给了司机,我们三个就跟那个司机分开了,他自己走的,我们晚上坐北京到长春的大客回到了长春,这事就这么过去了。直到2012年的八月份我接到了胖哥的一个电话,胖哥告诉让我没啥事的时候往大连嘉信酒店打电话找找韩晓光,他说如果问你是谁,就说是公主岭的。并把嘉信酒店电话告诉我。电话号码:0411-82727999,直到2012年的10月份我往嘉信酒店打电话联系到了韩晓光 ,韩晓光还对我说让我们来大连找他,之后我在路边摊上随便买了一张电话卡,先给胖哥打了一个电话跟胖哥说联系到韩晓光了,他让咱们明天就到大连,之后胖哥告诉我给大斌也打一电话,大斌的电话号是18643405818.给大斌通话的时候大斌对我说他让你们去你们就去现在就你们能接近他,能在他身边待着,找个机会扎他几刀把他弄死。跟我说这事办完以后我得到的钱够我花一辈子的,说现在不方便见面不能给我们钱。并让我向王恒杜振华转达他对我说的话看,跟大斌通完电话以后我给王恒胖哥打了一个电话说了这个事,他俩说到了大连一会在研究。当天晚上我跟王恒在长春做了长春到大连的火车胖哥从内蒙往大连走。到了第二天中午,我跟王恒与胖哥见了面。我跟胖哥说这事怎么办。胖哥说咱们以前也是救他,咱们以前也没害他,咱们这次也不能害他,咱们这次应该把这个事实的真相跟韩晓光说,他们应该能理解咱们。经过商量我们都同意了胖哥这个决定,之后给韩总保镖打了一个电话说我们到了让他来接我们,打完电话以后半个小时左右韩晓光的保镖来车站接的我们,我们到了酒店以后见到了韩晓光并他真相都跟韩晓光说了。韩晓光听后很感激我们,说他能理解我们当时的处境,说不管是什么原因你们3个都没害我。并救了我。我们感谢你们。韩晓光还对我们说了他遭薄熙来等人的迫害,无辜被关押,为洗清莫须有的罪名,他的老婆李岩峰从北京来大连递交申诉材料,遭遇五七空难,造成家破人亡。还说他是一个很成功的企业家,在英国,美国,都有宾馆,在大连投资过很多生意,一年给国家交的税务就一亿多,支付银行利息近亿元,还跟我们说他做过许多帮助过社会的事。包括大连很多的大连大学的图书馆都是他捐钱建造的。提供过近5千多下岗人员在就业机会,我们听后很大感慨。我们三个在一起的时候商量说。我们不能让一个这么好的人这样成功的企业家承受这不白这屈。我们必须得把事实的真相全部说出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