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姜维平文集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姜维平
   2012年11月8日,我接到一个自称姓张的年轻人的电话,他说是大连嘉信国际酒店老板韩晓光的保镖,受他大哥的委托,从海外网站的有关批评薄熙来的文章里,找到我的名字和电话号码,经核实是我本人之后,他说,韩晓光已经找了我很久,非常想念我,现在终于找到了,要尽快与我通话,我又惊又喜,五味杂陈,因为韩和我一样,遭受薄熙来迫害,曾在2001年初被捕,与我同时关押在大连开发区看守所,时间大半年,后来,我调往大连姚家看守所,韩晓光还羁押在那里,2002年5月7日,其妻李岩峰不幸在大连飞机空难中死亡,由于韩晓光与大连市长薄熙来的政敌---原大连市委书记于学祥,市工会主席高姿,市委宣传部长董长海等人关系密切,而且,她太太李岩峰是国家安全部人事司司长助理,正在与北京中南海高层周旋,千方百计地营救先生,那天是周末,她准备乘机去大连开发区看守所给韩晓光送衣服和食品等,并随身携带了胡锦涛和李先念女儿写给大连有关方面的信件,这是她第二次到看守所送东西,那时按规定,他们不能会面,但可以通过狱警转送物品,我曾读过李岩峰随书夹带的照片和纸条,韩晓光文化水平不高,我便把信件和书籍读给他听,也看到了照片上的他的儿子,孩子才5岁,虎头虎脑的,非常可爱,我读信时,他泪流满面,李岩峰送书的名字是《幸福的日子重要回来》,我说,你别哭,你们会团聚的,你老婆送书的目的,就是让你坚定信心,野心家薄熙来总有一天要垮台。。。。。。但随后不久,李岩峰葬身大海,死的不明不白,即将出版的《姜维平狱中回忆录---活人墓》里有详尽的情节描述。
   “五七空难”发生后,韩晓光与大连许多知情者怀疑购买7份保险的秘密警察张丕林,是薄熙来及其党羽的替死鬼,此次震惊世界的空难是薄熙来及其盘踞在大连的死党一手操控的,目的是杀李岩峰灭口,因为李曾以公布薄熙来和谷开来的贪腐丑闻而危及他的政治前程,这一情节与英籍商人海伍德类似。
   2006年初,我出狱后展开明察暗访,曾多次打电话,与时任嘉信国际酒店的领导,韩晓光的弟弟韩晓华联系,请他帮助我找到他,进一步了解事实真相,但其不予配合,2009年初,移居加拿大之后,我一直把此疑案挂在心上,受2012年2月6日王立军事件启发,联想薄熙来在那一天去了昆明,而2002年5月7日,薄熙来去了德国,是辽宁省委书记闻世震指挥“五七空难”善后事宜的,更加感到可疑,故首先在香港《脸谱》杂志披露了此案疑点线索,后被海外媒体广泛转载,引起轩然大波,但没人找到知情者韩晓光,也无法深入调查“五七空难”的真实内幕,至今存疑。
   11月9日早晨,在阔别10多年之后,第一次接到狱友韩晓光的电话,原以为薄熙来倒台后,他一定扬眉吐气,事业发达,不料他不仅企业被搞垮,资金被转移,生活陷入贫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而且,至今还在薄熙来余党的追杀之中,他说,如果你不尽快把我的遭遇告诉全世界,我将很快被他人灭口,随后,他的助手小张发来多份文字材料,足以证明韩晓光确实曾被人绑架过,险遭灭口,但究竟谁是韩晓华的后台,他为何目无法纪,肆无忌惮,我疑虑重重,由于现在我不能回国采访调查,无法核实每一个细节的真实性,而又时间紧迫,人命关天,帮助韩晓光为要,就原文刊出“杀手”的自述,恳请中国有关方面依法处理此案。我怀疑此案是薄熙来余党策划的,可能韩的亲友都还被蒙在鼓里,被其利用,故自己加上了标题,特此说明。由于“杀手”的文字表达能力有限,错字较多,为保持原貌,以下两篇证词的内容,我没修改一个字。

   本人自述材料之一:
   我叫杜振华,男,1983 年 11月 15日 出生,身份证号为220103198311152135,家住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
   从2011年正月初五起,我的朋友,一个叫大斌的人雇用我参与一起绑架韩晓光,并预谋假意帮忙韩晓光逃离,在路上将其杀掉的不法行为,我先后收了大斌,小于还有小胡他们108万费用后本想放弃杀人,但是他们找人一直跟着我而且他们一直没有放弃想让我杀死韩晓光的想法,在这期间我一直在他们的控制之中,再来大连的路上我一直想怎么能摆脱那两个人的控制向韩晓光说出事实的真相,到大连以后我和一直看着我的那两个人说只有我才能接近他并让大宝小黑找个地方先住下来等我,就这样我摆脱他们的控制与王兆凯,王恒见的面,王兆凯向我诉说了这次来大斌交代我们的事情(找机会他身边没有人的时候把他弄死)并让王兆凯转告我和王恒事情办成之后会有一笔一辈子花不完的钱给我们,我对王兆凯和王恒说以前咱们一直就不想害他现在更不能害他,等见到韩晓光把事实的真相都跟韩晓光说了。韩晓光听后很感激我们,说他能理解我们当时的处境,说不管是什么原因你们没都没害我。并救了我。我感谢你们。韩晓光还对我们说了他遭薄熙来等人的迫害,无辜被关押,为洗清莫须有的罪名,他的老婆李岩峰从北京来大连递交申诉材料,遭遇五七空难,造成家破人亡。还说他是一个很成功的企业家,在英国,美国,都有宾馆,在大连投资过很多生意,一年给国家交的税务就一亿多,支付银行利息近亿元,还跟我们说他做过许多帮助过社会的事。包括大连很多的大学的图书馆都是他捐钱建造的。提供过近5千多下岗人员在就业机会,我们听后很大感慨。我们三个在一起的时候商量说。我们不能让一个这么好的人这样成功的企业家承受这不白这屈。我们必须得把事实的真相全部说出来。
   愿意向公安部门如实反映我参与和我知道的这伙人内外勾结、绑架,图财害命、预谋杀人的所有情况,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2011年正月初五,我接到了大斌的电话,让我到公主岭去帮他做一件事,因为我们经常在一起谈一些事也算是朋友,当时接电话我就问他办什么事,他说过来后在说,我就坐着客车去了公主岭。到公主岭的时候,大斌去接的我,让我和他去一趟大连或北京,我说什么事这么着急,他没告诉我,说完我俩就往一个饭店走了,他说去吃饭(饭店在一个广场附近,叫什么豆腐)。到了饭店后看到几个人,大斌给我介绍,一个叫四哥,一个叫小白(大斌的外甥),一个叫樊中民,一个叫麻庆市,最后给我介绍的那个人说是大斌的大哥叫韩总(名字没有说,后来知道叫韩晓华,我以前听大斌提到过叫韩晓华的人,今天才真正的见到了他),在吃饭的时候韩晓华接了个电话,说去大连,韩总就在电话中问:对方什么时间到?之后韩总跟大斌说,胡电军说明天到大连,当时我也不清楚他说到大连是什么意思,这时韩总对麻庆市说给你们拿一千元钱,你带着他们俩(我和小白)坐客车去大连,我们车里坐不下还要去接一个人一起去大连,接什么人当时还不知道,当时开的是樊某的黑色奥迪车,我们三人就去买了大客车票。走之前大斌给我拿了一万元钱告诉我这是去大连办事的费用。
   到大连的时候已经是初六的早晨四点多了,麻庆市就带着我们去了一家大酒店,麻庆市还说他是这家酒店的保安,大斌在酒店干桑拿,韩总是这个酒店的副总,韩总的妹妹韩晓云是总经理,说完后就带着我和小白住进了酒店,大约下午4-5点钟的时候,大斌来了说韩总晚上带你们出去吃饭,吃饭的地方就在酒店的对面,是一家茶餐厅,进了茶餐厅以后,我看见又多几个人,当时韩晓华介绍了其中一个,说这个人是公主岭安康精神病院的张志刚大夫,还有一个郝经理(大斌介绍郝经理是韩总的妹夫)我们在一起吃饭时,韩晓华和大斌说今天的事一定给我办好,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们一笔可观的费用,我说不是给拿钱了吗?大斌说那只是来大连的费用,事办成了还有不少钱等着你,我问干什么给这么多钱,他说有个人欠了酒店很多钱,今天他就从北京回到大连,咱们把他抓住,跟他要钱,他如果不给,把他当成精神病给他拉到公主岭安康精神病医院去,把他当成精神病给他治治病,过几年在给他放出来。回到酒店以后又换了一个房间,当时有韩晓华,郝福春,大斌,樊中林,四哥,张志刚大夫,小白,麻庆市,还有我,后来又来了一个人,那人我认识叫佟超(他是大斌的小弟)郝福春跟我说让我好好帮大斌办事还说他在大连有一个咖啡店,就连这个酒店也是他们的,还说他们在大连很有实力,这时樊中林说人都到齐了我们在一起开了个会,樊中林开始说,他拿着面袋先把人头套住,然后你们把人绑起来,千万记住把手脚都绑住,把人嘴堵住,然后在拿床单把人包起来抬走。大斌随后说把酒店的所有监控都关了,这时郝经理说这个事他办,后来韩晓华,郝经理,大斌和樊中林,都说研究这么些年了,我今天最后一下,一定得成功。我这才知道这件事他们早有预谋。大斌和韩晓华说那两个保镖怎么办了?韩晓华说,让老胡安排洗桑拿去了,我们12点多在动手,因为那时酒店的工作人员都下班了,我在把前台的人都支走,到时酒店的监控都关掉以后我们就动手,大斌说,如果上去(被绑的)人不老实,张大夫你就给他打一针,樊中林说,不行的话,我就桶他几刀直接弄死它,之后,韩晓华和郝福春就走了,到了晚上12点多的时候,大斌接到了一个电话说知道了,然后对我们说,走吧上楼,上楼的时候大斌。樊中林、麻庆市拿着事先准备好绳子、面袋、我们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记不住几楼了),就看到韩晓华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这时韩晓华拿出了一张房卡打开了房门,并跟我们说,你们进入房间上楼的时候小声点,别让他(被绑的人)听见,开了门以后我们就悄悄进去了,上房间里的二楼时,大斌在最前面,后面跟着的分别是樊中林、四哥、佟超、小白、麻庆市、我、张志刚,到了二楼大斌慢慢开了房间门,并喊了一声上,这时樊中林冲上去把那个人的头用事先准备的袋子套上了,然后大斌把房间的灯打开了,然后佟超、小白、四哥也冲上去把那个人从床上拉到了地下小白和四哥按住那个人的一只手佟超按住另一只手我按住那个人的脚,大斌用绳子、绑住了那个人的手,这是这个人还在挣扎,大斌就用脚踩住那个人的背,让佟超把那个个人的脚也绑起来,樊中林找了一条毛巾把那个人的嘴给堵上了张大夫给那个人打了一针,没过一会就看那个人在地上不动了,大斌拿出床单把那个人(一丝不挂)包了起来,我们往出走的时候我看到大斌在翻抽屉,我看到了那个抽屉里有很多钱。还看到大斌找到了一个布袋带往里装钱,并说一句就他妈这么点,当时佟超先把电梯的门打开。我和小白、大斌、樊中林、四哥,把那个人抬出去上了电梯,到了酒店楼下的时候,那个被捆绑的人好像有点知觉了,樊中林就说了一句,别乱动,在动就弄死你,这时大斌说把枪和刀都收好,快出酒店的时候我听到了好像有对讲机讲话的声音,我当时心里有点紧张,出了酒店我打开事先停在酒店门口的车的车门(就是樊中林的那辆奥迪车),小白和佟超把这个人放在了车座底下,樊中林说快点上车,上车后小白和佟超用脚踩着那个人。开车的樊中林(樊中林自己的奥迪车),刚走的时候张大夫问樊中林还记得路吗?樊某说没事前面有领路的,在樊中林车前带路的是一个奥迪Q7吉普车,那辆车一直把我们带到上高速的收费站口才掉头走的,车刚上高速不久,那个人就醒了,说了一句话(可能往车上扔那个人的时候把堵在他嘴上的毛巾碰掉了)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别杀我,你们想要什么,就听到张大夫说了一句,你自己做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吗?你要是还不老实,我就在给你打一针,樊中林说,不行就一抢打死他,然后把他扔到没人的地方,接着樊中林和我说让我拿毛巾把他嘴堵上,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我看见那个人呼吸有些困难,而且小白和佟超还在用脚踩着,我开始有些害怕了,我把堵在那个人嘴上的毛巾偷偷的拿了下来让那个人出口气并把他头上的袋子掀了起来,这时他开始小声对我说,他是酒店的老板韩晓光,这时樊中林说,把他嘴堵上,我才又拿毛巾堵住了他的嘴,樊中林还说,你要是老板还能欠酒店的钱,你真他妈能胡说八道,你要是再说话就拿刀弄死你,这时张志刚说,不行就在打一针,打完他就老实了,过了没多长时间,我就和樊中林说,这个人儿的呼吸有点困难,还是把他嘴上的毛巾拿下来吧,樊中林说,要是拿下来,他就胡说八到,这时我和这个人说,我要是把你嘴上的毛巾拿下来以后,你就不要说话了,这个人点点头,我把他嘴上的毛巾拿下来以后,还把他扶起来坐在我身边,还给这个人点了一支烟,他对我说,谢谢,这时樊中林很气愤说,你要是吸烟我就弄死你,还把我骂了,因地上太凉还没穿衣服,我让这个人靠在我的身上休息一会,大约第二天早上四五点钟左右的时候到了公主岭安康精神病院。我把这个人背到了他们准备好的一个房间,张大夫对樊中林说,放心吧,这个病房这边很少有人,也好久没人住了,我记得很清楚是103病房,到了病房后我松开了绑在这个人手和脚上的绳子,把蒙在头上的袋子也拿下来。我扶着这个人躺了下来,他问我一句,这是什么地方,这时张大夫进来了,说这个是精神病院,在那?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这个人就说,他没有精神病把我弄到这干什么?张大夫没有回答,找了几个人(当时都穿的是白色的大褂,应该是医院的人)强行把这个人按住给他打了一针,我看这个人一会就睡过去了,睡之前说了好几次,我才是酒店的老板,到了大约上午八点多的时候,大斌、四哥、韩晓华、郝福春、麻庆市、他们开了一辆奥迪Q7吉普车到了医院,大斌让小白叫我到隔壁的102病房,问我那个人一路上老不老实,说没说什么,我说挺老实也没说什么,这时韩晓华和郝福春也进来了,说咱们出去吃饭吧,大斌问张大夫能行吗,张大夫说没事,你们去吧,那个人一时半会也醒不了,郝经理开车拉着我们(大斌、韩晓华、四哥、佟超、)去了一家饭店,小白和麻庆市留在医院看着那个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