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姜维平文集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雷良建申诉书
   2012年11月5日早上,我像往常一样准时上班,到办公室打开电脑,把头一天的工作计划看一遍,到样板房去查查植物成活状况,刚到售楼大厅,赵文贵打来电话说公安找我,我便快步返回物管办,有两人站在门口,其中一个头发花白(叫关峰)说我们是091专案组的,随手拉了一下内衣里的吊牌,在我面前晃了一下,你是雷良建吗?配合调查你们公司情况,你得跟我们走一趟。
   我被两人一前一后带上一辆奥拓车,车直开往沙坪坝看守所下面一个黑房里,一进房地上还有血迹,中间一把大铁椅脚手都可拷上,两个家伙没有从前的态度了,凶狠狠的吼道,坐上去,我一下楞了。你们叫我来是配合调查,我又没有犯罪为什么要坐那上面,少说这些,你知不知道,我们早已掌握你的罪行,你罪大恶极,你知不知道091专案组是干什么的,也就是做“文强”专案组的原班人马,你现在坐的“老虎凳”,就是文二哥做过的,有人在上面坐了五十几天,屁股都坐烂还是挺不住,说着便把我推上了老虎凳,还拿一个黑色布袋笼在我头上,你都干了些什么好好的想,叫来一名协警看守,他们两吃早饭去了。
   大约半天,两个又来了,把黑套拉掉问我想好没有,看我没理会,关锋说调查你们好久了,材料都收集得一清二楚,你们老板的钱是有血腥的,老百姓极为不满,说你们公司暴力恶霸,做了很多违法犯罪活动,你跟差干了些什么,我们都清楚,看你老实不老实交待,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道理你该懂吧?我几次要求上厕所小便,问题没交待是不给的。


   
   半夜又是新的提讯开始,来了一个说外地口音的人(都叫他王支),说是东北调来的精英骨干,拿着厚厚的卷宗在我头上狠狠敲打几下,喝道,雷良建听说,你当兵的心黑身体素质很好,就看你挺得了多久,还穿得多嘛,叫关锋和姓胡的警官把我上衣给脱掉,我在此情况下也没力气反抗,东北人走势招呼关、胡给我好好扮扮,不行就上基地,像领导口气扬言而去,关峰开始假关心我了,你就一个打工的,现在把问题交待了,我们两能圆就圆。如果问题扩大了,你就够坐好多年牢了,那时候你老婆带着儿子改嫁,改名换姓,任别人打骂,何苦嘛?好好想想,想好了叫协警。
   不知时隔多久,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吃没喝,原本有胃病,肚子开始疼痛,加上尿急小腹也痛,我曾多次要求上厕所,喝口水,都被协警拒绝,要专案组的人同意,我无奈,也无助,泪水又不停下流,本来是配合调查,无缘无故被关押在这刑凳上,又困、又饿、又冷、让我想起到公安干事是人民的卫士,国家的守卫者,就这样对待无辜的人,我绝望之极,仿佛听到心脏微微的跳动,死神在呼唤,生不如死,刻骨铭心,我曾多次想到一死了之,但在这样的情况下找机会自杀却又不能。
   又是一个夜晚,关胡两来了,带来一名手提电脑,骂道你个小贼,你搞得我们几十号人几天没工作进展,被领导骂,看样子你要吃点菜菜行,我来问你,2009年1月你去过同创集团总部没有,有某某人他们都人了,也说你去过,还有在龙凤云洲工地你带保安去打要工资的人,我没打人,我们从石井坡过去有三公里,只是履行领导的调遣协助,我们到场时龙凤云洲自己管辖的保安都在场,还有看热闹的群众,事情都完了。
   他们两在电脑上不停的打字,有时问一下,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吃早饭去了,我才知道又是一天了。几个小时后拿着厚厚的一本材料,要我签字,我承认的就(同创)龙凤云洲两事为什么这么多,我坚持不签字,关峰说都是你过去的小问题经过,你的问题太简单了,最多也就是民事纠纷,治安事件,这些笔录只是一个提纲,签字只是程序而已,不然我们领导也说了,送你去基地,虽然我不知基地是什么,但比这更残酷,快签完了可以上厕所吃饭,几天来我没吃没喝没拉,更渴望能吃点点东西,精神崩溃,神志恍惚,在他们两的指引下连看的时间都不准,催促签字画押,终于得到一次上厕所的机会,但下椅后发现我脚已经肿胀,连走都非常困难,靠协警搀扶慢慢挪动步子,在厕所站了很久也尿不出,没想到尿出来的是红色像血一样的东西。
   下午我另外两个警察带进了看守所。看见所头值班表上已经7号了,也就意味着我被黑关了两天两夜多,53个小时不吃不喝不睡,还叫我把日期签为6好,进所后几天,每天提讯,问一些不知情的是,我不答,就拿提外讯基地吓我,我怕这陌生的词,听舍房人说,外讯基地就像省间谍一样残酷,我只有签字。
   20天后正式逮捕,这天好像我们的末日到了,阵仗很大,几十个一米八以上的特警,手端微冲,大腿插着手枪,二十几个承办人员也全副武装,在看守所查场,我被两位高出一个头的特警架起双肩出场,照相的照相,摄影的摄影,接着押到提讯室又是一阵照相摄影,一个自称是黄定良的政委正式宣布逮捕令,在众多闪光下,我看到参加“黑社会性质罪,寻衅滋事罪,”我奇怪问黑社会是什么意思,我从不知,也不得白,我犯的事业不构成寻衅滋事罪,我拒签,黄定良政委解说,你放心,检察院要调查的,你们不是签了也没事,如果不签一样的,我在无数的枪口下,含泪挥笔。
   10个月我收到了起诉书,2007年6月27日关于强拆华宇围墙,我被列入了主要成员,当时我并不知管理保安队(在储夏平的证词上可证明),而且我只是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到现场秀了一下,该起诉书中我充当了主要作用,本人认为在提到的证据不客观,具体的行为也不构成犯罪。
   2009年3月3日,为阻止肖新成20余名民工讨工资一事,只是受领导的调遣到现场履行职责,没有动手打人,吴德素的证词,指认现场也无我分管的几名保安,也不具备犯罪行为,但对公安机关的刑讯逼供行为,及不充分的证据,示以真相。还我失去19个月的自由基牢狱之苦而诉冤。
   2012年6月30日
   已核对与原件一致
   核对人,北京市同翎正函律师事务所
   张磊
   2012年8月6日
   李金星
   律师
   2012年8月6日
   王兴
   律师
   2012年8月6日
   
   姜维平狱中回忆录《活人墓》即将出版,已汇款的读者请耐心等待,尚未汇款的不要再汇,等新的销售方式确定再议,作者联系方式,邮箱:
   Jiang Wei Ping
   5576 Yonge Street
   PO BOX 10024 Yonge & Finch PO
   North York ON m2n 0B6
   电邮[email protected]
   电话647---763---6898
   

此文于2013年04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