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Asked TIME:尔等意欲何为?]
石三生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Asked TIME:尔等意欲何为?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百五十七
   
   【前按:发完国内,点击Google chrome 与free proxy之后,硬盘开始疯狂不停歇旋转。国内,凤凰网、博客中国两处发文界面被毁。】
   

   石三生我还真是个奇人。
   
   这不,昨日外出,晚上六点(东北天黑的早)多、返回的火车上,接到了一个来自深圳的中国平安保险公司的电话(号码显示075595511),说是要调查我几个问题。调查就调查吧,还一个劲儿地问:“这电话到底是你的?还是刚才那位接电话的女同志?”待我回答过这蠢驴之问,对方表示要开始提问后,电话就突然断断续续、完全听不到对方在说些什么了。于是,我就对着电话喊了几遍“听不到你在说什么!”,然后挂断了电话。
   
   当然了,这真是平安保险公司的鸡巴调查也就罢了。如果不是,我希望“有关方”千万不要做出什么反人类的勾当。“他们”(想必你们已经秘密调查清楚)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刑事责任与千秋骂名,必由你们一力承担。
   
   我无法排除这个所谓的“调查”有没有TIME 的参与。但由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的行为来看,除了会让TIME 感到如芒在背(知情者说的“评这评那的“老师”都被你刺过了”),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对石三生我怎么感兴趣。中共再昏头,也不至于拿我向TIME 推荐顾晓军先生开刀。新总书记上任哪怕烧一万把火,也烧不到我这个党外的平民百姓头上不是?
   
   昨晚看新闻,知道中宣部部长已经易人。我不知这算不算新刘大人施展的杀威棒?早晨开始、我的电脑又发羊癫疯----硬盘拼命转、界面几乎瘫痪动弹不得。晚上又接到了“平安”的电话。这是否算警告呢?如果是,我希望你们明说。就算让我停止向TIME 推荐顾晓军先生,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听命于你们的。条件就是明人不做暗事,有话说在桌面上。
   
   俗话说的好,没有永远的忠诚,就看你出的价码够不够高。石三生我也是个爱慕虚荣又贪财的主儿,背师卖友的勾当也是无师自通。但我喜欢卖在明处、背叛的光明正大。如果真是中宣部大人碍于维护习总的面子出发,不愿意再派遣秘密警察采取恐吓、留案底的方式与我沟通。我希望彼此都可以像文明社会、正常国家的人们那样,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或者,让平面媒体接受“石三生”三个字,也是一种可以考虑的沟通方式。新旧两位刘大人想必都知道,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来。别人五百年,我们、说不定二百五十年前还是一家人呢。
   
   说起来,石三生这姓,也踏马的算是皇亲国戚了!老祖姓阿猫阿狗不晓得。传:若干世纪前,乾隆爷下江南偶然路过老祖宗的村寨,因有刘罗锅在其中作祟,那一村子人从此就改了新姓。据说啊,那御赐的灯笼,一直到文革前,还被族人秘藏着呢。
   
   搞不懂那老外TIME在想什么?该不会真的因为时代周刊亚洲版在香港,就入乡随俗,当真像“知情”者说的那样:“中国人做错了事,他会偷偷地改过来,如果被人点破就会恼羞成怒,绝不悔改了。其实,外国人也一样。要想讨好,就得嘴软。评这评那的“老师”都被你刺过了,受连累的是您的老师啊!”真是如此吗?如果“知情”者所说,就是TIME 的真实想法,石三生我从此改口、迁就你们如何?只要你们愿意痛改前非,把顾晓军先生收录进TIME 100 中。
   
   “平安”的调查,让我想到TIME的重要原因,当然就是这个TIME Asia是在中国香港出版发行了。而深圳与香港只有一步之隔,TIME 的人员应该经常在一国两制间往来的吧?但我这手机,是除了法院之外,仅有极个别人知道的。不是秘密警察,是绝难搞到我的号码的。这当然不是因为石三生我要特别保密,而是踏马的这些年除了法院与亲戚,自己连同学与朋友都不联系了(三十年的同学聚会都推脱了),更没什么业务往来。该不会是秘密警察与TIME联手搞的这次“平安”调查吧?
   
   不管是什么?顾晓军先生在《给薄势力的公开回复》中已经说的很明白。在没有光明正大地背叛师门以前,顾先生的教诲当是石三生我的言行准则。冤有头、债有主,有关方当真是因为顾晓军先生被推荐。有话不妨与顾先生直接交流一下,能劝他打消了争TOP100、TIME100的念头最好。劝不赢,我也只好继续推荐下去了!
   
   不过,石三生我最后也点化TIME一句:俗话说的好,敬酒要吃、莫吃罚酒,只有脑残的人才选下下策。现在,不管热爱公正的人们如何推荐顾晓军先生,也不管话说的好听还是难听,都仍然包含着敬意。不为它,为TIME的百年声誉、世界史库之称谓耳。继续昏头昏脑、招摇撞骗,只怕会伤透了推荐者们的心。那时,恐怕就没什么好话儿奉献给TIME 了。
   
   对了,改天有空时,我要专门谈一下TIME 将隋文帝捧为风云人物有多脑残!
   
   【石三生 2012年11月22日星期四 07:19 中国】
(2012/11/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