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TIME是在贩卖艺术还是在贩毒?]
石三生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刘刚、蔡英文
·从高瑜、马永田抗强拆看伪维权的本质
·青年网的愚蠢等于凤凰姐的无知
·政治与生存---兼答刘刚先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东野长峥先生
·政治与生存---再答东野长峥先生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二)
·当局为何鼓励网络恐怖?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三)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四)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五)
·从巴拿马运河到北京如家女子遇袭
·北京两个“弱女子”的维权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TIME是在贩卖艺术还是在贩毒?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百五十五
     
   【前按:大陆删文继续。海外万维仍不正常;明镜网在挂出隐形病毒无效后,干脆故技重施、在Google搜索直接标出“该网站可能含有恶意软件,有可能会危害您的电脑”字样。】
   

     在《TIME的三大骗》中,石三生已经指出了TIME伪造三个中国人物陈光诚、韩寒、艾未未的事实:陈光诚不瞎,TIME偏说他瞎了;韩寒上学时完成的《三重门》,TIME偏说他写的是辍学后的经历;艾未未毫无远见(他只有怪罪孔老二的“远见”),洪博培却以他为自豪。
   
   作为一个号称曾经用名为《事实》(在《TIME为Obama挖了一个坑》中,误记《To Time:是否还记得你的曾用名?》的作者为无民主,其实是天马行空)的媒体,无心的过错自然是应该得到谅解的。但如果是刻意而为,而且是屡教不改,原谅就无从谈起了。
   
   既然陈光诚、韩寒是被TIME自己的疏忽暴露了伪造的事实。此一篇,就单揭揭艾未未的画皮。
   
   应该说,在这三个巨骗中,数艾未未的欺骗性最大、也最隐蔽。如果顾晓军先生的《一个弥天大骗局》成立(“海外御用文人千人工程曝光”已经证实骗局的存在),则艾未未无疑是茉莉花骚乱的诸多赢家之一。
   
   通过海外网友Emaa的“美国,德国为本国经济利益出卖全中国人已是不争的事实。 他们需要中国一小部分比例的贪官奸商所谓富人消费他们的产品,制造现金流,更欢迎大小贪官的外逃资金。 解决他们的金融危机。他们还需要中国奴隶为他们制造廉价物美的商品, 降低他们的生活成本 。”不难看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中外秉持“公正”的人们,识破了西方与中共合谋的骗局。Emaa没有说的是:作为对误导中国人继续沉迷于骗局的骗子们的回报,西方世界也通过各种方式对“线人”给予了丰厚的物质与精神奖赏。
   
   比如,利用国人崇洋媚外的心理,给予陈瞎子等一些国际性的荣誉,便是奖赏的一种。诺贝尔奖、德国之声的最佳中文博客奖、外交政策的TOP 100、时代周刊的TIME100等,皆是此类。众所周知,在中国,荣誉就意味着捞钱的资本。不但很多无知的百姓信这个,就连中共自己,也是不断鼓吹荣誉的含金量。那莫言一获奖,陈姓阔佬不就赶紧送上自己价值亿万的别墅献媚吗?/狗/日/的果然是个有文化的人,怎么会早没发现莫言这个“天才作家”呢?洋大人嘴里果真能突出象牙来?
   
   为什么说所有的骗局中,数艾未未的欺骗性最大呢?这就不得不说到顾晓军先生发现的中共炒作宝典中的绝顶功夫――反炒!反炒之妙,颇有与民同仇敌忾、举奸不避亲的奥妙。如今,当艾未未的伪失踪、募捐抗税的骗局已经顾晓军先生揭露之后,石三生我不妨从另一个角度揭一揭他的画皮。
   
   这就是艾未未的“一亿颗陶瓷瓜子”的骗局:
   
   能够想出用一亿颗陶瓷瓜子来窥视民意的,一定是个天才的骗子。艾未未的募捐抗税,当然是在骗钱的同时,试探自己的影响力。“一亿颗陶瓷瓜子”的出炉,也正是源于此。本质上,艾未未的“陶瓷瓜子”,与日本人侵略中国时,到处连卖带送膏药旗是一个道理。说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骗局,原因除了“一亿颗陶瓷瓜子”的艺术,是由外商联合利华出资四千万赞助。另一个原因就是到底生产了多少瓜子,除了艾未未与骗局的设计者们,可能无人知道。
   
   那么,这“一亿颗陶瓷瓜子”的艺术到底存在不存在呢?答案当然是不存在。证明的方法简单,通过公开的新闻资料推算。
   
   2011年2月,新闻说:“本周二晚,伦敦苏富比成功地拍卖了艾未未《葵花籽》的缩小版——10万颗手工绘制陶瓷瓜子,成交价为56万美元,每颗瓜子均价5.6美元。据苏富比透露,有四位买家参与这批重达220磅“瓜子”的竞拍,最终一位匿名买家通过电话竞投成功。”
   
   通过新闻可以得知每公斤陶瓷瓜子约有1000颗。而通过伦敦泰特美术馆的报道,知道艾大呆的一亿颗陶瓷瓜子总重是150吨。如此计算,“一亿颗陶瓷瓜子”岂不成了一亿五千万颗了吗?
   
   众所周知,艺术品的市场价值,是与数量有绝对关系的。梵高的《向日葵》若存世几百幅,还有那么举世无双的收藏价值吗?如果不出意外,苏富比的匿名买家,当然是艾大呆的托儿,意图为一亿五千万颗陶瓷瓜子标出一个价格底限。即便是按底限价格全部抛售,艾未未们也可从中捞取2.3亿美元的私货。说白了、就是中共明着是生产了一亿颗陶瓷瓜子,暗中又私自多生产了5千万。傻子都会想明白为什么会多出来5千万不是?
   
   艾大呆连艺术品都敢欺世盗名,更别说区区逃税1500万人民币的小儿科的勾当了。我们尽可以相信所谓的一亿颗只是个大概数。但误差无论如何不应该差到如此离谱吧!艾大呆自己都说他只贡献了其中3颗。一亿颗陶瓷瓜子是由1600名工人用时两年,每人加工了6万多颗的结果。
   
   景德镇的工人们再白痴、再愿意为艺术献身,也不至于瞒着艾大呆为他私自多加工5千万颗陶瓷瓜子吧?据大呆自己说,每颗足足有三十道工序呢!
   
   通过“一亿颗陶瓷瓜子”的骗局,就知道中美两国的精英们又是正炒、又是反炒的艾未未到底是个什么货了。更别说那些瓜子,本身还被证明了含有铅毒了!
   
   请问TIME:你说你们到底是在贩卖伪劣的艺术家呢?还是在贩毒?
   
   【石三生 2012年11月20日 06:29 中国】
(2012/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