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匣子说话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黑匣子主义认为,这就是毛共匪党所顽固坚持且津津乐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2012-11-20首发于天易网:http://bbs.wolfax.com/t-25954-1-1.html)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一】

   

   
    李元龙:五流浪儿为避寒闷死垃圾箱,事发贵州毕节

    2012年11月16日,五个流浪儿,在贵州毕节环东路,钻进垃圾箱避寒,被闷死了。
    我是17日早上8点来钟来到出事地点,毕节市七星关区,流仓桥办事处的。我看到,距离办事处二十来米的环东路路边人行道上,有两个绿色、白色相间的,可以封闭的垃圾箱。垃圾箱约莫一米五长,一米三宽。据好几个环卫工人,以及当地人说,他们五人都是男孩,最大的才十三四岁,最小的七八岁,也许更小。
    垃圾箱放在人行道上,人行道边上是一个拉杂的拆迁工地。据说,孩子们在拆迁工地围墙里面,用一些写有广告语的塑料篷布、水泥砖和三合板围起来,并在里面住了好几天。有个人说,他还看见几个孩子曾经在垃圾箱里捡到一个破旧的皮球,在围墙里玩耍。16号清晨,是一个捡垃圾的老太太发现五个孩子死在垃圾箱里的。据说,老太太发现孩子的时候,孩子们都口吐白沫,其中有两个还有一点气息。据说,流仓办事处和派出所来看了现场,并做了记录。
   走进拆迁工地,我看到,孩子们搭起来的简单窝棚,已经倒下,塑料布和三合板还在。我们找到人们说的那个皮球,但看到了一块羽毛球拍。这一定是他们曾经喜欢过的“运动器械”。
    据说,为了更好保暖,他们将垃圾箱盖子关上。那种垃圾箱,大约一米五见方。
    孩子们是谁,从哪里来,没有人知道。
   
   【附件二】

   
   

   
    贵州五流浪孩童闷死 当局试图掩饰什么?

   
   
    2012年11月16日,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流仓桥办事处环东路一垃圾箱内发现5名男孩死亡。随后最早爆料的当地异议作家李元龙被警方强制旅游,而爆料李元龙被旅游的微博@再回到从前-玖零V和爆料小孩家庭状况的微博账号@右军大令均已经被删除,当局到底试图掩盖什么?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11月21日报道:11月19日夜,5名少年死后的第三天,媒体报道后的第二天,贵州毕节市宣传部门公布了5个孩子的姓名住址,同时表示对相关负责人“严肃处理”,但具体办案细节,仍未公布。
   
   [p=24, null, left]
    而之前,18日,新京报、新华社相继发布新闻,确认了这一消息,并公布了官方初步调查结果,“5名男孩是因在垃圾箱内生火取暖导致一氧化碳中毒而死亡。”
   
    19日夜间,毕节方面公布了5名死者的身份信息陶中林,男,13岁;陶中井,男,12岁;陶中红,男,11岁;陶冲,男13岁;陶波,9岁。5个孩子都住在临近的七星关区海子街镇擦枪岩村,他们的父亲是三兄弟。毕节市方面表示,排查确认身份需要一个过程,并非刻意拖延公布隐瞒信息。但李方平和封顶并不这样认为,李方平对记者表示:“出了事情,光处理人不行,现在什么关键事实都没有,大家没办法进行进一步讨论,也就不可形成新制度。”
    腾讯评论-今日话题中也以“五个孩子闷死真的只是意外吗http://view.news.qq.com/zt2012/wghz/index.htm”对官方的解释和处理做了较为深刻的质疑,在该话题的调查中,截止11月22日0点20分,对“五个孩子闷死真的只是意外吗”有108425表示“不是”,只有3044人表示“是”。在后面的评论中有4370条评论,14596人参与。
   
   [p=24, null, left]
    据红网报道:这五个小孩至少流浪了两个月,他们衣着单薄、破旧,蓬头垢面,时常会到路边的小吃摊乞食,有时还会向行人讨钱坐公交到其他地方,白天在城里闲荡,晚上回到这边睡觉。
   
   [p=24, null, left]
    南都网在11月21日的报道中称:贵州5儿童垃圾箱中死亡 家长11天前就已报案,报道说:曾与5个孩子有接触的毕节热心市民说,流浪期间,他们晚上住在当地电视塔下、地下通道或街道废弃的封闭空间里。白天会分工到市区各街道乞讨,时常会偷些干粮和钱。
    有网友发出毕节市政府大楼的图片并指出:贵州毕节市政府大楼的巍峨形象,下面图则为冻毙五名男童的毕节街头的垃圾箱以及其中一个孩子在乡村的家,两相对照出的是一种可叹的官民现实。
    另一网友发出了其中一名男孩家的照片。并发文解释说:照片中一间土坯房内只有2 张空床和一张破烂柜子,房间散发出恶臭,地上堆着生火做饭的砖。
    网友调侃道:那个闷死5个孩子的垃圾箱比他们的家还要值钱,能死在祖国温暖的垃圾箱里,纵做鬼,也幸福啊!感谢党…感谢祖国…感谢啊!
    以上信息很多问题,这也许就是当局要掩饰的?
    问题一:现已查明,这五名10岁左右的男童是七星关区擦枪岩村三兄弟的孩子,他们相约离家,流浪三周后因在垃圾箱中点火,导致一氧化碳中毒闷死。事件查明后,毕节市政府马上宣布了对相关部门负责人的处理意见,但官方否认“责任事故”,强调是“意外事故”。这是为什么?
    问题二:这5个孩子中有4个处于辍学状态,他们的家长或外出务工或忙于务农,对孩子疏于管理,所以他们曾多次出走。这说明“留守儿童险象”让家长不愿管和管不到,让学生不愿学和学不好。这到底谁该对此负责?
    问题三:根据有关调查,近年来全国小学辍学率大幅度回升,而辍学学生的主体是农村学生。而辍学的原因大多数是“成绩不好,不想读书”、城市教育资源不足,让农村孩子上学难,这说明农村教育质量普遍下滑,城市的教育资源缺乏。而网友发出的毕节政府办公大楼却富丽堂皇,堪比皇宫,这些钱难到不能先来解决孩子的教育问题?
    问题四:五个孩子离家出走三周,期间有老师和家长多次寻找,但都无所获,这是怎样一个寻找过程?如果对于失踪人口的寻找有必要的技术手段和制度架构,如果建有儿童庇护所,有专业工作人员的话,还会有这种悲剧发生吗……这表明公安、民政、社会救济能力均不到位。
    问题五:孩子家长在孩子死亡前十一天就报了警,也有网友公布了孩子死前一两天拍到的照片,路人能看到,警察在干什么?警察难道没有失职渎职的责任?
    也许,还有更多更为关键的东西,人们无法知道真相,这些才是官方刻意并必须掩盖的!
   
   【附件三】

   
   

   
   【访谈】李元龙:披露“五流浪儿身亡”事件始末

   
    核心提示:凯迪网友李元龙17日上午在凯迪社区猫眼看人披露《五流浪儿为避寒闷死垃圾箱,事发贵州毕节》,而《新京报》18日的报道证实了这个消息。最新消息是,经当地公安部门初步调查,5名男孩是因在垃圾箱内生火取暖导致一氧化碳中毒而死亡,该事件引起了社会强烈的反响。
   
    @李元龙 是凯迪网的资深网友,他为什么发帖?发帖后,是否遭遇了一些压力或麻烦?
   
   
   
   凯迪网友李元龙
    凯迪网络:你对社会问题很敏感,您从事什么职业?
   
    李元龙:我的身份,我从来不隐瞒。我在凯迪的网名,也是真名。
   
    正如我在凯迪的网名那样,我叫李元龙,男,贵州省毕节市人,生于1960年8月24日。我知过青,当过兵,开过车,在毕节日报社(几乎同时也是贵州都市报特约记者)当过八年记者。2005年,因为写文章,坐过两年牢。目前,是个失业者,一分钱收入也没有,靠老婆养活。
   
    凯迪网络:这事您是怎么遇上的?
   
    李元龙:我目前的家,距离五个流浪儿出事的地方不远。当天,也就是11月16日傍晚,就听到路人在议论这件事。晚上,我通过其他方式证实了这件事情。五个,整整五个十岁左右的少年儿童,竟然在寒冷的冬季,不得不躲进肮脏不堪的垃圾箱避寒,并且因此给闷死了。并且,他们死的地方,是毕节新城区,车来人往的繁华地带。
   
    我感到很震惊,也很悲愤。我是大人,我是一个孩子的父亲。我的孩子虽然长大成人了,但我一直非常喜欢小孩子。我当记者的时候,为多个贫困家庭孩子的读书、受害而写过报道。就在二十来天前,我还在“黔之驴”QQ徒步群,为毕节朱昌两个孤女发起过捐助,为两个女孩募捐到3000来元现金,衣物。五个,一下子就五个,我们的孩子如此死于非命,为人父母的我们“大人”,是有罪的,罪孽深重啊!我内心的软肋被击中了,我这曾经让我坐了两年牢,至今还是不听话的手忍不住又敲起了键盘……
   
    我曾经是记者,我知道,这件事我既然知道了,这是上帝的旨意,他要我将这件事披露出去。我如果和当地媒体人那样,也装着天聋地哑,那么,我的良心会因此长久地,深深地不安。为了告慰五个流浪儿的在天之灵,为了以后不再有流浪儿,不再有任何一个我们的孩子遭受这样的,比卖火柴的小女孩还悲惨的命运,我觉得事不宜迟,当晚十点半,我就将消息发到了凯迪网络“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没有同时给报纸爆料吗?
   
    李元龙:我没有爆料给任何纸质媒体。我曾经是记者,我知道新闻稿的时效性意味着什么。在网络时代,新闻时效性是以秒来计算。我也清楚,谁想封锁这一时间,他们也会争分夺秒。所以,最好的办法,是我亲自写。还有就是,我的身份,我的名字在纸质等传统媒体、“主流媒体”,是不受欢迎的。曾经,我写了《毕节城区有条“三无路”,威胁上千小学生安全》,我发给贵州都市报等平面媒体,我说,我不要你们把我的名字落上,我也不要稿费,你们登出来,问题得到解决就是。可是没有哪一家媒体给登出来。后来,我只好把这篇文章发在自己QQ空间和凯迪。感谢网络,感谢凯迪。
   
    但是,在网络时代,无图无真相。所以,第二天一早七点过,我就来到五个流浪儿出事的地带,拍照,并采访了好几个清洁工,当地人,甚至还有穿制服的人。我听到的消息,简直让我更加震惊:五个流浪儿,公职人员眼皮底下露宿街头,已经不止一两天。回到家,我立即重写稿子,将更加详细真实,有图片的《五流浪儿为避寒闷死垃圾箱,事发贵州毕节》,发在猫眼看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