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匣子说话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黑匣子主义认为,本来,1840年,西方大英帝国凭借坚船利炮,轰开了东方大清帝国封闭的古旧之大门,宣告了所谓“中国特色”或曰“东方文明”的没落与破产。同时,也轰醒了不少志士仁人的僵化的脑门,为拯救积贫积弱、愚昧落后、一穷二百、腐朽透顶的中国,他们终于睁开了惺忪的眼睛朝外看,迈开了沉重的脚步向外走,学西方文明发达国家,走维新、变法、革命、民主、自由、平等、博爱、共和、大同之路,并掀起了一场类似当年西方的启蒙主义运动,从“公车上书”到“打倒孔家店”到“五四学生运动”,预示着中国人被以儒教主义为基础与核心的传统专制主义摧残、扭曲、压抑了数千年之久的人性开始有所复苏,灵魂开始有所归位,价值需求也开始有所萌动,进而逐渐地催生出一批先知先觉的英勇的自由主义战士,孙中山先生便是其中最杰出的一个代表。他致力民主自由主义凡四十年,建立中华革命党,发起辛亥革命,推翻满清王朝,终于创建了不仅是中国而且是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即中华民国,开始了中国社会发展史上真正的新篇章和新时代。正如他自己所言:“卒赖全国人心之倾向,仁人志士之赞襄,乃得推覆专制,创建共和。”(孙中山:《心理建设》)他结合当时中国国情提出基本合乎自由主义价值观的革命纲领,称之为“三大主义”或“三民主义”,即“民族主义、民权主义、民生主义”之合称。他还设计了由“军政——训政——宪政”的三民主义立国的路线图。并且孙先生在苏俄“十月革命”夺权后不久,就同苏俄驻中华民国大使越飞在共同宣言中郑重声明其反共反苏之立场:“孙逸仙博士以为共产组织,甚至苏维埃制度,事实均不能引用于中国。因中国并无使此项共产制度或苏维埃制度可以成功之情况也。此项见解,越飞君完全同感。”他明确拒绝“共产组织,甚至苏维埃制度”,倾心于其带有西方“民有,民治,民享”之色彩的“三民主义”。而且坚定地认为:“窃尝深维欧洲富强之本,不尽在于船坚炮利,垒固兵强,而在于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此四事者,富强之大经,治国之大本也。我国家欲恢扩宏图,勤求远略,仿行西法,以筹自强,而不急于此四者,徒惟船坚炮利之是务,是舍本而图末也。”“以中国人民之材力,而能步武泰西,参行新法,其时不过二十年,必能驾欧洲而上之。”(孙中山:《上李傅相书》)——看起来,孙文先生是很有希望成为中国的华盛顿的。
    可惜啊!出师未捷身先卒,壮志未酬心不甘。这位孙逸仙先生不幸积劳成疾,于北上北平准备与旧军阀“共商国是”之际终因不治而仙逝也。
    孙中山先生在他的遗嘱里说:“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积四十年之经验,深知欲达到此目的,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并告诫后继者:“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蒋介石先生继承了孙先生未竟之伟业,并且不辱使命,继续贯彻实施三民主义立国的路线图,左支右捂,好不容易摆平了旧军阀,在刚要完成“军政”阶段的任务之时,不料斜刺里却又杀出个“程咬金”来,严重干扰和破坏了三民主义立国路线图的进一步贯彻执行,乃至最终将孙先生开创的自由平等之新中国掐死于襁褓之中。
    但因为此“程咬金”远非彼“程咬金”所能比拟的,此乃毛魔即毛共是也。它是红色军阀,它是魔教犯罪组织,它是政治流氓集团。它要逆历史潮流而动,它要反人性、反人类、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权、反物权、反尊严……总之反人类普世价值,推行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与启蒙主义运动唱反调,对着干,将中国的启蒙主义运动消灭于方兴未已之时。它要发动社会最底层的社会渣滓即流氓无产者阶级造反翻天;它要搞武装割据;它要分裂中国;它要以暴力兴灭继绝,复辟专制,推翻共和;它要用枪杆子篡权窃国,颠覆中华民国,建立共产魔教专制主义的苏维埃政府,以成其为苏俄的一个加盟国,出卖中国。它其实也在学西方,还派出赴法国所谓“留学团”,可是它正教不足,邪教有余,它专门到西方文明发达国家的垃圾堆里去学,拾破烂当宝贝,结果拾来了共产魔教主义即马克思主义——不过其中大部分则是其干爹或曰老大哥苏共拾到后再偷运过来的。然后它又将从西方自由世界的垃圾堆里检来的以魔教为基础与核心的共产魔教专制主义,与有中国特色的以儒教为基础和核心的传统专制主义进行杂交,产生了这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然后又偷天换日,移花接木,以假乱真,将这种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冒充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并美其名曰“新民主主义”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来这么一套鬼谷先生的老戏法,骗那些不知世事的人。然后又学猪八戒来个倒打一耙,大搞政治强奸,将专制、独裁、腐败、投降、卖国、叛变、左倾、右倾、极左、托派、右派、中右、极右、反党、反毛、反人民、反革命、反社会主义……之类乌七八糟、莫名其妙、数不胜数的政治帽子一股脑儿地往追随国父孙中山先生走民主自由主义道路的仁人志士及倾向于民主自由主义的广大民众的头上扣,并把他们统统视之为它的不共戴天的阶级敌人,打入《另册》。然后再掀起一场又一场以摧毁人格尊严为最终目的,以共产魔教主义怪诞不经而又荒谬绝伦的阶级主义之阶级斗争即流氓政治术或曰政治强奸术为手段的阶级斗争运动即政治斗争运动亦即有组织阶级仇恨犯罪,今天“一小撮”,明天“一小撮”,后天“一小撮”……有计划按比例分期分批地消灭之。前后花了三十多年时间,到得1958年夏天,除1949年退居台湾得到美国庇护的那“一小撮”得以幸免于难之外,留在大陆的是一个不剩地被连根拔除了,冤魂总数不下一个亿。“反右运动”所拔的则是最后的“一小撮”,即隐藏最深(钻进了伪政府)、硕果仅存的自由主义战士章伯钧先生为代表的“一小撮”有自由主义倾向的知识分子。


    总之,经过这三十多年反复多次而全面的政治强奸之后,终于,在毛魔所劫持的中国大陆,专制主义彻底地战胜了自由主义,幸存的大陆中国亡国奴们不单单只是奴隶而已,并且几乎全部“政治休克”,即全都成了“政治植物人”,人性扭曲,魂不附体,什么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最基本的价值需求也不能有了,甚而至于连想都不要想了。
    而对于偏安于海外尤其台湾的那“一小撮”自由主义势力,只因美国庇护而没有能成为亡国奴即“毛奴”,成为“政治植物人”,毛魔则耿耿于怀,念念不忘,至死都不能瞑目,竟然在其自我“盖棺论定”中作为其未竟之业之一托付其下一代。
    假如把辛亥革命以后的中国即中华民国比作一架已经起航了的正准备飞往自由主义世界的超级大飞机的话;那么,红毛首领毛泽东即毛共匪帮便是以武力劫持这架超级大飞机并准备飞往共产魔教主义乌托邦的现代超限恐怖主义分子即红色恐怖主义分子。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今日十—月十二日,國父誕辰。


(2012/1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