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
匣子说话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郭国汀 发表于 11/5/2012 03:20 http://bbs.wolfax.com/t-25708-1-1.html
    王立军的自白書 爆大量共党罪孽惊人内幕
   
   

   
    匣子主义认为,薄王事件,再一次清楚不过地证明,毛共匪帮首领毛泽东凭借枪杆子劫持和统治之下,并建立在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逻辑基础之上的大陆中国,即红色中国,整个儿的也就是一个群魔乱舞以致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矣!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王立军的自白書 爆大量共党罪孽惊人内幕

   
    2012-02-29
   
   编按:故事真假难辩,不过从其述说的众多真名实姓来看,似乎有相当可信度。
   2012年2月8日上午,飞机的引擎声响起来了,从成都到北京,这条航线以前多次飞过,但从未像今天一样心情复杂,悲喜交加,浮想联翩,过去是随从和保镖云集,尽显地位的重要和人生的辉煌,但如今呢,邱进却坐在我的身边,还有国安部的多名特工,我成了笼中之鸟,虽然飞出了薄熙来的手心,但依然困于体制之中,无疑地,也许这是我一生最后一次展翅,但我不难过,我毕竟尽力而为了,不论是整人,还是被人整,我都搞得轰轰烈烈,既使保不住命,也没带走秘密,我让这个沉寂的世界听到了我的声音……是的,伴着飞机噪响的引擎声,我觉得有巨掌在把我一下子提升起来,只是我已经脱下警服,变成了裸体,还原成了真实的自我,我看到了银灰色的机翼和棉絮一样的乌云,阳光的斑点在燃绕和跳跃,像我的回忆,畅
   想,悔恨,愤懑,忧郁和期待,它们纠结在一起,化为精神的灰烬。我大声地讲话,希望邱进和世界上所有人能够听到,以下是我的自白︰
   
   我欠了薄熙来一点人情
   
   像我这样的人,出身于草根阶层,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不像薄熙来那样有靠山,要想出人头地,实属不易,但我生性继承了成吉思汗的光荣传统,好胜而勇猛,一心想干一番大事业,既野心勃勃,又力不从心,这就急需贵人之助。
   在铁岭,我刚当派出所警察时,最初的靠山是原公安局长王立洲,现在有人说,我是想利用他,确有这个意思,但也不全面,王局长给了提携不少,使我由小警察当上了派出所长,并一路高升,成了他的副手,我很感谢他,称其为“干爹”,这一点不假,但反过来呢,我给他也出了不少力啊,实话说,中国有啥黑社会啊,都不过是些社会上的“小混混”,还有些人是与王局长,以及他上面官员有矛盾的企业老板,只要王局长定了他们涉黑,我就被公安局当枪使,把他们统统打成
   “黑社会”,即把人关进大牢,又把钱财当成涉黑资金没收,使他们一辈子翻不了身,而且,还整出了保护伞,其实,那是对立派的官员,这一点,如同2008年被薄熙来利用一样。
   
   问题就出在这里,当我担任了副局长之后,我想直接听命于铁岭的最高官员,谁再想通过“干爹”中转啊,得罪人是我的事,人情却是他的,凭什么啊?真是
   “此一时,彼一时”,于是,我们产生了矛盾,由于互相熟悉,反目为仇,我们搞得一塌糊涂,以致我把他整到监狱去了。是有点不仁不义的,但不厚黑,能爬上去吗?……
   
   除了此事,还有“人力车夫”张贵成告我的事,具体经过不说了,媒体上都有,实话说,是我执法犯法,又徇私枉法,中青报的记者一点没写错啊,但人在事业顶峰,张狂之时,谁能听进不同意见呢?
   于是,上个世纪末和本世纪初,辽宁总是有人写信告我,从铁岭,锦洲,一直告到省城和北京,几度我“打黑英雄”的美名要破灭啊,真是万幸,遇上了薄熙来,就像我在铁法市带领警察抓了杨氏兄弟,闹得惊天动地,争议不断一样,那时,是“干爹”支持我,如今,却是薄大哥力挺,他一个批示,告我的人都老实了!辽宁省的三长‘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公安局长’不如薄省长的一掌,他的拿手好戏是先抓了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副院长田凤岐,得!都没声了。我认准了,薄大哥够朋友啊!
   
   古人云,士为知己者死,我那时想,凭著薄熙来的家庭背景,和学贯中西的才华,以及在北京中南海高层的人脉关系,再加上他敢作敢当的胆略和气魄,一定能成“大气候”,我愿为其两肋插刀,荣辱与共,于是,他和闻世震斗,和张国光斗,和仰融斗,和刘涌斗,等等,我都出生入死,全力以赴,甚至监听老闻的电话,不,监听和跟踪所有的不服薄大哥的辽宁高官的电话和亲友,一切的事,都是薄省长指示,我干的啊。
   
   那时,为了整垮闻世震,当上辽宁省委书记,奉薄熙来的秘令,我还亲自到海城等地找他经济犯罪的把柄呢,我盯上了闻书记的姐姐在那里与人合股开的一家小车运输公司,它由辽阳到佟二堡,但法人姓魏,生意做的不太大,没啥价值,我找点小毛病,抓捕了魏手下的打手“号仔子”,判了十二年,但没挖出闻书记亲友啥事,哎,薄熙来很失望,没想到闻是一个少有的清官,整不倒他啊……再加上胡温不喜欢薄熙来,他只好绕开辽宁曲线上升,所以,薄熙来对我那时就有点不满意,他让我编故事整人,但对小民百姓容易编,对闻世震这么高的封疆大吏,实在不好操作啊,所以,我欠他了一点人情。
   
   薄熙来给了我一张文凭
   
   90年代末,我成了辽宁省的“打黑英雄”,当了锦州市的公安局长,有点野心膨胀了,想再升官吧,没什么文凭,咋办?那时,我替薄熙来看守刘涌,立了大功,薄省长很懂我的心思,就主动对我说,现在,要想继续进步,没有像样的文凭是不行的啊,我说,是啊,我当过兵,当过知青和职员,就是无缘进校园,既使进了,没有基础,怎么学下去,稳拿文凭啊,薄熙来笑了,说,你呀,立军,怪不得人家都说你彪乎乎的啊!……
   
   他抓起电话给副省长夏某,他原是大连东北财经大学的校长,是薄熙来在辽宁一句话提拔的干部,薄对他说了我的事,那头的话,我没听清,但不久后,我就拿到了MBA的工商硕士文凭,喝,当时我花了28万啊,但钱算啥,薄大哥一个令,找个老板又报销了!你说,我从此欠了他多大的人情啊!真的死心踏地干一辈子也报答不完。
   
   在那以后,我们成了死党,经常来往的哥们很多,有原来薄熙来在大连金州的秘书,后来的安全局党委书记车克民,文字秘书吴文康,他在大连一手扶持起来的民营企业实德集团的老板徐某,还有我的老乡赵本山,等等,总之,这些人非富即贵,都是有钱有势的,但都有点遗憾和愤愤不平,他们说,你看,胡锦涛木纳的样子,像个傻子;你看温家宝委琐的神态,像个白痴,你看习,李,嘿,不说了,反正我们这个圈子的人,围绕着薄熙来,转来转去的,觉得谁都不如他,薄熙来长得一米八的大个子,相貌堂堂的,出口成章,谈笑风生,一口流利的英语和京腔,举手投足,俨然大国之君的形象,在他的主持下,我们经常商量怎么办,他才是个商务部长啊,后来争了个中央政治局委员,却是排在徐才厚之后的最末一把交椅,这是笑话,他当然不甘心,我们也燥动……渐渐地,我们设计了一个行动方案,先筹集资金,收买媒体为其造势,后是选调人才,主要是能写的文人,为他卖命,还有精于搞事的马仔,在政敌的地盘上纠缠不休,我还亲自找人出钱出力,在2007年初的人代会之前,收买人大代表,让他们鼓动薄大哥当上副总理。
   
   实际上,在党的十七大上,我就奉薄熙来之命,和车克民等薄的一批死党,通过大连万某房地产开发企业,斥巨资收买了一些党代表,力捧薄熙来进了政治局,老百姓被媒体忽悠,知道个啥?还以为谁有能力就升官呢!连这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王某自己也买了一个十七大代表呢!薄做为回报,把商务部系统的遍布全国各地的生意,都批给了王某,你没看到处都是万某商业广场吗?……我们花钱收买的人,一个是前任的中央领导江泽民,李鹏,李岚青,等等,这些人,不论要钱,还是办事,都是大手笔啊;一个是各省市自治区的中央委员,这些人有的比较廉洁,有的十分贪腐,反正能拉一票是一票,我们组织了一个班子,什么人才都要,什么手段都使,也就尽了最大的努力,但由于胡温的力阻,未能如愿。薄大哥后来下派重
   庆当了市委书记,我们一听气炸了肺,薄大哥当然不服输,我们决定最后赌一把。
   
   我成了薄熙来的打手
   
   现在回头想一想,薄熙来有雄心大志,早就谋划了一个思路,也相应地结交了一批人才,像我这样没脑子的人,正中下怀,我从一开始,受恩于他,就是一种铺垫,他把我当成一条狗,先喂了一点肉食,我就高兴地摇尾乞怜。
   
   2008年是我生命历程的转折点,薄熙来由过去的暗中用我,到把我这个“打黑英雄”推到了前台,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此前,“唱红打黑”不是我策划的,真正的策划人是谷开来,徐鸣,吴文康等人,听说,还得到江泽民,李鹏,周永康等人的支持,薄熙来的用意非常明确,分两步走,一步是十八大入常,一步是取代胡锦涛,他们说,首先,得有一个纲领,怕调子制定的太高,胡温生气,阻力太大,就叫“唱红打黑”,“唱红”是证明薄大哥根红苗壮,必须接班;“打黑”,一个是打掉贺国强和汪洋的哥们,找出“保护伞”,二是把那些影响社会稳定的“小混混”,和不服从薄熙来领导的企业老板连在一块,全部包装成“黑社会”打掉,财产全部没收,这样一来,既顺应了老百姓仇富仇官心里,又为收买媒体和人心找到了财
   源。
   
   薄熙来告诉我,徐鸣原在商务部研究室工作,点子多,文笔好,有谋略,主要是给他做大气磅礴的策划;谷开来北京熟,人缘广,懂法律,主要负责沟通中南海与重庆官场的信息和关系;吴文康是大连旧部,情况熟,比较忠诚,他负责薄熙来的日常事务安排;车克民深知特务系统的内部运作,负责薄熙来在香港及海外信息的收集,整理,并指挥分布在境外的由薄嫡系的间谍网络,主要是对撰写不利薄熙来文字人士的监控和跟踪骚扰,等等。此外,还搞了一个保镖班子,跟着薄瓜瓜。据说,这些人与基辛格有秘密来往。
   
   我做什么呢?我问他,薄熙来说,你抓住公安局,第一步先在私下和网上找到汪洋,贺国强旧部的违法犯罪的证据,再展开下一步行动。他许诺说,你放手干吧,这里不是辽宁,我作为政治局委员全力支持你,你不要在乎什么公检法司,什么程序,什么议论,必须狠狠地打,要打掉汪洋他们留下的一切关系,要最少筹集1000个亿,好好地与上面玩一玩。至于你,先当副局,再上正局,然后是副市。总之,徐鸣是“想钱”,何事忠是“花钱”,你是“抢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