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何来“民主转型”?]
匣子说话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一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二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三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四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合订本〗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一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二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1)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2)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3)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4)
·必须冲破毛共的党禁
·试谈“‘八九’民运”与“‘六四’屠城”
·附议曹长青先生“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公告〗嘤其鸣矣 求其友声——公开诚邀出版商(社)
·[跟帖]大陆中国问题岂是“腐败”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
·〖贺函〗致《中国民主报》社社长王军先生
·〖警世通言〗之一:莫把“毛共”称“中共”
·〖警世通言〗之二:莫将“毛共”当“中国”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
·〖警世通言〗之四:莫视“猪权”作“人权”
·〖警世通言〗之五:莫以“垂死挣扎”充“改革开发”
·〖醒世恒言〗之一:人性乃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
·〖醒世恒言〗之二:为“人性”正名——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
·〖醒世恒言〗之四:人间正道——私有制
·〖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
·〖醒世恒言〗之六:为“国家”正名——亦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七: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中国、救人类
·〖喻世明言〗之一: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喻世明言〗之二:孔丘——丧家的、独裁专制主义者的乏走狗
·〖喻世明言〗之三:鲁迅的悲哀
·〖喻世明言〗之四:愚不可及的“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
·〖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喻世明言〗之六:“‘六四’屠城”与“‘八九’民运”
·〖喻世明言〗之七: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喻世明言〗之八:诺贝尔挑战毛共“猪权观”
·〖喻世明言〗之九:温家宝的“单口相声”与“盛世危言”
·〖文告〗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文告〗 铲除共产魔教
·《一万个“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生命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生物?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
·〖你知道吗〗人与动物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是“人之初性本恶”呢,还是“人之初性本善”?
·〖你知道吗〗何谓“万有私力”?
·〖你知道吗〗“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有何关系?
·〖你知道吗〗人类是怎样产生的?
·〖你知道吗〗生物多样性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吗〗打吊针是怎么回事?
·〖公开信〗致联合国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女士
·〖你知道吗〗小结——伟大的发现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非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共性?
·〖你知道吗〗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啊!!!……
·〖公开信〗匣子的一个不情之请
·〖控告状〗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公开信〗再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或专区
·〖公开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
·〖警世通言〗是“革命”和“解放”,不是“改革”与“转型”
·〖跟帖〗对于天易网总监郭国汀对曹长青《革命不仅可行,也是唯一的道路》一文的回应之回应
·〖跟帖〗回应“怎样推动国内不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
·〖读后感〗感同身受 悲从中来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何来“民主转型”?


    黑匣子主义认为,不可否认的是:第一,现代西方文明,即民主自由主义,是建立于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及思想启蒙运动基础之上的;第二,儒教的基本内核为“纲常名教”,并被毛泽东以共产魔教加以改头换面成其为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的基本内核即所谓“民主集中制”,而“仁义道德”只不过是儒教的甜蜜外壳,且被毛泽东全部扬弃,改为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之“阶级斗争”了。
    所以,不铲除共产魔教,不批判孔孟之道,不进行思想启蒙,“民主转型”又从何谈起呢?
   
   

   (首发于天易网:http://bbs.wolfax.com/t-26024-1-1.html)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文化传统与民主转型


   
   

作者: 杨 光


   
   
    中国传统文化与民主转型二者之间虽不存在由此及彼的关系,但也绝不存在非此即彼的关系。尊重传统文化,中国未必就不能民主,打倒传统文化,中国未必就可以民主,反过来也是一样。孔子的学说不会为中国带来民主,但也不至于败坏中国的民主。所以,当我们在为中国的民主转型探索道路、总结经验教训的时候,完全可以就文化而论文化、就政治而论政治,而大可不必把板子打在传统文化身上。
   
   
   
   
    一
   
   
    关于文化传统与民主转型的关系,一直存在着两种几乎完全相反的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民主是普世价值,而既是普世价值,就可以超越文化特殊性的限制,经由一定的制度安排,民主可以普遍地适用于各种不同的文化与宗教传统以及基于不同文化传统和不同经济发展程度的各种“特殊国情”。换言之,民主没有国情例外,没有文化例外,当今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是因为受制于文化传统的拖累而不可以、或不应该搞民主的,没有任何一种文化与宗教传统是注定不相容于民主政治,因而不可能完成民主转型的;
   
   
    另一种意见认为,文化特殊性至关重要,不同的文化传统影响了、甚至决定了人们不同的政治行为,文化的差异注定了政治制度的差异,因此,民主转型的可能性、可行性、效率和质量与文化传统密切相关,而这也就意味着,在某些文化传统的国家里,民主转型将因文化传统的拖累而变得十分艰难,甚至不可能获得真正的成功,因为他们的文化与宗教在根本上并不适宜于民主制度的建立和运作。
   
   
    上述两种相对比较简单化的意见在中国都曾经很流行,至今也还流行着。我们甚至可以在同一个人的同一个讲话、同一篇论文里发现这两种意见,而论说者似乎对两种意见均表赞成却对其相互矛盾毫无所察。比如,有的人一方面坚定认为民主是世界潮流,中国不能自弃于外,当今中国需要民主转型,可以民主转型,必须民主转型;另一方面,又坚称中国文化是根深蒂固的皇权文化,是不可救药的专制文化,与民主政治格格不入——言下之意:除非先来一场彻底清除文化传统的文化革命,否则民主政治仍可望而不可及,或将南橘北枳,在中国水土不服。还比如,有的人一方面坚决主张民主的基本原则和核心内涵既无东方西方之分,亦无姓社姓资之别,没有族界,没有国界,人类社会,一体适用;而另一方面,又颇为真诚地告诫我们,民主政治仅仅从属于西方基督教文化传统,中国欲民主化,必先基督化,而欲基督化,必去儒家化,否则,即使全盘照搬了西方的民主政体,也只能学到民主的皮相而学不到民主的精髓——据说民主的精髓正是万能的上帝和耶稣基督。
   
   
    问题在于,如果中国不能在民主化之前率先完成一场彻底清除文化传统的文化革命,也不能移植、普及基督教或天主教——哪怕只是普及某种“中国特色”的基督教(如洪秀全之流的“拜上帝教”),中国还能完成民主转型吗?民主还称得上是普世价值吗?由此可见,按照那些自相矛盾的武断论说,不成问题的问题也终究还是问题。
   
   
    二
   
   
    将政治问题化约为文化问题,将当代的问题追溯到祖宗的问题,将政经体制之得失归结为国民性、文化素质之优劣,这是“五四”那一代人的思想时髦。对文化传统进行批判性反思当然是必要的,尤其是处在相对劣势的非西方民族和非西方文化,更有进行批判性文化反思的必要,但须切记,过犹不及。
   
   
    近代以来,中国主流思想界笼罩在一片失败主义情绪之中。急功近利、好走捷径的人们囿于一时一事之失,一遇挫折便自认失败:甲午战败,则谓洋务自强运动失败;国会不能即请即开,则谓君主立宪失败;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则谓共和革命失败;军阀割据、南北分裂,则谓宪政主义失败;国共内战、民国迁台,则谓中华民国失败;如此等等。后来者吹求苛责先驱者,并夸大其词将当前困境归罪于前人的失败,这已经成了中国政界、思想界、近现代史的既定叙事公式。但说是失败,其实只是被宣告失败而已。公允地说,一个古老的东方大国猝然之间与强势的西方世界激烈碰撞,中国的表现虽不算好,但也不算是特别的糟糕。从洋务运动、戊戌变法、晚清新政、辛亥革命直到民国去台,其间各段历史均各有建树,有的还成果颇丰、意义颇大。真正糟糕透顶且几乎一无是处的,只有蔑视历史文化、自封为万年顶峰的共产党中国之毛泽东时代。
   
   
    然而,二十世纪中国主流思想界执着于追究近代中国积贫积弱、持续失败的“根本原因”,他们偏执地认为:传统文化就是造成中国贫穷落后、妨碍中国接纳“德赛两先生”的根本原因。有些人把中国文化骂作“茅坑”、“毒药”、“僵尸”;有些人把仁义道德称为“牢笼”、“桎梏”、“锁链”;有人指责五千年国史一无是处、二字蔽之曰“吃人”;有人指控中国传统的宗族关系、父子关系、夫妻关系是“罪恶渊薮”,而视父子反目、妇女私奔为所谓“伦理革命”;有些人主张“打倒孔家店”、烧尽经典、不读古书、改用洋姓、废除汉字、改学“爱斯不难读”(世界语)。那场“新文化运动”在有些方面是张狂过头了的,很有一点文化种族主义的味道——只不过它的“种族歧视”是逆向的自我歧视。从那时起,孔孟儒学、古代经典、朝代历史、传统制度、固有道德、社会习俗、“国民劣根性”……,这些东西被指控为应该对近代中国的可耻失败及其一切悲惨后果负最终责任,孔子应该和慈禧太后一起对清朝政府的腐败无能负责,应该和袁世凯、张勋一起对中华民国的倒退和衰败负责,还应该和林彪一起对中国共产党乌烟瘴气你死我活的“路线斗争”和“资本主义复辟”负责。
   
   
    “新文化运动”流风所及,是风行至今的“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建构论”。所谓“文化决定论”,是将政经领域的成败得失归结为由文化的优劣品性所最终决定;所谓“文化建构论”,是认为文化可以按照某政党、某阶级、某政府的人为的“科学”设计而或破或立,或解构或重构。将“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建构论”二者合在一起,便形成了一套通过文化革命、文化建构而彻底解决一切旧的政经体制问题的系统化思路。但这两种理论其实都是错误的理论。认为拜孔孟的不配民主和科学,拜上帝的才可以拥有民主和科学,此种文化决定论是可笑的;认为搞几场政治运动就可以打倒孔子、“破四旧、立四新”、“与传统彻底决裂”、“文化大革命”,就可以以“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或“马列毛邓三科”取代传统文化的地位,进而建立起一套全新的所谓“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此种文化建构论也是可笑的。
   
   
    按照托克维尔、韦伯、哈耶克、亨廷顿、罗伯特•帕特南这些思想家的观点,文化是重要的,文化对人类行为的影响或许不及政治、经济制度来得那么及时、那么强烈,却更加长远和深刻。但这并不等于单向的文化决定论可以成立。文化传统日积月累、演化生成,一经形成,即具有稳定性和持久性。无论是衣食住行、礼节风俗,还是婚姻家庭、政风官习、社会惯例,均有其超越时代和超越人力的坚固性,既难破,亦难立。人们或许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创造某种文风、某类文体、某些文本,但很难依据一己意志而有计划有预谋地创造某种文化——即使他是一位文化巨人。东西德分离了半个世纪,政治上相互对立,但文化上并没有形成多大的不同。中国大陆和台湾的文化差异情形大致与东西德类似:一个中国人可能听不懂法国笑话、吃不惯德国菜、看不惯非洲舞蹈、穿不了印度服装、当不了阿拉伯女人的老公,但他能够毫不费力地了解一个台湾人的喜怒哀乐,能够八九不离十地适应并融入台湾人的日常生活。这说明,即使是自以为万能的共产党,费尽了人力物力财力,也从来没有获得过按照自己的意愿而人为构建文化的能力。这并不是说文化传统一旦形成就将恒久不变,文化传统当然可以改变,且必定会改变,只是未必能够按照某个人或某群人的意愿和设计而发生人为的和剧烈的革命性改变。
   
   
    三
   
   
    认为中国或东方文化传统与民主政治不能两立的观点大约有两个来源,一是来源于始自“五四”、文革为烈的激进反传统主张;二是来源于清末民初的政治保守主义以及当代倡导“东方主义”、“亚洲价值观”的反民主主张——如新加坡的李光耀、马来西亚的马哈蒂尔等人。这两者本来是尖锐对立的,一个是以争取民主(甚至是“高得无比的民主”)的名义而反对传统,一个是以保卫传统的名义而反对民主,但是,他们共享同一个虚假的理论前提,即:要民主,就不能要传统文化,要传统文化,就不适宜于搞民主。亚洲最反共的李光耀先生成了中共领袖眼里最杰出的亚洲政治家,这就不奇怪了。
   
   
    以儒家文化为核心的中国传统文化经常被一些人认为阻碍并“注定”了近代以来中国民主政治试验的持续失败——这曾经是主流的观点,以前它也曾经被认为约束了、甚至毁灭了华人社会的商业才干和中国近代的经济发展——但现在经常出现的则是完全相反的说法,这样的观点多数是政治宣传或人云亦云,并没有象样的扎实的依据。不错,传统儒家社会都不是民主社会,但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呢,传统的天主教—基督教社会也都不是民主社会,而今天的中国社会和基督教社会一样,已经不那么“传统”了。不错,“三纲”、尊卑、等级、礼教、人治、德治等儒家价值与民主价值观存在某些抵触,但如果因此而认为中国文化对于民主政治只有毒素而没有养份,就未免言过其实了。西方基督教文化不仅产生了科学与民主,也产生过奴隶制、十字军、宗教裁判所、殖民主义、种族屠杀等极其负面的产物。事实上,世界上没有一种文化是十全十美的,但是,任何一种世代累积、传承悠久的文化必有其值得长期保守的正面价值。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