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独往独来
·刘文忠谈同监难友指挥家陆洪恩之死
·张克侠回忆录承认中共制造七七事变。中共卖国贼
·南希博客:戏谑文:习近平《纪念卡斯特罗》
· 张洞生 新黑洞理论之2
·习高规格纪念朱德 其死亡内幕再引关注
·曾伯炎:长征,难以再伟化的破产神话
·击毙山本五十六功臣文革遭遇凄惨
·要求中央首长不要陪舞 南京女演员被杀内幕
· 聂树斌处死日期做假:执行正是章含之换肾之时
·毛远新被捕后吐真言 痛批文革祸国殃民
·毛三次请求杀蒋介石未遂 西安事变竟然是斯大林在操控
· 张琏瑰::朝鲜核问题的严重性
· 王岐山被正式赋闲,习王的打虎权被正式剥夺
·艾叶:毛泽东身患怪病,暴露他强烈的帝王欲权力欲望(节选)
·《毛泽东谈大跃进大规模死亡:死一半人尸体做肥料》
·董狐:看看围绕雷阳案的一些政治斗争闹剧,包子可能是最大输家
·一份让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震惊的苏联总统密档!
·乐山水;川普对华清算,北京退到哪一步?
·急速客:从反蒋英雄到毛的叭儿狗
·曾伯炎;1957罹难右派众生相——写在反右60周年
·曹长青:检讨我对川普评论的误差
·日学者揭秘:毛周派特使向日军卖国军情报 日特务机关成中共据点 ——中共联
·历史的错位(1~10)
·董狐:习近平大谈‘发展’,他 ‘大发展’了什么?
·齐大圣;从“毛病不除,恶习难改”到“今年何夕,除夕除习”
·将来可进入正史的粟裕秘闻
·美国式贪污:副总统和州长因贪婪而落马
·林 木;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赵紫阳揭内幕:那些元老为何仇恨我 把我家抹黑成官倒
·朱振和;习近平的精彩表演
·【读史】1959年河南信阳事件真相:读完都是泪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 朽木难撑社稷—评习近平为人处世
· 端传媒
·林 木; 方励之学长点滴及其他
·吴江;重温胡适的10句名言
·钱学森胆战心惊渡过文革前后20年
· 韦君宜;思痛录
·金复新;今朝扶共反乐天,明天难保不恐韩
·铁流:比夹边沟还恐怖!
·我所知道的王岐山
· 董狐 ;支持郭文贵继续爆料
·贾行家:我说我们东北,失落的人、绝望的人太多了
·彭小明;追究毛泽东女儿李讷的刑事罪行:血债法偿,冤债理偿!
· 告诉你世界科技实力的真实状况
·董狐;习近平大搞反韩反萨德闹剧‘一错再错’,终成最大输家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朝鲜的26种怪象你知道多少?朝鲜以罕见言辞抨击中国卑鄙、低级
·她为何还要讲夹边沟的故事?艾晓明保卫历史记忆
· 易中天--他最大的错误不是文革
·郭文贵:“反贪一号”首长将女模特带上私人飞机
·董狐;另眼看《人民的名义》中的‘包子’与‘猴子’
·朝鲜半岛危机真相——中共丧尽了道义(六) —— 中共耗费巨量民脂民膏,养
·梁之:从章立凡的“亡朝时代”看赵家王朝末期
·惠风博客;彭德怀趁中日淞沪血战猛攻赣州
· 谭宏泽:西非的中国性工作者与他们的 “性战争”
·明镜新闻|美国之音重手处理专访郭文贵人员 李肃被押解
·郭文貴足版爆料錄音曝光 聲稱傅政華「變聲」代習下令查王岐山
·高新:习近平崇毛、拥邓是情感还是功利?
·董狐:坚决支持郭文贵抗暴反腐,揭露习王孟付四人帮打郭新手段
·东方历史评论|史料:袁世凯当选民国总统
·朱忠康;形色色右派是怎样被打成的?
·朱忠康:毛泽东身边的“女皇”
·中共跪求郭文贵不要再爆料,释放郭家人赴美与郭团聚
·董狐:郭文贵以一己之力对抗邪恶的习王孟付四人帮,谁怕谁?谁输谁赢?
·红二代揭习上台及中共政局四年巨变内幕
·【网络民议】严防给肯尼亚造成新的风险和负担
·习胡联手公布江泽民卖国条约细节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董狐:郭文贵爆料敲响了中共的丧钟,将使世界反共正气开始上升
·春申建康;踩了中共七寸的澳广节目
·宪政同盟;公开信二 反对习近平担任国家元首
·曹长青:《中国时报》邪门超过《人民日报》
·董狐;郭文贵爆料,瓦解了习王联盟,粉碎了习‘皇帝梦’,中共还有20大?
·不信郭文贵爆料者,面壁思过吧
·公民博客|抓捕胡锡进,刻不容缓!
·王在安;地球上存在第四次世界大战吗
·董狐;王岐山‘黔馿技穷’,习近平‘调虎离山’
·中共专制腐败实录
·朱忠康:中国出了个男子汉
·曾节明博客;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伍凡評論第527期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文庙的博客;习王新政和红色曼哈顿计划在爆料中破产
·董狐;王岐山被‘调虎离山’记
·洞朗这事儿,我觉得理在印度这边儿啊
·巴山老狼;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原文;贵在公开
·张洞生;觉醒的民众应与反共民主行动派一起,结束中共暴政
·專訪陳用林:中共全面滲透澳洲内幕(1)
·张洞生:支持配合郭文贵,痛打盗国贼落水狗王岐山
·曹长青:中印边境对峙,习近平认输
·【文贵伐赵】回应刘呈杰贯君视频!你们走一步我就要走十步!
·环 球 实 报; 7•17专访郭文贵第四期(6)(文字版)
·【文贵伐赵】他们发文将郭的挑战程度定义比六四还严重
·郭文贵先生9月10号报平安直播文字版
·郭文贵9月10号报平安直播文字版
·【文贵伐赵】明镜专访郭文贵第六期(《法治与社会》第70期)
·明镜专访郭文贵第6期(7) 9•19文字版
·二大爷别院|计程车司机:小人物在大时代中的挣扎和觉醒
·郭文贵10.5华盛顿记者会文字版
·曾庆红握有习近平“作风问题”检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厚黑党国现形记
   — 评读陈破空的《中南海厚黑学》
   
   作者:夏明
   

   —
   本人嗜书如痴、且有“粉丝”追星逐月的习惯,一年前看到朋友陈破空的《中南海厚黑学》一书出版,立即向作者追讨签名本。当然,我求知若渴的另一原因是,本书书名让我为之一震。我们每天都见证党国丑闻充斥海外媒体;读罢随之而起的是郁闷、愤怒、叹息和无助。逐渐地,我们对所有的残暴个案在心理上变得麻木起来,权且把它们当作“天方夜谭”来看待,有意无意间接受了汉娜-阿伦特称之为的“邪恶的常态化”。当越来越多的人对每时每刻产生的邪恶已见惯不惊、习以为常时,陈破空却细心收集和分析貌似不相关的点滴新闻事件,将它们放到“厚黑学”的框架下去检讨、审视,确实是独辟蹊径。
   
   本来早就该就陈破空先生的大作写点文字。后来因为《中南海厚黑学》一书上市即成抢手货,掀起洛阳纸贵的效应,出版社决定修订再版,二次推出。作者为我想得周到,叮嘱我如要花费时间,就读新版。2010年秋我从他那里得到签名本,年底利用寒假过年才能有的大块时间,细细品读了《中南海厚黑学》。带着尚未平息消退的激动,我想在此与读者分享我的阅读快乐。概而言之,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不可避免会有如雷轰顶的感觉,并一定会时常拍案叫绝。该书是一道川味十足、带劲过瘾的“麻、辣、烫”!
   
   我们常说,文若其人。要讲陈破空的书,首先该讲讲作者其人。我和作者的生命轨迹是注定了要相会的:我们都是四川人,几乎同时出川,顺长江而下负笈求学。当1986年上海爆发学潮时,我们又都在研究生院:我所在的复旦大学与作者就读的同济大学也就是十来分钟的步行距离。我们当时未曾认识,但我们一定已经谋面,因为我们都是学潮的积极分子,活跃在外滩和人民广场;更不要说,同济的学生游行到复旦,复旦的学生又去同济声援。如果我们没有握手、拍肩,一定也会目视致敬。受恩于胡耀邦和赵紫阳治下的宽松政治,尽管我们都曾兴风作浪,却并未遭到整肃。所以我们又分别在1989年的上海和广州学潮中首当其冲。从党国思维来分析,如果说1986年我们都还是学生,属于偶尔犯错,尚情有可原;那1989年我们都成了复旦和中山大学的青年教师,后面的就被当然看作是屡教不改,而且有充当学运“黑手”之嫌。为此,我们都付出了代价。当然,作者两度蒙受牢狱之灾,受苦受难比我更多。
   
   1996年作者出狱后流亡纽约,在哥伦比亚大学先做访问学者、后又攻下经济学硕士学位。1997年我到纽约城市大学任教。我们很快就相逢相识了。记得作者最早给我介绍他的名字叫“陈劲松”,后来改为“陈破空”,这叫我百思不得其解。前者是一个多么响亮的“高大全”名字!它令我马上想起了革命样板戏的铿锵唱词:“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顶天立地到长空,八千里风暴吹不倒!” 或者是郑板桥的诗句:“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至于说后面的名字,我等浅薄之辈会暗中为“劲松”的“落草”、“掉价”而惋惜。“陈旧、破烂、空洞”!一个文人怎能用它为笔名!为了不使朋友难堪,我从来没有向他提及我心中的疑惑不解。但当我把他的书读至一半时,茅舍顿开,明白了学兄的高远志向和宽广胸襟,也明白了他在书中所依托的道德高度和流露的道德勇气。
   
   据说六祖慧能大师听闻《金刚经》中的“应无住所而生其心”一句经文而顿悟成道。《金刚经》还说,心有所执著,犹如生根不动。舍弃劲松,犹如弃根而动,达到心无住所。《金刚经》又言:“若菩萨心住于法而布施,如人入暗即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照明,见种种色。”所以,佛教教导众生认识五蕴归空,不要有太多的执着心。如果众生能破除我执,甚至对“空”也不执迷,能破空者,自然能达到《心经》开篇所言的“自在菩萨”的境界,“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心经》继续说:“以无所得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磐。”作者恐怕是少有的既有慧根,又有佛缘,又有悟性的上智之士,能悟空得道,跳出藩篱。他在书的自序中透露自己的意境:“回归精神的独立,享有生命的自由。”好一个天马行空的潇洒文人!
   
   既有“度一切苦厄”之心,作者的慈悲情怀油然而生。既然心无挂碍,也就无所畏惧。作者的道德勇气由此而起。在善恶的交战中,作者爱憎分明,不以恶小而为之,不以善小而不为。作者在字里行间流露出深刻的精神、坚定的信仰和永恒的灵魂。以此观之,他的文字,篇篇都是扬善除恶的檄文。他的整部书的立意和布局也就昭然若现了,透露出他的独具匠心。
   
   本书开宗明义,作者要用四川奇人李宗吾的“厚黑学”来透视、解剖“中共厚黑集团”的“统治杂技”。根据李氏研究,厚黑就是“面厚心黑”。厚黑学分三步功夫:第一步是“厚如城墙,黑如煤炭”;第二步是“厚而硬,黑而亮”;第三步是“厚而无形,黑而无色”。第一步算初等功夫,因为城墙虽厚,大炮还可以攻破;煤炭虽黑,颜色令人厌而远之。第二步,深于厚学的人,任你攻打,可以纹丝不动;深于黑学的人,如退光漆招牌,越是黑,越卖价高。但此等境界,依然有声有色,难免不透露迹象。第三步,至黑至厚,反倒使人感觉不厚不黑。无形无色,达到止境。
   
   在李氏厚黑学时代(民国初期)尚未有人修炼到第三果位,但很快,刚起家的共产党迅速升入厚黑的第三境界。在《中南海厚黑学》中,作者明确断言:“中共领导层,堪称厚黑大队,内斗激烈,最后的赢家,少之又少。”“能爬上共产党高位的,个个都是厚黑高手。”“而中南海形形色色的所谓‘主义’、‘理论’、‘口号’,本身就是厚黑产物。诸如邓小平的‘稳定压倒一切’、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的‘和谐社会’,有赤裸裸的实用主义,有冠冕堂皇的假正经,有装点门面的遮羞布。正如李宗吾总结:大凡行使厚黑学,外面一定要糊一层仁义道德。于是,在这些‘厚而硬,黑而亮’的招牌下,腐败、淫乱、污染、盗版、假冒伪劣、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纷纷出笼,且大行其道,国人莫以为怪。”中国共产党集团是“积厚黑学之大成者”。“中共之厚黑,世间莫敌。”
   
   在作者看来,中共厚黑学的实质,或曰“中共统治法宝,乃谎言与暴力。谎言,折射其厚;暴力,反射其黑。”“中共把谎言、暴力、仇视等手段发挥到极致。”为了论证这一总的结论,作者分兵八路,从下面的几个视角发起了进攻:
   
   第一,拔剑出鞘,直指中共恶人。
   
   通常在讨论现阶段共党中国的专制体制时,许多人从传统文化、民族劣根性、民众的低劣文化或政治素质、或中国经济发展的特定阶段去寻找解释。又有许多人从制度上去找根源,诸如:法制不健全,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尚未完善,建立的规章制度未能得到切实的落实和贯彻,等等。还有一些人从偶然的失误和无辜的犯错来解释中国现实专制政治的痼疾。只有少数的人会直接否定党国体制(例如:刘晓波和《九评共产党》的著者),更少的人会将矛头直指党国领导(例如:余杰、张戎、辛灏年)。
   
   但作者开篇就把“中共高人”押上了历史的审判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他们包括:“厚黑学超级大师”、“无边的内心黑暗”的“国际巨骗”毛泽东,“深谙老二哲学”的周恩来,“挽救中共的补锅匠”、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中国末代皇帝”邓小平,“混迹红潮的上海帮主”江泽民,“红孩儿”胡锦涛,“老邓安插的卧底”、“煽情作秀的天才”温家宝,和“痞子外长”李肇星,等人。在作者的笔下,“毛既无道德底线,也无人性底线,更无行为底线”(第5页)。当然还免不了“第五代”准备接班的“太子党”:他们不仅精于权术、高学历造假,而且内讧争斗也无底线。该书尤其引用共产党自己领导人的回忆,描述当今中国“左派旗手”薄熙来在文革中一拳将父亲薄一波打到在地,并踢断三根肋骨(见107页)。薄熙来都认定“这小子正是我们党未来接班人的好材料。”
   
   作者描述“红孩儿胡锦涛”的段落尤其精彩,现转引如下:
   
   《西游记》中,有一角色,号为“红孩儿”,牛魔王的儿子、铁扇公主豢养的小妖,武功非凡,诡计多端,曾骗擒八戒、卷走唐僧,连孙悟空都不敌,邀请观音菩萨出马收复。“面如傅粉三分白,唇若涂朱一表才。”“红孩儿”外表俊秀,却心狠手辣。
   
   胡锦涛,就是共产党、共青团这两部大机器里磨合出来的一个标准“红孩儿”:表面上温文尔雅,骨子里却充满斗争基因。他所接受的全部教育、熏陶和浸染,都来自共产党那个红色大染缸。(第38页)
   
   对许多无意地对中共政权还抱有希望或有意地为中共罪错解套的人来说,只要我们给予共产党人时间、只要条件成熟,他们就会一心向善、进步向前。但陈破空看到了建立政权的“中共高人”的邪恶本性。恶人不仅做不出善事,而且还会像蝗虫一样糟蹋掉已有的道德和良知,像白蚁一样蛀蚀掉健全的法律和体制。更重要的是,恶人与恶制交相强化,将恶的基因通过体制管道教育和传递给自己的接班人。所以,中共当今恶政的根源,主要在于恶人当政这一主观因素,而不是政治生态的客观因素。从制度结构和能动体的角度来看,为中共小骂大帮忙的学者用政治制度或政治生态来论证现存制度的存在是合乎客观的;只有完全放弃了对中共幻想、认清了中共恶政本质的学者才会有智慧和勇气剑指执政集团和它的核心成员。因此,我们要记住,同时要警告恶行的帮闲文人,当某一天清算的日子到来时,人民和历史将要审判的不是文化、不是体制,而是恶人。
   
   第二,明示中共六十年暴政,邪恶一脉相承。
   
   对中共执政六十年的历史,有的中共领导人和一些学者愿意将它分为两段:建国后三十年和改革开放的三十年。这样做法,对邓小平来说,其好处在于,一方面可以承继共产党执政地位的法统,另一方面又可以推卸掉共产党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错。对许多学者来说,是可以将中共的专制政权分为“恶专制”和“好专制”,从而为当今的所谓的“可以带来经济发展”的“发展专制主义”寻找理论根据。
   
   对此,作者有所回应。他说:“当人类还没有出现民主制的时候,独裁者或许有好好之分。”“当人类认识到民主价值,并开始推广民主制的时候,依然故我的独裁者就没有好坏之分,统统归于坏类。道理很简单,这种当代独裁,逆时代潮流而动,即为反动、反人类。如果说古代独裁是一种相对自然的、无意识状态,当代独裁就是一种人为的、蓄意的状态,是昧着良心的固执。单凭这一点,就是不道德的和无耻的。”(第311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