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胡锦涛裸退,十八大唯一成果]
陈破空文集
·北京统治秘术:左手肇事,右手维稳
·中國模式”再受挫:非洲對中國說不
·《人民日报》批宪政,警告党员官员
·共産党是网上弱势群体?
·薄熙来倒了,毛左旗并没有倒
·陈破空最新力作:《假如中美开战》隆重出版
·审薄大戏演砸了?习近平三不该
·除非中国民主化--写在《假如中美开战》出版之际
·薄桉趣味看点:江泽民别墅
·中国道德崩溃,何不就教于达赖喇嘛?
·薄熙来灭顶之灾,毛左派幡然醒悟?
·上海自贸区,李克强的赌博
·审薄大戏落幕,解读无期徒刑
·中外资金大卷逃,恐惧习近平?
·纪念习仲勋,拷问习近平
·开除夏业良,北大“挥刀自宫”
·中国民衆将夹道欢迎美军
·自信台湾优势,从容面对大陆
·权力斗争:三中全会幕后
·防空識別區:意圖與計謀
·金正恩拿下张成泽,北京惊悚
·中美军舰险相撞,相撞又如何?
·激进扩军,中国军力赶超美国
·平壤宫廷杀戮,血溅习近平
·中日口水战,谁是伏地魔?
·宋彬彬应该投桉自首
·选择性反腐,遭遇选择性放风
·舆论沸腾,中日即将开战?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克里米亚之变,逆转世界格局?
·自娱自乐的中国,无人捧场
·克里米亚公投,解读中国的弃权票
·台湾学运,怒火指向北京
·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放过周永康?习近平绝对不会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裸退,十八大唯一成果

   11月14日,中共十八大闭幕;11月15日,中共新领导层登台亮相。连续两天的日程,都被创纪录地推迟,反映中共权力斗争的白热化:斗到最后一分钟,犹嫌不够。
   
   仍然是“看死内阁”,习李受监视
   
   七常委中,除了习近平和李克强不到60岁,其他5人,都处在60多岁的中段(平均66岁)。相对年轻的习李,被搭配5个大龄常委,显然,他们之间,并非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而是监视与被监视的关系,由5名大龄常委,监视习李施政。这仍然是一个“看死内阁”,从十六大到十七大,再到十八大,贯穿明显的江氏痕迹:防政改,防变色,防变天,防政权失守。


   
   常委9变7,变掉的两个位置,一是政法委书记,不再保留于常委级别,新任政法委书记应是孟建柱,留在政治局委员级别。二是将国家副主席与主管宣传两职合二为一,是为刘云山。政法委书记降级,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民间评议的功力。薄熙来倒台后,民间矛头,直指薄在政治局常委里的靠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指明,此人借口维稳,在手中集中了无限资源和权力;周的可怕权力,也威胁到其他当权者本身。
   
   盘点七常委,政改无望
   
   习近平,身兼党政军最高职务。外界对习抱有政改幻想,大抵因为,其父习仲勋是公认的改革派人物、良心政治家,纵观中共红二代,各自都接受父亲影响,并在意识形态上效忠其父,正反均不例外。正面者,如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叶剑英之子叶选宁等;反面者,如薄一波之子薄熙来、毛泽东之孙毛新宇等;中间者,如林彪之女林立衡、陶铸之女陶斯亮,终其一生,都为父鸣冤辩护。人们没有理由怀疑,习近平会成为一个例外,而背弃乃父理想情怀。然而,习受制于“看死内阁”,被一群大龄常委监视,未必能有所作为,尤其头个五年任期;另外,果如外界传言的那样,习健康不佳,那么,习也可能自甘守成而无所进取,一如其前任胡锦涛。
   
   李克强,将出任总理。这是团派在政治局常委中的硕果仅存,他将作为胡锦涛的影子而存在,不同的是,李未必如胡那般僵化,更可能随大流,若整个领导层趋于保守,他也乐得保守,若领导层有意改革,他也不会成为阻力。
   
   张德江,江系人马,将出任人大委员长。足以证明其保守派特质的,至少有三桩:曾在北朝鲜金日成大学“留学”、主理2011年温州动车惨祸时竭力隐瞒真相、接任薄熙来的重庆市委书记一职后毫无建树作为。
   
   俞正声,亲江系的太子党人物,将出任政协主席,政治立场趋保守。善于见风使舵,口惠而实不至。最新典型口惠语:“只要中央决定公布财产,自己很容易公开,因为我没有多少财产。”
   
   刘云山,跟共青团沾一点边,其实是江系人马,顽固的保守派。先后任中宣部副部长9年、中宣部部长5年,穷尽了打压言论自由、扼杀舆论空间的败行劣迹。刘云山以黑马姿态入常并高居“国家副主席”之位,尽显当今中国政治之黑暗。
   
   王岐山,太子党人物,在7常委中属于中间派。原本擅长管经济,却被安排出任中纪委书记,原因在于,要为李克强让路,如若不然,由他出任常务副总理而主抓经济,李将被架空,重演当年李鹏与朱镕基搭档的尴尬关系格局。王本性圆滑,并非黑脸酷吏,出任中纪委书记,必是贪官污吏和特殊利益集团的福音。
   
   张高丽,江系人马,保守派。十八大前夕的一场天津大火,死伤枕籍,并没有烧掉他这个天津市委书记的乌纱帽,反而平步青云,拿到“入常券”。可见中共官场任人唯亲,并不问政绩、责任。张将出任协管经济的常务副总理,占据原本属于王岐山的位置,以外行冒充内行,证明,中南海吏治,远离选贤任能,而优先于摆平关系,本末倒置。
   
   防政改,江泽民最后一搏
   
   7人当中,保守派至少占4,中共政改,至少5年内无指望。这正是江泽民的如意算盘。再过5年,江91岁,能不能活到那个岁数?江心中没底,然而,“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独裁者的心愿,是设置最后的保险。
   
   今年以来,国内外一片政改呼声,吓坏了江泽民。习近平虽为江所推举,但随着江溺爱的另一太子党人物薄熙来翻船,局势演变,江对习的防范,已经超过了对习的支持。说不定,对当初推习接班,江心下,已颇为后悔。
   
   于是,江泽民及保守派大反攻,发动空前激烈的权力斗争。针对薄熙来落马、保守派遭重创、改革派呼声高,江系作出两大动作:阻击新生代改革派人物李源潮和汪洋的入常路,为此,不惜拉上六四屠夫李鹏助阵;抛料给《纽约时报》,爆温家宝家族资产,打击改革派声望。针对民间对习近平的政改期待,江系发动人海战术,下令保守派抢攻常委多数席位,以期牵制习近平,防范习的任何政改意图。针对中外“去毛化”呼声,依然掌控党内意识形态的江系,高调强化毛泽东思想。江泽民的最后一搏,处处与民意对顶。老而不死是为贼,国人可再次品味这个经典成语。
   
   李源潮和汪洋被阻挡在常委会门槛之外,写照了改革派的大败。而作为改革派的龙头人物,温家宝没有留下任何政治遗产,在政治局常委中,也没有留下任何政治传人。纵观十八大前后,改革派从呼声高涨到遭遇滑铁卢,教训惨重:如果不与民间力量相结合,而仅仅在党内争高下,绝无胜算可能。这为中共党内生态所决定。所谓“差额选举”,在小圈子里玩耍,在特殊利益集团内做戏,更可能差掉改革派,即那些被既得利益集团视为离心离德的异类。
   
   胡锦涛裸退,与江泽民同归于尽
   
   团派中,仅李克强一人入常,至少在权力核心(常委层面)。如非要论资排辈,说李源潮(62岁)和汪洋(57岁)还年轻,可以等一等,那么,刘延东(67岁)呢?,唯一的解释,因刘延东也是团派。团派大败!这是胡锦涛的失败。在政治局和中央军委层面,胡人马占到一半,据此是否可以说:江系赢了政权(政治局常委),胡派赢了军权(中央军委和四总部)?也不见得,胡人马占一半,不过是10年积累的结果,并非其权力斗争的胜利。正如军队现役上将中,多数为胡所擢升,江提拨的,已寥寥无几,也不过是时间和年龄的综合积累效应。事实上,胡江权力斗争十年,胡技不如江,从十六大到十七大,再到十八大,都以江胜胡败而落幕。有人又指望十九大,实在不必指望,因为,团派(或胡人马)并不等于改革派。
   
   权争失败,胡锦涛决意与江泽民死磕。胡裸退,一并交出军委主席一职,乃是背水一战,逼江不得再干政。所谓“重要事项须请示江泽民”的内部规则,从此被废。于是,设在中央军委和中南海的“江泽民办公室”,近期先后关闭。胡锦涛裸退,乃是与江泽民同归于尽。
   
   今年8月,笔者曾著文《胡锦涛裸退为上策》,劝告胡:“胡若有自知之明,应以江为教训,避免自讨没趣。‘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胡锦涛全退、裸退,才是上策,至少在中共权力交接程序化、制度化方面,留得个比江泽民较好的名声。如能从此结束老人政治,也算功莫大焉。”
   
   如今果然,胡以退为进,虽败犹荣。诚然,要彻底结束中共老人政治,殊非易事,但,以胡锦涛裸退而落幕的十八大,至少成为一个良好开端,或许,这才是十八大的唯一成果。十年间庸碌无为的胡锦涛,算是临走行善,将功赎罪。
   
   十八大,是老人政治的胜利,也可能是老人政治的终结,所谓物极必反。尽管,名义上都已退休的江、胡二人,其台下幕后的动作,在可见的未来,依然不会停摆。然而,胡江互斗,彼此消解,若习李善于利用,游刃其间,反倒可能赢得些自主空间。
(2012/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