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胡锦涛裸退,十八大唯一成果]
陈破空文集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裸退,十八大唯一成果

   11月14日,中共十八大闭幕;11月15日,中共新领导层登台亮相。连续两天的日程,都被创纪录地推迟,反映中共权力斗争的白热化:斗到最后一分钟,犹嫌不够。
   
   仍然是“看死内阁”,习李受监视
   
   七常委中,除了习近平和李克强不到60岁,其他5人,都处在60多岁的中段(平均66岁)。相对年轻的习李,被搭配5个大龄常委,显然,他们之间,并非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而是监视与被监视的关系,由5名大龄常委,监视习李施政。这仍然是一个“看死内阁”,从十六大到十七大,再到十八大,贯穿明显的江氏痕迹:防政改,防变色,防变天,防政权失守。


   
   常委9变7,变掉的两个位置,一是政法委书记,不再保留于常委级别,新任政法委书记应是孟建柱,留在政治局委员级别。二是将国家副主席与主管宣传两职合二为一,是为刘云山。政法委书记降级,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民间评议的功力。薄熙来倒台后,民间矛头,直指薄在政治局常委里的靠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指明,此人借口维稳,在手中集中了无限资源和权力;周的可怕权力,也威胁到其他当权者本身。
   
   盘点七常委,政改无望
   
   习近平,身兼党政军最高职务。外界对习抱有政改幻想,大抵因为,其父习仲勋是公认的改革派人物、良心政治家,纵观中共红二代,各自都接受父亲影响,并在意识形态上效忠其父,正反均不例外。正面者,如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叶剑英之子叶选宁等;反面者,如薄一波之子薄熙来、毛泽东之孙毛新宇等;中间者,如林彪之女林立衡、陶铸之女陶斯亮,终其一生,都为父鸣冤辩护。人们没有理由怀疑,习近平会成为一个例外,而背弃乃父理想情怀。然而,习受制于“看死内阁”,被一群大龄常委监视,未必能有所作为,尤其头个五年任期;另外,果如外界传言的那样,习健康不佳,那么,习也可能自甘守成而无所进取,一如其前任胡锦涛。
   
   李克强,将出任总理。这是团派在政治局常委中的硕果仅存,他将作为胡锦涛的影子而存在,不同的是,李未必如胡那般僵化,更可能随大流,若整个领导层趋于保守,他也乐得保守,若领导层有意改革,他也不会成为阻力。
   
   张德江,江系人马,将出任人大委员长。足以证明其保守派特质的,至少有三桩:曾在北朝鲜金日成大学“留学”、主理2011年温州动车惨祸时竭力隐瞒真相、接任薄熙来的重庆市委书记一职后毫无建树作为。
   
   俞正声,亲江系的太子党人物,将出任政协主席,政治立场趋保守。善于见风使舵,口惠而实不至。最新典型口惠语:“只要中央决定公布财产,自己很容易公开,因为我没有多少财产。”
   
   刘云山,跟共青团沾一点边,其实是江系人马,顽固的保守派。先后任中宣部副部长9年、中宣部部长5年,穷尽了打压言论自由、扼杀舆论空间的败行劣迹。刘云山以黑马姿态入常并高居“国家副主席”之位,尽显当今中国政治之黑暗。
   
   王岐山,太子党人物,在7常委中属于中间派。原本擅长管经济,却被安排出任中纪委书记,原因在于,要为李克强让路,如若不然,由他出任常务副总理而主抓经济,李将被架空,重演当年李鹏与朱镕基搭档的尴尬关系格局。王本性圆滑,并非黑脸酷吏,出任中纪委书记,必是贪官污吏和特殊利益集团的福音。
   
   张高丽,江系人马,保守派。十八大前夕的一场天津大火,死伤枕籍,并没有烧掉他这个天津市委书记的乌纱帽,反而平步青云,拿到“入常券”。可见中共官场任人唯亲,并不问政绩、责任。张将出任协管经济的常务副总理,占据原本属于王岐山的位置,以外行冒充内行,证明,中南海吏治,远离选贤任能,而优先于摆平关系,本末倒置。
   
   防政改,江泽民最后一搏
   
   7人当中,保守派至少占4,中共政改,至少5年内无指望。这正是江泽民的如意算盘。再过5年,江91岁,能不能活到那个岁数?江心中没底,然而,“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独裁者的心愿,是设置最后的保险。
   
   今年以来,国内外一片政改呼声,吓坏了江泽民。习近平虽为江所推举,但随着江溺爱的另一太子党人物薄熙来翻船,局势演变,江对习的防范,已经超过了对习的支持。说不定,对当初推习接班,江心下,已颇为后悔。
   
   于是,江泽民及保守派大反攻,发动空前激烈的权力斗争。针对薄熙来落马、保守派遭重创、改革派呼声高,江系作出两大动作:阻击新生代改革派人物李源潮和汪洋的入常路,为此,不惜拉上六四屠夫李鹏助阵;抛料给《纽约时报》,爆温家宝家族资产,打击改革派声望。针对民间对习近平的政改期待,江系发动人海战术,下令保守派抢攻常委多数席位,以期牵制习近平,防范习的任何政改意图。针对中外“去毛化”呼声,依然掌控党内意识形态的江系,高调强化毛泽东思想。江泽民的最后一搏,处处与民意对顶。老而不死是为贼,国人可再次品味这个经典成语。
   
   李源潮和汪洋被阻挡在常委会门槛之外,写照了改革派的大败。而作为改革派的龙头人物,温家宝没有留下任何政治遗产,在政治局常委中,也没有留下任何政治传人。纵观十八大前后,改革派从呼声高涨到遭遇滑铁卢,教训惨重:如果不与民间力量相结合,而仅仅在党内争高下,绝无胜算可能。这为中共党内生态所决定。所谓“差额选举”,在小圈子里玩耍,在特殊利益集团内做戏,更可能差掉改革派,即那些被既得利益集团视为离心离德的异类。
   
   胡锦涛裸退,与江泽民同归于尽
   
   团派中,仅李克强一人入常,至少在权力核心(常委层面)。如非要论资排辈,说李源潮(62岁)和汪洋(57岁)还年轻,可以等一等,那么,刘延东(67岁)呢?,唯一的解释,因刘延东也是团派。团派大败!这是胡锦涛的失败。在政治局和中央军委层面,胡人马占到一半,据此是否可以说:江系赢了政权(政治局常委),胡派赢了军权(中央军委和四总部)?也不见得,胡人马占一半,不过是10年积累的结果,并非其权力斗争的胜利。正如军队现役上将中,多数为胡所擢升,江提拨的,已寥寥无几,也不过是时间和年龄的综合积累效应。事实上,胡江权力斗争十年,胡技不如江,从十六大到十七大,再到十八大,都以江胜胡败而落幕。有人又指望十九大,实在不必指望,因为,团派(或胡人马)并不等于改革派。
   
   权争失败,胡锦涛决意与江泽民死磕。胡裸退,一并交出军委主席一职,乃是背水一战,逼江不得再干政。所谓“重要事项须请示江泽民”的内部规则,从此被废。于是,设在中央军委和中南海的“江泽民办公室”,近期先后关闭。胡锦涛裸退,乃是与江泽民同归于尽。
   
   今年8月,笔者曾著文《胡锦涛裸退为上策》,劝告胡:“胡若有自知之明,应以江为教训,避免自讨没趣。‘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胡锦涛全退、裸退,才是上策,至少在中共权力交接程序化、制度化方面,留得个比江泽民较好的名声。如能从此结束老人政治,也算功莫大焉。”
   
   如今果然,胡以退为进,虽败犹荣。诚然,要彻底结束中共老人政治,殊非易事,但,以胡锦涛裸退而落幕的十八大,至少成为一个良好开端,或许,这才是十八大的唯一成果。十年间庸碌无为的胡锦涛,算是临走行善,将功赎罪。
   
   十八大,是老人政治的胜利,也可能是老人政治的终结,所谓物极必反。尽管,名义上都已退休的江、胡二人,其台下幕后的动作,在可见的未来,依然不会停摆。然而,胡江互斗,彼此消解,若习李善于利用,游刃其间,反倒可能赢得些自主空间。
(2012/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