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华夏:中共“18大”与苏共构架之比较(上)——苏共顶层设计导致苏联刹那“]
蔡楚作品选编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孔布:中共企图利用香港危机赢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曾伯炎:中国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张博树:流亡创造奇迹:达兰萨拉观感
·余杰:中国的民主转型与西藏的中间道路
·桑杰嘉:中共宣布向藏人党员干部开刀——中共对藏政策走向更趋极端
·应克复:共产主义浩劫的思想源头(一)——《告别马克思主义》的前言与结束
·华逸士:“文革”或已重来,喉舌充当先锋——中国媒体厚黑已达新境界
·桑普 :当中国皇帝遇见日本首相
·孔布:“砸锅论”是中共无法挽回的颠覆性错误
·王德邦:“重庆模式”的意识形态升级版——掀起意识形态斗争狂潮
·桑杰嘉:在帝国主义摧残中坚持抗争的西藏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林傲霜:成熟的公民社会,觉醒的台湾公民—评台湾“九合一”选举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一周新闻聚焦:令计划拍马文章怎么回事?峰回路转还是回光返照?
·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桑杰嘉:中共政权在西藏进行的文化灭绝政策
·向宪诤:“打肿脸充胖子”的“中共民族主义”真面目
·一周新闻聚焦:新年的悲哀——上海踩踏事件与人性
·王德邦:社会预期与政局走向—2015新年说事
·桑杰嘉:自焚—藏人对中共政权现代奴役的决绝反抗
·一周新闻聚焦:泛民抵制第二轮政改咨询,黄之锋等学生领袖被提讯
·陈永苗:民间抵抗之立场与行动
·应克复:为地主正名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的主题
·郭永丰:中共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碍
·孔布 :后极权社会的青年政见是主流民意
·余杰:麦卡锡主义与习近平主义
·一周新闻聚焦:“四个全面”登场,中共统治模式从忽悠走向忽悠再走向更忽悠
·李金芳:回家的路还有多远——不要忘记狱中的政治犯
·曾伯炎:习近平师法毛泽东沿袭文革做法救不了中共
·桑杰嘉:2014人权灾难年,西藏是重灾区
·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夜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一周新闻聚焦:警方设陷阱,区伯“被嫖娼”
·张博树:评刘源、张木生的“回到新民主主义”
·章小舟:习近平会遭遇“林立果”和“原子弹”吗?
·章小舟:泼毛像义举壮哉,反暴政浪潮澎湃
·黄玉凯:抹不掉的毕福剑话题——专制性分裂人格
·闵良臣:你怎么就敢说“一百年不动摇”
·任协华:云抗争——进击暴君时代的现代视野
·桑杰嘉:藏人——中国的二等公民
·一周新闻聚焦:庆安枪击案——一枪击碎了中国梦
·潘晴:“穹顶之下”与“蓝天革命”——大变革时代催生出革命蓝图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人权游侠——陈云飞
·安乐业: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余杰:王岐山为何向福山泄露国家机密?
·朱欣欣:弘扬八九民运的“广场精神”,建设民主宪政中国
·“零八宪章”第三十三批签署者名单 (52人)
·章小舟:招招慑暴政,式式挫鹰犬——评吴淦之“杀猪刀法”
·王德邦:面临“中等收入陷阱”与“转型陷阱”夹击的中国出路何在
·余杰:习式集权:小组治国,一夫当关
·一周新闻聚焦:政改方案遭否决,香港人羞辱北京当局
·一周新闻聚焦:由停播白岩松两档节目想起他曾经向刘晓波致意
·余杰:习武帝的帝国梦,终将是黄粱一梦
·龙戈铤:大抓捕凸显中共末日焦虑
·王天成:从期待改革到呼唤革命——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想变迁
·余杰:习近平才是真正的文革余孽
·王力雄:丹增德勒求“法”记
·亮均:大抓捕形势下的民运应对策略的思考与建议
·赵思乐:后89一代与TA们的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大阅兵维稳劳民伤财,谁的抗战胜利?!
·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一周新闻聚焦:“习马会”登场,各有不同解读
·渭水渔夫:英国道路对中国民主化的启示
·一周新闻聚焦:缅甸民主化,中国当局尴尬和中国民众的期望
·渭水渔夫:再论英国道路与中国民主化
·渭水渔夫:上层革命的模式及其可能性分析
·石飞:“妄议”始终与中共执政相伴
· “零八宪章”第三十四批签署者名单 (四十一人)
·一周新闻聚焦:刘晓波六十大寿,各界祝福,吁当局立即释放
·付勇:让互联网促进中国民主转型
·风山渐:香港书商离奇失踪谁是罪魁祸首?
·杨光:过时的主权概念与方兴未艾的民主转型
·黄钰凯:回顾2015年中共玩热的十大文字游戏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蔡楚:倒习文章可能是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产物
·参与网主编蔡楚关于因习近平公开信被黑客攻击的声明
·蔡楚的手机和家庭座机受到每30秒一次的骚扰攻击(中英文)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蔡楚:裸体人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蔡楚:“卧底”董麻子
·蔡楚: 我被“野鸭子”抓捕的一夜
·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蔡楚:一首題在骨灰盒上的詩
·蔡楚:一张老照片—纪念老友张友岚(多图)
·蔡楚:油画《人》凸显毛氏红卫兵的血腥化恐怖化(图)
·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蔡楚:一位抗战时期儿童保育者的悲惨遭遇——纪念贺婆婆(图)
·蔡楚: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图)
·蔡楚:抢粮(多图)
·蔡楚:雅壶(图)
·蔡楚:在美闻鸡鸣(图)
·蔡楚:纪念贾题韬老师(图)
·蔡楚:追寻的灿烂——记邓垦二三事(多图)
·蔡楚:祭母文(多图)
·蔡楚: 吹泡泡的七彩年代和蒲公英的约定(多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华夏:中共“18大”与苏共构架之比较(上)——苏共顶层设计导致苏联刹那“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19/2012
   
   
   作者: 华夏
   

   不管是从法源还是从一个国家的政治规则来追溯,中国共产党都没有任何“合法性”的根源。它从1949年10月1日建国、63年至今能够执掌国家政权,完全延续了苏共苏维埃党制设计:中共全国代表大会,大会主席团,中央委员会委员会,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中央书记处,中央军事委员会,中央纪律委员会,中央政法委员会,中央组织部,中央宣传部,中央统战部,中央对外联络部,中央党校等等全部来自于苏共苏维埃的组织构架。这种以党治国、以党代政的政治制度面临着各种自身无法克服的危机和挑战,迟早会被觉醒的人民淘汰。
   
   
   
   华夏(北京)
   
   
   【世纪新论】
   “为了党国的利益”——这是前60年“中华民国”(至今超过100多年)一致的方向,特别是蒋介石时期“党国利益”到达淋漓尽致的最顶端。“党国的利益”,非常简单:先党后国;党占大多数,国占比率小于党;党,是党员的天下,与国民无关;当领导一切,不用任何国民举手、支持。中共“18大”,与前60年的蒋介石时期“中华民国”一样,开始彰显“党国的利益”,这也是中共全面“以党代政”最兴盛时期,但中共可以取代国家政府吗?全球除了朝鲜、古巴等不到2%的国家外几乎没有任何国家是以党代政的国家。中共“18大”,是全球化时期的一次党代会,但中共在这种大环境下怎样释怀“中国结”?中国结,结了5000年;中共结,结了90多年。中国共产党,从前28年在地下,到这63年依然没有中共党务系统的所有开支和财务公布。中共靠苏共苏维埃“暴力革命”起家,中共组织构架至今一直没有摆脱苏共苏维埃那种格式和布局,更没有任何办法在国家“合法化”,从而能从地下走向阳光灿烂,中共党务系统的财务和党费依然长期处于地下,没有任何阳光可以照耀。
   
   O、【纲领提要】
   
   人类的任何设计都是生死攸关重要。一如汽车总体设计出了问题,那么就可能车毁人亡;一如一个大型水利枢纽工程设计出了问题,那么就可能殃及成千上万的人们;一如天上飞的飞机设计有重要问题,那么肯定会机毁人亡;一个国家也是这样,倘若一个国家从高层、到中层、再到底层设计构建有根源问题,那么国家就会灭亡。苏联,就是从党派、到国家的顶层设计出了问题——没有任何人民(公民)、举手的支撑、支持而遭遇举世空前之败,所以成了历史刹那的往事。中国共产党自上而下的总体设计,师从苏共苏维埃,苏联已亡去20多年,中共依然能按苏共的总体设计来运行下去?
   
   苏共组织结构设计有两个致命要害:(一)、苏共没有绝大多数人民(公民)的“举手”、选票和站队的广泛支持,苏共中央是被悬在空中的最高统治者,因此而一夜之间就天翻地覆。同样: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有谁、有绝大多数人民投过他们一票?(二)、是苏共没有人类大自然生态环境的竞争机制建树,一如当年奥巴马与希拉里那样总统选举竞争,有庞大选民(人民、公民)的举手、站队浩浩荡荡的支持,苏共却没有任何人民(选民)的支持,长此以往苏共中央就没有了任何活力,就几个人决定国家的所有,又没经过人民(选民)举手的授权,用进废退,又没有优胜劣汰、赖以生存的大自然生态环境,人类何以继续存在下去……今天中共8200万党员(将12.7亿人排除在外,中国到2011年末总人口13.5亿,中共党员约占中国总人口的6.8%)、以及所召开“18大”党代会的形式结构也完全来源于苏共苏维埃,以及中国共产党90多年的组织构架等都完全来源于苏共苏维埃——是一种完全架空、空中楼阁是组织构架。
   
   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1)、由8200万党员(将12.7亿人排除在外)选出各省市区、中央单位、军队等出席全国委员会的2270人代表;(2)、2270人再选出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3)再由300多名中央委员、候补委员选出:中共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中共中央政治局书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这也是上个世纪初期中共苏维埃创立的组织结构。这种所谓的“选举”,至少有六个层次的代表,却没有任何人民(公民)站队的任何选择与举手,没有任何“举手”者的任何合法意愿了。中共若想走下去,就必须推倒苏共那种组织构架设计断层、空洞来彻底重建与人民(公民)无关的这种源头残缺,否则也只能象苏共苏维埃那样历史的亡去,暴力执政、“枪杆子里出政权”只能维持一时,难以象大自然那样生生不息!但要象大自然那样新陈代谢、根扎于绝大多数人民之中、优胜劣汰、去旧更新,才是人类生生不息的游戏规则……
   
   (A)、法源
   
   中共“18大”召开,最多是中共8200万党员的所谓代表,与中国12.7亿公民没有任何干系,也没有任何关联。中国除中共党员8200万党员之外,中国12.7亿公民也没有任何权力对“18大”说是或不是、也没有任何权力参与中共所有的事。按照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的话说:中共8200万党员,按一家三口、最少还有两个亲属关系计算,那么共产党利益链至少辐射4亿多人口。从“1大”到今天的“18大”,中共今天所根源代表的不过就是8200万党员的根源利益,与中华民国前60年的“党国利益”一脉相承,而今中国12.7亿非中共党员,不仅没有任何权力对“18大”说是或否,也没有权力对中共2270人代表表示是或否,更没有任何可能对300多名中央委员表示可否。中共从“1大”到“18大”,一直延续了九十多年的这种“非法”——从源头到所谓的“合法化”,中共都没有这个国家和人民的“举手”、站队、许可的任何游戏规则、支持的国家法律程序。国家与党派,毕竟是不同的血脉、山水和天与地的差别。
   
   ▲ 1949年10月1日建国至今的中国共产党,走了100年“新中国”——“蒋介石时代”完全一致的“党国”之路,只有在60多年以后“蒋经国时代”才开始真正“合法化”。同样的“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运动”也是“暴力革命”夺取了国家政权,也同样是非“合法化”,但随着“革命成功”,他们将国家权力缴还给国家的立法机构和全体公民来“举手”,那么国家就取得了当然的法律地位。但中国自从共产党“暴力革命”成功后,就一直“占山为王”延续到现在,中国公民从来没有对共产党表示过“举手”是与否、也没有权力对共产党“举手”——这也是90多年共产党“合法化”的根源所在。没有全体国民超过51%以上公民“举手”成立的国家与政府,这个国家怎么合法化?又合什么法?国家“法源”来自于何方?!
   
   ▲▲ ⑴、中国有13.5亿总人口(截至2011年末),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简称“中国宪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那么,中国“最高权力”就必须友囿中国13.5亿人口中超过12.7亿人口、而不是8200万中共党员(占全国总人口近7%)就说话算数,中国8200万党员比12.7亿公民哪个合法?合什么法?⑵、中国共产党(简称“中共”)的总书记、国家主席、副主席,要“领导中国人民”,当然要取得中国51%以上中国公民的支持、国家主席要经过公民51%以上“举手”通过才能够是。按中国《宪法》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机构“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都由“民主选举”产生。而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一如中国5000年的皇帝那样就“预先”定制,在没有召开“党代会”“人大”之前,就“预先”被安排好,这显然不是任何“法治国家”“民主国家”的结果,而是中国历史上帝王将相李世民、朱元璋等等“占山为王”的必然结果;⑶、中国共产党的中共中央到各级党委、宣传部、组织部、统战部等要“合法化”,就要在《中国宪法》中标注当然的设立、运行等“法律”游戏规则,让中国超过51%以上的公民都能参与、举手和监督、运行,倘若《中国宪法》没有标注这些中共机构的“游戏规则”,那么这些机构就没有“合法”的权力来执政,就不能存在于中国国家的实际运行之中。
   
   ▲▲▲ 如果说1921年7月中共诞生、先在上海法租界贝勒路树德里3号召开会议、后改在浙江省嘉兴南湖的一艘游船上继续召开中共“1大”12人代表大会,是一个名副其实地下、非法的组织的话,那么事隔90多年后的中共“18大”,同样秉承了完全一致、依然是一个非法的政党:㈠、没有中国国家的任何法律规则许可共产党,而是这个国家顺从了这个党的党章规则;(二)、一直没有任何人民“举手”和站队的支持,就是8200万党员比12.7亿人民(公民),就算是全部党员支持,也只占13.5亿中国人的近7%的支持率;(三)、当年的“1大”,没有“合法登记注册”,而今的中共及“18大”在国际、在国内都没有任何注册、合法化,与原中共“1大”完全是衣钵秉承、本色不改,暴力杀戮;(四)、当今全球所有“法治国家”的合法政党,一如美国的民主党与共和党、“中华民国”的国民党与民进党、以及全球各国的“合法”政党等等,都要站在阳光下供本国人民——公民来“举手”、站队、通过才能“合法”执政,而中共却不用任何人“举手”与否,就象海盗那样强行、暴力来垄断执政;从中共中央到各级省、市、县、乡、村的中共党组织的文件,都一如1921年“地下党”文件规则完全一样,不允许任何公民在阳光下公开、公正的供所有公民来阅读;中共各级党组织都不用“合法”登记、注册“合法化”,就堂而皇之的至上而下的层层独裁执政、派出党组织;特别是今天的中共8200万党员,在12.2亿非中共党员、公民之下,合什么法?合谁的法?合那个国家、国际的法则?这也是中共与全球所有政党的根源的不同、非法之处;(五)、“暴力革命”,是当今300年来取得政权的最重要形式之一,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运动、十月革命、辛亥革命等都是这样取得成功的,但这种革命成功之后,要把国家的权力交还人民政权——人民“举手”合法组成国家的立法机构、国家最高领导人,但中国共产党却80多年来重来不用人民“举手”通过,就当然成这个国家的独霸一切领导。
   
   中共历次代表大会举行时间、地点(资料①)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 1921.07 上海→南湖)
   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 ( 1922.07 上海)
   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 ( 1923.06 广州)
   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 ( 1925.01 上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