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野火:一党专制仍将苟延残喘]
蔡楚作品选编
· 题 S 君骨灰盒
·依据 
·爱与愿
·
·透明的翅膀
·游萤
·铜像--『蓉美香』前
·
·我是一朵野花
·象池夜月
·我的忧伤
·我守着
·人的权利
·礼拜堂内
·转移
·古隆中
·M像速写
·古长城
·荒凉
·岁月
·星空
·致岸
·黄色的悲哀
·微笑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答明辉兄
·再答明辉兄
·献给『野草之路』
·怀 想
·别 梦 成 灰
·致 大 海——流星的歌
·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野火:一党专制仍将苟延残喘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10/2012
   
   
   作者: 野 火
   


   从11月8日开幕的“十八大”政治报告中,我们就可以断言,一度被外界寄予希望的“习李体制”,还没待走上前台就已经被圈定了必须继承和延续现行体制的基本框架,即“不走改旗易帜邪路”的原则。这也等于在昭告世人,这个全球最大的一党专制,仍将为独裁党权的稳固延续而坚拒世界民主政治的主流文明。
   
   
   果然不出所料,从11月8日开幕的“十八大”政治报告中,我们就可以断言,一度被外界寄予希望的“习李体制”,还没待走上前台就已经被圈定了必须继承和延续现行体制的基本框架,即“不走改旗易帜邪路”的原则。这也等于在昭告世人,这个全球最大的一党专制,仍将为独裁党权的稳固延续而坚拒世界民主政治的主流文明。
   
   许多外电也从此报告之中一眼洞穿了“中国拒绝西方式政改道路”的实质,但在这里不应该说是整个中国,而仅仅是中共统治利益集团。因为人民大众还是普遍希望改变的。如果可以让每一位公民对此问题参与投票,必将毫无疑义地证明,人民有多么渴望民主政治的意愿。而这也从反面佐证了当局为什么在国内外舆论的强大呼声和压力下空前紧张地在京城出动140万保安维稳、 280万公安武警“誓死保卫”的原因所在。高层并非一点也看不清形势,听不到民意的声音,而是清楚他们现在几乎没有退路,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从11月8日清晨开始,看到大街小巷遍布尔立的警察,不禁让人哑然失笑。他们这是要防范谁呢?一个关在密室中的大会,却要把街头巷尾静静飘过的普通民众当成假想敌,至于这样吗?难怪昨天进京的外地游客,以为北京城戒严了呢。据报北京荒唐到连剪刀都被禁卖,需要做心脏手术的也不许就医,以减少北京的外地人数。如此草木皆兵之下,“喜迎十八大”, “喜”从何来?
   
   最令人们大失所望的是,这次政治报告虽看不到一丝大的创新和突破,但竟然连局部性的、小的突破也一切皆无。无怪乎在微博的有限空间里,网民无奈地叹道:贪官污吏们从此可以继续睡他们的安稳觉了。
   
   一
   
   这个月举世关注的两个国家——美国和中国,都发生着政权轮替前的政治大事。但截然不同的是,美国是全民自由参与的公平大选,而中国则是密不透风的小圈子内部“传位”。对比之下,天壤之别。
   
   即使不与美国的民主政治相比,昨天那篇空洞无物的政治报告也与中共自己往届的“×大”如“十三大”、“十六大”不堪并举。在1987年中共“十三大”赵紫阳的政治报告上,曾首次提出了党政分开,司法独立,保证人民监督政府,保障公民的权利和自由,故在当时颇得人心。但此次“十八大”却只字不提了。按“十三大”时的改革思路,党政分开才算是政治体制改革。而这次报告还在强调“加强党的领导”,继续巩固党政不分的现状。这在政治改革的进取方面也凸显出明显的倒退。
   
   胡总书记一个半小时的报告甚至与10年前“十六大”所做的报告,也看不出有何超越的内容。只不过是重提“十六大”积极推进政改,空喊“人民监督权力”、“权力公开化”等提法,不外乎是在“十六大”的主旨上原地踏步、一脉相承。
   
   二
   
   谁都明白,现在政改之路的最大阻力来自于“权贵利益阶层”。数据显示,这三十年来中国财富高度集中,1%的最富有阶层占有着全国41.4%的财富,已属于全球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面对权力和财富的极度集中,既得利益阶层不可避免地要形成索链,以对付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剥皮割肉”的政治改革,从上到下形成一个“命运共同体”。一退,就面临着彻底清算,一让,就意味着“亡党亡国”。“亡国”倒未必,但“忘党”终将成为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现在全世界224个国家中,仍然坚持一党体制的国家只剩下了臭名昭著的北朝鲜和古巴政权了,连越南也在逐步放弃一党独裁专制,开始了政治民主化的改革步伐。今年年初,世界舆论对越南所发生的积极变化,普遍给予了肯定的评价。但昨天大会上的“定调”报告一出笼,世界舆论一片哗然,纷纷发出失望之声。因为报告的主调已经反映出中央政权墨守成规的基本政治思路。那些原本寄希望于政治新气象的海内外人士,仅从昨天大会一开始就对毛、邓的集体默哀仪式,也可由此彻底打消所谓“去毛化”的一厢情愿。
   
   党史学者高文谦指出,由于中共 “在其位、谋其政、获其利者”的三位一体现状,这种利益阶层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在政治上往前走的。因为利益集团的那个链条上,都分布着千丝万缕利益关系的掌权者。他们已经将好处吞入肚中,要他们次第吐出来是不可能的事。于是他们最终迷信的,还是如京城这次“立体保安”式的刚性维稳。
   
   三
   
   回朔历史,“中国君主专制”是帝王与地主阶级共同分享统治权力和利益的一种形式,其实质就在于维系统治集团中的个别利益与整体利益之间的大体平衡,实现统治阶级整体利益的最大化。尽管中国现在每十年更换一次最高领导人,但对世界受众来说,中国政客在世界上依然显得十分陌生。他们的人生阅历,思考习惯、个人信仰、家世渊源等,即使是中国人,也只有极少数人才能知道。如同大清前朝紫禁城内的皇帝一样,中国最高领导层都习惯于深居简出,自成一体。帝王们已经与庶民们的呼声几近脱节,甚至造成了即使是“人民内部矛盾”的事件,也无法通过“人民内部”的渠道解决,于是只能逼使着人民不断地奔走呼号,不停地上访,不息地抗争。
   
   “十八大”这份了无新意的政治报告,无异于要那些冀盼政治阳春的人们抛弃幻想,未来十年,老人政治还将延续,专制统治仍将“加强”。自由民主之路被诬称为“邪路”,一党独裁加权贵资本主义反当成康庄大道。今日之中国,至今仍然把自己置于世界民主潮流之外,这不仅仅是中共的耻辱,也是所有中国知识分子的耻辱。明代作家马中锡在《中山狼传》中写道:“今日之事,何不使我得早处囊中,以苟延残喘乎?”胡锦涛的十八报告发出的信号就是“一党专制仍将苟延残喘下去”。
   
(2012/1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