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严家伟:见微知著:十八大将启动政改?]
蔡楚作品选编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家伟:见微知著:十八大将启动政改?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5/2012
   
   
   

   
   
   
   作者: 严家伟
   
   
   
   
   
   “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我们从“见微知著”里,也大致可以看到习、李新班子上台后,仍然与上届胡温庸政的十年,政治上不会有多大的改变。尤其应该指出的是,中国问题的症结并不在于提不提毛泽东这个名字,用不用这个“符号”。而在于实行不实行一党独裁的专政体制。不彻底改革这个体制,即使按某些人想的办到了“腐尸出堂,头像下墙”,官方文件里不提毛泽东思想了,但—党专政体制不动,其结果中国仍然是没有毛泽东的毛泽东党国。中国仍然是“普天之下莫非党土,率土之滨莫非党臣”的“河蟹盛世”。什么社会的民主转型,实行民主宪政,只能是镜花水月而已。
   
   今年的11月,肯定会有两件大事引发世界关注。第一件就是11月初的美国总统选举,另—件就是中共十八大的权力交接。美国总统选举迄至今日究竟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获胜,恐怕最伟大的预言家也无法作出判断,到时得看美国亿万选民究竟要继续“留用”倾向保守、软弱的奥巴马,还是要“启用”锐意进取的罗姆尼。真是鹿死谁手尚难逆料。而稍后开始的中共十八大,恕我不恭,习“储君”坐上“龙椅”,李克强“朝中拜相”,现在稍有点政治头脑的人,没有谁会不知道的。这就是民主宪政与一党独裁一个根本性的区别。
   
   而现在引人关注的是,习、李新班子上台后,究竟要把中国带向何方?是让中国大步向民主社会转型,还是力求“维稳”一切依旧,或者就弄点小打小闹的“改革”以应付民众日益高涨的对民主宪政的要求。在此,笔者又一次看到了某些人十年前一厢情愿的“故态”。当年他们对所谓“胡温新政”的期待与一厢情愿的自我意淫,现在只不过是换了一套说词而已。把当年欺人自欺的诸如“团派精英、紫阳旧部”,“平民出身,没有历史包袱”等等,变成对人家—篇官样文章的不惮以“最大的善意”去加以自我安慰式的解读。他们从中共中央政治局10月22日举行会议,研究十八大政治报告及中共党章修改,事后官方新华社发布的报道中全文未提毛泽东思想,从这一点便认为“习、李新政”(这回他们没好意思这么叫,是笔者“帮”他们这么称呼的)上台后就会“非毛”、“去毛”、消除毛泽东思想对中国政治上的影响,而启动“政改”当然下一步就是要让中国向民主社会转型了。这种愿望无疑是善良的、美好的。然而美好、善良的愿望只有当它与客观现实相符合(至少大体上基本符合)的时候,才具有积极的意义。否则就只是一厢情愿的“单相思”。
   
   其实世界上许多事情,往往从一星半点的小苗头上,就可看到它的实质和发展趋势。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民间的稗官野史中曾有这么—个故事:明末清初的洪承畴(1593~1665),曾是明朝的重臣,又是名噪—时的文士。在援救锦州一役中,松山城破被俘。当时作为异族侵略者的满人命其剃头、易服投降,洪承畴拒不剃头,而延颈承刃,“只求速死”,且又绝食七天。如此坚定的态度,恐怕丝毫不亚于“革命样板戏”里中共党员的“光辉形象”了。但据说顺治的母亲(孝庄皇太后),一日走到洪承畴囚室的楼上,从楼板的缝隙中偷看被囚禁中的洪承畴。这时楼板上的—撮灰尘,落在洪的官袍上,洪马上小心翼翼的将灰尘拂去。顺治的母亲根据这么一个小小的细节,便回来对人说,洪承畴并非已决意想死,一个对衣服尚且如此珍爱的人,对其生命—定还会有留恋之意。你们好好去劝,他会回心转意的。果然后来洪承畴在对方的劝诱下,终于向当时的异族入侵者投降,最后成了“我大清”的“贰臣”,用今天中共御用学者最爱用的骂人词就叫成了“汉奸”。不过今天的御用文人已把当年的入侵者捧上了天,甚么康熙大帝,康乾盛世,都被视作“极具中国特色”的圣主明君,自然洪承畴也不会再被视为“汉奸”而应是力促“统—”的功臣了。上面这个故事虽非出自所谓“信史”,但也说明—个道理,即在观察—个人或某件事物时,是可以见“微”而知“著”的。故古人云:“圣人见微以知萌,见端以知末,睹始而知终也”。这里所谓的“圣人”,也可视作善于客观、冷静对事物进行分析判断的明白人。
   
   现在回到正题。就在一些人大肆鼓噪十八大后的习李新班子将会“去毛”而启动“政改”时,我们不妨来看看一些似乎并不太引人注意的“小事”。—个就是刚死去的柬埔寨已“过气”的所谓“太皇”西哈努克。此人虽然可称皇帝,实际只是个高级国际乞丐。而且一辈子都是个死抱着毛泽东及其阴魂的大腿不放,专门来吸取中国纳税人血汗的恶丐。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当时以波尔布特为首的赤柬恶魔势力还未壮大,西哈努克就是老毛用来对抗美国而安插在柬埔寨的傀儡与棋子。由于此人极度亲毛到了无耻的程度,甚至来北京访问时公开说“因为自己未能出生于无产阶级的家庭而感到深深遗憾”。一时被“誉”为“毛主席的好学生”。作为柬埔寨的一国元首出访他国说出这种话,真是丢尽了国格、人格。因此招来其国内军、政界人士极大的反感。终被朗诺将军发动政变将其推翻。于是他只好在北京当起了流亡皇帝。此时中国的文革和对老毛的个人崇拜已达到“颠峰状态”,这个西哈努克更不甘落后,竟然在公众场合见到老毛的画像时也要深深一鞠躬,—时传为笑谈。1975年波尔布特集困夺取了柬埔寨政权,在其国内进行族群灭绝式的大屠杀,近三分之一的柬埔寨人被杀害,包括数以万计的华人。而西哈努克却跑回去担任赤柬的“国家元首”。成了这场反人类罪行的帮凶。
   
   直到七十年代末,越南军队击败了赤柬,才终止了这场反人类大屠杀,解放了柬埔寨人民。而西哈努克已于此前逃到北京,一直在北京过着“比皇帝还皇帝”的“幸福”生活。供养他的是中共,当“冤大头”的却是中国的纳税人。就是这样—个无耻的坏蛋死了,不但比鸿毛还轻,也使中国纳税人少了一笔冤枉负担。按理说庆祝—下到也可以,至少也应低调的将其尸体送走就完了。而中共当局竟然下令降半旗致哀,其尸体竟然要由中共高官、国务委员戴秉国陪护送回其国内。真是哀荣备至。至于央视之类党媒体对西哈努克的肉麻赞颂之词,就不必在此重复了。
   
   从这件对待一个死人的“小事”之“微”中,我们就不难看到老毛的阴魂对中国政治影响之大的“著”。西哈努克已是一具无任何价值的行尸走肉。现在的柬埔寨既非当年的赤柬那样是中共的“铁哥们”,而在国际的政治、经济领域里对中国大陆也是个无足轻重的小国家。向来视利害重于泰山的中共,却偏要对这具死尸待以“国君”之礼,偏要把它的五星旗降下半旗以致哀。请问无数次大矿难,死了那么多共产党的“工人阶级弟兄”;舟曲泥石流;上海大火灾;动车大事故……又死了多少人?哪—次能“感动”得了高贵的五星旗低下半个头来致哀?而这个纨绔王孙,酒囊饭袋,无德无能的无耻之徒,长期在中国骗吃骗喝的国际叫化子,却能有这么大的“能量”!此无它,就因为他是“毛主席的好学生”,是先帝的“老朋友”。由此可见先帝“余荫”的影响还是何等浓烈。说什么非毛、去毛,以此启动政改,恐怕令人难以置信。
   
   而与此同时柬埔寨一家服装厂的中国女主管因撕毁了一张西哈努克的照片,不但被法庭判刑,罚款,下令驱逐出境。甚至对该女子进行人身侮辱,被戴上手铐弄到西哈努克死人像前去下跪拜鬼赔“罪”。不就一张死人的画像吗?竟如此欺侮我中国人。按说这类事件,往往是当局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增强爱党国热情的绝佳机会。可是我们“强大的祖国”对此的反应却更出人意料。一向对民主国家有张“强硬”脸的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对此不但不为中国妇女受辱说一句像样的人话。反而在10月23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西哈努克是中国人民的伟大朋友,深受柬埔寨人民爱戴。个别人的这种行径是极端错误的,将由柬方依法予以处理”。那意思无非是中共对此既不想管,也不敢管。我们不妨设想:假如一名中国妇女在日本撕毁了一张某位日本已故领导人的画像,也被日本人如此侮辱,令其去下跪“拜鬼”赔罪。看看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洪磊之流会抛出些什么精彩的“党骂”?所谓的爱国义愤又会被煽动到何种炽烈的程度。而今只因为西哈努克是“毛主席的好学生”,是所谓“中国人民的伟大朋友”(“中国人民”不过就是老毛与中共的代名词而已)。于是一切爱国情怀,对同胞的关爱支持都冰消瓦解。“强大的祖国”甚至不肯为自己的国民在异国受辱说一句公道话。此无他,仍然是先帝的遗训,老毛的阴影在支配着当局的脑袋。
   
   与此同时人们还看到,卧在天安门广场的现代木乃伊——毛泽东腐尸纪念堂,不但在饱受世人诟病与舆论谴责后至今仍负隅而“立”,而且在2012年10月23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又决定在该堂内再增设韶山、井冈山、遵义和延安四个厅,陈列反映(老毛)“革命生涯中具有重大标志性意义地方的山水主题书画”。这就和那些—厢情愿的人自我安慰式的“谣言”中所谓的十八大开完后,毛的尸体将迁回湖南“入土为安”形成鲜明强烈的对比,无异于重重地抽了这些人—耳光!再看看中共官员与党媒体对此事更是加以高调宣扬称之为是“十八大前的大喜讯”。并说“这对我们深切缅怀毛主席的丰功伟绩,认真学习毛主席的光辉思想,诚挚表达对毛主席的怀念之情,有着重要的意义”。如此肉麻地吹捧,与文革的“造神运动”还有多大区别?
   
   其实当局的官样文章向来就是说一套,作—套。它“说”了的不一定就“作”(如“立党为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之类);而要“作”的、许多时候根本就不“说”(如禁报、封网、抓捕上访民众、迫害持不同政见者之类)。所以其官样文章中的套话、空话向来就无多少价值。何况这次人家根本就没说任何新的内容。全是有些人自己在那里“神经过敏”。人家的原文是:“政治局会议强调,全党要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这个提法其实是—个早已唱过的“老调子”,根本了无新意。远在五年前的2007年8月28日中共中央决定召开十七大会期时,也同样宣称的是,十七大“将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同年9月17日,政治局研究十七大政治报告及党章修正案时,又重申:“全党同志要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请看,除了“十七大”与“十八大”;2007年与2012年发布的日期不同外,其余几乎逐字逐句都一个样。它们二者之间究竟有什么区别?五年前人家也没提毛泽东思想,可是毛思想—直在中共党内比“绩优股”还“抢手”,毛的阴影仍黑雾重重。甚至在三年前庆祝中共建政60周年的天安门广场大游行中,还出现了文革后早已销声匿迹的“毛泽东思想万岁”的游行方阵。现在又无任何新的提法可以证明人家是要“去除毛泽东思想”。凭什么便认为习、李新班子上台后就会“非毛”、“去毛”,就要启动政改,中国社会的民主转型就要到来了。实在是太过于天真,也太不了解中共,太过于“乐观”,也太过于一厢情愿了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