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何頻:習李時代——不是政改,便是政變]
万润南
·四通故事(03)日本行
·四通故事(04)三门课
·四通故事(05)小万上
·四通故事(06)燕京会
·四通故事(07)刘海平
·四通故事(08)贾春旺
·四通故事(09)四季青
·四通故事(10)陈春先
·四通故事(11)刘英武
·四通故事(12)办执照
·四通故事(13)成立会
·四通故事(14)学习机
·四通故事(15)打印机
·四通故事(16)王安时
·四通故事(17)高境界
·四通故事(18)高效率
·四通故事(19)陈庆振
·四通故事(20)撞铁门
·四通故事(21)高效益
·四通故事(22)当倒爷
·四通故事(23)王缉志
·四通故事(24)实业派
·四通故事(25)题外话
·四通故事(26)沙头角
·四通故事(27)告别会
·《四通故事》征订启事
·《四通故事》最新目录
《春到清华园》
·丁香
·紫荆与雪松
·断碑榆叶梅
·工字厅的白玉兰
·晗亭碧桃
·荷塘春柳
·水木清华山桃花
·图书馆迎春花
·连翘
·天文台樱花
·牡丹
·二号楼紫玉兰
·七绝:《樱花》
《童趣盎然》
·祖孙对话
·并肩看世界
·放飞希望
·有什磨好牛的!
《万歌涂鸦》
·汶川地震周年祭
·汶川男子汉
·七绝 《赞“狗东西”》
·劫后天府泪纵横
·五月的鲜花
·佛语
·香浓瀑布
·爷爷在念经
·云台天桥
·云台天瀑
·云台山
《八九·六四》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北京六四民主運動研討會
·达扬专访:六四亲历者万润南见证历史
·自由亚洲电台:万润南谈三知识分子遭中共政治局常委点名
·七绝 端午感怀
·杜导正披露赵紫阳录音回忆录制作内幕
·两个“绝不”和两个“凡是”一样,都将成为历史的笑话
·胡耀邦和赵紫阳有何不同
·孙立平:最大的威胁 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
·[历史镜头] 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
·和邓丽君同台唱《血染的风采》
·点燃烛光
·马英九的坚持
·龙应台: 献给丁子霖
·国殇之柱
·ZT 小市民奇遇记
·关于“爱国主义”(绣像版)
·ZT杨继绳:集体世袭与“权力场”
·ZT沙叶新:“腐败”文化——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ZT 沙叶新:天下几人是男儿?
·ZT沙叶新:我的心更没死!
·ZT杨继绳:制衡权力,驾驭资本
·ZT刘军宁--官员财产公开:不难的“难题”
·ZT 沙叶新:三个女人向我推荐,我向所有男人推荐
·ZT龙应台:《窃听风暴》,你是有选择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頻:習李時代——不是政改,便是政變

http://i48.tinypic.com/2gt5e6v.jpg
   
   何頻:習李時代——不是政改,便是政變

   
   習李時代:時間開始倒數

   
   據說,江澤民針對薄熙來事件有言,不能突破人類文明底線。
   
   不管江澤民是否講過這句話,但我們可以借此討論的是,什麼是人類文明底線?以今天人類文明的基本標準,就是人的基本自由、權利不能被剝奪,而一個國家保障公民權力的基本條件是:可以選舉領導人、獨立的司法、自由的新聞出版。
   
   我們知道,有了這三個基本文明的支柱,並不能說公民的所有權利有完全保障,在西方國家,官員濫權,百姓受損的事件,也沒有絕跡。但如果沒有這三個支柱,可以說,這個國家是基本處於一個文明線之下的國家。
   
   所以,中共也只說中國是一個“文明古國”,卻不敢說今天的中國是個“文明國家”。中國人很少知道,中共中央中有一個“精神文明領導小組”,但中國人都知道,所有的“精神文明”都被中共空洞化、虛假化、扼殺掉了!
   
   如果說,毛澤東誘發的是人的惡,鄧小平誘發的是人的貪,江澤民、胡锦涛则继续了邓小平的作用,以至一些人才有“今不如昔”之感。
   
   餓死了幾千萬、殺死了幾千萬、讓幾億人生不如死的毛時代的“平均”,就是“平窮”;那個時候的“公平”,是所有的人只能有“公心”!
   
   想念毛時代的人不是瘋了,是他們對今天如此腐敗、如此墮落、如此不安的憤怒!支持薄熙來的人不是瘋了,他們知道,搞掉薄熙來的人只可能更壞,或者比薄熙來更小人!
   
   這是一個簡單的演進:文強比張君惡,王立軍比文強惡,薄熙來比王立軍惡,抓薄熙來的人不就比薄熙來惡?因為在這個倫綱無常的黨國之中,只有更惡的人才能治惡的人。
   
   所以,面對這樣一個文明底線之下的國家,沒有幾個人,能對習近平、李克強抱有希望。很多人對我說,只要習李不像江朱那樣在瓜分國有資產上“有作為”,不像胡温那樣在反腐敗上“無作為”,便是中國的大幸了。
   
   問題是,不給予習近平、李克強希望,還可以給誰期望?幾年前(2010年10月6日)我有一篇文章的標題:習近平在搖擺中“有所作爲” 。
   
   這篇文章的結尾是這樣寫的:“過去,人們拭目以待胡锦涛,迄今爲止,是失望;習近平會讓人們再失望嗎?這不以習近平的意志為轉移。時勢快到了!所以,我相信習近平將有作為。”
   
   我的結論引起一些爭議,批評我者認為我仍將中國前途寄予某個人身上。
   
   不錯,我仍然認為,中共當權者的覺醒、遠見和道德勇氣,主動帶領中國轉型,顯然可降低轉型所需的社會成本,也可以使中共和民眾都付出較小的代價。
   
   我並不是從習李個人身上去尋找理由,他們的家庭背景、人生歷程、學知修養、領導團隊,是有益於豐富對他們的認識,但決定性的因素是:中共傳統統治中國之法已經走到了盡頭。
   
   現在,似乎有一些令人興奮的信息被釋放出來:習近平是有意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的。
   
   類似這種跡象,其實在中共十六大前後曾出現過。我們有理由懷疑,習政改的信息,也可能是一個煙幕彈,只是釋放了一些政治壓力。
   
   之所以如此,不是習近平不想政改,是他並不知道怎樣政改。因為,至今為止,中共各種人物擬出的政改方案,都有一個基本底線:中共可持續執政。
   
   其實,有了這個底線,這場政改進不進行都沒有根本意義,甚至可以說,這樣的政治改革,從長期看,會對社會造成更大的混亂。
   
   現在的官僚系統一方面是腐敗透頂,但另一方面又非常固化,它對一切侵蝕其權力、利益的改革都非常敏感,而且極其懂得利用改革來谋取更多權和利,因為改革的權力完全操控在其手中。
   
   “我不改,你又怎麼辦?”
   
   鄧小平、江澤民、胡锦涛三十多年來主導改革的效果,就是如此,黨政官員越來越更有權、更有錢、更濫權、更腐敗、更無恥,當然,更被民眾所痛恨!
   
   所以,習近平如果真想通過“加強黨的領導”來政改,其結果必然是:黨政權力更為強大。
   
   但是,習近平如果想通過“減弱黨的領導”來政改,有人早就警告:立即開放新聞自由、開放黨禁,中共很快便可能陷入滅頂之災,中國可能四分五裂。
   
   這當然是習近平要努力避免的,即使他的處境比胡锦涛时代還要艱難,為了安全計,他不是沒有可能作出這樣一個選擇:寧當中共帝國的“未代皇帝”,不當民主中國的“開國總統”。
   
   “我不改,你又怎麼辦?”這是一種非常無奈但又很有力的說法,因為中共控制了一切,一切的反叛都可能被中共消滅。這是中共一些人的本錢和邏輯。
   
   然而,這只是一種鴕鳥心態,並沒有力量可以真正、最終阻止中國走上現代政治文明之路,而且,我相信,拖延的結果,只會使中共諸人下場更為悲慘。
   
   “你可以不改,但你時間不多了”。這是我對“我不改,你又怎麼辦?”這種話法的回應。
   
   中共是一個身患絕症之人,沒有任何藥可是治癒其病,所謂政改,的確只是延長一下壽命,減緩一下痛苦。如果不用藥,不治療,更大可能死得更突然、更悲慘。
   
   第一,對中共權力資本的擴張、垃圾價值的輸出、軍事力量的膨脹、民族主義情緒的高漲,全世界都開始警覺,勢必造成中國和諸多國家的摩擦、衝突。
   
   現在狀態下,中共外交難以回歸理性軌道。野心和能力的失衡,等於選擇了一種自殺式外交。
   
   中共現在面臨的對外衝突,並不是毛澤東時代的虛擬衝突,或者叫戰略性衝突,沒有冷戰陣營作為屏障,而是比較直接的戰術性衝突,緩衝空間並不大。
   
   事實是:中共不但沒有在全球挑戰西方、美國的能力,連當個亞洲霸主的資格都得不到承認。
   
   中共硬闖,前面遇到的反彈會加大,衡突會加劇;中共退縮,國內民眾情緒得不到滿足,民族主義者會成為挑戰政權的另一支力量。
   
   混亂的外交是混亂的內政的延伸,外交的鈍銼會反過來讓內政更混亂,所以,中共的崩潰,也可能由外交事件引發。2012年9月發生的反日抗議,就是一次預示,“釣魚島是中國的,薄熙來是人民的”的標語,令當權者不寒而粟。
   
   第二,這些年,中共盡一切之力打壓民間社會成長,新聞出版鉗制程度越來越高。但社會的分化、民智的提升,尤其是信息技術的進入,使嘲諷、反抗官員、政權的能量每時每刻都在成長、積蓄、擴散。
   
   這種力量並不是虛擬的,她是發自中國這代人的內心。以中國人的勤勞、聰明、善良,沒有任何理由,讓中國人的一切還由一個共產黨來操控。而且,有基本獨立思考能力和判斷力的人,越來越明白一個簡單的道理:
   
   不是說中國所有的問題都是中共造成的,但中國所有大的、根本性問題都是中共造成的;不是說中共下台就能解決所有中國問題,但中共在台上,所有的問題都不可能得到根本性解決。
   
   這就是政治變革的基本共識。我並不懷疑,有一天,中共會將所有異議分子都打入大牢,也不懷疑余傑的“中共狂言將幾百個知識分子活埋”之說,但我更不懷疑,強大的中共將遇到更強大的反抗。
   
   因為中共所侵犯的,不只是異議分子,而是普羅民眾。今天,中共可以用暴力、用金錢,撲滅各地的星星之火。但是,中共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通過自身的力量,打破全國地方上已經黑金、黑權混合的格局,這種黑金、黑權時刻都在逼人上梁山。
   
   不是每一個梁山都有宋江。這種消耗戰,也不能保障官家每一次都是贏。只要官家輸一次,星星之火就可能引爆全國之火。
   
   社會的反抗,如果演變成社會的革命,尤其沒有成熟的政治組織(例如異議組織)引導,一場失控的復仇、泄憤运動不可想像。
   
   這種狀態在很多國家都上演過,所以,中國許多權貴家庭爭先恐後移民,求的不是避禍嗎?
   
   第三,更危險的因素來自中共內部。至少以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中共內部傾軋。幾乎是造成官員傷亡、傷害的全部原因,是造成社會動蕩的主要原因。這一切原因在於,中共從來沒有建立一個有序、公開、公平的權力秩序,它凝集黨心的力量,毛澤東靠的是淫威和欺騙,鄧、江、胡靠的是腐敗和暴力。
   
   淫威和暴力其實是一回事,換成中共的說法是:組織力量。這個組織比恐怖組織還要令官員都感到實在的恐怖,它可以使人一夜間聲名狼藉,它可以使人一瞬間失去所有權力,也可以使人生不如死,它甚至可以用一切辦法防止你自殺,而由党來決定你的死法。
   
   時間已經開始倒計時了
   
   從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總理、元帥,到省市委書記、廠長、校長、街道居委主任,幾乎所有的職位上,都有無數的官員被組織摧殘過。
   
   這是一埸場大大小小政變的原因和結果,而且,至今沒有根本改變。所以,我毫不猶豫地說,如果習近平不進行政改,就沒辦法避免政變的結局。
   
   江澤民被認為是第一個和平地將權力移交的中共最高領導人,而且,年齡、學歷、經歷成為官員晉升的條件,被認為是中共權力秩序化的開始。這是完全錯誤的判斷。
   
   首先,江澤民交權和鄧小平交權沒有本質區別。鄧小平如果不是帕金森症,他隨時都可能動念廢掉江澤民,1992年他南巡就是想廢江澤民,眾所周知。廢太子是多數獨裁者共同的習慣,鄧小平如此,江澤民也不例外。可江澤民的權威遠不如毛澤東、鄧小平,他有贼心沒贼力,被迫將權位交給了鄧小平給他定下的接班人胡锦涛。但只用了二年功夫,江澤民便推出習近平取代了李克強的一號接班人之位,因為胡锦涛比他更弱,當然,胡锦涛也是被迫接受的。
   
   這樣一種隔代指定的接班人方式,可以繼續下去嗎?你會相信胡锦涛為習近平選定的接班人胡春華或者周強,能在10年後接班?如果能,習近平還能再為胡春華指定一個接班人?
   
   不能持續的接班人選擇方式,當然只能說是一時的現象。又怎能說建立了權力交班模式?
   
   那些所謂年齡、學歷、經歷,成為硬指標,並不能保障官員晉升的和平性、公平性,甚至比元老隨意挑選官員更容易產生衝突。因為,具有權威的元老挑選官員,落選者只能恨自己馬屁功夫未修煉到家。而一旦有了一個硬指標,你又達到硬指標,你沒有被選上,你便更不服氣。
   
   將薄熙來貶到重慶,迫使他弄出了天翻地覆的“重慶模式”,便是想以功逼宫。薄熙來政變未邃,干掉薄熙來卻是政變成功,但並沒有因此使十八大的權力分配變得順利,因為符合晉升常委硬指標的人,超過了職位所需,所以,為此引發的爭鬥可以想像。
   
   不止政治局常委會層次,中共黨政軍幾乎所有的層級,都陷入權位、權力的明爭暗鬥。這種爭鬥,低級的是辦公室里打架,高級的是給你弄個黨紀處分,溫柔的是讓你有職無權,狠毒的是將你送去“雙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