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晚秋忆黄蓉]
曾节明文集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马克思主义究竟为什么残暴?
·第四条道路
·习近平治下政变是迟早的事
·时局观察:讨伐“庆亲王”是习近平对曾庆红动手的信号
·简化汉字中的中国危难信息
·暗杀以逞的普京,身后必蹈斯大林的覆辙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越来越有可能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晚秋忆黄蓉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晚秋忆黄蓉
   
     红黄叶飘飞的时节,容易产生一种归宿感:人生就如一片树叶一样,由鹅黄新芽,到红黄落木,落叶归根、周而复始。有的花叶,却在青春绽放的时节折落,断折处缀挂着琼浆玉露般的鲜活生命液汁,徒令有心者惋怀悠悠。黄蓉的饰演者翁美玲,就是这样的一枝早早折落的花叶,因为早早归去,她没有刘晓庆等人枫红的秋实之美,但她永远是一株鲜活的花叶、永不枯萎的花叶,缺憾之美,比完美更加深刻和隽永。如果一个俊逸秀美的人,在风华正茂的时节逝去了,那他(她)永远是一个俊逸秀美的青年,这是早归者的永恒魅力。
   
     秋瑾、林昭、黄蓉、布鲁斯.李就是这类的永恒魅力。1985年五月的那个湿热的晚上,任性的“黄蓉”,不辞而别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刚满二十六岁不到两星期,当红怒放的时节选择离去,使她的人生坐标永远停留在“黄蓉”——轰动整个华人世界的《射雕》主角上。


   
     因为饰演黄蓉成功之无可逾越,翁美玲已经永远等同于黄蓉。只有翁美玲,不仅入戏、而且入魂地表现出了金庸笔下的那个无比聪颖灵俏、且又无比任性、俏皮、痴情,还有些刁蛮的“黄蓉”。因为翁美玲就是这样一个无比聪颖灵俏、且又无比任性、俏皮、痴情,还有些刁蛮的LADY。
   
     翁美玲的“黄蓉”,是演艺界的一座巅峰,翁美玲之后,迄今谁也演不活黄蓉。后来周迅在中港合拍的新《射雕》中,周迅饰演的黄蓉,倒是充分地演活了大陆八零后女人普遍的任性、泼辣、刁蛮、自私;阔面平额的周迅没有古典美、更不懂得古典美。而李亚鹏也没有充分表现出郭靖的憨厚木纳正直,倒演出几分玩世不恭。
   
     现在的华人演员、尤其是大陆演员,不仅欠缺演技和气质,也缺乏古典美的相貌外观,生于香港的翁美玲,那种瓜子脸、饱满天庭、俏皮而又纯情的传神大眼、上唇微翘的樱桃小嘴...嘴唇薄薄、颅面平平的周迅、章子怡有吗?
     在大陆时,我曾经留心注意苏州、杭州和安徽的年轻女人,竟满街扁颅阔脸的高头大马,与东北大妞相去不远,这哪是苏杭江南的闺秀?这分明是满洲女人。而今的江南城市中,去哪里寻觅秋瑾、林昭的瓜子脸呢?张德江、王立军、周迅、李亚鹏...无不阔面扁颅,现今大半的中国人,竟有着女真人的相貌特征。
   
     这是汉族鉴别力低下的结果。什么糟粕学什么——从学习契丹人凌迟死刑,到效法女真(满)人扁颅陋习...面对这种悲象,你不得不佩服日本人鉴别力的无与伦比,曾经师从中国上千年的日本人,就是不学中国的太监、科举、小脚...对中国人满洲化的扁颅陋习,日本人早有觉知,日本育婴专家大关早苗女士早在八十年代就著书提防。
   
     汉民族鉴别力低下的根本原因是非宗教官本位价值观——以权力为真、以权力为美...官本位的汉民族士人阶层,竟因为曾经深为鄙夷的满妖贼鞑入关做了大官,于是康熙们放的屁,也成了香屁;三百年后,官本位的大众百姓,竟因为曾经深为鄙视的共匪黄俄入关夺了江山,于是对解放军中大批的东北南下干部顶礼膜拜,连他们满洲化的扁颅阔面,也成了美的样板,竟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去给自己的襁褓子女颅下塞黄豆、绿豆,也去学女真人把襁褓婴孩的手脚捆起来,还振振有词曰:“捆牢了,今后长得直!”
   
     以致于婴儿睡硬枕头捆手脚的满洲化陋习,由北到南、由西到东,红遍了整个中国,连二三十年前因盛产“南北头”遭外地人耻笑的湘西、湘南乡间,现在也热衷起此满洲习俗来了——整个中国都满洲化了。
   
     笔者的小儿子生在曼谷,尚未出生,法轮功邻居、东北大婶梅阿姨,就煞有介事地跑到我住所,对大腹便便的妻子说:“赶紧做一个米枕头,免得长成“南北头”...要捆子手脚的布条吗?我给你弄一些来。捆手脚的今后长得直!”对这样愚昧的好心,我和妻子无言以对,唯有谢绝。我心里自忖:你梅阿姨为什么不去捆了手脚睡在米枕头上?
   
     不多久梅阿姨搬走了,当她听到我小孩出生的消息后,热情地要来探望,我谢绝说:不用了,你打电话“讲真相”要紧。
   
     比起白种人,黄种人就颅骨较短、前额较低、眼窝较浅、鼻梁较平,黄种女人的胸部和臀部本来就较白种女人为小,婴儿婴儿睡硬枕头捆手脚的满洲化习俗,等于是大大放大黄种人的美学缺陷,导致其无立体感,看看今天中国人大陆人(尤其是东北人、城里人)那副扁颅阔面、那种板块式身材...那种毫无美感的庸俗愚蠢象,就好象“劣等民族”四个字刺在了脸上。
     在满洲化歪风陋俗的影响下,今天中国女白领的形象,不仅不如日韩,连泰国女白领都不如:泰国女白领虽然普遍教矮小,立体感倒强过中国人好许。
   
     翁美玲生在港英时代的香港,那时候的香港,受英国人的影响很深,满洲化(“南下干部”)的影响微乎其微。香港的医院就要求婴孩侧睡。
   
     除了外观美感产生不了秋瑾、林昭、翁美玲之外。中国大陆赤匪黄俄的体制,也产生不出秋瑾、林昭、翁美玲这样的气质。纳粹还有美学上的成就,而从列宁到毛共到邓江胡伪共,不仅惨无人道,美学境界也停留在村痞土匪的层面,这种体制的社会只能培养心毒手狠的“半边天”泼妇、悍妇、毒妇,而不可能培养出个性丰富的秋瑾、林昭、黄蓉。
   
     漫步美国大学校园,望着某些身材娇小、活泼灵跳的白人女大学生,就好象感到翁美玲又活到了眼前。金庸笔下的黄蓉,与西方人的气质难道会有联系吗?英文流利的翁美玲,恰恰是在英国读完了中学和大学。
   
     “黄蓉”早早的香消玉殒,只留下我这样的知音在大洋彼岸的秋林中无限怀想。电视连续剧《射雕英雄传》好像在昨天,《射雕》之《东邪西毒》主题曲唱曰:
   
     “人海之中,找到了你 一切变得有情义,
       ......
      人生匆匆 心里有爱 一世变得有意义”
       ......
   
     这前一句恰在述说“黄蓉”的珍贵。象翁美玲这样聪明活泼而又纯情的漂亮女人,可遇而不可求,且几世难遇一个,人海之中遇上这样的伴侣,足以值得抛却一切荣华富贵和尘世理想,避居桃花岛上。我一直颇不理解:为什么郭靖放着华筝公主不娶、金刀驸马不做,竟和一个吉普赛人般的黄蓉浪迹天涯,何不娶了苦恋自己的华筝公主,凭藉蒙古军的威力,去西域当个国王更好?直到今天才豁然觉悟。
   
     聪明的女人,往往有着强烈的控制欲,喜欢自作主张,这应该翁美玲情场失意的主要原因。这种控制欲,成功男士多受不了,受得了的男人,往往又是凡夫俗子,翁美玲这样的当红影星又看不上他们,于是就高不成低不就。翁美玲现实中只能找郭靖这样憨厚木纳好脾气的男人,而决不般配野心勃勃的杨康,只可惜戏幕后黄日华也没有那种憨厚木纳好脾气。
   
     如果真能有幸碰上翁美玲这样聪明美丽的伴侣,我甘愿俯首帖耳,永远当副官。昔者王洛宾咏叹西域美少女歌云:
   
     “我愿做一只小羊,偎依在她身旁,让她挥动那细细的长鞭,不断轻轻地打在我身上...”
   
     但王洛宾咏唱的只是少女美艳的青春,若只靠这种浪漫的激情行事,老王即使真的做了小羊,没过几年,“西域歌王”肯定要哭闹着要转世变人,另寻新欢。因为青春的美艳易逝,而智慧的魅力能够长久。
   
     遗憾的是:上帝在赐给女人美貌的同时,鲜有再同时予之智慧。所以这世上漂亮兼又聪慧的女人寥若晨星,而自以为是、大愚若智的女人则举目皆是。在独立评论上就可以看到:懂得历史并能够全局思维的女网友,只有贝苏尼一人。
      
   
      后一句“人生匆匆 心里有爱 一世变得有意义”恰似在归纳翁美玲的一生:翁美玲的一生是短暂的,就象市内的短途计程车的一次接送一样短暂,但翁美玲却留下了无限怀想的广袤空间,因无限惋惜而无限怀想;翁美玲的生命虽然短暂,却那样的隽永美艳,她永远是那个青春洋溢的俏黄蓉。今刘嘉玲、关之琳都已老去、张曼玉更是老得走了样,翁美玲却永远年轻。
     只有痴情者才会死于情,痴情是因为纯情,纯情是因为爱得纯爱得深,翁美玲太脆弱,因为她太纯情,刘嘉玲就绝不会自杀。刘嘉玲可能会很长寿,但我敢保证:翁美玲却能够为世人更久的怀想。翁美玲自杀几个月后,她饰演的《射雕》在胡耀邦批准下进入中国大陆,“黄蓉”已经镌刻在数以“六零后”、“七零后”、“八零后”数亿中国人的青春记忆中。
   
     但是,自寻短见是上帝所不喜纳,不管自尽的理由有一千零一种,因为生命和灵魂都是上帝赐予的,自寻短见诚可谓暴殄天物,翁美玲因为汤镇业移情别向而暴殄天物,转生后不知要受多大得苦?不知要生在中国大陆怎样恶劣的家庭中,遭受何等的黑暗呢?我祈求天主上帝能够宽恕翁美玲的过犯,让“黄蓉”早日重现中、港、台。
   
     其实当年为情所困的翁美玲,大可以在自寻短见之外,有另一种更美的选择。已故大陆演员陈晓旭,一生只演了《红楼梦》一部大戏,但她却注定比许多大牌影响更富魅力,一则是她演了林黛玉,二则是她抛却亿万家资、遁入了空门,命运奇巧地与林黛玉神似。陈晓旭美的境界,更在翁美玲之上,陈晓旭之美,则是笔者非笔力所能穷尽也。
   
     看到陈晓旭遁入空门,有时我也想:倘若当年我没有结婚,以遁入空门的方式就地离开中华人民共和国,会不会是更好的选择?
   
   曾节明 于2012年十月二十三日凌晨于纽约州秋夜 
        
(2012/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