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晚秋忆黄蓉]
曾节明文集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晚秋忆黄蓉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晚秋忆黄蓉
   
     红黄叶飘飞的时节,容易产生一种归宿感:人生就如一片树叶一样,由鹅黄新芽,到红黄落木,落叶归根、周而复始。有的花叶,却在青春绽放的时节折落,断折处缀挂着琼浆玉露般的鲜活生命液汁,徒令有心者惋怀悠悠。黄蓉的饰演者翁美玲,就是这样的一枝早早折落的花叶,因为早早归去,她没有刘晓庆等人枫红的秋实之美,但她永远是一株鲜活的花叶、永不枯萎的花叶,缺憾之美,比完美更加深刻和隽永。如果一个俊逸秀美的人,在风华正茂的时节逝去了,那他(她)永远是一个俊逸秀美的青年,这是早归者的永恒魅力。
   
     秋瑾、林昭、黄蓉、布鲁斯.李就是这类的永恒魅力。1985年五月的那个湿热的晚上,任性的“黄蓉”,不辞而别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刚满二十六岁不到两星期,当红怒放的时节选择离去,使她的人生坐标永远停留在“黄蓉”——轰动整个华人世界的《射雕》主角上。


   
     因为饰演黄蓉成功之无可逾越,翁美玲已经永远等同于黄蓉。只有翁美玲,不仅入戏、而且入魂地表现出了金庸笔下的那个无比聪颖灵俏、且又无比任性、俏皮、痴情,还有些刁蛮的“黄蓉”。因为翁美玲就是这样一个无比聪颖灵俏、且又无比任性、俏皮、痴情,还有些刁蛮的LADY。
   
     翁美玲的“黄蓉”,是演艺界的一座巅峰,翁美玲之后,迄今谁也演不活黄蓉。后来周迅在中港合拍的新《射雕》中,周迅饰演的黄蓉,倒是充分地演活了大陆八零后女人普遍的任性、泼辣、刁蛮、自私;阔面平额的周迅没有古典美、更不懂得古典美。而李亚鹏也没有充分表现出郭靖的憨厚木纳正直,倒演出几分玩世不恭。
   
     现在的华人演员、尤其是大陆演员,不仅欠缺演技和气质,也缺乏古典美的相貌外观,生于香港的翁美玲,那种瓜子脸、饱满天庭、俏皮而又纯情的传神大眼、上唇微翘的樱桃小嘴...嘴唇薄薄、颅面平平的周迅、章子怡有吗?
     在大陆时,我曾经留心注意苏州、杭州和安徽的年轻女人,竟满街扁颅阔脸的高头大马,与东北大妞相去不远,这哪是苏杭江南的闺秀?这分明是满洲女人。而今的江南城市中,去哪里寻觅秋瑾、林昭的瓜子脸呢?张德江、王立军、周迅、李亚鹏...无不阔面扁颅,现今大半的中国人,竟有着女真人的相貌特征。
   
     这是汉族鉴别力低下的结果。什么糟粕学什么——从学习契丹人凌迟死刑,到效法女真(满)人扁颅陋习...面对这种悲象,你不得不佩服日本人鉴别力的无与伦比,曾经师从中国上千年的日本人,就是不学中国的太监、科举、小脚...对中国人满洲化的扁颅陋习,日本人早有觉知,日本育婴专家大关早苗女士早在八十年代就著书提防。
   
     汉民族鉴别力低下的根本原因是非宗教官本位价值观——以权力为真、以权力为美...官本位的汉民族士人阶层,竟因为曾经深为鄙夷的满妖贼鞑入关做了大官,于是康熙们放的屁,也成了香屁;三百年后,官本位的大众百姓,竟因为曾经深为鄙视的共匪黄俄入关夺了江山,于是对解放军中大批的东北南下干部顶礼膜拜,连他们满洲化的扁颅阔面,也成了美的样板,竟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去给自己的襁褓子女颅下塞黄豆、绿豆,也去学女真人把襁褓婴孩的手脚捆起来,还振振有词曰:“捆牢了,今后长得直!”
   
     以致于婴儿睡硬枕头捆手脚的满洲化陋习,由北到南、由西到东,红遍了整个中国,连二三十年前因盛产“南北头”遭外地人耻笑的湘西、湘南乡间,现在也热衷起此满洲习俗来了——整个中国都满洲化了。
   
     笔者的小儿子生在曼谷,尚未出生,法轮功邻居、东北大婶梅阿姨,就煞有介事地跑到我住所,对大腹便便的妻子说:“赶紧做一个米枕头,免得长成“南北头”...要捆子手脚的布条吗?我给你弄一些来。捆手脚的今后长得直!”对这样愚昧的好心,我和妻子无言以对,唯有谢绝。我心里自忖:你梅阿姨为什么不去捆了手脚睡在米枕头上?
   
     不多久梅阿姨搬走了,当她听到我小孩出生的消息后,热情地要来探望,我谢绝说:不用了,你打电话“讲真相”要紧。
   
     比起白种人,黄种人就颅骨较短、前额较低、眼窝较浅、鼻梁较平,黄种女人的胸部和臀部本来就较白种女人为小,婴儿婴儿睡硬枕头捆手脚的满洲化习俗,等于是大大放大黄种人的美学缺陷,导致其无立体感,看看今天中国人大陆人(尤其是东北人、城里人)那副扁颅阔面、那种板块式身材...那种毫无美感的庸俗愚蠢象,就好象“劣等民族”四个字刺在了脸上。
     在满洲化歪风陋俗的影响下,今天中国女白领的形象,不仅不如日韩,连泰国女白领都不如:泰国女白领虽然普遍教矮小,立体感倒强过中国人好许。
   
     翁美玲生在港英时代的香港,那时候的香港,受英国人的影响很深,满洲化(“南下干部”)的影响微乎其微。香港的医院就要求婴孩侧睡。
   
     除了外观美感产生不了秋瑾、林昭、翁美玲之外。中国大陆赤匪黄俄的体制,也产生不出秋瑾、林昭、翁美玲这样的气质。纳粹还有美学上的成就,而从列宁到毛共到邓江胡伪共,不仅惨无人道,美学境界也停留在村痞土匪的层面,这种体制的社会只能培养心毒手狠的“半边天”泼妇、悍妇、毒妇,而不可能培养出个性丰富的秋瑾、林昭、黄蓉。
   
     漫步美国大学校园,望着某些身材娇小、活泼灵跳的白人女大学生,就好象感到翁美玲又活到了眼前。金庸笔下的黄蓉,与西方人的气质难道会有联系吗?英文流利的翁美玲,恰恰是在英国读完了中学和大学。
   
     “黄蓉”早早的香消玉殒,只留下我这样的知音在大洋彼岸的秋林中无限怀想。电视连续剧《射雕英雄传》好像在昨天,《射雕》之《东邪西毒》主题曲唱曰:
   
     “人海之中,找到了你 一切变得有情义,
       ......
      人生匆匆 心里有爱 一世变得有意义”
       ......
   
     这前一句恰在述说“黄蓉”的珍贵。象翁美玲这样聪明活泼而又纯情的漂亮女人,可遇而不可求,且几世难遇一个,人海之中遇上这样的伴侣,足以值得抛却一切荣华富贵和尘世理想,避居桃花岛上。我一直颇不理解:为什么郭靖放着华筝公主不娶、金刀驸马不做,竟和一个吉普赛人般的黄蓉浪迹天涯,何不娶了苦恋自己的华筝公主,凭藉蒙古军的威力,去西域当个国王更好?直到今天才豁然觉悟。
   
     聪明的女人,往往有着强烈的控制欲,喜欢自作主张,这应该翁美玲情场失意的主要原因。这种控制欲,成功男士多受不了,受得了的男人,往往又是凡夫俗子,翁美玲这样的当红影星又看不上他们,于是就高不成低不就。翁美玲现实中只能找郭靖这样憨厚木纳好脾气的男人,而决不般配野心勃勃的杨康,只可惜戏幕后黄日华也没有那种憨厚木纳好脾气。
   
     如果真能有幸碰上翁美玲这样聪明美丽的伴侣,我甘愿俯首帖耳,永远当副官。昔者王洛宾咏叹西域美少女歌云:
   
     “我愿做一只小羊,偎依在她身旁,让她挥动那细细的长鞭,不断轻轻地打在我身上...”
   
     但王洛宾咏唱的只是少女美艳的青春,若只靠这种浪漫的激情行事,老王即使真的做了小羊,没过几年,“西域歌王”肯定要哭闹着要转世变人,另寻新欢。因为青春的美艳易逝,而智慧的魅力能够长久。
   
     遗憾的是:上帝在赐给女人美貌的同时,鲜有再同时予之智慧。所以这世上漂亮兼又聪慧的女人寥若晨星,而自以为是、大愚若智的女人则举目皆是。在独立评论上就可以看到:懂得历史并能够全局思维的女网友,只有贝苏尼一人。
      
   
      后一句“人生匆匆 心里有爱 一世变得有意义”恰似在归纳翁美玲的一生:翁美玲的一生是短暂的,就象市内的短途计程车的一次接送一样短暂,但翁美玲却留下了无限怀想的广袤空间,因无限惋惜而无限怀想;翁美玲的生命虽然短暂,却那样的隽永美艳,她永远是那个青春洋溢的俏黄蓉。今刘嘉玲、关之琳都已老去、张曼玉更是老得走了样,翁美玲却永远年轻。
     只有痴情者才会死于情,痴情是因为纯情,纯情是因为爱得纯爱得深,翁美玲太脆弱,因为她太纯情,刘嘉玲就绝不会自杀。刘嘉玲可能会很长寿,但我敢保证:翁美玲却能够为世人更久的怀想。翁美玲自杀几个月后,她饰演的《射雕》在胡耀邦批准下进入中国大陆,“黄蓉”已经镌刻在数以“六零后”、“七零后”、“八零后”数亿中国人的青春记忆中。
   
     但是,自寻短见是上帝所不喜纳,不管自尽的理由有一千零一种,因为生命和灵魂都是上帝赐予的,自寻短见诚可谓暴殄天物,翁美玲因为汤镇业移情别向而暴殄天物,转生后不知要受多大得苦?不知要生在中国大陆怎样恶劣的家庭中,遭受何等的黑暗呢?我祈求天主上帝能够宽恕翁美玲的过犯,让“黄蓉”早日重现中、港、台。
   
     其实当年为情所困的翁美玲,大可以在自寻短见之外,有另一种更美的选择。已故大陆演员陈晓旭,一生只演了《红楼梦》一部大戏,但她却注定比许多大牌影响更富魅力,一则是她演了林黛玉,二则是她抛却亿万家资、遁入了空门,命运奇巧地与林黛玉神似。陈晓旭美的境界,更在翁美玲之上,陈晓旭之美,则是笔者非笔力所能穷尽也。
   
     看到陈晓旭遁入空门,有时我也想:倘若当年我没有结婚,以遁入空门的方式就地离开中华人民共和国,会不会是更好的选择?
   
   曾节明 于2012年十月二十三日凌晨于纽约州秋夜 
        
(2012/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