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曾节明文集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希特勒于1945年四月三十日下午两点半钟,在柏林元首地堡开枪自杀身亡,这是西方盟国和前共产阵营共同的官方定论,近七十年来这个定论似乎言之凿凿、铁证如山了,但是学界的最新发现,却使得希特勒“地堡自杀定论”突然象气泡一样经不起一点碰戳。
   
     希特勒“地堡自杀定论”的唯一直接证据是现存于俄罗斯国家档案馆的“希特勒颅骨”。今年,经俄罗斯联邦政府同意,美国康涅狄格州大学的遗传学实验室,在考古学家和骨骼学家贝兰托尼的主持下,对现保存于莫斯科俄罗斯国家档案馆的头骨进行了DNA分析,结果证实:那个带有弹孔的“希特勒头盖骨”,居然是一位年龄不到四十岁的女性头盖骨!


     有人辩驳说:这不能证伪“希特勒头骨”,因为希特勒本来就是女性!但希特勒“自杀”时已逾五十六岁,因此这个年龄不到四十岁的女性头盖骨无论如何不可能是希特勒的。有人辩解说:这个头骨是爱娃的!但“地堡自杀定论”的多位“见证人”都未指称爱娃饮弹自尽(都指她服毒身亡),且“爱娃”死后也未遭枪击,因此,这个头骨也不可能是爱娃的。
     而那个带有弹孔的“希特勒头盖骨”,是前苏联克格勃根据“元首自杀见证人”指引,在地堡出入口附近挖掘“希特勒遗骸”掩埋处发掘到的,近七十年来一直是希特勒“地堡自杀定论”的铁证。
     随着康涅狄格州大学的遗传学实验室的发现,不经意间,希特勒“地堡自杀定论”的唯一直接证据,突然变得毫无价值。
     也就是说,六十七年前苏军即将占领柏林之际的那个春寒陡峭的下午,希特勒神秘地失踪了;也就是说,近七十年来民间一直流传的、希特勒终老阿根廷的说法,并非无稽之谈。
     如果希特勒果真于1962年终老阿根廷的话,今年是他逝世五十周年。
   
     最早以文字著作公开宣布希特勒终老阿根廷的,是阿根廷政论家巴斯迪,他于2006年在纪实新作《希特勒在阿根廷》(《巴诺切里的纳粹分子》续集)中说:
     1945年八月初的一个夜间,三艘德国潜艇在南美洲海域静静地浮出水面,并在阿根廷南部省份内格罗河的一个小岛靠岸,该岛名叫卡列塔·杰·洛斯·洛罗斯。第三帝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和爱娃被护送登上美洲大陆,随行人员不超过7名,希特勒及随行人员登岸后,三艘潜艇立刻被就地沉没。希特勒和爱娃在卡列塔·杰·洛斯·洛罗斯小岛登岸后,沿着科尔多巴、布宜诺斯艾利斯、门多萨和拉里奥哈等阿根廷省份一路旅行,并在一个名叫“拉·安戈斯图拉”的庄园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希特勒化名“劳津”。这个庄园属于阿根廷企业家霍尔赫·安东尼奥,而安东尼奥是当时阿根廷独裁者胡安娜·庇隆的亲信之一。而后,希特勒夫妇在纳粹亲信的协助下,搬到潘杰阿苏卡尔的高岗密林中的一所新别墅,隐居到死......
    巴斯迪的说法,被北约国家和俄国的官方、主流历史学界视为荒诞小说。为了自证,巴斯迪于2007年(早于贝兰托尼)还向俄罗斯官方申请自费测试“希特勒头骨”,但遭俄政府拒绝。据说为了写作《希特勒在阿根廷》,巴斯迪花了十五年时间,在阿根廷采访了上百位证人。巴斯迪的说法虽然尚未被证实,但有一个证据证明他的说法并非全然无据:
     2009年,美国研究人员借助专门仪器设备,在距阿根廷巴塔哥尼亚海岸线30米外的水下找到了三艘德国潜艇,它们默默地沉睡在海沙之下。潜艇因何而来?阿根廷的国家档案和盟国资料从无提及。
   
     无独有偶的是,最近,英国记者杰拉德.威廉姆斯也以新作《灰狼:希特勒的逃亡》宣布:希特勒终老阿根廷。与巴斯迪相比,杰拉德.威廉姆斯详尽地描述了希特勒的逃亡,根据他的说法:从四月二十二日开始,有一架神秘的飞机几乎每天降落在柏林温德尔登大街,1945四月二十五日,希特勒与最亲信的小圈子在地堡密谋逃亡行动,为了保密此事连希姆莱、戈林、邓尼茨等高层都蒙在鼓里,参与密谋的有希特勒私人飞机驾驶员甘斯·鲍尔、纳粹著名女飞行员汉娜.赖奇、希特勒秘书马丁.鲍曼等人;两天后,每架可载十人的五架飞机连同JU-52,飞抵柏林;二十四小时后,纳粹空军仅存的一百架Me-262喷气式战斗机奉命升空执行任务,掩护汉娜·赖奇驾机穿越苏军防空网逃出柏林,以此作为正式护送希特勒逃命的演习;翌日,希特勒就遵循汉娜·赖奇试探过的路线逃出柏林飞往西班牙;1945年夏末,又从西班牙乘潜艇去了阿根廷。
   
     威廉姆斯的说法,与阿根廷作家巴斯迪高度吻合,但威廉姆斯却否认自己受了巴斯迪的影响,他声称自己与同事邓斯坦在阿根廷作了五年的实地调查,采访了上百位证人,才得出这一结论的。
     威廉姆斯的说法也非凭空杜撰,书中所说的:1945年四月最后七八天里光临温德尔登大街的飞机、纳粹著名女飞行员汉娜.赖奇和每架可载十人的五架飞机连同JU-52飞抵柏林、纳粹空军最后一次升空演习等等,都为史料所证实。
     奥地利著名历史学者安娜·玛丽亚·西格蒙特在其专著《纳粹女人》中就提到:1945年4月26日,纳粹著名女飞行员汉娜·赖奇冒着猛烈炮火驾机护送一名德军将领飞柏林,在总理府地下避弹室面见希特勒时,曾向希特勒建议驾机突围,但遭到希特勒拒绝。汉娜于是决心为元首殉葬。4月28日晚,希特勒为党卫军头目希姆莱准备私自率德军向盟军无条件投降而暴跳如雷,命令汉娜·赖奇驾机送一名陆军元帅立即离开柏林去查明希姆莱下落并将他逮捕,汉娜才得以有机会死里逃生。
   
     西格蒙特说法有一个明显的不合情理处:在当时火烧眉毛、大本营行将散伙逃命的情况下,希特勒还有必要专门派一架飞机、一个“陆军元帅”去抓另一个同样自身难保大责任者吗? 
   
    无论如何,西格蒙特承认了一个事实,即柏林陷落之前,汉娜·赖奇确实驾机飞临,并且面见了希特勒,而后于城陷前夕冒险飞离。如果汉娜在那个时候飞离,不是为了什么“去逮捕希姆莱”,那是为了什么呢?
   
     关于希特勒的出逃路线,巴斯迪和威廉姆斯说法完全一致,都指他先逃到西班牙,继而逃到阿根廷。这种说法并非没有可行性和事实依据:
   
     当时的中立国当中,最为亲德非西班牙、阿根廷莫属。
     西班牙虽未参战,实为纳粹德国的忠实小弟。当时西班牙的统治者佛朗哥,上台前完全仰赖于希特勒的大力扶持,才于1939年击败了苏联扶持的共产国际武装,夺得了政权,佛朗哥由此对希特勒崇拜得五体投地,整一个纳粹的精神党员;佛朗哥一伙虽然极为高明地在二战中保持中立,但内心对德国老大哥感激涕零,暗中竭力接纳和掩护逃来的德国党政军人员,佛朗哥政府甚至暗中协助多位纳粹高官逃亡南美,把整个西班牙变成了纳粹逃亡中转站。纳粹著名杀人犯艾希曼、施万伯格、海因里希.穆勒等人,均经西班牙逃至南美。
   
     佛朗哥这一手十分狡猾,因为只要纳粹逃亡者离开西班牙,就与他无关了。
   
     当时的阿根廷总统庇隆,早在意大利留学期间,就成了法西斯主义的信奉者,其内心对希特勒同样崇拜得五体投地。早于二战前,隆庇就大力效法纳粹德国,强硬镇压共产党,铁腕遏制犹太人向阿根廷的移民潮,并对国内犹太人厉行迫害。纳粹德国行将败亡之际,隆庇政府暗中敞开国门,巨量收容德国逃亡人员,网络纳粹中的人才担任各种“顾问”,并狠狠发了一笔横财。但隆庇又十分狡猾,他一面大力收容和包庇纳粹分子,一面公开发出“对犹太人的遭遇深表同情”的声明,令西方盟国无可奈何。
   
     在庇隆的主持下,阿根廷成为纳粹逃亡者的天堂。据统计,从二战结束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涌进阿根廷的德国逃亡者超过六万人,其中许多人都是罪行累累的纳粹高官,如被称为"希特勒的大脑"的阿道夫.埃希曼,此人是1942年纳粹万湖会议上作出"最终解决犹太人问题"决议的主要策划者;被定为希特勒政治接班人的马丁.博尔曼,他在纽伦堡法庭上被缺席判处绞刑;约瑟夫.施万伯格,波兰集中营的头目;韦尔特.库斯科曼,前苏联利沃夫大屠杀指挥者;弗朗兹.拉德梅克,马丁.博尔曼的右手、第三帝国犹太人事物局局长;鲁道夫.冯.阿尔文利文,盖世太保头子,希姆菜助手;海因里兹.缪勒,盖世太保头子;约瑟夫.门格尔,奥斯维辛集中营医生、"死亡天使";此外还有里加犹太人集中营司令、大屠杀指挥者爱德华.罗希曼,德国党卫军将领、庇隆密友奥托.斯科泽尼,奥斯维辛集中营头目格哈特.保曼等等。
     庇隆政府对这些人不仅照单全收,而且严厉镇压阿根廷国内的犹太人和亲西方团体的追究行动。隆庇政府1955年倒台后,继任的军人政府对纳粹分子继续包庇有加,而且对犹太人迫害变本加厉,藏匿于阿根廷的纳粹分子,许多人活到高龄,只有艾希曼等个别人被以色列特工绑架或清算。而绑架艾希曼事件,刺激阿根廷政府在国内掀起了迫害犹太人的狂潮,众多阿根廷犹太人被关进集中营迫害...而1982年英国对阿根廷发动旨在侵占阿岛屿的“马岛战争”,加深了阿根廷与西方国家的裂隙,至今阿根廷仍是一个具有最强烈反犹仇英传统的拉美国家。
   
     从气候上说,阿根廷绝大部分领土处于温带,四季分明,其中部和南部冬季寒冷,森林茂密,这在拉美国家中,与德国的气候和自然环境最为近似,德国人容易适应;而且,阿根廷是拉美国家中白人比例最高的国家,以纳粹的眼光来看,属于拉美国家中“种族最为纯净”的国家。
   
     这样的政治、社会人文环境和自然环境,无疑是纳粹逃亡者的天堂。
   
     由是,纳粹分子在阿根廷不仅颐养天年、而且安营扎寨,在民间形成了很大势力。如前苏联里加大屠杀总指挥爱德华.罗希曼在阿根廷还当上了维森特洛佩斯一个群众组织"合作社"的主席,并为地方警察机关募捐,俨然阿国的地方“老大”。
       综上可知,希特勒具备逃生的首要条件:目的国政府的政治庇护。希特勒如果逃到西班牙、阿根廷,必然能够获得优遇和最妥善的保护。
   
     希特勒在最后关头从空中出逃,最终逃到阿根廷,技术上也是完全可行的。因为:
   
     第一,当时苏军虽即将攻占柏林,但尚未能阻断飞行;城陷前夕短暂的管治真空状态,反而有利于出逃;
     第二,当时德国空军已被消灭,英、美对欧陆大规模的空袭已经停止,美、英陆军正向德国进军,空中行动反而减少;柏林距马德里一千八百多公里,按当时先进飞机的航速只有约三个小时的航程,希特勒一伙如果选择欧陆腹地路线飞行,避开主要设于沿海的美、英军空军基地,乘乱飞到西班牙是完全有可能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