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喻智官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九)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一)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二)
部分中短篇小说
·域外生活小说集
·短篇小说 生存
·短篇小说 乌鸦
·中篇小说 门外
·短篇小说 怎么都不是味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短篇小说 乡情
·短篇小说 牺牲
·短篇小说 都市之梦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丧失道德底线的中国人是韩寒“不倒”的基础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从“韩寒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一路跋涉,走向心灵的家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人杰鬼雄王若望
·王若望为什么独一无二?
·纪念一位伟大的反共先驱
·文革大赌盘上的一个骰子
·温家宝自解温谜团
·诺奖评委主席为何“谬赞”中国
·当下又现“包身工”
·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冯正虎的“幸福终点站”在哪里?
·谁把他「造就」成当代西西弗斯
·被人遗忘的六四暴徒
·一只翅膀坚硬的燕子
·四十年残梦依旧
·羊子未了的心愿
·爱尔兰为何否决里斯本条约?
·风骨永存的王若望
·不堪提起的沉重
·改变我人生旅程的刊物
·被马克思主义糟蹋的中国
·尼泊尔民主运动的启示
·文革四十周年祭
·被浮华遮掩下的上海
·王光美摆“宽容宴”所为何事
·鲁迅“死因之迷”的背后
·故园变色堪嗟叹
·峻法胜于无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物议蜂起,面对各种质疑,马悦然出来解释,讵料,愈解释愈让人迷惑。


   
    请看马悦然的讲话,先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无关政治、友情和运气,唯一的标准就是文学质量。”他为莫言抱不平:“一些媒体针对他拥有共产党员和作协副主席等身份质疑他的获奖资格,这令人感到愤怒,而且对莫言本人很不公平。”还说:“批评莫言的那些西方媒体人根本不了解莫言的文学质量,所以‘不应该开枪’。”
   
   别人不懂莫言,只有马悦然懂,他称赞说:“阅读莫言的小说,让人情不自禁联想《水浒传》《西游记》《聊斋》这些中国古代伟大的小说。”话音未落,马悦然又指出了对莫言的唯一“不满”,就是莫言的长篇小说写得太长,还“幽默”地评论:“例如,他的《生死疲劳》写得太长了,读到后面读者可能也有些疲劳……”
   
   真正的好小说怎么会嫌太长?怎么会读得疲劳?《水浒传》《西游记》《聊斋》这些中国人看了几百年的书会有人嫌长吗?
   
   笔者读近八十万字的《卡拉马佐夫兄弟》,看完后意犹未尽,遗憾怎么这快收尾了?读二百四十万字的《追忆逝去年华》也津津有味,丝毫不觉得它长。
   
   然而,莫言的长篇(四十几万字)我了几十页就读不下去,原来很自卑,以为自己鉴赏力不够,现在诺奖评委马悦然都嫌莫言长篇太长,读得疲劳(读不下去的委婉说法),我有信心了。
   
   问题是,“写的太长,读得疲劳”的会是“高质量”的好作品吗?他马悦然嫌太长,读得疲劳,不也是批评吗?为什么他可以“批评”,别人的批评质疑就是“开枪?
   
   不管怎样,人们从马悦然自相矛盾的说辞中可以明白:莫言作品的文学质量到底如何?马悦然到底懂不懂文学?这次诺贝尔奖评委会是如何评选的?
   
   
   
   附:有关马悦然讲话的报道。
   
   
   
   诺奖评委马悦然:莫言获奖无关政治没有争议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2-10-22 17:01
   
     新华网上海10月22日电(记者孙丽萍)“每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都会经历激烈的辩论,但今年莫言的获奖比较平静,评委的意见比较一致。”88岁的瑞典汉学家、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马悦然正在上海展开为期三天的访问,期间他解密了莫言获奖的“幕后新闻”。
   
     这位精通中国文学且熟谙汉语的老人表示,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无关政治、友情和运气,唯一的标准就是文学质量。莫言此次获奖有助于中国文学走向世界。中国有很多世界水平甚至超过世界水平的作家、诗人,唯一的问题就是翻译。
   
     据悉,马悦然此次中国之行是应上海世纪文景出版社之邀,介绍推广他所翻译的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诗集。但莫言获得诺贝尔奖却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话题。对此,马悦然也坦然相对,无所不谈。
   
     他说,莫言获奖之后,一些媒体针对他拥有共产党员和作协副主席等身份质疑他的获奖资格,这令人感到愤怒,而且对莫言本人很不公平。
   
     马悦然说,媒体仅凭外表就来评价一个作者,这是“很可怕的知识分子的懒惰”。莫言获奖事件就折射出了这种现象。“批评莫言的那些西方媒体人根本不了解莫言的文学质量,所以‘不应该开枪’”。
   
     马悦然表示,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无关政治、友情和运气,唯一的标准就是文学质量。在他看来,莫言作品继承了中国古代优秀的文学传统,也敢于批评社会现实。“阅读莫言的小说,让人情不自禁联想《水浒传》《西游记》《聊斋》这些中国古代伟大的小说。在我看来,莫言讲故事的能力是向中国古人学来的。当然,他也受到一些西方作家的影响。”他说。
   
     对于莫言的文学作品,马悦然唯一“不满”的是莫言的长篇小说写得太长,相形之下他的短篇往往更加精彩。他幽默地评论说:“例如,他的《生死疲劳》写得太长了,读到后面读者可能也有些疲劳……”
   
     “《透明的红萝卜》可能是莫言最好的一篇小说。《姑娘翱翔》也非常不错。新娘飞起来,停留在树上不肯下来,村庄里的人围在树底下等新娘下来……这是莫言写得最像英美文学的一篇。”马悦然说。
   
     他还介绍了被外界视为“神秘”的诺贝尔文学奖评选过程。“根据程序,2月1号以前,各国要把作家推荐给瑞典学院。随后,一个由15人组成的评选小组从250个候选人中‘筛选’三四十个人,介绍给院士们”。
   
     “到了五月底,候选名单上只剩下5个人。整个夏天,评委们就阅读这五个人的作品。”马悦然说,“9月中旬,我们又开会讨论谁应该得奖。投票马上开始,经历了好几轮,最后一轮投票是在10月初。今年大家意见比较一致,就是莫言。”
   
     马悦然熟谙从老子到林语堂、冰心等众多中国文学大师及其文学名作。他认为:“中国作家有不少世界水平、甚至超过世界水平的作家。中国有很多诗人也值得拿到诺贝尔文学奖。”
   
     “中国文学早就该走向世界,但是很无奈,翻译成外文的著作太少。”马悦然认为,莫言是作品被译成外文最多的中国作家之一,所以莫言的小说在某种程度上“帮助了中国文学走向世界”。
   
     “世界文学是什么?瑞典学院以前的常务秘书说,世界文学就是翻译。他说的很对,没有翻译就没有世界文学。”马悦然说。
(2012/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