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给朋友的信]
徐水良文集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又一个震前预报证据,证明中共有关方面撒谎成性
·四川教育厅公布的学生死亡数据是否太离谱?
·马英九何苦发表不伦不类的感言?
·网路文摘启事:谨防假冒和病毒
·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道德大讨论
·为美国公民胡安宁到中国定居送行
·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中国社会的沉沦和巨变,让人感慨!
·两百年左倾倒退大潮,会有两百年右向加速进步作补偿
·变骚乱为起义
·未来中国基本国策的一些要点
·未来中国一些重要的社会原则
·答洪哲胜先生的按语
·"保卫资源!保卫产业!保卫金融!保卫全中国!"
·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
·就俄、格冲突和华国锋问题答朋友问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退盟声明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它有可能彻底崩溃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研究土地问题,揭露中共抢劫掠夺
·十余年来关于改革程序和农民问题的几篇文章
·秦晖先生和自由主义者们的一些欺骗手法
·当代中国三农问题的实质
·中国自由主义:概念、祸害和欺骗手法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
·左派和右派联合推动政治改革
·讲一点道德常识
·对台湾的一点希望
·神经失常或别有用心才会宣传告别革命
·简评胡平《民主与革命》
·国内网民怒吼,呼唤反抗
·大陆网友继续以激愤情绪抨击林嘉祥和中共当局
·网上评论两则
·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读帖有感:贵和贱
·问几个问题,有人信吗?
·谈革命和起义的时间预见问题
·金融海啸的相关理论和解救法宝
·对魏京生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与台独人士的一次网上争论
·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我对《08宪章》的初步看法
·分清两种不同性质的暴力
·我对《08宪章》的看法和策略
·网文两则
·人权高于主权也是中共宪法条文的必然推论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界历史上多数情况是落后野蛮民族欺负先进文明民族
·台独分子喋喋不休的保贪腐谎言真让人烦
·台湾道路硬搬大陆是民族精神的自杀
·答害羞人儿:我为什么要反对台独?
·台湾人,追杀贪腐,切勿松懈!
·读“精英”奇文有感
·08宪章,中共偷鸡不着蚀把米
·谈民运圈现存问题的根本原因
·答格丘山先生:格老闭眼睛讲话
·书生误国
·思想自由和知识精英的道德责任
·金融海啸提出的新课题
·悼戈扬
·美国的经验给我们的教育
·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对洪哲胜先生的一个建议
·驳中国革命道路走不通、只能走改良道路的胡话
·江棋生兄糊涂
·中国异议人士应该关心老百姓切身利益
·中国自由主义的蠢货们是蠢得没有救了
·论突发庆典式革命
·关于未来中国的国号
·北方大旱给我们的教训
·关于联邦制问题
·"小英雄"林浩事迹被曝是骗局(相关文章并按语)
·关于文革屠杀
·为中国奴才正个名,为犬儒学派平个反
·简要概括:当代中国人造反的六个阶段
·08宪章为反对派分清阵线
·关于GOOGLE的反面参考作用
·答上海国保“新中国”
·胡安宁反咬一口,什么逻辑?
·中国狭义反对派沦陷区的一个奇景
·不是什么都能和解的
·“和解”骗术的几个圈套
·人民抗暴、人民起义,推翻中共暴政
·认真研究和解课题
·消解“和解合作”麻醉药,奋起反抗倒暴政
·中共权贵的末日心态和当代中国的巨大危机
·关于人类进步的分类——纠正张三一言兄的一个失误
·一些重要概念的重新分类和解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朋友的信

    
   
   
   有两件事,一是人贵有自知之明,二是凡事看得开、不追求功名利禄,这两条,是人最难做到的两件事情。所以,很多不适合搞政治的人,自以为有政治才能非要搞政治,你说他不合适,他就恨你入骨;怎么都扶不起来的阿斗,却自以为是当总统的大才。这些人,即使“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成名后也只能给民族带来或大或小的灾难。但你要他们放弃他们的碌碌追求,却完全不可能。
   


   当然,一般人要看开,不追求功名利禄,非常困难。尤其是甘于清贫,不追求荣华富贵功名利禄,需要非常坚强的毅力。因为人要生活,有些实际事情,恐怕很难不计较。我本人,许多年来,一直为谋生、求职、生活,为老年以后的生计,天天发愁。看到我妻子一天十几小时辛苦卖命工作来养家,也实在于心不忍。甘于清贫还要顶住特务们铺天盖地的漫天造谣,那就更需要钢铁意志。因此,对拒绝诱惑,甘于清贫,顶住压力,需要坚定的信念和毅力这一点,感受特深。有些事,我也是慢慢才看开,最后才安之若素,觉得穷就穷吧,也能过。人的一生,不做亏心事最重要。美国有救济,现在没领救济,但以后靠救济生活,大不了穷,反正我这辈子就是穷,穷惯了。我太太,等下辈子报答她。也算是一种阿Q精神吧。
   
   当然,我有我的理论,我相信,未来世界必然会风行我的理论,有这一点,我已经非常知足了,这辈子也就不亏了。
   
   刘刚这个人,在那个特务圈混了那么多年,他出来揭露,对那个特务圈,当然是致命的。因此中共情报机构非常仇视他,围攻他,希望把他说成精神病,以便降低他的揭露对他们的危害。
   
   但是,刘这个人,是一个不能交往的人。我与他有过多次冲突。我的看法,你不能把他当个正常人,更不能当朋友。你要把他当个人,他很可能回头咬你一口。
   
   记得有一年,一群狗咬架,我母亲去制止,结果被咬得鲜血直流。那以后,我知道,狗打架是不能随便去制止的。人打架也一样,有的架别人可以劝,有的架别人不能劝。如果太好心,忘记了这一点,就可能被咬。
   
   人能不能交往,并不是由是不是同一阵营来决定的。有些人,虽然与自己同一阵营,却不能交往。相反,从文革开始,我往往总与对方派交朋友,政治上吵得不可开交,但私人关系仍然是好朋友。能不能交往,主要看人品,而不是看阵营。几个论坛上,我虽然与有的人争论很多,阵营也可能不同,但他们的风格为人,学者风度,仍然让我尊敬。
   
   至于老魏,他为全委会站台,就让我很吃惊。我当时心里一跳,直观感觉就是与招安联系到一起。那个全委会和它的前身纽约民主论坛,是中共花很长时间很多力气搞起来的。我们好几个朋友被中共情报机构要求参加这个组织,有的顶住压力,拒绝了;有的,对我们说,压力太大了,不得不屈服,参加全委会。成立全委会那几个月,王有才几乎天天与我长时间通电话谈全委会问题。他也知道全委会的问题。我无数次劝他不要参加,但他坚持要参加,说是要利用这种组织做些事。我认为这完全不可能,在他们包围下,你无法利用他们,相反,你只能被他们利用。王有才也曾经邀请我像魏京生一样当他们顾问,我当然坚决拒绝。
   
   结果,有才进去,不仅无法利用全委会,相反却被狠狠利用了一次。最后只好退出来去搞他的民主革命党。据说,现在全委会几乎受宋书元一人控制。
   
   按刘刚的说法,这个全委会和纽约那一批人,又都在赵岩和齐浩然控制之下。
   
   后来,老魏和他的联席会议,几乎与全委会等那些人搅成一片,与特务线人招安派完全混在一起。什么原因,傻瓜也看得出来。
   
   对方利用老魏的名声,老魏利用对方的力量。你可以说是相互利用,也可以说是互相合作,也可以说是一定程度一定形式的招安。我对实际情况不了解。但我个人的看法,只要没有足够的老魏甘心投靠对方确凿的证据,我们就仍然需要把老魏看成我们自己人,只不过上了特务线人招安派的当。
   
   原则上说来,某个人,即使属于对方概率80%,我们自己人的可能20%,我们仍然应该先当作自己人来对待,以避免冤枉自己人的可能。
   
   徐水良
   
   2012-10-3日
(2012/10/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