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徐水良文集
已恢复文章
·徐水良简历
早期文稿(一)
1973-1975年大字报
·早期文稿(一)说明
·早期文稿(一)反对特权
·早期文稿(一)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早期文稿(一)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早期文稿(二)
1975年第一次入狱到民主墙时期部分稿件
·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未恢复文章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杂论十一则
·给贵州朋友的信
·重建根据地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批判盲目民族主义,争取形成两个联盟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为革命呐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徐水良


   

2012-10-02


   
   
   螺杆说:“我预测,中国的颜色革命将发生在习少这代,那就是未来的四年内。”【按:习少这一届应该是五年】
   
   我基本赞成这个估计。
   
   中国革命的规模和深度,将远超过东欧。革命后会有几年动荡时间。
   
   苏联东欧的一次革命天鹅绒革命的本质,是建立基本民主;二次革命颜色革命的本质,是实现国家权力向民主派的真正转移。
   
   东欧的先进国家,一次革命完成民主转型。苏联独联体和东欧落后国家,两次革命完成民主转型。
   
   我这些年的努力,是争取两次革命合成一次。因为中国如果不得不进行两次革命,那么,第一次将非常轻松,是全民一致推翻中共的大庆典式革命。但第二次革命,由于遗留下来的矛盾极端尖锐,二次革命很可能有大规模的暴力冲突和战争。
   
   本人揭露特务的斗争,就是争取一次革命完成建立民主和权力过渡的两个任务。
   
   中共情报机构则相反,是全力组建特务线人招安派队伍,一旦革命发生,就由他们来接管权力。
   
   如果中共情报机构计划得逞,那么,二次革命就不可避免,中国就将付出惨痛的代价。
   
   下面是两年前我对这个问题的讨论。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简答刘路
   
              徐水良
   
             2010-10-10日
   
   
   我愿意与你简单理性地讨论这个问题。
   
   你的看法,代表了你们情报机构的看法,包括第二正义党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也是这种看法。我与坚持你这样空想幻想的朋友,已经争论过许多次。我的看法,你们这些想法,纯粹是你们一厢情愿的空想。但我所对话的朋友,缺少必要的理解和表达能力,无法向你们正确转述我的看法。
   
   不过,我不想详细解释这个问题。我简单讲一些结论:
   
   1、纯粹的假设情况:如果由我们掌握转型主导权,转型可以在3~5年时间内基本完成。和平革命往往只需要几天,但完成转型却需要几年。
   
   在实际情况下,转型的时间将会更长。你几个月完成转型的说法,纯粹是笑话。
   
   2、在中共掌握下、包括地下势力花瓶民运配合下,转型不可能完成。
   
   即使你们主观愿望要搞转型,你们的愿望也必将半途夭折。党内状况,利益集团的阻力和民众的不信任,都不允许你们完成转型。
   
   3、《08宪章》和《21世纪建国纲要》代表了中国转型的两种不同的指导思想。与我们的《21世纪建国纲要》相比,《08宪章》那种小学生式的东西,没有什么理论意义,更不可能当作转型的指导思想。
   
   而要用《21世纪建国纲要》作指导,中共又绝对不愿意。即使愿意,你们也绝对不知道该怎么做。
   
   4、中共或中共一部分人如果愿意改革,我们仍然愿意支持,并且愿意提供一定的协助。等中共转型无法进行下去时,我们革命派,确切地说,是主张革命和改良两条腿走路的革命—改良协同运作的派别,将会继续进行下去,以比较和平、比较有序、比较温和的革命,来完成转型。
   
   5、如果中共绝对拒绝任何政治改革,并且全力打压和封杀革命派,使中国未来的转型缺少一种必要的有序力量,那么,转型将会以比较无序、比较混乱的方式进行,可能使用比较激烈的革命形式。但转型仍然必定成功。
   
   6、让正义党第二正义党(全委会)这样的假反对派来进入未来政权、或者掌控未来政权。是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和第二正义党这样的假反对派的幻想。这种幻想即使部分实现,历史的最后结果只是假反对派的彻底覆灭和灭亡。
   
   7、中国未来的转型革命,有可能是一次革命,但也可能是二次革命。
   
   一次革命基本上是和平革命。
   
   一般说来,先进国家,一次革命完成转型。落后国家,两次革命完成转型。一次革命,天鹅绒革命,基本完成制度的转变;二次革命,颜色革命,完成政权转移。
   
   8、如果中国能用一次革命能够完成上述两种转型,则中国将完成和平转型,走上自由民主道路。
   
   9、如果一次革命不能完成转型,中共势力联合假反对派势力掌控政权,那么,二次革命,有可能是和平的,但在中国特殊情况下,更可能是暴力的,很可能产生激烈的暴力冲突。
   
   所以,笔者这些年努力的重点,就是争取一次革命完成转型,避免二次革命。尤其是揭露中共地下势力假反对派和花瓶民运,也就是被他们攻击的所谓“抓特务”,就是出于这个目的。
   
   
   
   附:
   
      刘晓波获奖与中国民主前景(应徐老之邀而作,请砸砖)
   
         作者:刘路 2010-10-10 13:50:46
   
   
   获奖是多种因素促成的结果
   
   中国的民主化转型需要什么条件?无非三条,自上而下的改革,自下而上的革命,上下结合、朝野互动。
   
   89年之后,自上而下的政改之路被邓小平雪埋,当年邓说,这件事20年之后再谈。现在20年到了,所以温家宝屡屡放炮要政改,其它八大金刚虽然不爽,但是因为他有前皇圣谕,也奈何他不得。但是,由于政改牵涉了权贵阶层的巨大利益,难度之大,堪比登天。因此,指望自上而下的政改转型,无异于痴人说梦。
   
   自上而下不可能,那么,是否自下而上革命就可大功告成?答案是否定的。其一、目前的统治者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强势集团,绝对控制了军警特等镇压工具,控制了国民生活的一切方面。这使得武装起义式的造反如鸡蛋碰石头。其二,社会危机并没有发展到全面失控的程度,几万起的群体事件不过是自发的经济性诉求,它的能量和作用被严重高估,放大,演化成政治诉求则连萌芽还没有看到。其三、缺乏一个力量强大的反对派压力集团,全面的社会危机根本就不能被催生。而且,就是发生局部的反抗甚至武装叛乱,在目前条件下,也会立即被粉碎、镇压。所以海外革命家和国内的愤老愤青,指望一朝革命爆发,神州易帜,只能是痴心妄想。
   
   最后,朝野互动、上下结合的改革,这是中国实现转型的唯一现实道路。威权国家的转型,从苏联、东欧,乃至台湾和南韩,几乎都是上下互动,外部压力与内部分裂相互震荡共同作用导致的。没有执政集团内部改革派起作用,几乎不可能取得成功。六四之后20年,几乎看不到中共高层有这种迹象,于是,反对派开始怀疑这个法则。这是一种政治上的浅薄和短视的表现。
   
   2008年,零八宪章横空出世,给中国描绘了一副未来民主化的愿景。中共党内高层中的有识之士未尝看不到这个现实,因为他们有更广泛的信息渠道了解中国的社会危机真相。为了给国家找出路,也为了给自己找一条后路,他们未尝不想实现和平转型。这也就提供了朝野互动的可能。
   
   08宪章出笼前夕,中共特务机关抓了刘晓波、张祖桦两个起草人,却很快放了张祖桦,把刘晓波关了差不多一年时间,突然转为逮捕,并迅速起诉,判了11年重刑。
   
   中共一反常态的这种做法,让很多异议人士和国际社会摸不着头脑。有两种看法,一种是中共当局出于专制独裁的心态,重判刘晓波11年,保证10年稳定,以便第四代向第五代和平交班。他们没有想到会由此导致一个反对派领袖的产生,甚至一个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这是中共的愚蠢所致。这种说法把中共看得太简单了,要知道中共享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才最终做出这个决定。它有完善的信息渠道、庞大的情报来源,还有人数众多资料翔实的提供决策参考的智库,要说他们想不到会出现这种结果,实在是小看了中共。而且,如果中共真的只是为了稳定,何不痛下狠手,多抓几个08宪章活动者,以斩草除根?这样做副作用也不见得比98年镇压民主党来得大。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这是老共故意做的局。目的就是制造一个被自己掌控的反对派,从而维持自己政权的长治久安。这种说法更不符合逻辑。不要说根本不存在形成规模的反对派阵营,共产党为何要自己造一个?共产党造一个自己的对手,而且准确预见到能够获诺奖,再让这个反对派跟自己捣乱,共产党到底是聪明还是愚蠢?按照这种逻辑,共产党就是最聪明的也是最愚蠢的,这简直就是一个毛泽东似的悖论。
   
   以老路看来,在中共党内存在一个想顺时而动的改革派,没有机会的时候,他们不会主动出来推动改革,有了机会,他们也当仁不让,不放过历史提供的机遇。老路觉得,08宪章就是刘晓波们提供给他们的机会。
   
   看看炎黄春秋的文章,看看刘亚洲的一系列文章,看看温家宝最近半年来的8次关于政治改革的言论,不是很有点意思么?
   
   刘晓波获奖后,很多国内朋友都不太相信是真的。很多晓波的朋友喜极而泣,今天刘霞带来的消息是,晓波知道自己获奖,也激动地流泪。因为这个喜讯虽然是盼望已久,但却是可望不可及。老路认为,老共重判晓波11年,和最近温家宝多次的政改言论,至少在客观上帮助了晓波拿下和平奖。因为前者让国际上对中共践踏言论自由的恶行无法回避(诺奖评选委员会颁奖词说,如果我们不给刘晓波和平奖,我们就背叛了中国的人权)。后者又让诺奖评选者看到,给晓波和平奖将是一个富有远见的正确的选择。
   
   很多听到晓波获奖消息的朋友,在网络上第一时间的表态是:感谢党,感谢政府!这句话充满了讽刺,但其内涵又不仅仅是讽刺啊。
   
   
   获奖后的中国民主前景
   
   
   有人说晓波得奖后,会被释放,并送到海外来。老路认为,晓波被释放可能很大,但是很可能是软禁,老共到有想法把他送往海外,但是以老路对他的了解,他绝对不会出来。不但是海外环境恶劣,一大帮没有吃到葡萄的狐狸饶不了他,而且他能够获奖,主要是因为他在国内,到了海外,他获这个奖还有什么意义?(有个名利之徒不懂这个道理,在海外四处游说想吃天鹅肉。这次晓波得了,还阴阳怪气冒酸水,怪罪晓波动了他的奶酪。实际上,他就是一万年也得不到诺奖。如果在国内还有点希望。)
   
   所以晓波不会出来,他将在软禁情况下着书立说,成为中国民主运动的象征和精神领袖。
   
   由于存在朝野的这种互动,老路觉得中共党内的第五代领导人将有可能考虑转型。届时,谁都绕不过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这样以来,国内维权和海外民运就都有了机会。一旦转型开始,国内张祖桦、陈子明等,海外王军涛、杨建利等,都有机会进入最高领导人的竞争。只有那些革命家们将彻底边缘化,他们大概能成立些没有什么影响的观点激进的小党,办些小报攻击在台上执政的张、陈、王、杨们,揭揭他们当年在海外的私隐和绯闻啥的。
   
   至于老路,开个玩笑:有些人奢望将来以后查档案揪老路的特务问题,他们会惊讶地看到,一旦转型开始,即使习近平当总统,以老路15年的司法资历,老路也是大法官,端坐审判席上平反共产党留下的冤家错案。那些对老路恨之入骨的人,他们可以骂张、王、陈、杨等总统,但是不敢骂老路,因为总统可以污蔑甚至诽谤,而污蔑法官则是要坐牢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