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廖亦武必须当心]
徐沛文集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中国人民站起来吧!-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三次集会上的发言
·请跟我来!-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四次集会上的发言
·郑重声明
·郑重声明(2)
·郑重声明(3)
·郑重声明(4)
·郑重声明(5)
·郑重声明(6)
·郑重声明(7)
·郑重声明(8)
·郑重声明(9)
·郑重声明(10)
·郑重声明(11)
·三退声明(12)
·郑重声明(13)
·郑重声明(14)
·郑重声明(15)
·郑重声明(16)
·郑重声明(17)
·郑重声明(18)
·郑重声明(19)
·您退了吗?
·庆祝百万华人告别中共
·庆祝两千万中华儿女“三退”
·借文献君 请君三退
·反共与反华
·中共花瓶
·罪有应得
·因六四而反共
·以不同的方式抵抗红祸
·英雄何其多?— 林立果不是唯一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和女囚
·人各有命—也谈流亡
·一甲子红牢 四代人抗争
·没有柏林墙的冷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廖亦武必须当心

   
   
   以《底层访谈录》为代表作的四川人廖亦武终于在2011年成功逃到德国,成为史无前例的第一位受到德国各界拥抱的流亡华人。我认识不少历尽艰辛逃离马列中国的华人,他们中不乏著作等身的读书人,可无不饱尝德国官僚和难民营的煎熬。
   
   我有幸在六四屠杀前就持学生签证来到德国,所以,我象廖亦武一样反对大屠杀不仅没被抓进监狱,还登上文坛,并因此能在毕业后以作家签证赖在德国。我也来自四川,上中文网后就注意到廖亦武。2004年,廖亦武发表骂文《在赢家通吃的汤锅里放一把耗子药》。此文如此结尾,“我不顾大伙的劝阻,执意要在赢家通吃的汤锅里放一把耗子猛药,我偏要坏了这锅汤。因为我出不了国,四十好几还没尝过自由是啥滋味,被憋出毛病了。拿刘晓波同志的话来说:‘狗日的老廖一天到晚访苦人,写苦文,挣苦钱,心理还不弄变态?’ 我这样回他:‘老子不搞政治,即使心理变态了,也不会祸国殃民。’ ” 如此粗鄙的作家让我惊讶和反感,为此我专门发表《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表达我对原属中共特权阶层的袁红冰为了自由,勇于流亡的赞赏,希望廖亦武不要嫉妒,各自有不同的方式反抗中共。人各有命,时来运转。


   
   2009年10月,我以艺术家严正学为榜样到法兰克福书展去扮演红牢女囚时,廖亦武的《底层访谈录》已在德国出版,而作者因被中共阻拦出境而登上德国媒体。从此廖亦武名扬德国。
   
   2010年3月,廖亦武又被阻拦出境, 德国媒体再次报道,我熟识的毕尔曼(Wolf Biermann)也发表给廖亦武的三段话和两段诗,予以声援。毕尔曼在1976年从东德到西德演出因触及东德共党的神经而被开除国籍,造成很大影响。从此东德政权更加不得人心,这是东德在13年后垮台的前奏。我特意给廖亦武去信奉上毕尔曼的文章,希望对他有所安慰。
   
   廖亦武就这样在中共的打压下名扬全球,在西方获得一系列奖项。
   
   
   质疑之声
   
   我对谁得什么奖从来不关心。我关心的是真相和公义。在廖亦武得了德国的索尔兄妹奖后,有华人告知并抱怨他名不副实。索尔兄妹是在德国纳粹时期散发传单反抗暴政的大学生。为了道义,他们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兄妹俩象特蕾沙修女一样是我心中的英雄。
   
   廖亦武到德国的公开言行,比如他在“零八宪章”上签了名,但承认并未读过这个与“七七宪章”有云泥之别的赝品等等,这一切都没有达到有理想有担当的仁人志士的境界。无论从哪方面我都不觉得廖亦武符合索尔兄妹奖的宗旨。所以,我认为抱怨者有理,廖亦武得奖与给他致颁奖词的诺文奖得主米勒和被称为“腐败分子”的廖天琪等的商业运作有关。而她俩都为了吹捧诺和奖得主刘晓波而无视真相,公开谩骂刘晓波批评者。于是,我用德文向颁奖单位通报了我认同的质疑。
   
   在德国书业把其和平奖颁发给廖亦武的消息公布后,首先向我提出质疑的则是一个德国的米勒研究者和批评者。在阅读了他发来的《法兰克福汇报》的相关报道后,我觉得他有道理。
   
   出双入对
   
   《法兰克福汇报》在2011年刊登了米勒谩骂刘晓波批评者的讲演后,被红色渗透的德国之声中文网立即翻译刊登。我从推特上获知后还以为是五毛的伪作。因为我当时只知道米勒特意在得诺奖后到大纪元展台与我们会谈,以示支持。后来才获知,“她骂你们是怕自己的欺世盗名行径会像刘晓波一样被曝光”。
   
   对米勒知根知底的德裔罗马尼亚作家布朗驰(Ingmar Brantsch)透露《法兰克福汇报》尤其是文学版的负责人是米勒的化妆师。米勒在1984年前是罗共的红人,她与其第二位丈夫(已离婚)总共得过八个红色文学奖,但是她的化妆师却声称她的作品是地下出版。被译成中文的米勒自述《安全局还在行动》也有不少漏洞,让人不得不相信米勒确实伪造历史。在此仅举一例。 米勒在此文中声称“蒂米什瓦拉火车站候车室里有两个男人在等我,要带我走。我说:‘没有逮捕令,我不跟你们走。’ ”于是她就没有被逮捕。荒唐的是她所说的这个火车站根本就不存在!这篇站不住脚的自述发表三个月后,米勒获得2009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她得奖后受到的质疑更多。我读了王容芬等行家的相关论文后也认同米勒象余杰一样算文坛剽客。
   
   米勒的化妆师也以廖亦武得和平奖为题采访米勒并声称,廖亦武说他到德国后最想见的人就是米勒。不懂德文的廖亦武与不懂中文的米勒俨然成了好友,经常出双入对,他俩相拥的照片四处可见。
   而《法兰克福汇报》文学版的负责人也是德国书业和平奖的评委。在颁奖仪式上由她给廖亦武致颁奖词。也是她拒绝刘晓波批评者包括我回应米勒的无中生有。她的颁奖词中出现“伟大的米勒”、“廖亦武的朋友诺和奖得主刘晓波”等令知情者恶心的老鼠屎。
   
   廖亦武在出国前出面棒打为了投奔自由不惜申请难民的袁红冰、提议把倡廉反腐的高寒开除出笔会,与笔会会员对骂;出国后又沦为他人的工具……这都不符合正人君子的标准,当然他可能意识不到。
   
   
   追求真相
   
   
   廖亦武的答谢词中“真相”一词出现了六次。追求真相也是以三妹为首的流亡华人反对刘晓波得诺奖的原因。以“这个帝国必须分裂”为标题的答谢词也可以算是对刘晓波的“无敌论”的全面否定,也因此遭到中共喉舌用“无敌论”批判。
   
   遗憾的是廖亦武到德国后一直在吹捧刘无敌。比如,廖亦武把刘无敌1999年给他的私信作为他在德国发表的第二本书的前言。我看了译文莫名其妙,特意找来中文,看后只能摇头叹息。我专门做了个试验,把中文念给一位来自民国的饱学之士听,他也莫名其妙,就别说那些德语读者了。于是,我给廖亦武的一位老友去信,请他告知读后感。因为我想知道廖亦武为何这么做。
   
   老友读了我发去的前言,回信表示:“刘晓波是当代中国文人中最虚伪、最无耻、最智慧的投机者”。与此同时,他却认为“廖亦武是有骨气的、有血气的”。我再次去信表示,既然他和我一样认为刘无敌虚伪无耻,那就请他解释廖亦武为何会用一封无耻的私信来玷污公众!我与上述来自中华民国的留德法学博士交谈后断定作者无非是要向读者表明他是诺和奖得主的朋友。如果没有别的解释,那么,廖亦武也不过是个终于得志的投机者而已。
   
   
   汉贼不分
   
   
   廖亦武在和平奖的颁发仪式上,当着以德国总统为首的上千要人发表了近半小时的讲演。因为颁奖仪式由电视直播,他无疑是对着全德国发表讲演。如果他的答谢词简练精湛,那么我可能还会顾全大局,不撰文批评,毕竟他曾是中共的囚徒。可惜这篇讲演就象他今年以和平奖得主发表的另一篇讲演一样让友人不知所云,而我则悲从中来。
   
   可能廖亦武不知道十七世噶玛巴有两个。年龄稍大的没有得到达赖喇嘛认可,但却受到欧洲的大多数藏传佛教徒的崇拜。我也觉得他更可信,因为年龄稍小的那个得到了中共的认可。虽然他后来逃到了印度,但外人很难分清谁真谁假。廖亦武却以和平奖得主的身份把他当艺术天才来宣讲,这不是在亵渎宗教,在拉偏架吗?
   
   作为德籍汉人,我难以容忍谁在我眼前暴露对本民族历史的无知。廖亦武把中共的罪恶归咎于中国的面积。完全无视中华民国已存在101年的事实。虽然中华民国被共产国际赶到了台湾,又在中共的打压下退出了联合国,但毕竟存在。他还居然说孔子是鲁国人,所以不是中国人。这好比说歌德是魏玛公国人,所以不是德国人!
   
   德国的书业和平奖在颁发61次后,终于给了一个中国人、一个汉人,但是他却被共匪蹂躏得失去了对自己民族的了解,沾染的是共党的匪气和霸气。他自称以司马迁为榜样,随身携带《史记》,可是他却在众目睽睽下宣称,“秦始皇发布《招贤令》,将各地最具号召力的四百六十多名知识分子骗拢来,然后集体活埋掉”。众所周知的史实却是两个儒生拿了秦始皇的钱,没有帮他寻求仙药,却偷偷逃跑了。秦始皇因此大怒,才下令活埋了受牵连的460位儒生。廖亦武为什么要篡改类似的对华人而言属于常识的史实?莫非是想借此来证明自己的分裂谬论?这与共党的喉舌有何区别?廖亦武这么信口开河,岂不是在给中共的罪恶寻找历史的依据?
   
   共产党搞大一统鱼肉百姓,从小被共党欺压的廖亦武逃出红牢后就提倡国家分裂。好像他不知道中国历史上有过明君也有过盛世。康乾盛世时万国来朝的历史画面正在德国科隆东亚艺术博物馆展出。中国分裂不是保证人权和自由的前提。而德国统一就正好促成东德顺利进入宪政。欧盟就是以德国为首的欧洲各国致力于和平统一的结果,欧元是其标志之一。
   
   看着廖亦武如此糟蹋德国给他的殊荣。而别的流亡华人比如征尘却只能在中文媒体发表高见《“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我身为因爱华爱民而反共抗暴的德国公民怎能不痛心疾首?
(2012/10/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