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
徐沛文集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关于雪峰
·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谁是共特?
·笑谈共特
·回敬韦石—再谈共特
·有人盗用徐沛名义
·我笔写我心 — 想起赵达功
·谁有“毛”病?(袁红冰—刘路)
·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
·共产囚徒种种 — 响应唐柏桥声援力虹
·余杰和丁子霖之我见
·先父与《金陵春梦》
·回头看三毛
·透视琼瑶现象
·“七君子”的真相
·以廖天琪与吴弘达为戒
·曾节明终于自暴其丑
·廖亦武必须当心
当心小毛泽东
·在比较中鉴别真伪—看穿刘晓波的过程
·刘晓波是诗人吗?
·没有正义的和平是中共的河蟹
·为了和平的炸药 — 屠龙者毕尔曼
·白梅笑傲刘无敌
·白梅笑傲刘太监
·白梅笑傲刘无常
·白梅笑傲刘影帝
·白梅笑傲败类刘
·刘晓波与共特
·因“诺奖门”致一刘晓波拥趸
·写给草泥马
·红牢囚徒与独立笔会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他山之玉
·为什么汪红雨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不与刘晓波为伍的万之(陈迈平)
·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
·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当心劣迹斑斑的余杰
·李建军评莫言的《檀香刑》
·“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批评廖亦武的好文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转发:“请推倒中国的柏林墙!”
·推荐: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推荐:台湾与大陆的区别
·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谁看神韵?
·韩连潮致造谣者
无耻的洋人
·无耻的洋人 (自序)
·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无耻的洋人史沫特莱、左尔格等
·见证鲁迅的洋徒弟顾彬
·共产喉舌与德国之声
·共党的老朋友施密特及其他五毛
·《天安门》的红色烙印
·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
·无耻的洋人 — 萨马兰奇
·王安娜和“七君子”的报应
·毛泽东的洋鼓手斯诺及其他
·毛妾江青的洋知己维特克
· 与狼共舞的施罗德
·身在夏天心系梅花
·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列侬(John Lennon)是什么星?
·关于魏茨泽克的真相
·点评“坑爹”的德文翻译
推特言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此文转载自大纪元征尘博客 http://yiluzhengchen.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41064
   
   
   前几日,德国书业和平奖颁给了廖亦武先生,在法兰克福的颁奖典礼上,廖亦武先生面对德国政治、经济及文化界的要人,做了一段名为《这个帝国必须分裂》(以下简称廖文)的慷慨陈词。
   


   鄙人对廖亦武先生没有太多的了解,只在威斯巴登匆匆见过他一次,谈不上有什么印象,但是有德国朋友极力推荐我看廖先生这段发言,并夸赞如何的精彩。然而,小可看过廖文之后,却产生了几个疑问,在此不辍浅陋,略抒己见,以就教于方家:
   
   其一,廖文中把秦始皇与毛泽东类比,称“秦始皇发布《招贤令》,将各地最具号召力的四百六十多名知识分子骗拢来”,并以此与--毛泽东发动镇反、反右等政治整肃运动,杀害社会精英--相比较。愚以为,这种类比极为不当。
   
   廖文称《史记》和《周易》"陪伴我逃出了独裁中国",那么,廖先生不可不知,《史记》对秦始皇“坑儒”的记载--“侯生卢生相与谋曰:“始皇为人,天性刚戾自用......未可为求仙药。”於是乃亡去。始皇闻亡,乃大怒曰:“......今闻韩众去不报,徐市等费以巨万计,终不得药,徒奸利相告日闻。卢生等吾尊赐之甚厚,今乃诽谤我,以重吾不德也。诸生在咸阳者,吾使人廉问,或为訞言以乱黔首。”於是使御史悉案问诸生,诸生传相告引,乃自除犯禁者四百六十馀人,皆阬之咸阳,使天下知之,以惩後。”(《史记.秦始皇本纪第六》)
   
   由此可知,侯、卢两个儒生以求仙药为名,骗了秦始皇的钱财,却不告而别,秦始皇一怒之下才杀了在咸阳城的涉案儒生,这就是历史上真实的所谓“坑儒”。
   
   而毛泽东发动“反右“,则是蓄谋已久的,先是让知识份子给中共提意见,并宣称“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然而,旋即便上演了一出川剧--“变脸”,把数十万知识份子打入另册,冠以“右派”的大帽子,其中很多人因此被折磨致死。当有人指责毛的“阴谋”时,毛竟觍颜无耻的宣称这是“阳谋”。
   
   秦始皇有“暴君”之名,是非功过自有公论,笔者并非要为其翻案。然而,廖文中的类比显然大谬。秦始皇之“坑儒”,可比作一个脾气暴躁者,因钱财被骗一怒而行凶,而毛及中共则是变态系列杀人狂,为杀人而想尽招数,二者岂可同日而语?
   
   其二,廖文中又称“司马迁,为了从西汉盛世的歌舞升平中,拾起弃婴般脆弱的真相,竟被统治者割掉。”不太了解这段历史的人,若是看了这句话,会以为司马迁也象中共红色恐怖中的知识份子一样,因揭穿了“皇帝的新衣”而获罪。
   
   可史实究竟如何呢?据《汉书》记载,将军李陵北击匈奴兵败被俘,其后甚至有传言称李陵为匈奴训练士兵。在“群臣皆罪陵”之时,太史令司马迁为李陵辩护而获罪腐刑--廖文中说的“被统治者割掉”。太史公的遭遇固然令人同情,然而这与中共为欺骗世人而折磨、屠杀真相传播者,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
   
   类似错误在廖文中尚有几处,在此不再一一赘述。笔者指出类似的错误,并非为了掉书袋、吹毛求疵,盖因,既然廖亦武先生在发言中称"真相的传承也是天意",则廖文本身便不可不传承真相。
   
   廖文中虽然提及老子、孔子等中华先贤,并不乏对他们的溢美之词,似乎对中华文化推崇备至。然而当廖先生引用历史事件与中共类比时,却给人一种错觉,似乎中国自古以来便如中共治下一般不堪。在中共窃取神州六十余年后的今天,很多中国人对自己的历史都已不甚了了,更遑论面对一众西方人,廖先生这一番感言,不啻为中共的逆天叛道和昭彰罪恶提供了历史“依据”。
   
   其三,我的德国朋友所以盛赞廖先生的发言,大约是因为她只注意了廖文中提及中共罪行的部分。然而,若通观全文,廖文之立意,愚实不敢苟同。文如其题,他强调的是--这个国家必须分裂,其引用的那些被模糊甚至歪曲的历史,也都是为了证明这一点。似乎中共治下民众的无尽苦难与悲哀,都是因为中国这个国家太大--这一点又恰恰是中共时常为自己找的借口:“中国太大了,不是那么容易管的”。然而,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这种借口恰恰透漏出中共的荒谬与无耻。
   
   举世皆知,欧洲历史与宗教战争仿佛一对孪生兄弟--从罗马帝国与犹太人的战争,到后来十几次十字军东征,都以信仰为名不断演绎证明着这一点。然而,在中国历史上,却从来没有发生过宗教战争,在西方互相大打出手的几大宗教,却可以相安无事的在盛唐长安城里和平共处的做邻居,让世人不得不感佩中华文化巨大的包容性和亲和力。
   
   当是时也,大唐帝国并非处于分裂状态,却也没有发生如中共对藏人、维族人的种族迫害,亦没有如中共对法轮功修炼群体和地下教会的信仰迫害。何止盛唐,汉、晋、明、清皆为大一统之帝国,又何时上演过今日中共治下的种种闹剧、悲剧?
   
   众所周知,《共产党宣言》执笔人马克思乃是一邪教--撒旦教的忠实信徒,共产邪恶思想乃是苏共趁中华虚弱时强授其奸,逼迫中国人接受的。这个邪教逼迫人们放弃对神、佛的信仰,而崇拜谎言和暴力,带来的是饥荒、屠杀、恐惧,是无尽的苦难与悲哀。廖文中提到,那个佛山的2岁女孩小悦悦,在被货车撞到后,被两辆货车碾压,“七分钟内,十八人路过,均视若无睹,见死不救。”这不正是中共宣扬无神论、蔑视生命,而造成的社会恶果吗?试问,在人们普遍敬天信神的中国传统社会,会发生这种道德悲剧吗?罪在中共,中华何辜?
   
   前东欧各共产党国家各自为政,并未处于统一状态,然而其社会状态如何呢?国际共产党阵营的解体,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案。罪在共产邪教,与人无尤。
   
   汉家箫鼓,魏国山河,吴宫花草,晋代衣冠,唐宋的盛世华章,明清的精工巧匠......泱泱中华历经数千载,在没有中共的日子里,无论是分是合,都写下了历史的辉煌。把今日中共制造的社会乱象归咎于“这个帝国必须分裂”,确是从侧面削弱了人们对中共邪恶的认识。
   
   究竟是“这个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愚以为,您已经得出自己的答案了。
(2012/10/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