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李建军评莫言的《檀香刑》]
徐沛文集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建军评莫言的《檀香刑》

是大象?还是甲虫?
   
   
   
   据印在《檀香刑》封底的广告词说,这部小说“是莫言潜心五年完成的一部长篇新作”,“在这部神品妙构的小说中”,“莫言……用摇曳多姿的笔触,大喜大悲的激情,高瞻深睿的思想,活龙活现地讲述了发生在‘高密东北乡’的一场可歌可泣的运动,一桩骇人听闻的酷刑,一段惊心动魄的爱情”;“这部小说是对魔幻现实主义的西方现代派小说的反动,更是对坊间流行的历史小说的快意叫板,全书具有民间文学那种雅俗共赏,人相传诵的生动性。作者用公然(?)炫技的‘凤头—猪肚—豹尾’的结构模式,将一个千头万绪的故事讲述得时而让人毛骨悚然,时而又让人柔情万种”。总之,一句话,“这是一部真正民族化的小说,是一部真正来自民间,献给大众的小说”。一个读者想从小说里收获的东西,差不多全在这里了!

   
   
     虽然出版社出于商业动机的广告词不是文学评论,用不着拿它句句较真,但是,在当前的中国文坛,它却不仅能刺激读者的购买欲,而且还能挟持不少“批评家”的分析能力和判断能力,给他们指示出互利共荣的路向:给已有的评价和结论,寻找更多的依据和更有力的支持。我得承认自己是个好奇而抵抗不住诱惑的人。放下职业和“知识”的重负,以一个普通读者的身份,读一部文势跳跃雨覆风翻的好小说,对我来讲,有节日一般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我在阅读《檀香刑》的时候并没有体验到。这是一部让人失望的作品。除了“骇人听闻的酷刑”,我们从这部小说中找不到广告词所许诺的东西。它离“真正民族化”的距离太遥远,因此,“雅俗共赏”、“人相传诵”云云只可以被当做美好而不切实际的愿望。不过,尽管如此,这部小说的问题却不应该被忽略,依据常识和经验,对它进行细致的文本分析和价值批判,应当被视为一件值得去做的事情。
   
   
     文体、语法及修辞上的问题
   
   
     《檀香刑》的语言和文体,受一种在小说中被称为“猫腔”的地方小戏的影响,有很明显的唱词化倾向,作者很喜欢用四字一句的成语和句式,同时,如莫言自己在《檀香刑》的《后记》中所说的那样,也“大量地使用了韵文”(莫言:《檀香刑》,517页,作家出版社,2001年;本文其他出自该书的引文,只在引文后注明页码。)。但是,从文体效果和修辞效果上来看,这部作品的语言并不成功。它缺少变化的灵动姿致,显得呆板、单一和做作;徒具形式上的“夸张”而“华丽”的雕饰,而缺乏意味的丰饶与耐人咀含的劲道。语言的粗糙和生涩,说明莫言在文体的经营上,过于随意,用心不够。本着例不十,法不立的原则,我从以下几个方面,对莫言这部作品中的语言病象和问题,做较为细致的例示和分析。
   
   
     一是不伦不类的文白夹杂。从鲁迅等人的经典文本中我们可以看到,倘能恰当地运用文言语汇的句式,可以增强白话文写作的表达力,可以获得蕴藉、典雅的文体效果。但《檀香刑》中的文白夹杂是生涩的,失败的,有的甚至文理不通,让人别扭。例如:
     钱雄飞,你枪法如神,学识过人,本督赠金根,委尔重任,将尔视为心腹,尔非但不知恩图报,反而想加害本官,是可忍孰不可忍也!本督虽然险遭你的毒手,但可惜你的才华,实在不忍诛之。但国法无情,军法如山,本督无法救你了。(第232页)
   
   
     莫言让袁世凯在小说中讲的这一番不文不白,忽“尔”忽“你”的话,实在别扭,这与人物的身份及学识修养,是不相符的,与中国古典小说所强调的人物语言与人物性格的同一性规律,即金圣叹在《读第五才子书》中所说的“一样人,便还他一样说话”,是不相符的;而“之”是“他”的意思,因此,面对事主说“诛之”是不通的。另,在打铁的孙丙身上,也存在这种忽“余”忽“尔”忽“你”的情况。(第327页)
   
   
     (知县夫人的)一纸遗书放在身旁。上写着:……不敢苟活,猪狗牛羊,忠臣殉国,烈妇殉夫。千秋万代,溢美流芳。妾身先行,盼君跟上。……(第506页)
   
   
     “溢美”与“流芳”,一为否定义,一为肯定义,意思并不相侔,故不可并列,而其他两句加点的句子太白,与上文语体及语境很不谐调,给人一种滑稽的感觉。
   
   
     夫人啊!夫人你深明大义服毒殉国,为余树立了光辉榜样……(第506页)
   
   
     “余”与“你”已够别扭,而将“余”与“光辉榜样”放在同一句中,完全破坏了家破人亡的悲剧感,给人一种荒唐、可笑的印象。
   
   
     袁世凯笑着说,“铁路通车之后,高密县就是大清国的首善之地了。到时候如果你还不能升迁的话,油水也是大大的……”(第475页)
   
   
     “首善之地”义同“首善之区”,意指一国之首都,或道德风化最好的地方,故不宜如此使用,或可改之为“最富的地方”。另,“大大的”似乎既不是“民族的”,也不是“民间的”,出之于袁世凯之口,令人大跌眼镜也。
   
   
     二是不恰当的修饰及反语法与非逻辑化表达。修饰要恰当,措词要准确,表达合语法,形容合逻辑,这些原则是对语言的基本要求,文学语言更当如此。
   
   
     咱家感觉到木橛子已经增添了份量,知道已经有不少的香油滋了进去,改变了木头的习性,使它正在成为既坚硬、又油滑的精美刑具。(380页)
   
   
     “习性”一般用于人或动物,用于无生命之物,是不妥的,其实“改变了木头的习性”这句话完全可以删汰;另,“正在成为”似亦别扭,汉语似乎并不如此强调时态的,故“正在”二字删之可也。
   
   
     那时他打定了寻死的主意,对这些触目惊心的消息充耳不闻。(320页)
   
   
     用“触目惊心”形容“消息”,不当,可改为“骇人听闻”或“蛊惑人心”。
   
   
     他暗自盘算着那辆骡车的容积,是否能盛得下三个身材高大的德国兵。(336页)
   
   
     “的容积”三字,显系蛇足,可删。
   
   
     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臭气,招引来成群结队的猫头鹰。他们在空中无声无息地盘旋着,不时地发出凄厉的鸣叫。(507页)
   
   
     “成群结队”的形容不妥;“无声无息”与“不时地发出凄厉的鸣叫”矛盾。
   
   
     婆婆挥舞着小脚,持着刀子扑过来。(第148页)
   
   
     “挥舞着小脚”,不可思议,用一“颠”字,岂不更佳?
   
   
     事后他感到不寒而栗,如果当时被钱(丁)咬住脖子,他就会被连连地蚕食进去;如果被咬住耳朵,耳朵绝对没有了。(第243页)
   
   
     一个活人被另一个人“蚕食进去”?想象不出来。这显然属于措词不当的问题。
   
   
     尽管“的”、“地”、“得”这三个助词的用法确实让不少人头痛,但目前语法规范似乎并没有否定这三个词的用法和功能,而是要求人们必须正确地区别、使用。但莫言却总是用错。虽然用不好三个助词并不影响一个人当做家,但错误还是有必要指出来的。
   
   
     “俺不由地(得)打了一个寒颤,上下牙齿打起了得得。”(第400页)
   
   
     “这时,一直咬住牙关不出声的钱雄飞,发出了一声绝望地(的)嚎叫。”(第242页)
   
   
     “赵甲眼窝子热辣辣地(的)喘息……”(第234页)
   
   
     “在天真无邪地(的)追逐中……”(第273页)
   
   
     “只有科场上拼出来的,才是堂堂正正地(的)出身……(第273页)
   
   
     三是拙劣的比喻。比喻是文学语言的灵魂,是检验作家语言功力的一个尺度,是最常见也最具表现力的一种修辞手法。绝妙的比喻,与天才的想象力和熟练的语言表达能力是密切相关的。一个好的比喻,是一粒落地生根的种子,会在读者心灵上绽放出永不凋谢的语言之花。比喻修辞的首要条件是贴切,其次是形象,第三是新奇。它要求出人意外,但不允许违情背理。总之,比喻要有一种令人惊喜的强烈美感和生动性。按照这样的尺度来衡量,《檀香刑》里的比喻,大都喻体形象单一,想象力贫乏,不合情理,缺乏美感。例如:
     他抬头看看徒弟,这小子面色如土,嘴咧成一个巨大的碟子。(243页)
   
   
     在他把脑袋歪过来的时候,俺看到他的脸胀大了,胀成了一个金黄的铜。(第462页)
   
   
     每门炮的后边站着四个笔直的德国兵,宛如四根没有生命的木棍子。(第338页)
   
   
     在这三个比喻中,喻体和本体之间虽有关联性,但不贴切,缺乏创造性的联想带来的“陌生化”效果,缺乏新奇感,而且,因为明显夸张过度,从而给人一种滑稽、不真实的感觉。另,“没有生命的木棍子”也令人费解,难道还存在有生命的“棍子”吗?
   
   
     他的心就如遭受了突然打击的牛睾丸一样,痛苦地收缩了起来。(第205页)
   
   
     皎洁的满月高高地悬在中天,宛如一位一丝不挂的美人。(第147页)
   
   
     鸟枪手和弓箭手也满脸的尴尬,走在书院外的大街上,如同裸体游街的奸夫。(第320页)
   
   
     事后咱家才知道把头磕破了,血肉模糊,好像一个烂萝卜。(第375页)
   
   
     这里的几个比喻,不仅不贴切,而且不雅、不美,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四是叠床架屋的冗词赘句太多。汉语是一种要求简洁、凝炼地体情状物的语言。特殊的语法和灵活的表达,给人们提供了巨大的腾挪游移的空间。但是,长期以来,中国作家的汉语水平每况愈下,越来越令人担忧。他们受那些拙劣的翻译文体的影响,表达越来越啰嗦,欧化倾向越来越严重。莫言无疑是翻译文体的受害者。他的《檀香刑》中的语言问题已经严重到令人吃惊的程度。
   
   
     她用可怜巴巴的眼睛看着他,正在乞求着他的宽恕和原谅。(第194页)
   
   
     挑水的人们,用惊讶的目光打量他们。(第295页)
   
   
     春生和刘朴用骑牲口骑罗圈了的腿支撑着身体,挽扶着知县。(第295页)
   
   
     他接过帽子,戴正在头上。(第295页)
   
   
     而后辗转数年,才得到了高密县这个还算肥沃的缺。(第290页)
   
   
     马嘶鸣着,扬起前蹄,将他倾倒在草地上。(第290页)
     上述引文中的加点字大都属于冗词或赘语。“用……”短语,乃是对英语“With+器官”句式的模仿,但是,作者似乎忘了中国人习惯上是不这么表达的,他们合逻辑地把人人皆知的常识省略掉了。所以,倘用中文写作,似以简洁为宜,完全可以将“用……”这样的短语省略去。另,“戴正在头上”、“肥沃的缺”、“倾倒”之类,别别扭扭,哪有“戴好”、“肥缺”、“撂”来得简洁、传神,也更符合汉语的表达习惯。接着往下看:
     爹的喊叫唤醒了俺的责任感,俺停止了逃跑的脚步。(第468页)
   
   
     每打一下火,刘朴就吹一次火绒。在他的吹嘘之下,火绒渐渐地发红了。……他的心情更加地好起来。……知县的心中十分兴奋,他的眼睛闪烁着光彩,高兴地说……(第293—294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