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中国浸泡“地沟油老汤”的新对抗主义——比日本极右势力更值得警惕]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中共“戈贝尔”野蛮阉割“中国梦”——民众网上力挺《南方周末》
·牟传珩:揭秘中共申奥后迫害“异见人士”第一案——政法委、宣传部联手操控
·牟傳珩:中國「伴娘黨」淪為「妾室」──習近平牽手八大政治舞伴
·牟传珩:习近平拒绝否定“毛左30年”——太子党魁吹响红色接班进军号
·牟传珩:揭秘中共申奥后迫害“异见人士”第一案——政法委、宣传部联手操控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牟传珩:“习近平新政”动向追踪—— 刘云山凸现意识形态沙皇地位
·牟传珩:习近平的红色帝国复兴梦
·牟传珩:海口群体上街事件借助“钟馗”——“习新政”禁言抓人衙内有“鬼”
·牟传珩:民众反军人干政声浪波涛涌动——全国“两会”军事强国梦狼烟高起
·牟传珩真假习近平:毛的里子、邓的面子—— 官方媒体印证“新南巡讲话要点
·牟传珩:中国“两会”的“两不会”——一堂中共“十八大”用过的残渣剩宴
·牟传珩:两会发出政治信号:习近平为政改划终止符
·牟传珩:两会发出政治信号:习近平为政改划终止符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维稳模式”走向绝路——依法治国从释放异见人士起步
·牟传珩:习近平防变向左转,刘云山拜祖推红潮
·牟传珩:习近平垄断“3+1”权力——中共政法委新布局强化维稳功能
·牟傳珩:習近平訪俄飲鴆止渴──莫斯科朝聖尋紅色帝國夢
·牟傳珩:中國特色「三自信」的矮子心態──人民不給中南海「甜檸檬」背書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牟传衍:安倍右倾与习近平左转──中南海「七不讲」引发舆论公愤
·“六四”前牟传珩:北京意识形态狼烟高起——习近平左转引发政治乱局
·牟传珩:中国百年斗争史就是宪政与反宪政的历史——政治转型的时代性挑战
·牟传珩:中南海异常划“政权安全”高压线
·牟传珩:习近平“奉天承运”最新政治信号——西柏坡再拜神宣示“两不变”/牟
·牟传珩:聚焦中南海派系冲突与意识形态斗争
·牟传珩:政治寒流来自中南海——北京反人权闸门大幅开启
·牟传珩:中南海“政权安全大局”与薄熙来案定性
·牟傳珩:薄熙來根連中南海──習近平煮豆燃豆萁
·牟传珩: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治僵局——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
·牟传珩:中国法制进入最荒唐的时代——“两高”释法令世界错愕、侧目
·牟传珩:谁伪造了“习近平改革者”形象
·牟传珩:党性与人性:自由与服从的冲突——当代中国注定要政治动荡的根源
·牟传珩:习近平的红色帝国复兴工程 ——三中全会政改泡沫破灭
·牟传珩:我与习近平打赌
·牟传珩:十八届三中全会绽放空心花炮——“2.0时代” 改革泡沫能吹多大?
·牟传珩:民众踏着“炸弹”做“中国梦” ——青岛输油管大爆炸震惊国人
·牟传珩:中南海进入神经衰弱时代──习近平设「国安委」谁紧张?
·牟传珩:当今中国真“政改”分野——“集权在党”还是“还权于民”?
·牟传珩:预警社会思变时代的到来——北京恐惧“政权安全、社会动荡”
·牟传珩:从“人权对话”到“人权对抗”
·牟传珩:习近平带头民间吃包子不如带头公开财产
·牟传珩:2014年中国“刀把子”开门亮刃——十八届三中会后镇压寒流骤起
·牟传珩:习近平高举分裂国民的旗帜
·牟传珩:2014年开局“刀把子”亮刃——评许志永案开庭
·牟传珩:全国“两会”风口浪尖上的焦点——揭开“深改小组”与“国安委”迷
·牟传珩:用五条准据判定习近平的真面目
·牟传珩:习近平“打右灯,向左转”——政治妥协的精髓不容阉割
·牟传珩:中国太子党集权世袭——习仲勋寿辰打开政治观察窗口
·牟传珩:全国“两会”前人权环境持续恶化——致死异见人士父亲迷案被推向风
·牟传珩:“一个分裂的国家,两个对等的政权”——由“王张会”引发的政治议
·牟传珩:中国“两会” 代表、委员同台演戏——谁把中共“权力关进笼子里”
· 牟传珩:聚焦微信封号与网特培训——中南海恐惧网络舆论颠覆
·牟传珩:习近平垄断国安委大权新动向——北京不再受理越级上访
·牟传珩:习近平反腐会指向江泽民吗?——全军统一悬挂五代党魁题词启示
·牟传珩:辨识一个真实的中国——北京警方大演练剑指群体事件
·牟傳珩:假象穩定」背後的「爆炸聲」
·牟傳珩:假象穩定」背後的「爆炸聲」
·牟傳珩:假象穩定」背後的「爆炸聲」
·牟传珩:习近平刘云山谁绑架谁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一把手工程”——中南海正在加紧向网络自由亮剑
·牟传珩:新“国安委”陷于“六四”纪念恐惧——北京向自由派知识分子下狠手
·牟传珩:国安会开创“反恐”、“打异”震慑维稳新模式——中国走向暴力治国
·牟传绗:习近平禁令下的“中国噩梦”
·牟传珩:邓小平为干预香港自治留天窗——“一国两制”白皮书验证“狼吃羊”
·牟傳珩:中國「死磕派」律師吹響集結號
·牟傳珩:中國「死磕派」律師吹響集結號
·鲁基:习近平发表国家主义网络宣言——网络自由不能封杀在主权黑箱里
·席卷中国的政治流言风暴——习近平“打虎”精于算计
·牟传珩:揭秘习近平的“反腐打虎”谋略
·牟傳珩:防禦紅牆倒塌的政治工程──中共北戴河會議前「反腐」新動向
·牟传珩:北京与香港当局联手做局——“8•17反占中”上演“群众斗群众
·牟传珩 ;最新毒性的精神产品:《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牟传珩
·牟傳珩:中南海為什麼恐懼「謠言」──剝奪民間自發信息權是一種罪惡
·牟传珩:评中共军队“严防政治自由主义”宣言
·“占领中环”鼓声擂响 ——香港“公民抗命”吹响集结号
·牟传珩:揭秘铁流被刑拘政治背景
·牟传珩:剥开习近平“尊宪”的华丽外衣
·牟传珩:“雨伞革命”宣告“一国两制”破产——香港揭开“公民抗命”新纪元
·牟傳珩:四中全會前習近平定調「鳥籠民主」──中共政治整肅運動加劇
·牟传珩:一党独大是法治的天敌 ——四中全会公报“依法治国”是个伪命题
·牟传珩:批判者宣言——永不给政府鼓掌
·牟传珩:中共四中全会时局诡秘──大陆意识形态狼烟迭起
·牟传珩:中共重提“依法治国”偷梁换柱——习近平倡导歌功颂德之风
·牟传珩:“绝不允许砸共产党的锅”——“依法治国”背后步步杀机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牟传珩习近平:打造“党指挥枪”升级版——“古田会议”否定“以宪治国”
·牟传珩:中共“宪法日”昭示“文人牢狱年”——中南海的“法律工具主义”遗
·翻看“依法治国”硬币背面的污垢——聚焦中国“宪法日”光环下的阴影
·牟傳珩:「依法治國」牌照下政治生態惡化
·党喉舌岁末牟传珩:向“微博”亮剑——习近平时代网络封锁史上最严
·牟传珩:「依法治国」:「NGO」遭遇大喋血
·牟传珩:习近平漏报业绩“点赞”/牟传珩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习近平大阅兵的领袖冲动
·牟传珩:中南海制造更多的反对派
·牟传珩:中南海集体学习不及格——习近平深陷“苏共教训”困局
·牟传珩:《穹顶之下》撞击“北京模式”
·牟傳珩:中南海顛覆「集體總統制」──習近平建構「金字塔」權力模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中国浸泡“地沟油老汤”的新对抗主义——比日本极右势力更值得警惕


   在中国,被红色意识形态“地沟油老汤”浸泡出来的新对抗主义,掺杂着民粹主义的“说不”色彩为特征,正在致使中国的现代化脚步发生紊乱。长期以来,官方媒体一直在控制民众的信息供给与筛选,导致民众根本无法形成客观、理性、公正的事实判断。一场中日钓鱼岛(无人岛)主权之争导致的反日游行,又把中国“地沟油老汤”浸泡出来的新对抗主义所有劣根性都暴露无疑。
   “中国有那么多的导弹是为谁准备的?”
   9月14日晚,中共央视4频道"今日关注"节目,官方借助清华教授之口,煽动军事解决。该教授在明知日本不能出海作战的情况下,一面声称日本宪法没有战争权力,一面发出战争叫嚣,说中国的导弹射程可以覆盖整个亚洲大陆,并血腥反问:“中国有那么多的导弹是为谁准备的?”
   正是在此舆论煽动下,因钓鱼岛争端,中国多座城市借“反日游行”,偏离理性爱国轨道,进行打砸抢烧暴行。各地反日游行队伍中,都出现了很多毛泽东大型头像与血腥横幅。诸如“宁可华夏遍地坟,也要杀光日本人”、“血洗东京,核炸日本”,“谁不灭日本,谁就去棺材里替换毛泽东”等等暴力场面与暴力口号,遍及中国。一些日本人控股的商场、店铺和工厂遭遇打砸抢烧,不少同胞们行驶或停放在街头的日系车惨遭捣毁。北京50多名抗日示威者周二包围了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的汽车。更为可怕的是,广州竟发生打砸掀翻意大利驻穗领馆车辆等严重外交事件,引发国际社会的高度聚焦,全球恶评如潮。

   事隔两天,9月1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被问及打砸抢烧时称,日本政府“购岛”一事,中国人民表达了强烈义愤。但他并未对暴力事件进行自责与反思。9月18日,党喉舌人民日报更是发表《人民表达爱国热情应备加呵护》文章,只字不提打砸抢烧,反而在“理性爱国”的幌子全文歌颂。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中国发生暴力反日后自豪地说:“在日本不会发生日本人冲击中资企业,焚烧中国国旗这样的事,这就是日本值得骄傲的地方”。这话,其实是在羞辱当下的中国“地沟油老汤”。
   “中国崛起”与“韩两掌事件”
   更为震惊的是,北京抗议日本政府“购岛”的队伍中,一名老人对有人打出的崇毛标语提出异议,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毛左教授韩德强,毫不留情地上前搧了堪为他父辈的老人两个耳光,被社会舆论称为“韩两掌事件”。不幸的是,韩德强却还在中国网络世界,赢得不少愤青的声援。
   如此中国现实,已成为当今国际社会对“中国崛起”依然藐视的原因之一。甚至不少人还不认为中国是一个现代国家。《民族与民族主义》的作者(法)吉尔•德拉诺瓦说:“自大与愚蠢是病态的民族主义感觉的诱因与残渣。在意识形态繁荣的年代里,情感、冲动表现为各种思想理论。连最起码的道德观甚至礼仪普通不能接受的做法也可以披上民族主义华丽的外衣,变得道貌岸然。”这一系列的事实,再一次力证了在中国“地沟油老汤”浸泡出来的新对抗主义有更深刻的历史原因和现实土壤。
   近现代中国的对抗意识与斗争资源。
   
   中国本是世界文明的发源地之一,中华民族的文化精髓本是“天人合一”,既主张人与自然的“和谐”,又主张人与人的“和谐”。儒道墨各家都是中华“和谐”价值观念的丰富资源。
   然而,爰及秦朝,统治者基于“一统天下”的需要,举法家一孔之见,焚书坑儒,消除异已,使中国走向了高度专制加暴力的中央集权社会的发展道路。封建时代的中国统治者,常以大国自居,在外交上要求周边临国臣服纳贡;在政治上搞“朕即国家”,独断专横,以人治人;在文化上搞“一言堂”、“文字狱”,排斥外来文明,压抑言论自由,使中华“和谐”价值观倍受冷落。
   近代统治者更是妄自尊大,闭门锁国,拒绝交流,腐败没落,纵有万里长城,终被洋人坚舰利炮所破,使整个国家蒙受耻辱与欺凌,导致民族矛盾激化,因而也就有了“义和团”、“小刀会”等反满排外民间组织,整个民族走向了以暴对暴的发展道路。
   中国现代社会阶级斗争激化,手足对抗,同室操戈,加之倭冠铁蹄踏于我土,令中国大地陷于激怒状态,进一步强化了炎黄子孙的民族主义斗争意识,可谓阶级仇,民族恨塑造了一代英雄史诗式的“龙的传人”。历史辩证法从来都是“得失守衡”的,正因为近现代中华民族“苦大仇深”,也就积蓄了更多的对抗意识和丰厚的斗争资源。
   用“地沟油老汤”灌输民众思想
   中共取得政权后,本应卸下陈怨旧结的政治包袱,专注于经济建设,但却一度受“极左”路线支配,始终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大搞政治清洗运动,坚持对抗哲学,继续闭门锁国,妄自尊大,大肆进行愚民教育与虚假宣传,用红色意识形态的“地沟油老汤”,灌输民众思想,致使“世界革命的圣地”,远远落后于世界民族之林。当坚信世界上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中国人,发现自己还填不饱肚皮时,发达国家的人们已有了轿车与别墅;当发达国家的孩子们早已把电脑当成手中的宠物,借以遨游于多种语言、文化、价值观的世界,驰骋于全球网络化的“信息高速公路”之上,大陆的父辈却还在给孩子们买红缨枪,教他们学说:“不许动”。
   当中国人13岁梦想拿红樱枪,抓特务,当“儿童团”时,美国人比尔盖茨也13岁,却编写了计算机软件程序,但仅是为了玩三连棋。当他已经开始意识到计算机“将会改变我们和整个世界”时,而我们却在勒紧腰带,发动“革命”。在国内,人整人,同室操戈,父子反目;在国际上,反对赫鲁晓夫的“和平共处论”,大谈特谈要“准备打仗”、“晚打不如早打,小打不如大打”,甚至帮人打仗,“输出革命”。
   “民族扩张”演讲被25次掌声打断
   文革结束后,当国人刚刚揉开了睡醒的眼睛,敞开大门,请进了亚当、斯密“那只看不见的手”,却又与大洋彼岸一样遇到了以电脑为标志的全球圆动工具革命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无情地瓦解着建立在烟囱工业、主权方格基础上的世界文明。于是旧的理念瘫塌,阶级分野模糊,“革命情操”、“理想主义”再也难以重新唤起人民的热情,改良的土地上不仅丰收了玉米和麦穗,也复活了算命与巫婆,以至于人们的思想意识、伦理道德、生活方式各个领域,都缺乏一种新的精神面貌来适应时代的变化,整个社会陷于互不信任,关系松懈的不和谐状态。
   后冷战的中国,边陲县城的个体商贩,与北京大学讲坛下的学生一样,有一种莫明其妙的压抑、沉闷和迷惘,需要精神刺激与情绪发泄。他们喝烈性酒,跳“迪斯科”,如同读“要准备打仗”书,听“民族扩张”演讲一样,能够得到片刻的刺激性满足。记得香港《亚洲周刊》曾披露,有位青年学者到北京大学院校里做过一次演讲,直言不讳地主张中国应当搞民族扩张,大受学生欢迎,其演讲前后竞25次被掌声打断。
   全球化时代的各国“新对抗主义”
   全球化时代的今天,地球不仅仅只是一个村,一条船,其实它更是我们共同拥有的一个家——一个所有人都以平等人的资格共同建构捍卫的文化基件、理性秩序与行为规则之家。当今时代,已经导致了人类社会凸现出世界性视角:“以天下观天下,吾奚以知天下之然哉”。面对这种世界性的变化,从经济上的自由化到政治上的民主化和文化上的普世主义,已经构成了一个后对抗时代的价值体系——以崭新的语境,塑造后对抗时代全人类的新思维、新观念。
   然而,在这样高度的全球化时代,世界上仍有各种对抗主义逆流沉疴泛起,应运而生。许多民族主义者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由于历史造成的经济发展不平衡和政治不平等而大有失落感与恋旧情结,因而便在精神上亮起“新对抗主义”的旗帜。
   在欧洲,极右翼政党对内都主张民族认同高于其它一切认同,如阶级、种族和地方独立主义。这些政治力量也持有相似的对外政策立场,即维护国家主权,反对欧洲统一。欧洲新右派强调,为了挑战普世化,需要对极右翼的观点进行调整、更新,有的甚至走向了极端主义。
   2011年7月22日,挪威政治极右分子安德斯先在该国首都奥斯陆军政府机构云集的地区引爆炸弹,造成7人遇难。紧接着,此人身穿警服窜入一座海上小岛,对着参加夏令营活动的青少年疯狂射击,造成至少80人丧生,制造了挪威几十年来发生的最大惨案,并震惊了全世界,为欧洲新对抗主义极端化的危害增添了最血腥的一例。
   
   记得冷战刚刚结束时,日里诺夫斯基就成为“大俄罗斯民族失落感”的象征,扬言要使“汉普蒂邓普帝”重圆,到“印度洋洗脚”。在东亚,日本的国会右翼议员石原慎三郎和索尼公司董事长盛田昭夫作为另一种新对抗主义的旗手曾联合出版了风靡一时的《日本敢说“不”》一书,不赞同西方文明,声称日本已成为世界上的伟大国家,白种人所开创的近代文化已经接近尾声,日本应挺起腰来,对自己要有自豪感。为此日本要敢于对美国说“NO”。该书出版后引起美国朝野情绪反弹,为此石原慎三郎不仅又与他的伙伴合写了《日本就是敢说“不”》,而且自己推出了《日本坚决敢说“不”》一书,扬言只有日本可以治美国的病,发起了日本对美国没有硝烟和军事竞赛的民族化情绪对抗战。现在又多次在钓鱼岛问题上向中国挑衅,成为“购岛”闹剧的始作俑者,而激起两个民族之间新的对抗。
   中国五次形左实右的“新对抗主义”逆流
   在中国,自从90年代以来,就有5次形左实右的“新对抗主义”逆流。第一次是“6、4”风波后,因在报纸上发表了有关资本主义危机真得“狼来了”一文而捞取了不少的政治资本的所谓青年学者,曾以“文化本体论”为武器抵制西方文明,并在一次与美国未来学家托夫勒对话时声称:我们现在正处在人类历史上一个面临空前挑战时期。中、日、俄可能形成三种对抗。第二次发生在94年后,中国理论界出现的反西化思潮,例如张颐武、陈晓明的后殖民文化批评,甘阳、崔之元的制度创新说和盛洪的文明比较论,对已经成为世界化的新主流文化提出了批评。而模仿日本敢说“不”的《中国可以说不》一书为代表的反普世主义发展言论,则推动了第三次民间民族对抗“说不”的“情感选择”。那些青年自称“新义和团”,声称“苍天当死,黄天当立”,攻击美国,漫骂日本,排斥西方,扬言对台“无忌准备打仗”,直言“对抗是人类交流的重要形式。”第四次新对抗逆流再起发生于最近几年。3年前有位御用学者抨击“普世主义”说:“剥去了各个国家、民族的文化独特性,压迫多样性文化的生存空间,以确立文化的普世性为借口寻求引导世界文化潮流。”持这种观点的人在当今中国无论官方民间,乃至知识界都还大有人在,网络媒体上中国愤青们的新对抗主义言论更是随处可见。第五次就是发生于眼下的薄熙来及其余孽——孔庆东、司马南、张宏良、韩德强之流,具有更为典型的形左实右特征。他们正在操纵国内的民粹主义情绪与世界文明社会大唱对台戏。如此“地沟油老汤”浸泡出来的中国新对抗主义,正借暴力反日浪潮,在中国制造出犹如中东伊斯兰极端主义酿制的乱局。由此可见,当下中国发生的形左实右“新对抗主义逆流,其实比日本石原慎三郎为代表的极右势力更暴力、更血腥、也更值得警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