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万沐
[主页]->[百家争鸣]->[万沐]->[不要苛求莫言]
万沐
·无题
·江南三首
·多城二首
·告别四川
·走在异乡的街头
·多伦多
·政党轮替的好处
·自由党该下台了!
·有感于加拿大拨款帮助中国民工维权
·用选票对人头税说 “不”
·歌乐山的桃花开了
·又见梨花
· 反腐败的根本出路在于政改
· 民主摇篮与叶公好龙
· 结束金氏王朝
· 有感于加拿大拨款帮助中国民工维权
·关于“文革”根源的思考
·中国外交的新动向
·以“同”促“统”宜速行
·爱国与误国
· 限制言论自由不可取
· 正义者的孤独
·防腐剂:文化与制度
·直面歧视
·短期停火与长久和平
·渴望祖国怀抱
·防腐剂:文化与制度
· 杨洁篪部长的另一个使命
·哈勃——中国老百姓真正的朋友
·中国政治课妨碍学生正常思维
·也谈民主与中国的稳定统一
·关于中国计划生育的一点感想
·对“黑砖窑”的“不知道”与“和谐” 、“崛起”的政治考量
·谁在危害中国国家安全?
·利益政治与良心政治
·权贵中国与人民中国
· 谁在帮日本人继续迫害慰安妇
·也谈哈勃的外交政策
·小 万 集 序
·巴渝赋
·我走在空中
·制约加国华人发展的几个文化因素
·加拿大应推行北上发展战略
·谁能为新移民讲话
· 我所希望看到的工会
·我的月亮,我的故乡
· 加拿大华人的权力与傲慢
·当一汪清流从心头走过
·平面媒体的困境与出路
·枫叶红了 , 没有蝉鸣
·我走在空中
·雨夜
·关中
·烟村三首
·北美之城
·媒体的独立与发展
·贪权-贪钱-贪名
·总是望见你的背影
·蝴蝶
·不知哪一束光是从你的窗子里射出
·流浪汉的村落
·走近狐狸、走近野兔、走近狼群
·九月,哪里是我熟悉的黄昏?
·冰冻的足迹
·走進冬天
·站在雪原上,寻找春天
·水泥丛林风光
·无题
·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
·“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
·从科索沃独立看台独与疆独的问题
·三个农民工能代表谁?
·对台政策的新发展与两岸统一的政治突破
· 为封杀汤唯叫好!
·走在雪中,一个人-------
·马英九当选对亚太局势的影响
·华人的民主之光
·物质喂养和精神尊重
·警惕另类汉奸
·“愤青”的庐山真面
·震后问责与重建同等重要
·无题
·文人的污浊与商人的清高
·夕阳-寒林
·拍马者戒 !
·瓮安事件两面观
·在加拿大,回味中国
·“陆独”是中国统一的另一大障碍
·君子爱国与小人爱国
·专制文化、土匪文化与民主文化
·两种亲美派
·鸟巢 大剧院 黑砖窑 毒奶粉
·支持华裔! 支持保守党!
·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进步了,能不能批评?
·我也有一个梦
· 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民主
·加拿大正在被政客绑架
· 中华民族需要独立知识分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要苛求莫言

    万沐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人和中文文学都是一件喜事,但在大家高兴的时候,也听到了许多指责反对的声音。主要原因就是莫言是体制内作家、抄写毛泽东的文艺理论、在德国法兰克福书展上为抗议贝岭等异议作家随中国代表团退场等。
   
   其实这既不能证明莫言不该得奖,反而凸显了指责者的吹毛求疵!


   
   首先,莫言属文学奖得主,得奖的主要原因是因其作品的艺术成就,而非其政治立场。文学作品成就的主要体现在于文学形象的典型性,反映社会问题的深刻性、全面性以及语言的准确性、生动性等。这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基于得主的政治立场、政治影响的考评有根本不同,反对者不能拿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标准来要求文学奖得主。
   
   其次、一个人包括一个作家要在一个社会生存,必然会带着这个社会的烙印,如果过分地苛求挑剔,那除非你来自月球!现在为大家津津乐道的索尔仁尼琴和戈尔巴乔夫难道没有苏联社会的深刻印记吗?一个社会不可能人人都置生命于不顾去做林昭、魏京生、刘晓波,为了人类的道德价值身陷囹圄、血洒刑场固然壮烈伟大,但大隐隐于朝堂,为社会正义“润物细无声”,有朝一日一鸣惊人,难道不是另一种伟大吗?莫言现在为刘晓波发声、为“六四”发声,不是更有冲击力、更有社会影响吗?我不明白一些人干嘛要他早年拿着鸡蛋去碰共产党的石头,而“出师未捷身先死”呢?
   第三、看一个人既要看他的主观意识、也要看他所处的客观环境,既要看他的过去、也要看他的现在和将来。莫言早年处在文艺为政治服务的年代,能以人性来对抗政治性和党性,已经属于对中国无论文艺、还是社会的巨大贡献了,加上他对政治迫害的惨烈、社会的腐败、人性的扭曲、计划生育的危害等的反映,已经尽到了一个作家所能尽到的责任了。这里我们也预期他在中国未来社会发展的进程中,起到更大的作用。
   
   总之,莫言得奖是好事!不仅对他个人、对中文文学创作、对中国社会的进步是好事,而且对刘晓波、对高行健都是好事!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人和中文文学都是一件喜事,但在大家高兴的时候,也听到了许多指责反对的声音。主要原因就是莫言是体制内作家、抄写毛泽东的文艺理论、在德国法兰克福书展上为抗议贝岭等异议作家随中国代表团退场等。
   
   其实这既不能证明莫言不该得奖,反而凸显了指责者的吹毛求疵!
   
   首先,莫言属文学奖得主,得奖的主要原因是因其作品的艺术成就,而非其政治立场。文学作品成就的主要体现在于文学形象的典型性,反映社会问题的深刻性、全面性以及语言的准确性、生动性等。这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基于得主的政治立场、政治影响的考评有根本不同,反对者不能拿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标准来要求文学奖得主。
   
   其次、一个人包括一个作家要在一个社会生存,必然会带着这个社会的烙印,如果过分地苛求挑剔,那除非你来自月球!现在为大家津津乐道的索尔仁尼琴和戈尔巴乔夫难道没有苏联社会的深刻印记吗?一个社会不可能人人都置生命于不顾去做林昭、魏京生、刘晓波,为了人类的道德价值身陷囹圄、血洒刑场固然壮烈伟大,但大隐隐于朝堂,为社会正义“润物细无声”,有朝一日一鸣惊人,难道不是另一种伟大吗?莫言现在为刘晓波发声、为“六四”发声,不是更有冲击力、更有社会影响吗?我不明白一些人干嘛要他早年拿着鸡蛋去碰共产党的石头,而“出师未捷身先死”呢?
   
   第三、看一个人既要看他的主观意识、也要看他所处的客观环境,既要看他的过去、也要看他的现在和将来。莫言早年处在文艺为政治服务的年代,能以人性来对抗政治性和党性,已经属于对中国无论文艺、还是社会的巨大贡献了,加上他对政治迫害的惨烈、社会的腐败、人性的扭曲、计划生育的危害等的反映,已经尽到了一个作家所能尽到的责任了。这里我们也预期他在中国未来社会发展的进程中,起到更大的作用。
   
   总之,莫言得奖是好事!不仅对他个人、对中文文学创作、对中国社会的进步是好事,而且对刘晓波、对高行健都是好事
   
   
   原载纽约《世界日报》2012-10-28
   
   
   

此文于2012年10月3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