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万沐
[主页]->[百家争鸣]->[万沐]->[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二)]
万沐
·歌乐山的桃花开了
·又见梨花
· 反腐败的根本出路在于政改
· 民主摇篮与叶公好龙
· 结束金氏王朝
· 有感于加拿大拨款帮助中国民工维权
·关于“文革”根源的思考
·中国外交的新动向
·以“同”促“统”宜速行
·爱国与误国
· 限制言论自由不可取
· 正义者的孤独
·防腐剂:文化与制度
·直面歧视
·短期停火与长久和平
·渴望祖国怀抱
·防腐剂:文化与制度
· 杨洁篪部长的另一个使命
·哈勃——中国老百姓真正的朋友
·中国政治课妨碍学生正常思维
·也谈民主与中国的稳定统一
·关于中国计划生育的一点感想
·对“黑砖窑”的“不知道”与“和谐” 、“崛起”的政治考量
·谁在危害中国国家安全?
·利益政治与良心政治
·权贵中国与人民中国
· 谁在帮日本人继续迫害慰安妇
·也谈哈勃的外交政策
·小 万 集 序
·巴渝赋
·我走在空中
·制约加国华人发展的几个文化因素
·加拿大应推行北上发展战略
·谁能为新移民讲话
· 我所希望看到的工会
·我的月亮,我的故乡
· 加拿大华人的权力与傲慢
·当一汪清流从心头走过
·平面媒体的困境与出路
·枫叶红了 , 没有蝉鸣
·我走在空中
·雨夜
·关中
·烟村三首
·北美之城
·媒体的独立与发展
·贪权-贪钱-贪名
·总是望见你的背影
·蝴蝶
·不知哪一束光是从你的窗子里射出
·流浪汉的村落
·走近狐狸、走近野兔、走近狼群
·九月,哪里是我熟悉的黄昏?
·冰冻的足迹
·走進冬天
·站在雪原上,寻找春天
·水泥丛林风光
·无题
·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
·“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
·从科索沃独立看台独与疆独的问题
·三个农民工能代表谁?
·对台政策的新发展与两岸统一的政治突破
· 为封杀汤唯叫好!
·走在雪中,一个人-------
·马英九当选对亚太局势的影响
·华人的民主之光
·物质喂养和精神尊重
·警惕另类汉奸
·“愤青”的庐山真面
·震后问责与重建同等重要
·无题
·文人的污浊与商人的清高
·夕阳-寒林
·拍马者戒 !
·瓮安事件两面观
·在加拿大,回味中国
·“陆独”是中国统一的另一大障碍
·君子爱国与小人爱国
·专制文化、土匪文化与民主文化
·两种亲美派
·鸟巢 大剧院 黑砖窑 毒奶粉
·支持华裔! 支持保守党!
·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进步了,能不能批评?
·我也有一个梦
· 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民主
·加拿大正在被政客绑架
· 中华民族需要独立知识分子
·加国经济不应被过度干预
· 美国的强大与美国的伟大
·奥巴马治标难治本
·姜维平的人权与赖昌星的特权
·故园
· 选择性的“爱国”令人恶心
·义和团 红卫兵 爱国贼
·人权应与主权并重
·也谈中国首次人权行动计划
·两种“五四”精神造就两个中国政权
·春 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二)

   
   
   
    万沐
   


   
   
   ( 二)人头税和排华法案出笼——华人被隔离的苦难岁月
   
   
   
   死的永远死去了,活着的却更加艰难
   
   铁路修完了
   
   新的加拿大诞生了
   
   但催生新加拿大的华工却被新加拿大彻底抛弃了
   
   
   
   黄种人建造了新加拿大
   
   但新加拿大却只要一个白色的加拿大
   
   于是,“人头税”出笼了
   
   华人被隔离在唐人街
   
   连从事的工作也受到了严格的限制
   
   华人无故被推进水里
   
   华人常常被打、被杀
   
   华人的家和商铺动不动被抢、被烧
   
   ------
   
   
   
   加拿大白色的占领者,容不下黄色的建设者
   
   黄色的建设者却立志要建立一个五彩斑斓的加拿大
   
   
   
   他们用修铁路已经伤残的手开荒、种植
   
   在白人不肯去的地方建立自己的果园、农场
   
   他们用修铁路已经瘸了的腿
   
   建起自己流动的货站、餐馆和洗衣房
   
   加拿大因为华人的勤劳而发展了
   
   因为华人的智慧而进步了
   
   但华人仍处处受到限制,时时遭到排挤
   
   华人没有怨恨,没有离弃
   
   因为加拿大是他们的家
   
   加拿大有他们的梦,有他们的追求
   
   他们的生命已经和他们所建设的加拿大血肉相连
   
   无法分开
   
   
   
   为了夫妻携手、父子相聚
   
   为了建立加拿大自己的家园
   
   有的华工东挪西借,终生负债
   
   才接来了多年不见的妻子儿女
   
   这本属基本的人伦需求
   
   却使他们付出了比太平洋铁道造价更高的血汗成本
   
   ——两千六百万加币
   
   
   
   有的华工无力负担巨额的人头税
   
   甚至买不起回国的一张船票
   
   终身贫寒,茕茕孑立
   
   在唐人街凄凉地度过余生
   
   
   
   请问,铁路华工缔造了加拿大
   
   为什么却不能拥有加拿大
   
   他们建设了加拿大
   
   为什么却要受尽加拿大的盘剥与刁难
   
   同一个上帝
   
   为什么却有不同的子民
   
   
   
   更可怕的一九二三年,《排华法案》横空出世
   
   加拿大对世界敞开的大门,却对华人彻底地关上了
   
   有些时候,一年入境的华人甚至只有两位
   
   华人即使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无法骨肉团聚
   
   铁路华工只有隔着浩瀚的太平洋
   
   在风雪中
   
   在苦雨里
   
   与他们在中国的妻子儿女遥遥相望
   
   在梦中享受家庭片刻的温馨
   
   
   
   我们对着沉睡着四千名华工的落基山脉
   
   我们对着太平洋铁路两边的山山水水
   
   我们要问一声
   
   ——加拿大,你知道吗
   
   你是在拒绝东方的勤劳与智慧
   
   你是在拒绝你站在门外的子女
   
   你是在拒绝人性与亲情
   
   你更是在拒绝自己感恩、博爱的价值核心
   
   
(2012/10/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