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孙宝强
·红楼女囚(四)第一次受审
·红楼女囚(五)摄像
·红楼女囚(六)回忆
·红楼女囚(七)黑三角
·红楼女囚(八)自残者
·红楼女囚(九)维纳斯
·开会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虽然知道你无耻,但你的无耻还是超出我的想象。你说:“这是一个可以自由发言的时代”。
   如果能自由发言,为什么中国监狱里关着这么多异议作家?
   如果能自由发言,为什么中国政府豢养着庞大的五毛集团军?
   看来,你不仅是哑巴,还是瞎子。
   2011年1月底,我从中国逃到澳洲。为什么逃,因为我在中国‘不能自由的发言’。


   
   2010年9月底,三个国保一个民警到我工作的单位。国保处长说:“孙宝强,你要把你写好的文稿,发到我的邮箱;你还要把你尚在构思的,未完成的文稿也发到我的邮箱。”我说:“你是否要劈开我的脑子,检视我脑细胞活动的情况?”
   他冷冷地看着我。
   我说:“为了不让我的《上海女囚》出版,你们不但找我的老板,还找到我中学的同学--你们驱车百里,从上海赶到金山,让任职于金山精神病医院的副院长同学给我施压;你们找到退休后自办企业的老板同学给我施压;你们找到在区政府的公仆同学给我施压……你们在我出狱后,已经监控了我20年,是否准备监控到我死?”
   国保处长的回答,是一串冷笑。
   就在这一瞬间,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逃!我一定要逃出中国,把这一切告诉世界。”
   2011年5月底,在逃到澳洲4个月后,我在香港出版了我的回忆录《上海女囚》。有个笔会同仁希望得到这本书,于是我寄到中国浙江—我是‘知其不可而为之’。
   果然,此书一进中国就销声匿迹。
   一个中国公民,不能在自己的祖国出版回忆录;一本中文书,在中文的母国遭到封杀,这是否是“魔幻”的一幕?
   一个得了斯德哥尔摩症的人,将在斯德哥尔摩市接受颁奖,这是否也很“魔幻”?
   我希望莫言站出来,和一个中国妇女,辩论中国能否“自由发言”?
   我也希望诺奖评审委员会,听一听‘六四’受难者的声音。
   

此文于2012年10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