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孙宝强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迂嫂站在镜子前端详自己。芭比娃娃的脸上,挂着芭比娃特有的笑容。这笑容不是很黄很暴力,而是很傻很天真,难怪大家不叫她‘书记’而叫她‘迂嫂‘。
   她坐牢这件事,佐证了她的‘迂’。
   迂嫂的搭档是厂长。当福利房下来时,她不顾厂长对房子的青睐,把房子分给一个死者。厂长问:”老黄工伤已死,凭啥还得房?”她动情地说:“体恤孤儿寡母,这是社会主义分配原则,也是老一辈革命家革命的初衷。”于是大家都笑了。厂长冷笑着写了一封检举信,说她恶毒攻击共产党,和死者搞政治联盟。
   迂嫂有个闺中密友,64屠城后竟跳出来抗议,于是公审公判没商量。迂嫂为这事先找律师后找检察院,最后还恳求法官实事求地判决。于是大家都笑了。厂长冷笑着写了一封检举信,说她和暴徒是同性恋关系,专搞颠覆国家的勾当。
   迂嫂被捕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说这是预料之内,情理之中,大有‘她不坐牢谁坐牢’共识。男人一纸休书欲送到看守所,幸亏女儿以死抗争这才收回成命。从此,男人曲颈朝天白眼相对。“我怎么会弄到众叛亲离的地步?”迂嫂冲镜中人叹了一口气。

   镜子里有一个憔悴的女人,还有一个盛装的女人。憔悴女眼角吊着一颗亮晶晶的眼泪,盛装女指上戴着一颗亮晶晶的钻戒。迂嫂凑上去仔细瞧,想看看自己究竟是哪一个?她抬起手,镜子反射出一道炫目的光。“啊呀!我用我的眼泪,换来了我的钻戒。“她冲镜中苦笑着。
   手机响了,是黄胖子打来的。黄胖子是她复旦硕士班的同学。第一次接过他名片时她一撇嘴:“烟酒批发部的党委书记。难道抽烟喝酒也需要党代表?”黄胖子说:“没有‘洪长青’的指导,烟和酒就是仅次于反华势力的腐蚀品。有了‘洪长青’的指导,烟和酒就是抵制反华势力的炮弹!”迂嫂笑着捶他一拳,从此二人成莫逆交。
   复旦成人半日制硕士生班,是党妈妈为白丁儿量身定做的衣服。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游子不但是清一色的共产党员,还是党的各级书记。虽然上课内容仅限于扫盲和阿拉伯数字的求和,但证书却是挺刮刮的MBA。穿上慈母衣,白丁成学者,流氓成绅士,土匪成贵族,妓女成圣女--这就叫是凤凰涅磐。
   黄胖子说:“和党校比,此凤凰涅磐乃小巫见大巫。党校那才绝:大盗进去,元首出来;杀人犯进去,领袖出来,堪称世界第九奇迹。”
   迂嫂痛苦地说:“党校是中华民族躯体上的毒瘤。杀人犯不该站在天安门城楼上,而应该站在纽伦堡的被告席上。”
   “迂嫂,你是中国的濒危动物。“黄胖子摇着头。
   硕士生班一开学,黄胖子就根据学子的职务高低,排定108将的名次。又绘制一张秘密联络图,上面写着108将管辖的领地及权利范畴。
   上课时,就是农贸市场的开张日。各路好汉纷纷拿出利器,吆喝着,介绍着,毛遂自荐着,如秦琼卖马,杨志卖刀,妓女卖身,歌星卖笑。往往一堂课还没结束,买卖已签合同,红包已进口袋。彰显的广告效应,比春晚牵强附会的下三滥的广告强多了。
   读书的日子是欢乐的日子,但迂嫂总蹙着眉。她不是感慨农民失地,就是唏嘘工人失业,看见衣衫褴褛的访民更是痛心疾首。黄胖子说:“正因为我们的欢乐建筑在人民的痛苦之上,所以欢乐是N倍的欢乐。”她说:“可是我欢乐不起来。”黄胖子说:“你应该欢乐--读书钱是党妈妈付的;读书时间是党妈妈给的;就连读书的交通工具,都是党妈妈提供的。看!复旦校园都成了国际名车展览中心。”迂嫂捶他一拳,但不是微笑而是苦笑。
   读书的日子很欢乐,可考试的日子有点烦。每逢考试,好汉忙着张榜贴文寻找枪手。要是精瘦猴找了个相扑男,肥腴女找了豆芽妹,准考证一看就露馅。倒不是好汉搞不定麻烦,而是时间宝贵。用班长的话来说,连泡妞都要一天赶几个场子,哪有空应付这鸟事?鉴于欢乐中出现的不和谐因素,黄胖子发出一声怒吼:“中国人可以对美国说‘不’,学生也可以对教授说‘不’。”
   第二天上午,黄胖子提着纸袋直奔导师办公室。下午考试时,监考官像喝了雄黄酒的白娘娘,昏花眼代替了炯炯眼,踉跄步取代了健飞步,连一贯竖得如国旗的耳朵,也耷拉的比狗尾巴草还不济。
   出考场后,迂嫂问纸袋里装啥?黄胖子说:“熊猫牌香烟,邓小平的专供烟。”她黑着脸:“此烟种植到采摘,都有专人监督;从加工到成品,共有200道手续。这不是纸烟而是黄金烟,钻石烟,人民的血泪烟。”
   黄胖子‘呸’地把烟头吐出一丈远:“周恩来大笔一挥,一吨鲍鱼送了;党妈妈大笔一挥,几百亿外债免了。饿死五千万人的年代,还源源不断地用粮食肉类换……”说到这,他嗌住了。
   迂嫂这次没擂他。她陪着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写毕业论文时,好汉又有了烦恼。这次鉴定论文,非复旦大学教授,而是教育部下派的钦差大臣。黄胖子在接风洗尘后,请大臣参观澡堂。当大臣提出最强烈的抗议时,黄胖子说:“钱钟书的夫人杨绛写了‘洗澡’这一本名著。安排贵宾下澡堂,其意义绝不亚于总书记到西柏坡。顺带么,还可以在澡堂里反刍一下‘八荣八耻’。”大臣听了高举双手,全体通过‘洗澡’决议。
   进澡堂时,大臣还在不停地念叨‘三代表‘,按摩女一上场,大臣们的眸子却死死盯在三个点上。水泼不进,棒打不掉,真乃铁钉碰磁铁,前世今生都有缘。
   一个按摩女用手在敏感地带划个圈:“请进--这里是老革命活动中心。”大臣们乐不可支,当即围着她的敏感地带召开会议,100%地选她为“感动中国的首席女性。”接下来,大臣们的颜色按摩通宵达旦直到‘东方红‘。
   第二天毕业论文答辩时,大臣们没辜负‘塑料瓶之王’和‘橡皮章之首’的美誉,全票通过论文答辩并掌声热烈。
   MBA证书拿到后,学校举行Party,教授和和学子水乳交融翩翩起舞,犹如军民一家鱼水情。黄胖子说:“今天是狂欢节,你唱一首‘我们是无所不能的上帝’。“迂嫂冷冷地说:“自奥斯威辛后,诗歌没有了;自64屠城后,歌声没有了。“
   “你迂啊!”黄胖子把一根胖指戳到她脸上。“你迂啊--当年被通缉的‘64’领袖,现在已经和当局做生意了。“
   “什么?“
   黄胖子恶狠狠地说:“联袂交易的是金盾工程,是秦始皇的另一道万里长城。“”难道孟姜女和秦始皇握手言和?“”岂止握手言和,而是奸夫淫妇勾搭成奸。“
   ”这......"迂嫂的嘴张的老大。“喝!醉者就是乐者!”黄胖子一杯一杯地敬,迂嫂一杯一杯地喝,醉后又唱又跳又笑又叫,还哼唧唧唱起‘好日子’。黄胖子说她回到18岁,“我再也回不到18岁,我也不想回到18岁。”迂嫂傻笑着举起酒杯。
   今天是复旦学子聚会。迂嫂在会场兜了一圈也没找到黄胖子。学子谈兴正浓,有人在谈芦潮港的第二个规划,有人在谈驻京办的地下运转,有人在谈儿女的出国,有人干脆谈玩处女的‘爽歪歪’感。班长问迂嫂:“找谁?”
   自从‘颜色按摩’后,班长疏远了黄胖子。因为大臣回京后一个个下马,原因是一张光碟暴露了大臣的淫态兽行。尤为触目的是一按摩女乳房,竟被薄大臣的钢牙给咬碎了。
   下马的大臣迁怒于学校,学校迁怒于班长,于是班长迁怒于黄胖子。好在后来下马者一个个官复原职,异地做官。东山再起是因为首席大臣和教育部陈部长叫板:”你有我的光碟,我也有你和元首淫乱的光碟。”陈长官怕步了台湾孟女主持的后尘,于是把不安定的因素及时地掐死在萌芽中。
   “我给黄胖子打电话,声音咋没了?“迂嫂掏出手机。班长拨号后大惊:“这手机被人控制了。”
   正在谈处女谈的唾沫横飞的小瘦子掏出电话:“我来问--凡本市离奇失踪者,都跟我舅子有关。”
   “他搞人口买卖?“迂嫂白他一眼。
   “他不搞人口买卖,他搞国家安全。”小瘦子问了几句挂了。“傻B!黄胖子啥事不能搞,非要搞茉莉花。”
   班长‘扑哧’笑了:“黄胖子和花绝缘--他最恨的就是‘洪常青’蹂躏‘吴清华’。”
   “此花不是那花。”迂嫂白了班长一眼。
   “黄胖子不擅长摘花但擅长护花—为了茉莉花,他发帖转帖忙不休,结果让国安掐了。”
   “有什么办法能救他?”迂嫂急忙问。
   “他要是玩处女玩白粉玩武器我能捞,独这个,捞不成。”瘦子抖着腿。
   “到什么程度了?”迂嫂更急了。
   ‘涉嫌颠覆’的拘留证都办好了。”
   “他妈的!地震救灾姗姗来迟,逮人抓人倒十万火急。”迂嫂恨恨地说。
   “地震震不了金銮殿,可茉莉花危及金銮殿。”瘦子呼了一口烟。“黄胖子父母都是海外学者,为了新中国屁颠屁颠赶回来,想不到黄胖子背叛了他父母,抄家抄出反党材料。”
   “爱国不等于爱党,这有本质区别。”迂嫂抽着鼻子,不知是伤感还是感冒。
   “咱不谈政治,咱和政治绝缘。”班长皱着眉。
   “对!迂嫂,你迂你的,咱是明天有喜今天乐。”众人撂下她,喝酒划拳牛气冲天。“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嘛?我喜欢的就是你的‘迂’。”想起黄胖子的话,迂嫂的眼红了。
   “你准备捞他,就像捞你的暴徒同学?”班长乜着眼。
   “你们喝的,难道我喝不得?”迂嫂一扬脖,‘咕咚’一杯酒进去。她正拿起另一杯酒时,短信来了:“后院起火速来压阵。”是小叶,又是这个小叶。
   二,
   认识小叶,是十年前在单位例行的消防检查上。小叶一露面,她就感觉一只耗子出洞了。
   果不其然,耗子借着工作缘由频频露面。茗茶倒在其次,真正目地是让一张张发票,找到为它买单的母亲。迂嫂很厌恶,报销二次就终止。她这里终止了,可消防检查却迟迟不能过关。面对一次次红牌,她只得开启报销之门。她那个恨啊--癌症药费无钱报销,嫖娼发票却捷足先登。每一次报销,她都在吞一只活苍蝇。
   被判缓刑二年后,她决定向高院申述。小叶说:“我是土匪,深知匪巢规则,没100万甭动。高院的申诉材料,堆的比金茂大厦还高。”
   一星期后,迂嫂哑着嗓子打来电话:”我决定申诉。“
   “你哪来的钱?“
   “父亲为我的事走了。我卖了他房子搞申诉,一定要让父亲死而瞑目。”小叶大喜:“好!我做黑白二道的斡旋人。”
   由于小叶嫖赌有方,已从片警擢升到国安。国安是癌中之癌,也就是最厉害的淋巴癌。小叶这厮果然了得,上任不久竟嫖上了高院院长嫖过的女人。
   既然嫖同一个女人,院长和小叶就是‘同一首歌,同一个梦想’。卖房款‘哗哗’打过去,申诉却迟迟没进展。迂嫂找了个新的斡旋人,可法官不认可,法院的门都不让进。黄胖子说:“既然西门庆这法官单认王婆这皮条客,你暂且从了他。”
   “放屁!难道我是潘金莲?”迂嫂大怒。
   “被迫行贿和被迫强奸有啥区别?你还不如潘金莲,至少潘金莲还愿和西门庆苟且。”黄胖子冷笑着,迂嫂懵了,许久说不出话来。
   这边,‘宣告无罪’的申诉没下来,那边,小叶‘离婚申请’却下来。形势急转直下后,迂嫂和小叶换个位置--现在她是拉皮条的王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