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思源
[主页]->[百家争鸣]->[思源]->[多数原则与多数暴政]
思源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
·两大民主潮流的源头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
·“多数决定”还是“全体一致”——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一
·卢梭如何歪曲投票权与多数规则
·多数规则的实质性内涵
·多数决定与民主集中制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二——公意从何而来?
·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吗?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三——如何对待平等
·认清卢梭的公意及平等的实质
·评析卢梭创建平等状态的思路
·评析卢梭创设的社会制度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四——如何对待人民
·为什么要认清卢梭的真面目
·对“人民主权”的审视和反思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一)——社会分化与社会矛盾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二)--两种类型理论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三)--历史的经验教训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四)——关于政治平等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论财产权
·简论“中产阶级”
·我的《自由观》
·卢梭的《自由观》
·萨托利对卢梭的评价有值得商榷之处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二)
·读王天成“论共和”文章有所想
·怎么看待“大多数”——与云易商榷
·再谈“大多数”
·谈谈“多数统治和保护少数”
·论平等与自由
·萨托利对平等的论述有值得商榷之处
·萨托利论述自由与民主有值得商榷之处
·统治者总是少数人
·少数统治者如何产生
·如何制约统治者
·谈民主与素质的关系
·现代民主的奠基人——纪念洛克诞生三百八十年
·向曹思源请教若干问题
·卢梭的伪装
·托克维尔的反思
·为施京吾先生澄清一些事实
·民意与民主
·为“私”正名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续)
·社会的变革是如何发生的?
·多数原则与多数暴政
·论《人民的权力》
·再论《人民的权力》
·党内民主、精英民主及其它
·自由与枷锁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也谈“坏民主”及“好民主”
·现代政治的两项成果——民主与宪法政治
·评一篇概念混乱的文章
·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评析哈耶克对“雇佣与独立”的论述
·“多数”与民主
·自由,消极自由,积极自由及其它
·民主、自由、平等及其相互关系
·有关民主的几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评冯胜平的几篇文章(注)
·未知死,焉知生?
·读“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贪官”一文有感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一)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二)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三)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五)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六)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七)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数原则与多数暴政


   
   从网上搜索“多数原则”,可以得到6000,0000条结果。这既表明“多数原则”的问题受到极其广泛的关注,也说明对此有很多不同观点和争论。从中我发现,有不少人的观点存在着对“多数原则”的误解。
   
   其一,用“少数服从多数原则”这个词组来替代“多数原则”。在英文当中的多数原则写作“Majority rule”(或Majority principle),由两个词组成,一个是“大多数”或“多数”,另一个是“规则”,这里面没有“少数服从多数”的意思。但是,中文翻译者却把这个词译成“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把多数原则说成是一部分人“服从”另一部分人的原则,这是对多数原则的误解。对此,下文会加以说明。

   
   其二,把多数原则说成是“少数服从多数民主原则”(注1)。有人甚至说:“民主就是少数服从多数”。把多数原则说成是“民主原则”,是一种误解;照此说法,凡运用多数原则的群体行为或政治活动,都可以贴上“民主”的标签,事实上并非如此。对此,下文会加以说明。
   
   其三,认为多数原则是多数暴政的基础、依据或根源,又认为多数原则是民主原则,于是推断出:民主将导致多数暴政,这是民主的“内在缺陷”。下文将着重讨论这类观点。
   
   (一)关于多数原则的历史:
   
   多数原则,也称多数决原则,或多数决定原则,是在由若干人组成的群体或组织之中,为了要达成全体一致遵循的决定时会采用的一种规则、方法或形式。多数原则的运用非常普遍,德国学者奥拓.冯.基尔克甚至开玩笑说:“除了婚姻大事,多数原则没有什么领域不可应用的”。的确,这种情况,在现实生活中到处可见,譬如,若干人自愿组成的“旅行团”,为了对旅行的目的地、路线、行程做出一致遵循的决定,会采用多数原则;再如,学校班级选举班长,协会选举理事,“委员会”做出决定,“九常委”做出决定,议会作出决定,公民们选举代表、议员、总统,等等。诸多事实表明,运用多数原则这种现象,遍布于很多场合,出现在日常生活、学校生活、经济活动、政治活动等群体活动中。不但如此,根据文字记载可知,不论是古代社会还是现代社会,只要有人们组成的群体存在,就会出现运用多数原则的现象。有位美国学者曾考察过“多数决原则的历史”,他的论文被翻译介绍到中国(注二)。
   
   这篇文章主要考察多数原则在社会政治生活中被运用的历史。文章提到,在古希腊,“斯巴达的五个执政官通过表决来作决定”,“伯罗奔尼撤联盟的成员有一个约定,同意按多数决原则来作决定”,还提到“雅典公民大会”、“罗马共和国”的百人团和民众大会等,都用投票的方法来作决定。文章提到,在十二、三世纪,意大利城市公社官员选举和教皇选举采用多数决原则,还写道:“教会法,跟德国法一样,多数决原则被看作是为达成必要的全体一致而施加在少数上的同意义务”。
   
   该文写到,“第一次提及多数决原则的是《大宪章》上执行条款(C.61),它授予由二十五个男爵组成的委员会广泛的权力,以迫使国王遵守宪章规定。并规定:倘若此二十五个男爵全部到会对所议之事有不同意见,或者有些男爵在被召请后不愿或不能到会,那么,到会者的多数所颁布的规定或命令,应被视为合法有效,就跟二十五人全部到会且就此事达成一致决定一样”。不过这一条后又被略去,“直到1430年,多数决原则才开始在英国下议院的选举中占据主导地位。并且直到十六世纪下半叶,多数决原则才牢固地确定为一项规则,并为该院所遵守。”
   
   谈到多数原则的历史,还必须提到十七世纪英国两位哲学家霍布士及洛克的论述,他们二位对于建立什么样的政体,有着绝然相反的主张,但对多数原则本身的意义,作出了同样的解释(见下文)。
   
   据上所述,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多数原则不是民主原则,不论是民主的还是专制的或其它的政体,都会运用多数原则,不能因为民主政体把多数原则作为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加以运用,就称其为民主原则。反过来说,也不能把应用多数原则的群体行为或政治活动都贴上民主的标签,很多用到多数原则的场合,跟民主毫无关系。
   
   (二)多数原则的意义:
   
   为了更充分地了解多数原则的意义,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来阐述。
   
   1,多数原则是一种规则、方法或形式。多数原则是一个群体、一个团体、一个组织、一个共同体为了要作出全体一致遵循的决定时,所采用的一种规则、方法或形式。要作出决定,不是只有多数原则这一种规则、方法,还有其它规则、方法,例如,领导人负责制是由个人作出决定;又如,私人企业由老板个人说了算;再如,战场上不可能采用多数原则来做出决定,而由指挥官发布命令;另外,还有“全体一致”规则,等等。民主政治当然也应用各种规则、方法。不能因为民主政治应用多数原则,就称其为民主原则,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当民主政治应用领导人负责制时,岂不是也得把领导负责制称之为民主原则?
   
   2,多数原则既然是“作出决定”的规则、方法或形式,那么它是“中性的”,它与“作出决定”的结果是对是错无关。你不能说,这个决定是对的,因为它是按多数原则作出的;那个决定是错的,因为它是按“领导人负责制”作出的;你也不能说,这个决定是要实施暴政,因为它是按“多数原则”作出的决定,那个决定是要实施良政,因为它是按“领导人负责制”的规则作出的。由此可见,把多数原则说成是“多数暴政”的基础或依据,是没有根据的。
   
   3,什么是“多数原则”?多数原则是指:在由若干人组成的群体中,全体成员共同参与作出一项全体一致遵循的决定,当其成员意见不一致的情况下,按多数人同意的意见作出决定。这里要指出几点:其一,应用多数原则的场合,是该群体需要由全体成员共同参与作出决定的场合,不是任何议题都需要这样做,譬如仅仅涉及到一部分人利益而跟其它所有人无关的事宜,就不需要全体成员共同参与作出决定,也不存在运用多数原则的问题。其二,不是所有的“一致遵循的决定”,都必须由全体成员来参与作出,有的时候,群体按照领导人的命令而一致行动,与多数原则无关。其三,如果在全体成员意见一致的情况下,则“意见一致”与“一致遵循”就吻合了,谈不上采用多数原则,但这只是群体生活的特例,更普遍的情况是,“意见不一致”与 “一致遵循”发生矛盾,为了要达成一致遵循,就需要采用多数原则。其四,多数原则的运用有一个前提:在需要“作出决定”的事情上,每个成员必须拥有同等权利。如果违背了这一前提,多数原则就失去了原本的意义,在这种场合,多数原则不再有效。
   
   这一“同等权利”的前提,十分重要,应该予以足够重视。对此,可从两个方面来理解:第一个方面,每个人拥有平等投票权,即一人一票。如果预先设定有人享有“复票权”(一人投票按复数计),在统计投票结果时,就可能导致少数成员拥有多数票而多数成员拥有少数票的结果,失去了“多数人意见”的本来意义,多数原则的运用不再有效。第二个方面,如果需要“作出决定”的议题本身,侵害了少数成员应有的同等权利,这就预先设定了多数人与这些少数人之间“权利不平等”的关系,预先设定了少数人意见必定遭到否决的结果,如果要让全体成员对此议题进行表决,就等同于依仗人多势众,借口“少数服从多数”而压制或侵害少数人,这种群体行为违背了多数原则的应有前提,多数原则在这里不再有效。
   
   有些学者举出一些事例,来论证多数原则是多数暴政的基础或依据,下文将按照上述“多数原则的意义”对之加以探讨。
   
   (三)民主政治与多数原则:
   
   为什么多数原则会被人们运用于各种领域呢?为什么人们会普遍接受按多数人的意见来做出决定呢?是什么原因使人们约束自己而遵循多数原则呢?为什么民主政治把多数原则作为重要原则呢?这些问题有必要探究一番。
   
   上文提到这种观点:“教会法,跟德国法一样,多数决原则被看作是为达成必要的全体一致而施加在少数上的同意义务”。那是指十二三世纪的“教会法”和“德国法”中的说法,把遵循多数原则解释为一种理应承担的义务,目的是为了“达成必要的全体一致”。
   
   到了十七世纪,英国哲学家霍布士在《利维坦》中写到,当人们自愿订立契约组成群体或者国家的时候,每个人都遵循多数原则。他写道:“他如果是自愿加入这个一群人组成的群体,这一行为本身就充分说明了他的意愿,也就是以默认的方式约定要遵守大多数人所规定的事情。”这是说,遵循多数原则是每个人“他的意愿”和“默认的约定”,只要他承认自己属于该群体的一员,就同时“默认”多数原则。
   
   洛克在《政府论》中写道:“当每个人和其他人同意建立一个由政府统辖的国家的时候,他使自己对这个社会的每一个成员负有服从大多数的决定和取决于大多数的义务。”这里是说,遵循多数原则是按契约组成国家的每一个成员“使自己”负有的义务。这与“教会法”、“德国法”和霍布士的说法是一致的,只要他承认自己属于该群体的一员,就同时承认了这一义务。
   
   洛克还说到,多数原则是一个“自然的、理性的原则”,他不惜用更多的文字来阐述这一点,他写道:“假使在理性上不承认大多数的同意是全体的行动,并对每一个人起约束作用,那么,只有每一个人的同意才算是全体的行为,但是,要取得这样一种同意,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基于这样的条件而进入社会,那就只会像伽图走进戏院那样,一进场就出去。这种组织将会使强大的利维坦(即国家)比最弱小的生物还短命,使它在出生的这一天就灭亡;除非我们认为理性的动物要求组织成为社会只是为了使它解体,这是不能想象的事情。”
   
   的确,只要具备起码的理性能力的人,都会领会“多数原则是自然的、理性的原则”。人们为什么要自愿结合组成一个群体呢?就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即形成整体的力量以保护每个成员。为了保持整体而产生整体的力量,就必须使每个人的行为都趋于同一个方向,即每个人一致遵循同一种意见、意愿或意志,可是,每个人的意见却不可能完全一致,怎么办?怎么才能使“意见不一致”达成“一致遵循”?只有多数原则才是每个人最能接受的。因为一,把“多数人的意见”作为“一致遵循的意见”,执行起来阻力最小,最有利于在行动上保持整体一致;因为二,这是和平的、协商的办法,更有利于保持整体的稳定存在。如果一部份人采用暴力强制或诱惑欺骗的手段来排除、压制、消灭其他成员的不同意见,迫使其服从,表面上达到了“全体一致”,却埋下导致分裂和混乱的根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