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社会学研讨
[主页]->[百家争鸣]->[社会学研讨]->[中国社会性质辨析(十)]
社会学研讨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简介和目录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一)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二)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三)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四)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五)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六)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七)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八)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九)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十)
·“四分法社会”视角下的社会本质与特征
·王实味事件——中国现代社会转折的“奇点”?
·“民主集中制”——“成败萧何”的宿命?(上)
·“民主集中制”——“成败萧何”的宿命?(下)
·普世价值——有没有?有什么?
·怎样认识“民主”的最一般意义?
·什么不是民主的最一般意义?
·“民主”在不同社会形态中的意义表达
·王绍光先生是怎样消灭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性的?
·司马南先生是如何歪曲民主的?
·“平等”在社会形态中的不同“面孔”
·人权——社会形态中的具体表达?
·自由——社会学意义下的“自由”思考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十)

中国社会性质辨析(十)
   
   (三)如何认识平等?
   平等,首先指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平等,理想中的平等似乎是人人生而平等。作为人类社会的一种理想,各人各派对这一概念的抽象意义大概没有什么争议。广场之上,你同他人高喊着平等,万众一声。好像大家平等。然而盛宴桌旁,你却发现没有自己的座位,劳苦终日却求一碗羹而不成,那是统治着这张桌子的人所为,这还是不是平等呢?
   看来,平等仍然要具体化,而一旦具体化,争论就开始了。

   有人说,封建社会是不平等的社会;有人说,资本主义社会是人人平等的社会;还有人说,资本主义人人平等是假的,社会主义社会才真正是人人平等。而另外的人说,苏联社会主义社会早已分割成特权阶级同普通民众两部分,哪里是人人平等呢。
   如果阅文至此,已经理解了社会四分法,则对上述问题就不难回答了。
   在原始全民社会阶段,人与人之间是生而平等的,因为那时没有多余的生活资料,部落根据渔猎的产品决定自己的生存和发展,即使是一个婴儿,不管是谁的,也同其他人一样,按照自己的需要参与分配,每一个婴儿的生存和成长,就是部落的生存和发展。在没有多余产品的情况下,如果分配不均,有的多余有的不够的话,将会导致一部分婴儿死亡,由此引致部落人口不能维持在形成“社会”的数量上,最终使这个部落灭亡。可以想象的是,人类部落在发展过程中,一定会有这样的部落灭亡了。
   在权力社会阶段,奴隶社会,人口被分为奴隶和奴隶主两大类别,这两类之间是不平等的。“平等”只存在于同类之间,例如在雅典社会,贵族公民之间是平等的,由此形成“雅典民主”,而斯巴达克斯再强壮,也只能是奴隶。封建社会,人口被分为皇帝同民众两部分,皇帝是统治者,而民众是被统治者。在皇帝面前,所有的“民”(包括富可敌国的沈万山、一人跌倒国家吃饱的和珅等大富豪)都是奴才和奴隶,钱多虽然能通神使鬼,但却撬不动人间的皇上。这让自认为“勤劳致富”、家财万贯的资本者非常不爽。当然如果再细细分下去,“奴才”还是有差异的,比如地主阶级同农民阶级,他们之间是不平等的。
   资本主义以人人平等为号召,推翻了封建社会的不平等,向着最终“平等”前进了一大步。但是由于没有改变私有制度,因此,社会最终会被分为有产者同无产者,他们之间是不平等的。所谓“平等”只在有产者或者无产者同类之间。有钱人同有钱人可以争平等,而无钱人是不能同有钱人争平等的。洛克非勒希望在世界每一个角落开工建厂,资本分红,而骆驼祥子,则还不敢奢望当资本家,他一生最大的愿望,只是有一辆自己的黄包车。即便他们生活在同一个法律下,他们是“平等”的吗?不会的,因为那个“法律”只会是资本家制定的,骆驼祥子们投不投票都无所谓。如果他们不投票,适用的“临时法律”可能对他更不利。刘瑜在《民主的细节》“选谁都一样”中对此就有故事性的论述。一个社会的法律就是一个社会“平等”的规则,资本社会游戏规则的黄金定律是,“规则是由出资人制定的”,并不是按参加者的人头数出来的。而其中第一条就是,“出资人有权先跨出第一步”,然后开始“平等竞争”。
   但是,相比于封建社会的皇权血统制,资本主义为每一个人提供了从无钱人上升到有钱人的机会,只要你勤奋努力,只要你心狠手辣,能够驱羊吃人,善于把劳动者创造的剩余价值转变为毛孔里也会滴血的资本所得。虽然血统、财产继承在资本家的生成中仍然发挥着一定的作用,但毕竟已不同于封建制的纯血统继承,资本主义“平等”为非皇权血统者敞开了一条道路;同时,积累财富也需要对资本进行使用经营,因而个人才干(手段)也影响着发展,否则纨绔子弟坐吃山空,也会变成无钱人。
   刘军宁的《民主教程》中说,“人人平等是在法律上的平等”。可见,作者首先承认“平等”是同一定的法律相联系的,亦即是同一定的社会相联系的平等。但是,社会形态不同,法律也不同,例如中国同美国,平等的含义也会不同吗?是都是一样的平等,还是各有各的平等?说中国人同美国人享有一样的平等,作者肯定不会同意;如果说两个平等不一样,那么,都是“在法律上的平等”,为什么就一个是,一个就不是“人人平等”了呢?更要问的是,同是“法律上的平等”的社会,有没有谁更平等,谁不那么平等的问题?仅靠这个定义是不能回答的,可见它的一般涵盖性还比较差。
   作者可能会认为,在一国之内,法律是由全民制定的,大家都遵守这个法律,都享有法律赋予的权利,难道不是人人平等了吗?
   其实,即便在一国之内,法律也将代表统治者的利益,而不会体现被统治者的利益,甚至连平分秋色都做不到,不会是全民都“一致同意”的法律。规定“私有财产神圣”同“私有制是万恶之源”是对立的;规定“按劳分配”同“按资分配”是对立的。选择哪一个才是“全民”的法律呢?具有既定的不同地位、不同经济基础的人回答可能是不一样的。资本家说按资分配(或者主导的)的法律就应该是代表全民的法律;而劳动者说,应该按劳动分配的法律才是代表全民的法律;权力者则说,由权力掌管一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就是全民法律。封建皇家所有制同现代国家所有制都为此提供了经济基础;福利享有者可能说,不!应该按人头分配(或者加大比例)的法律才是全民的法律。最终的结果还是,谁在这个社会占据统治地位,谁握有枪,谁就说了算,谁就制定法律。法律制定出来以后,不同意者也只能被强制性地遵守罢了。
   再者,在法律产生以前,有人人平等吗?如果说“有”,则同自己的定义不相符合;如果说“没有”,又同原始社会的历史现实不相符合。因此,把“人人平等”界定为“法律上的平等”是应该怀疑的。这种说法,反而既会让资本主义社会把自己的“平等”说成是“人人平等”,也会让现代权力社会把自己的“平等”说成是“人人平等”,混淆视听,其实都掩盖着自己的不平等,也抹杀了资本社会同权力社会在“平等”问题上的差异。
   因此,这种存在着“法律”的社会,“人人平等”其实还不可能是真正的每个人的平等。如果只是“在法律上的平等”,就一定不是“人人”的平等。《民主教程》还只是拾人牙慧,不明白“法律”本身就是不平等的产物。它的参照系也还只是封建权力社会和资本社会,以此比较平等与不平等,而没有考虑到现代权力社会、劳动社会还会有“法律”在维护着“平等”与“不平等”,以及全民社会的“平等”意义。
   马克思主义以是否占有劳动而把人群划分为阶级,以阶级学说概括了上述不平等现象,设想了消除不平等的基础条件,即变私有制为公有制,在新社会的初级阶段,以劳动基础上的平等代替资本基础上的平等,即劳动者同劳动者之间是平等的,劳动者同不劳动者之间是不平等的。而发展方向是,一方面,需要继续消除劳动者中还存在的次级不平等,即工农差别、城乡差别、脑力劳动者同体力劳动者的差别、劳动能力差别等;另一方面,还需要消除劳动者同非劳动者之间的差别。在劳动基础上的平等虽然是有史以来(除原始社会)最大的“平等”,但仍然不是人人平等,劳动者同非劳动者是不平等的。它只是通过劳动平等而希望达到人人平等,为人类社会走向人人平等指明了方向。
   当然,同前所述,现实中,冠称为“社会主义”的社会,不一定就是劳动社会,需要具体分析。如果是劳动社会,其平等程度将超过资本社会;如果是权力社会,其平等程度将落后于资本社会。
   在消除了劳动社会的不平等以后,社会将再一次进入到全民社会,亦即马克思主义所说的共产主义社会,达到人人平等的新阶段。那时,人与人之间没有了权势的差别,没有了资本的差别,也没有了劳动的差别,“法律”已经消失,大家都平等地按照自己的需要分享着社会的权利和履行着社会的义务。只有到了那时,社会才能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人人平等”。
   现实社会中,如果还没有做到在劳动基础上的平等,要标榜自己的社会是“人人平等”只能是虚幻的迷药。但是我们理解平等,在没有做到“人人平等”而只有相对平等以前,不等于都是一种程度的“平等”,有的相对平等更为先进,有的相对平等则更为落后,需要仔细辨别。对此,社会四分法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
   
   (四)自由——美好的理想
   这里说的自由,是一个人在社会活动中的自由,是在人与社会的关系中讨论的,又首先是从个人的角度讨论的。
   这样说来,什么叫自由呢?有人说,自由就是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比如,我想吃就吃,我想喝就喝,我想做爱就做爱,我想飞翔就飞翔。他人不要干涉。
   但是,有人就反驳了,你的自由损害了他人、损害了社会呢?还能够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吗?
   看来,个人的自由不能够损害社会,也即不能损害他人。如果损害了他人,社会将会限制个人的自由,让他觉得“不自由”。
   但是,新的问题又出来了,是否损害,是由个人说了算还是社会说了算。一般来说,大家都承认应该由社会说了算。1789年法国大革命时的《人权宣言》说道,“自由就是指有权从事一切无害于他人的行为。因此,个人的自然权利的行使只以保证社会上其他成员能享有同样权利为限制。此等限制仅得由法律规定之。”(第4条)。法国启蒙学者孟德斯鸠在他的名著《论法的精神》里说“自由是做法律所许可的一切事情的权利”。什么样的法律呢?当然是这个社会的“法律”了。
   但是,有人继续问道,如果你这个“社会”是落后的社会、专制的社会、压抑人的个性自由的社会呢?法律是“钦定宪法”、是“恶法”,是“指定接班人”的法呢?个人(及每一个个人)就只能默默地承受,永远这样“自由”下去吗?苏联的斯大林时代、希特勒的纳粹德国时代就有很多“法”,那时的人们必须遵守这样的“法”,否则会被枪毙,他们是自由的吗?
   另外,很少会看见有个人认为是专制社会,而“社会”自己也承认自己是专制社会的社会。(台湾蒋经国似乎有一点例外,他曾经说道,“我知道我是专制者,但我会是最后一位。我会以专制来结束专制”)。于是,问题的焦点归结为:即便都有法律,究竟什么样的社会是自由的社会,什么样的社会是不自由的社会?难道就没有标准了么。
   看来,个人的自由不是绝对的自由,也应该从社会角度去分析一下“自由”。西方传说有一种“不死鸟”,整天在天上飞来飞去,表面看是最自由的,却原来是对它的限制,它只能无休止的飞下去,不能享受小憩的乐趣,一旦停下,就等于死亡。“天空”既是它自由的天地,也是它无奈的牢笼,并没有永远的不需要“天空”的自由。所以,认识“飞翔”的自由也可以从“天空”入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