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民阵第十一届理监事网络扩大会议纪要]
盛雪文集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二)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三)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四)
**********
朱小华案独家报道
**********
·THE ZHU XIAOHUA CASE: A WINDOW INTO CHINESE HARDBALL POLITICS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一)朱小华案开审,权力斗争升温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二)朱小华庭上抗辩,推翻所有指控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三)卷入权力斗争 朱小华家破人亡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四)朱小华要求中央允境外记者采访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五)朱镕基出访 朱小华遭殃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六)朱案厮杀 港商垫底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七)朱小华案将宣判,刑期十五年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八)朱小华咆哮法庭
·江、朱各人手上一张牌――透视朱小华案、远华案
·原交通部副部长郑光迪案判决内幕
·朱熔基羽翼被翦──浅析朱小华案件
***********
政评和时评
***********
·知识界依附人格及选择困境
·江泽民访加与丢中国人的脸
·大厦将倾 硕鼠搬家-----谈中国贪官外逃
·共产劫富后的两个中国----透视中国的贫富悬殊
·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新年感言
·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国家么?
·张林被拘,亟需声援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何处是乐园——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世纪之交的中共对台湾政策及台湾的选择
·贾庆林与赖昌星案
·天人永隔之际--王炳章父亲病危唯一心愿见儿子一面
·一步之遥——平安或苦难
·王炳章父故世心愿未了天人永隔
·胡锦涛访加纪实
·万事似具备 遣返又成空--分析赖昌星遣返案的一波三折
·回应历史呼声终结共产暴政
·华妇溺杀患病女儿引争议
·熱比婭:維族的母親
·加拿大前後任總理為中國人權爭功勞
·正视中共在海外的间谍活动
·加拿大人对中国产品不放心
·加总理忙峰会:从北美到亚太
·为什么加中旅游协议总签不成
·奥运精神何在?──八十八岁母亲遥盼王炳章
·加拿大高官易丢“乌纱帽”
·为专制帮闲无异于助纣为虐
·北京奥运: 在普世价值透视下
·中文媒体忽悠华人
·香港已没有公民自由----记北京奥运香港行
·是食品还是毒品?----毒食品事件在加拿大继续发酵
·忽悠不了的沉默大多数
·罪证确凿也要当庭释放----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造假案
·为失去话语权的人们发出声音
·2009年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麻雀大战乌鸦
·盛雪谈加总理哈珀访问中国
·做人,还是做恐惧的华人?
·Being A Man or A Chinese in Fear?
·中国政府在赖昌星案上无法自圆其说
·《南都周刊》赖昌星逃亡这些年
·健康、正常、乐观、有尊严地活着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盛雪评加法院下令扣押中国领事资产(图)
·盛雪谈平反法轮功
·张伟国 盛雪:陈希同朱小华保外就医与中南海权争
·盛雪:正在起死回生的中国
·盛雪演讲赖昌星远华案及反腐败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賴昌星─中國特色的碩果
·中共霸權政治與加拿大民主大選
·中国民主日 告祭鲁之璠
·个体怯懦,群体嚣张(图)
·他們让卡城如此美麗
·从阴之道重回人间
·屹立不倒的民运人士们
·庆祝这样一个日子是个耻辱
·赖昌星被遣返与中国政局
·為陳光誠割袍斷義
·薪火相傳 建立聯盟
·911十周年專訪盛雪:反恐必須反專制
·专制迫害后遗症 人类史上的“奇观”
·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呼吁紧急关注:陈西人间蒸发
·高智晟律师,你在哪里
·胡锦涛来访前,戏说胡锦涛
·陳偉群的「中國情結」
·多伦多举办刘晓波作品朗诵会(图,视频)
·吴英死刑案面面观
·中国双非婴儿潮迫使加拿大修改法律
·从赖昌星案看中共司法误区
·加中贸易火热 会否牺牲人权
·盛雪在加拿大国会中国问题研讨会的演讲
·哈珀與薄熙來
·口風很緊,賴昌星還有
·加拿大监狱专访赖昌星
·国内抗暴烽火燎原 海外民运迎头赶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阵第十一届理监事网络扩大会议纪要

民阵第十一届理监事网络扩大会议纪要
   
   
   根据主席盛雪的建议,在本周五(10月26日)举行了民阵理监事扩大网络工作会议,这是民阵于2012年10月8日于布达佩斯换届选举后的第二次 工作讨论会议。
   

   会议受邀参加者:布达佩斯选出的全体理监事、哥本哈根会议选出的全体执行理事、以及金晓炎、钱达、秦晋等。
   
   实际出席者:盛雪、张小刚、罗乐、梁友灿、陈钊、潘永忠、张国亭、李震、潘晴、唐元隽、高升、陈联昆、边大卫、夏一凡、刘刚、王进忠、黄钟、彭小 明(电话发言)
   
   请假:费良勇、张健、王国兴(由潘晴代表)、高健(无法登陆)、逸君
   
   缺席:陈世忠、方仲宁、洛桑旺堆、黄元璋、陈忠和、林飞、刘浩、金晓炎、钱达、秦晋
   
   共18名民阵总部理事、监事,以及特邀代表出席了会议。
   
   本次会议历时约3个小时。
   
   会议内容:
   一、结束民阵分裂,讨论潘晴、张晓刚关于民阵结束分裂操作方案的建议;
   二、民阵下一步的工作。
   
   会议主持人:盛雪
   会场技术支持:Paltalk
   会场网络技术管理:张小刚
   
   会议开始,由盛雪正式提名潘永忠为新一届理事会秘书长,罗乐为副秘书长,提名获得了与会者的一致通过。盛雪介绍了为结束民阵分裂,近期双方所做的 努力,说明了这次会议的讨论内容,并说明,提交给会议的文本是节本。之后,盛雪开始主持本次会议的正式议程:
   
   (以下按发言顺序记录)
   
   第一项议程、结束民阵分裂:
   
   1 潘晴:文本已经发给大家,基于开展实际工作的考量,节本当中的第一项内容,是提议林飞、梁友灿加入联合工作小组,希望会议讨论。第二项内容是关于总部工作 扩大会议的提案,张小刚为本建议提供了许多思路,由于我在澳洲,比较了解情况,其实有关方案的具体设计,则源自于他长期以来对民运的组织的运作模 式、章程、规范以及历史经验的深入思考,也切实考量了民阵目前的现状,所以整个方案和思路还是请小刚来具体介绍吧。
   
   2 张晓刚:目前联合工作小组的成员名单有:盛雪、王国兴、张晓刚、刘刚、潘永忠、潘晴,再加上林飞和梁友灿。一方面是为了具体有效地推动联合的工作,另一方 面也体现了对等的原则。所以总部扩大工作会议的设立,是为了把两边各自选举产生的理监事、执行理事(普通理事)都包括进来,不分彼此的在一起开展 工作。特别考虑哥本哈根会议的机构设置与布达佩斯的不同,因此将重大议案的表决交由双方分别进行。基于现实的考量,总部扩大会议设置将一直延续到 下次改选,那时候的民阵将不会再分彼此。
   
   【主持人盛雪介绍副主席梁友灿,并邀请刘刚发言。】
   
   3 刘刚:感谢各位的邀请,我这次与会也是向各位说明:哥本哈根会议对结束分裂通过了正式决议。在章程上和组织结构上、人事上都进行了调整,哥本哈根团队实际 上已经显示了较大的诚意,并委托执行理事代表我们,参加了布达佩斯会议,这是我们的诚意表现。当然,我们也看到了布达佩斯会议所释放的善意,将一 部分哥本哈根的人士选入了理监事会。今天我来,仅仅是旁听,我同意张晓刚的建议:遇到原则问题需要表决时,交由各方自行表决。
   
   【主持人盛雪邀请张国亭发言】
   
   4 张国亭书面发言:没有麦克风,不讲了。
   
   5 唐元隽:我先谈谈我的意见,布达佩斯会议之前,我已经写了“分裂民运,走不长久”一文发给大家,表明了我的观点。民阵结束分裂是个大好事,在民运圈也是件 大事。海外民运能在一起合作当然是好事,民阵是有影响力的,盛雪是具影响力的领导人,有能力、有担当、而且有包容性。民运圈里有人说,真要做一些 事,民阵算是有实力的。大家现在能看出来这个苗头来,咱们的主席很可能被推选出来做盟主。这很有可能,民阵可以发挥大的作用。
   
     在民阵我算是新人,才几年。像潘晴他们都二十多年了。其实出去的许多人都在民阵很多年了,应该是对民阵更有感情才对。但是搞组织最怕破坏,我 们说要优先搞组织,国内的人在笑。因为分裂可能一下子就搞垮了一个组织。你要展现自己的组织能力、存在、文化都行,但没有一个组织在分裂出去之 后,还用同样一个的名字的。要当主席就竞选吗,为什么要分裂呢?你们都是老民阵了,我欢迎出去的朋友回来当主席、副主席,你们也都是老资格了,一 选就能选上。我们欢迎各位回来,但搞好一个团体,要讲原则,分裂者要承担责任,要认错。你们要什么都可以,只要通过民主选举。我们要分清是非,对 就是对,错就是错,你们回来再讲条件是没道理的,任何团体都有规矩,只有这样民阵才能避免再次分裂。秦晋讲,民运是江湖,但江湖也要讲规则,不能 乱来。
   
   【罗乐书面发言:在民主社会中,政党的分分合合是常态。像加拿大的政党就分合了好几次,我们要以开放的心胸来看待。】
   
   【潘晴书面发言:鉴于民阵在已走过的历史过程中经历了分裂的伤痛,一段时期内仍会在部分同仁的心中留下阴影。但我们相信:对于所有的民阵人来说, 这段历史既是我们在追求民主的过程中所付出的沉痛代价,同时也为我们在学习民主、实践民主的探索过程中留下来了经验、教训和财富。这一段历史使得 我们对有关民主实践的真谛有了更为清醒地理解,我们因此而深切地体验到:如何在当代民主运动中建立起平等对话的原则,设定权责边界,在权利和多元 的正当性已被时代认可的前提下,承认利益冲突的各方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努力寻求平和的方式化解纠纷,建立良性均衡的利益协调机制,倡导一种不迷 恋怨恨,而推崇宽容;不激化冲突,而讲究和解;不一味执着于斗争,而承认妥协之必要的政治文化。这是民阵能够做的,也应该做的。
   
     我们必须承认,在中国民主运动领域,任何一方(包括我们自己)都无法独立擎天,只有交融汇合才能走出困境。建立起可以沟通的平台,明晰和梳理 基本概念,形成最低限度的“共识”,是双方真诚合作的前提。对此,民阵哥本哈根团队郑重承诺:在恪守民主中国阵线章程所规定的民主化原则和公开化 原则的框架下,重视双方合作过程中的协商和妥协,强调双赢和共赢,减少无意义的摩擦和阻力,共同寻找出一条新路来。因为,这不光是民阵在结束分裂 后建立起崭新政治形象的必要一步,这也是摸索中国民主运动走出困境的关键一步。】
   
   【主持人盛雪:理解元隽的感情,也理解你的意思。很可惜,布达佩斯会议前后实在是太忙,未及和你好好沟通。不过今天再争论过去如何是没有必要的, 我们既然要结束分裂和朝前看,就不要再争论以往的是是非非了。我参加民运20多年来,回头再看,发现许多纷争实际上是没有意义的。我曾说过:民阵 的分裂事件不是100对0的关系。这些年来,我更多的是检讨自己的责任,我时常在想,也许当年我多向出去的朋友们表达一些善意,多联络和多做一些 工作,也许结果是不一样的。而当时我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做到,我在以往的民阵理监事会议上多次表达过我的反思和歉意。
   
     而且,今天来参加会议的朋友,又不是当时的主要责任者,也为结束分裂做了很多工作,这是大家都看得见的,所以希望大家都能理性的对待历史。我 们今天是要讨论如何结束分裂,讨论联合小组的工作安排,是否请大家就此发表意见。】
   
   唐元隽:什么说法都是不能成立的。成立协调小组,取代理事会?不知道要协调什么?我和潘晴三两句话就能说清楚,需要协调什么?我一直说:要么你去 做单一的异见领袖,要么就要搞好自己的组织。组织要团结,就需要尽可能在组织里有个机制。我知道盛雪接任主席,要下多大的决心。你们都从事民运二 三十年了,为什么要用这种决绝的方式。有人也许想要声望资源,有人要…,我看,最好还是别谈什么条件了,要第一副主席,我马上就给他。你们一分 裂,我马上要选边,混了这么多年了,这还不清楚么。没有人搞台独,总之,我认为分裂是不对的。我们一定要杜绝第二次分裂。有分裂的因子,我们要排 除掉。
   
   【张国亭书面发言:老唐,我在台湾就骂你两次了。】
   
   【唐元隽书面发言:我坚持我的看法和立场。】
   
   6 梁友灿:没有想到跟元隽兄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你说了这么大一通。今天大家在一起是为了讨论怎么和到一起,不是讨论怎么说清楚历史恩怨。元隽兄,讨论 是非没有必要了,讨论合的过程更重要,希望各位往前看。93年的历史可以借鉴,我们要吸取教训,但是更要多包容,大家一起共事才是重要的。我还是 提醒一下,多做好合的工作。因为每一次分裂都是很痛苦的,对双方来说都是的。1993年的华盛顿会议,在法理上,我们也是非正统的,但是正统的没 有走出一条路来,我们走出了一条路。我们在人才方面占了优势,今天能够结束分裂,我们才能发挥合作的优势。所以特别希望刘刚把我的意思跟各位朋友 多说说。如果我们这件事情没有做好,不要说将来怎么能够有前途。
   
   7 彭小明(电话发言):这件事情已经很多年了,哥本哈根的会议和所谓的团队,本来就是一个非法的组织。如果是在一个民主国家,早就被取缔了。但是,既然有了 这个情况,我们就…。我们搞民主都20多年了,程序正义,永远树立不起来。我们要做一个榜样,我们是搞民主的,程序正义是最重要的,我看,再加上 一个什么机构,是没有必要的。
   
   【潘晴书面发言,内容如下:——民主的内涵与实践,并不是构建在有关实际政治问题总是可以达成一致的假设上,更不是为了对广泛的政治伦理问题寻求 一种权威化的解释。它建立在这样的假设上:对话、程序和解决争端的基本规则和运作模式,不仅是人们期望的,而且也是不可或缺的,而这恰恰是因为人 们在广泛的政治见解和操作方法上存在着各种观点上的争议和冲突。
   
   ——建立在自主性原则基础上的民主运作规范和实践,不是试图规定人们在政治实践中,为了实现他们最大的利益要去争辩什么、获取什么以及应该如何, 而是努力去阐明一种协议基础,在这一基础上可以让各种冲突的价值、利益和判断的解释得到公平的展现而不是诉诸于强制性的压制,它是有关民主对话的 条件而不是规定在这种对话中说些什么。
   
   ——认同民主操作规范和在民主运动实践中尊重程序运作的关键是:在公开、平等、宽容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将追求民主政治必要的组织运作方式、操作 规范和程序加以概念化和制度化,而民主政治的内涵,正是为人们在公共事务中的辩论、妥协、遏止冲突及寻求合作,提供一种制度性的安排。】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