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辛亥与中国国运]
盛雪文集
*****
诗歌
*****
·浪漫的忧郁
·不见雪飘
·别雨魂
·等你 黄昏的路灯下
·聚合
·秋天里冬天的心
·片断
·四月 残酷的季节
·思恋
·生命是一条河
·留住火种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同胞
·距离是近是远
·把酒临风
·你--我--感觉--黑色
·You -I-Sense-Black
·境界
·心愿
·太阳与我(一) (二)
·一首歌
·传说
·思念
·中途
·圣雪
·时间的见证
·无缘的相遇
·我的孤独
·忧伤的太阳
·弯曲
·送给你
·觅雪魂
·我恋着那个逝去的冬天
·那一夜
·区别
·换个方向想你
·错觉
·孤独人生
·就是这浪
·差距
·年輪与家的距离
·诺言
·忧郁症
·记忆与背叛——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Memory and Betrayal
·情人节
·牵挂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
·六月的风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埃德蒙顿是流亡者的家园(图)
·如果… 就… 别…
·香蕉的惆怅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十:流亡生涯
·十一:赖昌星加国入狱,朱熔基誓言引渡
·不是结语/本书人物简介
*******
散文
*******
·雁阵惊寒──祭父亲
·达兰萨拉:辛酸与悲凉的故事
·逃离苦难的死亡之旅--四名大陆偷渡女子访谈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辛亥与中国国运


   
   作者:陈奎德 盛雪
   
   

   (注:本文整理自2011年1月份《自由亚洲电台——中国透视》节目)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盛雪女士: 加拿大华裔作家、记者)
   
   陈:盛雪你好。
   
   盛:奎德好。听众朋友好。
   
   陈:各位朋友,今年是辛亥革命百年,同时也是中华民国建国一百周年。在这个时候,我们回顾一下中国这一百年的历史,确实是五味杂陈,中国历史在这一百年当中可以说是灾难深重,不堪回首。
   
   这主要在于这一百年历史,特别是在中国大陆,很多方面是一片空白,或者说根本就是“伪史”;所以,重新书写中国历史,重建中国历史是任重道远的事情。
   
   我们先请盛雪女士谈一谈你眼中的关于百年中国史的概况。有请。
   
   盛: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纪念,我们看到,不单单在中国大陆,包括在台湾、香港、甚至在海外华人的聚居区,都有很多辛亥革命百年的纪念活动;但是,我想,如果根本的核心问题不解决的话,实际上,这些单纯的纪念形式本身是没有生命力的,仅仅是流于形式而已。
   
   我们为什么要纪念这一百年历史?回过头去看,我们确实发现,中国的百年历史,特别是中国大陆的百年历史,是完全需要重建的。这段历史不重建的话,它将直接影响到中国朝什么方向前进?前景如何?
   
   这一百年中,中国历史有许多次断裂,还不单单是断裂,甚至还有许多被涂抹、改造、歪曲、甚至有很多虚伪的、虚假的历史,很多历史是在血腥的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假历史”。
   
   即使现在绝大多数人都认同,中国社会一定要走向民主制度;可如果整个中国社会、中华民族是在这种虚假的历史基础上建设一个新制度,要在这样被歪曲被扭曲的基础上传承历史的话,我们不禁要问,中国传统在哪儿?中华文化在哪儿?中国文化的精髓、历史连接点在哪儿?这些都是我们心中的疑问。所以,我想,值此纪念辛亥革命百年的时候,确实也等于给了我们一个契机,让我们重新审视这百年历史。
   
   陈:对。
   
   大家都注意到今年有很多纪念活动;但是,正如盛雪女士刚才讲的,这些纪念活动的根本出发点是:我们如何看待、如何实事求是地面对真正的中国历史,特别是如何书写中国大陆的这一百年历史?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盛:尤其是在过去的60年时间里,中共完全把历史割裂开,代之以许许多多虚假的东西。随着历史的断裂,那些能够与历史共存的东西,比如,精神、文化、价值、信仰、基本的生活态度,以及对整个世界的认知,都受到了直接地影响,都发生了断裂。
   
   我相信,甚至可能不仅仅上述这些东西停滞了,还包括社会思想、人文理念、礼仪诚信,甚至包括今天我们对民主的追求、宪政建设等方面,可以说不仅仅是停滞,而是倒退。过去60年,在中共这种愚民、奴化、高压迫害之下,中国大陆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了思考能力,丧失了辨别是非的能力。
   
   今年是辛亥革命百年,所以,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契机,让我们去寻找真实的百年中国历史。
   
   陈:关于虚假历史问题,我来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这个例子是很多大陆人从小到大都知道的一段历史——1937年到1945年的抗日战争。那是中国近代最重要的一段建立民族国家的历史过程。可中共对这段中日战争问题的描述,居然几乎全是谎言。
   
   中共说抗日战争是共产党领导的,以八路军新四军为抗战主体的民族抗战。可是,现在大家都清清楚楚地知道,这完全是谎言。共产党在这场战争中起的作用是非常微小的,微不足道,主要还是国民政府领导的抗战,而这场抗战在确立中国作为一个现代民族国家的历史过程中,却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所谓1949年“中国人站起来了“ ,”中国在那时才成为一个统一的民族国家“的描述也是谎言。实际上,1945年二战结束,抗日战争胜利之后,我们就废除了历史上被强加的那些不平等条约;中国作为联合国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作为重要的民族国家在世界民族之林站起来,也是从那时开始的,而不是1949年。这些都是最重大的历史事件,他们说的却完全是谎言。
   
   盛:就是由于这种愚民和奴化教育,所以,在二次大战纪念日的时候,才有毛泽东的傻孙子毛新宇讲的那句著名的话,说什么“第二次世界大战是我爷爷带领全世界打下来的。”这种愚民和奴化教育不仅仅愚弄奴化了普通百姓,就连他们自己也在这种谎言当中渐渐地适应了,也不再有机会寻找真相,看到真相,。
   
   陈:所以,我们中国人要借助纪念辛亥革命百年这个契机,重建我们的历史。这是非常重要,而且是迫在眉睫的事情。因为,这些年,我们确实丧失了历史,过去是谎言充斥、禁忌丛生的历史;所以,历史必须重建,包括历史真相、各个重大历史事件和历史上的灾难。
   
   比如,三年大饥荒。实际上,准确地说应该是五年,象这段饿死了3000多万人的历史原貌等等都要重建。同时,因为中国历史完全是官方书写的,尤其是60多年来,中共官方主导下的历史,把过去对中华民族有着非常重大影响、重要贡献的人物,有些是精英人士,剔除在历史之外,使得中国历史和精神传承出现了一些重大断裂。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做的而且非常重要的事情。
   
   盛:奎德,你说得非常对。特别是在1949年中共执掌大陆政权之后,在一系列的政治运动中,它主要面对的就是那些有独立思想能力、独立行为能力的知识分子,可以说,他们几乎被赶尽杀绝了。今天,我们面对这种局面,如何去挖掘百年中国的精神脊梁,真的是我们应该面对并且要负起的历史责任。
   
   陈:是。我想讲一下,下个月,在加州旧金山,要召开一个关于“辛亥百年风云人物的学术研讨会暨先贤臧启芳追思会”,这个研讨会完全是民间发起的,主要是由臧启芳先生的后人以及其它一些独立组织一起主办的。我想,这件事是一个开创,将来还会有越来越多的类似事情发生。我想,要重建历史,各方面的努力,包括学术的、民间社会的努力都是非常重要的。你在主办这件事上做了很多工作,请你给听众简单介绍一下。
   
   盛:其实,做这件事是我长期的一个心愿。多年以来,我特别希望能将我祖父臧启芳的个人经历和事迹总结一下,介绍给当代的国人。他原来作过十年东北大学的校长,短暂作过天津市市长;不仅如此,他对中国社会的发展做出的特殊贡献,深厚卓越的学识,包括他不媚俗、不被世俗潮流所左右的独立精神和敢言敢行的风骨,是现代中国人特别缺少的。
   
   今年是我爷爷去世50周年,又正好是辛亥百年纪念,所以,我就发起了“辛亥百年风云人物学术研讨会暨先贤臧启芳追思会”这个会议。这当中,当然也有很多其它的思考,比如说,象刚才您说的,这一百年当中,有多少精英人物实际上被强权政治所残害。
   
   这段时间,我自己也阅读了一些这方面的资料,特别感慨于这一点。实际上,以前的中国社会并不是象我们今天这种在思想、文化、伦理,甚至信念这些领域如此贫乏的社会现实情况。以前,中国社会曾经有过一大批精英,有过一批饱学之士,他们有独立的思想能力、行为能力,有方方面面的建树,有很多国学大师。
   
   我在搜索这些资料的时候,也包括从一位现在西班牙的朋友黄河清纂写的一部史纲中,看到很多很多以前根本就没看过的名字。他在挖掘这些人物的历史背景资料时,我特别注意到,当中,许许多多的人都是在1960年代遭受迫害致死的,尤其是1966----1969年期间的死亡数字特别庞大,很多人完全就是被打死的。
   
   看到那些历史资料,我就想,中国社会经历了这样的变故之后,实际上,今天留存下来的,还有多少人可以称得上是属于中华民族精神脊梁的这个群体呢?也许在台湾、在香港、在海外还存有一些零零星星的。如果我们要重建这段历史,就是要重新搭建起中国的精神脊梁。
   
   因为我自己有这样的心愿,所以,就联系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现在,是由《辛亥百年风云人物》编委会、先贤臧启芳纪念委员会、普林斯顿的中国学社和辛亥建国百年庆典筹委会这几个民间团体在筹备这个会议。当中,也有很多非常有趣儿的现象。
   
   我相信,这次由民间发起的活动的确还是比较少见的。有不少人看到消息之后跟我们联系,比如,有一些也算是这百年历史当中某些风云人物之后,他们感慨于现在能有这样一个机会述说他们的故事,述说他们先人的历史。
   
   我相信,这个会议会非常有意思、有意义的。
   
   陈:是。这对抢救中国近百年来的历史、近百年来的风华人物,发掘、讲述、研究真实的中国历史都是非常重要的,在某种意义上讲,是开风气之先。希望传承下去,也能影响一大批人,尤其是让年轻一代,知道我们的历史是怎么走过来的?我们的先贤做过哪些事情?这一点我觉得非常重要。
   
   大家知道,中国一个宗教传统不是很深的国家,不是一个以宗教为信仰支柱的国家,中国文化宗教感比较弱。但是,一般人都认为,虽然我们中国人宗教感比较弱,没有一个一神教的宗教作为主要信仰;可是,我们中国人对历史是非常尊重的,历史就是我们的宗教,我们的历史可以裁判是非,可以判定一个人;百年之后,千年之后,乃至万年之后,都可以作为中国人生存下去的精神支柱。
   
   盛: 前一段时间,在一个研讨会上,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过一段话,我最近还看到不少人在引用。您说:中国号称以历史为宗教,极为敬畏;但是,百年中国却丧失了历史,禁忌丛生、谎言充斥,不堪卒读,历史真相、历史精英、历史脊梁等等尽被黑箱锁死,尽被赤潮淹没,这在人类历史上都是极其罕见的一页。
   
   我想,你说的非常对。而且,如果今天我们回过头来究其原因的话;那么,中国今天这个强权政治,毫无疑问是最主要的原因。所以,我们今天抢救中国的百年史,抢救百年的风华人物,可以说,一个是责无旁贷,再一个是时不我待。
   
   陈:是。我们为什么称之为“抢救”?因为有些见证历史的人,见证历史事件或本身就是历史一部分的人物,慢慢地或年事已高,或已经过世,我们再不抢救或整理这段历史,再不重建这段历史,恐怕将来子孙会对我们有很多责难的。
   
   盛:对后代不负责任嘛!
   
   陈:对,是对后代不负责任,对中国的历史也不负责任。在某种意义上,我们这一代的责任恐怕比其他时代的责任都重;而且,时间也非常紧迫。
   
   盛:是呵,从辛亥革命算起的话,现在年富力强的我们已经是第三代了。如果我们这一代再不说话,再不回头把断裂的历史连接上的话,等下一代,或等再下一代人,再回过头来做这份工作,就会非常非常地吃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