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新任民阵主席盛雪:结束共党暴政是当务之急]
盛雪文集
·聚合
·秋天里冬天的心
·片断
·四月 残酷的季节
·思恋
·生命是一条河
·留住火种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同胞
·距离是近是远
·把酒临风
·你--我--感觉--黑色
·You -I-Sense-Black
·境界
·心愿
·太阳与我(一) (二)
·一首歌
·传说
·思念
·中途
·圣雪
·时间的见证
·无缘的相遇
·我的孤独
·忧伤的太阳
·弯曲
·送给你
·觅雪魂
·我恋着那个逝去的冬天
·那一夜
·区别
·换个方向想你
·错觉
·孤独人生
·就是这浪
·差距
·年輪与家的距离
·诺言
·忧郁症
·记忆与背叛——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Memory and Betrayal
·情人节
·牵挂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
·六月的风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埃德蒙顿是流亡者的家园(图)
·如果… 就… 别…
·香蕉的惆怅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十:流亡生涯
·十一:赖昌星加国入狱,朱熔基誓言引渡
·不是结语/本书人物简介
*******
散文
*******
·雁阵惊寒──祭父亲
·达兰萨拉:辛酸与悲凉的故事
·逃离苦难的死亡之旅--四名大陆偷渡女子访谈录
·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血色黎明
·请点燃一支蜡烛
·抒情诗人与敌对份子
·雪魂飘隐处 满目尽葱茏
·爷爷的恩缘
·我为刘贤斌绝食
·埃德蒙顿并不寒冷(多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任民阵主席盛雪:结束共党暴政是当务之急

   
   新任民阵主席盛雪:结束共党暴政是当务之急

   新任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摄影:田宇/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10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田宇布达佩斯采访报道)2012年10月8日,民主中国阵线(民阵)第11届全球代表大会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召开,来自加拿大的流亡作家盛雪女士接替已经连续八年担任民阵主席的旅德科学家费良勇先生,当选为第11届民阵主席,这是民阵自1989年成立以来,首次由女性担任其最高领导人。
   
   新任民阵主席盛雪:结束共党暴政是当务之急

   新任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与前任主席费良勇。(摄影:田宇/大纪元)
   
   费良勇表示“能上能下是民主风范”,喜见盛雪接任主席一职以及一些新人被选入民阵理事会,“为民阵组织带来新的生命力”。费良勇卸任民阵主席一职之后,依旧担任民阵总部理事和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他表示自己希望以后能拿出更多时间投入中国未来发展的理论研究工作。
   
   盛雪是民运界的“老将”。前民阵监事会主席张健评价其“做事雷厉风行、具有极强的外交能力,并且能始终以平和的态度对待批评的声音”,他期待新当选的民阵领导班子能够以更大的胸怀包容不同的声音,结束民运以往的分裂状态。
   
   本报记者在布达佩斯民阵大会现场采访了新任民阵主席盛雪。
   
   大纪元:盛雪,你好!目前,中国正处在一个极为动荡的时期,在这样一个随时有可能发生巨变的时刻,你接任民阵主席,有什么感想?
   
   盛雪:民阵是1989年中国爆发学生运动和六四大屠杀之后,由流亡海外中国学生领袖、学者和海外华人共同创建的组织。民运是推动中国民主的整体力量,民阵只是其中的一个部份,我也只不过是在其中起一个衔接作用。
   
   民运在中国政局变化当中所起的作用和中国的变化紧密相连。1989年的民主运动可以说是中国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我想很多人都承认这一点。
   
   89之前,中国社会本来有一个比较好的时机,有可能引导中国社会进行良性变革,逐步建立民主体制。但中共当局动用了暴力镇压的手段,阻断了这个良性发展的进程。它随后启动的经济改革,实际上把中国社会的发展导向了歧途。这些年来,我们看到了中国经济变革带来了巨大的变化,有人说中国创造了经济奇迹、也有人说中国创立了“中国模式”。但是,不容忽视的是,这种单纯的经济发展让整个中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其中包括对信仰的打压、对环境、对价值、道德、文化的破坏,尤其是对“真”、“善”这些普世价值以及人们对美好事物的信仰的践踏。这些价值的失落是用什么样的经济奇迹都换不回来的,因为我们可能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才有可能重建这一价值系统。经济奇迹是一时的。从很多国家的历史中,我们都可以看到,在短时间内创造经济奇迹是容易的,而要建立一个稳定的社会,让人民生活安定、富裕,享有民主、自由与人权,则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过程。
   
   从89民运至今已经过去了23年,在这些年中,中共的暴政性质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对社会的控制甚至比80年代中期还严,而它内部的矛盾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今年的王薄等一系列事件证明了中共内部正在发生一场裂变。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要承担起一种新的责任,也就是说,在中国巨变的时刻,促动变革,引导中国社会朝向良性的,民主改革的方向发展。
   
   大纪元:你想像中的美好中国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盛雪:我在加拿大生活了23年,在中国也生活了20几年。对比了两种不同的社会制度之后,我想任何人都会得出一个简单、清晰的结论,那就是民主制度是公民自由、人权、尊严的保障,也是最适合人类生存的社会体制。
   
   在当今中国的体制下,人的尊严被剥夺、人权遭到践踏,信仰遭到迫害,中国社会的发展与人类的发展背道而驰。我们现在所要做的无非是向一个专制政权要回我们应有的基本权利。这不仅关系到个人的幸福平安,也关系到社会的稳定发展。
   
   大纪元:什么是民阵当前的首要任务和你们的终极目标?
   
   盛雪:我们的终极目标很简单,就是推动在中国建立民主制度。至于要建立什么样的民主制度,将由人民今后自己做出选择。
   
   生活在西方国家,我们都知道民主制是一个很大的概念,美国、加拿大、英国和法国的民主制度都不尽相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的基本原则,那就是保障人民的自由、尊严、信仰,建立一个民主机制和独立、完备的法制体系。
   
   我们的近期目标,毫无疑问,就是结束共产暴政。共产暴政是人类的天敌,它不仅剥夺了中国人民的自由、尊严、信仰,在中国进行新闻封锁,同时也是国际上其它专制体制、专制堡垒,甚至是恐怖主义的后台。我们当前最急迫的任务就是尽快结束中国的共产暴政。
   
   大纪元:作为新一任民阵主席,在联合民主运动之中各方各派的力量,加强与中国国内的反抗力量之间的合作方面,你有那些具体的想法?
   
   盛雪:海外民运是整个中国民主运动的阶段性产物。在中共强权的控制和迫害下,国内的民主运动有其局限性,因为很多事情无法做。正是这样,才形成了海外民运在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局势。从1982年王秉章博士率先在海外发动中国民主运动到今天,民运在海外已经走过了三十年的历程。如今,我们依然在这条道路上艰难地走着。
   
   这些年来,海外民运主要担当的是推动、支持国内民主运动,与国内民主力量互动的角色。真正促成中国内部变化的肯定是来自中国内部的力量。我们这些人永远都是配角。只不过,我们今天必须要利用我们在海外的优势,海外新闻自由流通,我们拥有一个可以调动国际力量的环境。我们的责任是好好利用这个优势,促成国内形势的变化。今天,我们已经看到中国的形势变化风起云涌。这个变化来自于几个因素:一是人类追求自由的天性不会被任何强权所淹没;另外,中共这些年来对整个社会的控制、打压、迫害,进一步激起了人类追求自由天性的表达。在对各个群体的迫害中,中共不断在制造自己的敌人,制造反对力量,而今天,这个反对力量可以说是空前强大。这种时刻就更需要海外民主力量和国内的反抗力量进一步结合。
   
   大纪元:在过去的20多年中,海外民运阵营中存在一个不幸的现实,那就是人们所说的“各立山头”。接任民阵主席之后,在凝聚海外民运力量方面,你准备怎样做?
   
   盛雪:海外民运在过去这些年中的内斗现象非常令人痛心,这也是海外民运让很多人失望,让人诟病的地方。我们必须得承认这个现实。同时,我也想说明的是,海外民运这个群体和任何人的群体没有太大的不同,只不过这个群体有着强烈的政治诉求,愿意承担政治责任。
   
   中国社会是一个长期专制独裁的社会,我们所有人都是从这样一个制度中出来的。来到海外之前,大家都没有在一个平等、公正、开放的公民社会里生活过,也就自然缺乏这样一种基本素质。可是,我相信当很多人到了海外,在民主社会的环境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可以通过自省、学习,去培养自己这方面的素质。从1989算起,经过了这23年的磨练,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变得更加成熟、理性、宽容,也更加懂得民主社会本身就是一个多元、包容的社会,民主的实现也不是某一个组织、某一个党派所能单独实现的目标。作为民主中国阵线第11届刚刚当选的主席,我个人期待海外民运在面对中国社会重大变革的时期,更加团结,进一步形成一个统一的力量。统一不是说要形成一个组织,而是我们这些有共同的政治理念、共同信仰的人群和团体之间要进一步协调、合作。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难。我相信,当中国社会真正的民主变革到来时,不管是群体也好、组织也好,都会有一个新的排列组合,那时才是我们重新选择,也是让人民选择的时刻。
   
   《大纪元网站》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0/10/n3702188.htm新任民阵主席盛雪-结束共党暴政是当务之急.html
(2012/10/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