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世界一隅]
平中要
·一餐
·从停播说起
·稻香村
·滨河公园
·除夕
·无意义的文字
·我的心在水面之下
·夏虫之舞
·杂感
·有感野生动物狩猎权拍卖
·存在的意义
·梦与现实孰更可怕――《猛鬼街》观后感
·一点儿感想
·一把铁锨
·广告、身体和未来
·学而时习之
·八月的最后一天
·路在何方
·刀片的随想
·“活埋”与“陆沉”之间的选择——《活埋》观后感
·摇荡旧生涯——《闲趣》及其他
·邮箱的忧思
·真相比炮弹更强
·诗与散文
·病中“七发”——颁奖典礼致词读后感
·遭遇“被删帖”
·应知一纸动乾坤——《七律再题》读后感
·遍插茱萸
·徐、庾二人作品小谈
·民主的呐喊与未来的回声
·去日招魂无纸灰——《七律一首抒怀》读后感
·举头寒尽到年关——《蹬缝纫机》读后感
·迟到的审判与记忆的钉子
·伤多注酒勤——《初冬抒怀》读后感
·孤飞叹路长——《五古一首题过雁》读后感
·从价值到文化——关于普世价值的思想片段
·无由遭此世——《咏流浪狗》读后感
·对此照人羞——《咏爱犬》读后感
·飞尘随我到天涯——《七古》读后感
·推倒那一道墙——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一周年
·反抗者——《乌鸦维森特》读后感
·1%的人
·白之先生二三事
·美与思的边界
·墨羽销金铁——《临江仙》读后感
·可待一年春——《咏天通苑之秋》读后感
·穷困晚宵多——《咏天通苑街边小吃》读后感
·人为才偏瘦——《秋情》读后感
·可叹千年二三子——《七律——报道有感》读后感
·秋坟听取楚鞭声——《七律》读后感
·千秋赞此辰——《感怀》诗读后感
·乱邦应知人祸多——“天灾诗”读后感
·《天灾诗》二稿读后
·《再见童年》成书后感
·必有待于日月——《风雨赋》读后感
·遥远的想象——读《咏丽江古城(并序)》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二稿后
·画与诗——“不揣愚陋得天真”读后感
·回家的路——《再见童年》读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三稿之后
·敢遣春温上笔端——以读者的角度看《再见童年》
·《咏蚕》再评
·《咏蚕》诗评
·《咏白菜》诗评
·唯有心依旧——“治印”诗读后感
·《何为书?》读后感
·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何处吊屈平?——“端午诗”读后感
·《剥云母》读后感
·相片造伪与作为背景的“人民”
·《再见童年》二稿4版读后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心底一真存——《再见童年》书成后自题读后感
·粗成磨砺开刀锋——《咏砚》读后感2
·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
·镜像的裂缝
·反抗荒谬
·奔月的遐思
·城市札记
·地铁
·洞穿铁幕的人
·关于罗尔斯的“公民不服从”的思考
·荒野生存
·大地的代言人——读梭罗和苇岸
·向人类竖起的拇指
·历史的观众
·异域光照下的语言
·语言的责任
·雨的记忆
·从政治效果到“正名权”的辨析
·仿佛水中仙——《水中仙》观后感
·冰激凌覆盖下的爱情话语
·《被文字惊醒的思想》读后感
·另类的祈祷
·获麟与历史的终结
·弱者的复仇
·“渡河”难题的迷思
·高于历史真相的道义
·写作的边界
·散文、网络与知识分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一隅

   世界一隅
   
   我一直在踌躇我现在要写的这篇文字,也许将之称之为文字,已经偏离了我想表达的主旨;一方面,我以为文字是我所能倚靠的,唯一可以接近这个主旨的工具;而另一方面,所谓的主旨,也只是一个代称,代指我意欲表达的那物,而勉强将之称为主旨罢了。虽然如此,我还是不住感到疑惑,究竟我要表达的是什么?这大概不是通过一两个概念或是多少字数可以回答的问题。也许,我所能做的就是在尽全力接近那物的过程之中来思考它。而出现如此局面的原因,就在于,我无法用一个词来形容我是如何得到那物的,这超出了我经验的范围,也超出了理性的边界。也许,我不应该将之写出(虽然从一定程度上,这其实是无法复述的),因为一旦这变成了文字(这种变换当然不是等量的),就像我前面说的,文字就会发生偏离,与我所谓的那物相去千里。于是,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愚蠢总是召唤着我,使我不至于在生活之中渐渐忘却,这一切,曾经发生在我的生命中。
   
   秋天的深夜,我读了几页书之后,感到睡眠如约而至,我不想延误与之约定的时间,就熄灭床边的灯光,侧卧在黑暗之中。

   就在这时,就在我无意间放下时间的时刻。
   我,
   (我现在还没有找到一个词来继续我的讲述,如果勉强为之的话,就用“幻觉”一词吧。)
   我幻觉窗外正在下雨。这个幻觉最初的时候只是一瞬间进入我的脑海的,只是一瞬间,只有这一瞬间才是我将之称为“幻觉”的真谛;后来,这幻觉就与意识相互融合,在我眼前变成了一场雨。
   我并没有睡着,也清楚自己还没有开始做梦。我知道此时此刻,在我的窗外,是一片晴朗的夜晚,微风,只能吹动最敏感的树叶;有星,甚至不是最亮的几颗;有云,醒着或是睡着,游走过深蓝的天空。何来的雨呢?我这样问着,问着那个幻觉。
   幻觉没有回答,只是让我感觉它。于是,我感到了雨,不是很大,不是滂沱不清的那种描写;也不是细雨,如诗般的那样。雨下得不紧不慢,幻觉没有告诉我雨是何时开始下的,也许它说了,因为,我感觉雨似乎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下的,从我知道在下雨的那时,雨就已经在下了。雨下在一个夜晚,一个仿佛与我同时的夜晚;而雨落下的地方,是一座城市,因为我看见那里建筑的轮廓,和城市中的阑珊灯火。幻觉将目光停泊在了一座很高的大楼上,在黑暗中,我看见它孤独耸立。
   幻觉再次降临,就在那座高楼里面,我幻觉到一个人,我不能知道这个人的性别、年龄、相貌等等所有可以附属于一个人的所有其他,而是幻觉到一个人,也许再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这个人更纯粹可以称之为一个人了。这个人,我也不能知道在我幻觉到他/她之前,这个人是否睡着还是醒着。当我幻觉到这个人的时候,他/她的注意力被雨所吸引。我幻觉这个人从之前待着的地方站立起来,慢慢走到一扇窗前,向着外面看去。
   这个人在看什么?我问。幻觉依旧沉默,它让我仅仅幻觉这个人是在看。看什么?看雨,有可能,我如此猜测;也许这个人在看雨之外的其他,这也有可能。
   这个人就这样凝视雨夜。
   我不知道他/她看了多久,而且我也不可能知道了,因为,最后的幻觉来了。
   这个人同样幻觉着我。他/她所凝视的,是我窗前的晴夜;就像我能看见他/她那里的雨一样。他/她同样幻觉着,我在这里,侧卧于黑夜之中,面对着窗外的夜空;就像我幻觉他/她独自凝视雨夜一样。
   幻觉彻底消失。却让我陷入迷思之中,为什么幻觉会选在此时此地降临于我?将我和这苍茫世界上的某人连接在一起,虽然只是极短的刹那,短到连我都可以否认这曾经发生过。为什么?也许没有人能够回答。那个人是谁?也许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被同一种幻觉连在了一起。
   几天来,我都在想那个夜晚发生的事情。也许,那幻觉只是一种名副其实的“幻觉”罢了。这个解释最容易被人接受,尤其是被我自己。生活的种种,总是将来自不明出处的细微感受雨打风吹去,我那夜的幻觉正是首当其冲的一种。生活也许以这种手段,来警告我生存是一场硝烟弥漫的战争,要想活着就得灵活脑筋,迟钝心灵。看看这些年来我的生活,无疑,我对这个道理领悟的太晚了。多年来我所做的梦,与生活的严厉面孔格格不入,甚至到了我不得不告别那些梦的时候。对我而言悲哀的不是放弃那些梦,而是放弃梦中的希望。
   当我再次走入生活的光天化日之下,跟随着那些命令做着机械运动的时候,在我心深处,呵护着如烛一般的星点微光,生存并非生命的全部意义。我相信那夜的幻觉让我经历的奇异体验,并不是一种虚幻。我们尚有一线希望,虽然它远在世界一隅,等待着与我们相逢的时刻。
   
   幻觉于2007年10月9日
   作于2007-10-13 晚 腿痛中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