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21克]
平中要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1克

   21克
   
   最近母亲在按时收听一个午间的广播节目,那是一个小说广播节目,旨在向听众传播一些时下流行的畅销读物。对于那些没有时间来读书,或者听者无心方便于迫而察之的人来说,这的确是一件舒服得多的事情。收音机发出“滋滋啦啦”的乱响,和主讲人的声音彼此干扰,双管齐下。
   我问母亲:“您听的是什么啊?”
   母亲答:“《灵魂21克》。”

   我要说的与这本书无甚关系,而是这个名字。在我小时候,就听说过关于“灵魂21克”的标定过程,我对此信以为真,甚至在还不太明白“灵魂”与“鬼魂”有什么区别的情况下,依然照信不误。在小学一年一度的体验中,当我站在体重磅上,看着指针乱颤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我相信那21克也包含在了刻度里面。
   灵魂是否存在?这真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不在于随意做出的肯定或否定回答,当然,谁都可以将这种纯属个人偏好的事情,在一个字的后面用音量牢牢坚守;难的是,当我们将肉身投入到一种信仰之中的时候,我们必然回到这个形而上的问题。答案与语言无关,无声的战役已经打响,进退的选择只关乎勇气。无灵论成为了逃逸者的遁词,在他们的文字之中,可以看到五十步笑百步的辩白;而对于灵魂的执着成为了战士的灵魂,战士的呐喊早已经淹没在经济泛起的泡沫和各种体制、商业书写的虚光之中。
   我们的祖先并不看重灵魂这东西,他们讲求“道”,道家讲、儒家讲、法家讲……谁也没有说明白,反而是越描越黑。也难怪,无论是什么形而上的概念,一旦委身文字,立即成为了与之对应的“器”,也就只能被人搬来弄去,最后被皇权收入囊中,成为了整套封建礼法的理论核心。皇权是聪明的,它不关心形而上的领域,一切本着实用主义的套路出发,凡是可以稳固政权的便充分加以利用,请注意,这么做的皇帝还往往被称为“明君”哩!于是,从封建社会的起点处,极权便垄断了形而上下的所有话语权。在莫非王土的时空中,没有什么私人灵魂,灵魂总是以思想的形态,撕开沉重历史的一隅,照射进来一线光芒。光打不透黑暗,却会让它恐惧,因为黑暗习惯了蒙蔽,让人习惯了黑色,而不知有光明存在,就像鲁迅先生所谓的“铁屋子”,没有一丝光亮。于是灵魂在如豆微光之中打开顶风作业的身体,在与权力的对垒之中一次次被吞没,归于沉寂,然后再被点燃,再被熄灭……这反复的过程,浸透多少悲壮,是制造黑暗和盲行于黑暗之中的人,无法追问的。毕竟,封建的时代太过漫长,它泛起的渣滓足以淹没一个人的思路,两千年来,灵魂一直以万马齐喑的姿态躲避着人们的视线。
   极权不明白一个道理,黑暗不是光的反面,在极权的黑暗之中,正是光的诞生之所。蕴育光的黑暗,要比权力的黑还要深沉,相比之下,权力的黑显出轻浮虚华的青色。而那深渊一般的黑,正是灵魂蛰伏的水域。光明在黑暗的体内呼吸,四处出击碰到头破血流,然后再回到黑暗深处疗伤,点点积聚着还黑暗以本来面目的力量!
   很幸运,我生在了一个告别封建统治许久的时代。我本以为“灵魂”这个带有唯心色彩的词,不会在信奉马列主义的中国遍地开花。但是我们的创新能力在语词上发挥了用武之地。从我小时候开始,就经历着与“灵魂”的短兵相接。比如,我上小学那会儿,教师就被称为“人类灵魂工程师”。如此看来,“灵魂”非但存在,而且急需建设。仔细想来,共产主义最初不是也以“幽灵”的姿态在欧洲大陆游荡吗?那么“灵魂”也可以当之无愧地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这么想来,“灵魂”在各种文本中的显灵,也就顺理成章了。
   最近几年,“灵魂”已经成为了围绕经济舞台的闪光灯频繁现身,而且总是和消费、娱乐出双入对。比如媒体说某某歌星完成了灵魂的升华,并不是说此人肉身成佛,而仅仅表示将有新专辑投放市场,借以提醒他/她的“粉丝”们注意购买。一开始,我还有些不大习惯,听得久了,耳朵也起了茧子。钞票在给灵魂镀金的同时,也使它成为了消费的虎伥。娱乐无非是一个幌子,对于金钱的渴求才是真章。当消费的飓风吹过时,也将所有灵魂连根拔起。
   前不久在一家快餐店工作,在装配汉堡包的过程中,其中一项是要添加进一把生菜丝,而生菜的标准重量就是21克。为了调教出21世纪的“一抓准”,培训过程中,培训员在我面前放置了一台电子秤,让我的准头可以锱铢不差。在我努力抓取一份灵魂重量的尝试中,生菜在我掌心中挣扎,它冰冷、挺括,极不情愿被我握在手心里。电子秤告诉我,我不是贪心,就是不足。到了最后,我还是没能成为期望中的专业人才。我猜一定是和21克连在一起的那个影响了我的发挥,我不能不将秤盘上的重量与我体内的21克相比一番,不同质的两者在重量上越来越接近,让我总是自问:我的灵魂就只有这么轻吗?
   我清楚,灵魂不是生菜,生菜只有被吃掉和被扔掉两条出路;灵魂应该有它的去向。它应该不会被功利和消费主义的洪流冲走,可是我开始担心它的轻――21克。在古埃及的《亡灵书》中记载了称量心脏的故事,其方法是把心脏与“真理之羽”放在天秤上比量,一颗纯洁无暇的心应较羽毛为轻,相反地生前充满罪孽,则会增加心脏的重量。我私下以为,故事中的心脏只是灵魂的容器,真正的测试是灵魂和鸿毛之间的较量。倘若灵魂就像一根羽毛,那么谁能保证它不会随波逐流呢?
   黑夜中,我无法入睡,反复着抓取的动作,体验将21克握在手中的感觉,就在那一瞬间,我似乎摸到了体内的灵魂,它还在轻轻沉睡,像未经锻造的铁块一样粗糙,我抚摸着它的表面,感受它的轻和硬……我放弃了叫醒它的念头,就让这21克镇住我的良知,让我写下的文字楔入纸面,不会被风吹起。
   
   2007-11-11 夜 腿疼中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