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民主的呐喊与未来的回声]
平中要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英雄般的运动员和小丑儿般的市长
·雨的遐思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背道而驰的路上,服膺天命
·中国舌头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自由人狂想曲
·做为汉语的思想
·汉语写作的文体责任
·六十三年的人生
·文学与中国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作为资源分配手段的阶级与变革
·微茫的希望——看《微光城市》
·澳洲散记
·盒子
·澳洲散记二
·澳洲散记三
·澳洲散记四
·澳洲游记
·澳洲散记五
·争取人权是推动民主的动力
·柳如烟之夕阳山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的呐喊与未来的回声

民主的呐喊与未来的回声
   
   当人们追溯一件事情的缘起时,就会将时间逆推回某个遥远的过去,假如这件事情本身具有了一种“宏大叙事”的背景或可能,那么在折返回过去时光的向度上就会表现出登峰造极的追求,这种希图借助时间增加合法性、说服力或话语高度的尝试和努力,在围绕各种权力展开的叙事中屡见不鲜,时间久了,再坚韧的听众也会产生难以抗拒的审美疲劳,就像看多了武侠小说中的主人公,如何天赋异禀最后练成绝世神功一统江湖一样,那些在少年、童年甚至穿开裆裤时就已经放眼全球、心怀天下的领袖和魁首,早已经脱离了人类的队伍,在形上和形下领域中策划布置着大同世界的宏伟蓝图,那些关于种族的纯洁、乌托邦的美好、吃饭不要钱的奇思妙想和坚决贯彻,像是一幅不绝如缕的苦难长卷,从二十世纪初铺展开来,其中的一些笔画终于折戟在武力干预或非暴力反抗的时间和坚持中,而另外的一些,在民族主义、文化特色、素质论的大纛之下,继续着借尸还魂的勾当,和世界一同进入了21世纪;其实,这种有关权力“正溯”的体制叙事,也是自古有之,翻翻历史就可以看出,大凡某个开国皇帝,其来历的不同凡响几乎可与神话媲美,甚至在娘胎中就已经显露出行高于人的行状,恐怕韦伯所谓的“克里斯玛”与我们的传统体制叙事相比也要相形见绌,这种叙事未必是皇帝本人的意思,只是那些将“时光机”开足马力的御用文人,早已经将政权合法性的神话考古摆上了皇帝的案头,天子龙颜大悦随手一个“可”字,历史就这样写成了。不过,这是体制写作的语法和言路,与我这样的老百姓毫不相干,就像我在脑海中打捞那些零落的记忆,凭着最后的闪光猜测它们曾经在时空中的位置,并希望将这些过往的图像与声音串连起来,成为我言说的逻辑主语,或在某个向度上不遗余力地钻探和锤击的熟铁与信念,而当我想要写下关于杨恒均先生的文字时,我迅速翻阅回忆的检索,关于杨先生的文字是如何进入我的视阈和生活,以及对我的思考和写作产生了什么样的价值发生与行为飞跃,而这一切起于2009年的夏天。
   与杨先生的博客和博文相识起于冉云飞先生的推介,在冉云飞先生推荐的十大博客中就有杨恒均先生名列其中;于是我按图索骥找到了杨先生的博客,随便点开一篇读起来,一篇文章还没有读完我就感到一种醍醐灌顶的照亮从眼中升起,这就是我所寻找、希望的文字,接下来的几天中,我一篇接一篇地仔细阅读杨先生的博文,每读一篇,就感觉那些一直以来我未曾察觉,却根深蒂固地附着在意识和思维上的蒙昧先是被文字锁定、笼罩,随即被启蒙的光去魅,可以说,是杨先生的博文启蒙了我的公民意识,并借助文字所开列的边界和向度,我在自己的认知和生活中继续着自我启蒙的功课。
   杨先生的博文几乎篇篇不离开“民主”这一关键词,这也是杨先生博客写作的初衷(当我知道杨先生五年前就开始了博客写作,大有相识甚晚的遗憾),宣扬普世价值,为中国的民主进程奔走呼号,有人因此送了一顶“民主小贩”的帽子给杨先生,杨先生欣然收下并以此自诩;文如其人,在杨先生的博文中流露出的平易近人的文风,让读者感到一种亲切,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有关“民主”的言说是一件轻松甚至是浪漫的事情,尤其在汉语的语境下,每个人都意识到从事针尖削铁的写作,自然要承担起的风险和困难;而当我知道杨先生也是一份著名文献的签署者之一时,让我对杨先生多了一份敬佩,而对于我,以及许许多多的读者来说,杨先生的博文要比一个签名更有分量和价值,因为有更多的人正在被文字启蒙,这其中就有我的身影。

   
   民主与常识
   对于停留在纸面上的民主我并不陌生,大约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在那些莺歌燕舞的环境或被提着耳朵灌输的场合中,民主这个词的出场频率很高,念了点书就发现虽然同是民主,但是加在民主前面的定语比民主还要关键,比如我们这里推崇、实行、捍卫的就是“人民民主”;但是,另一种叫做“宪政民主”的民主,仿佛被视作洪水猛兽,而在这两个主要的范畴之外,还有种种分支谱系,比如最近常听到的“党内民主”,还要像西方的“审议民主”等等,那么多各式各样的民主已经乱花迷人眼,而对我这样弱智弱力的老百姓来说,民主是什么,已经彻底迷失在了话语的迷宫当中,假如仅以媒体所提供的消息和知识来看,西方的民主,无论具体是何种操作方式,总是“统治阶级压迫人民的工具”,远的不说,就拿台湾为例,一会儿群众游行示威、一会儿竞选人遭枪击、一会儿议员打成一团、一会儿前总统入狱……这样的无组织无纪律,成何体统!再看看我们的“人民民主”,看看“两会”,代表们神闲气定、举止从容,然后整齐地举手、整齐地鼓掌、整齐地步入宴席……没有异议、没有争论、更没有拳打脚踢的互殴,多和谐啊!相比之下,外国的民主太乱了,国外议员的素质按说比百姓高明,还不免唇枪舌剑,甚至大展拳脚;假如,中国也采取了外国的民主,岂不是天下大乱了吗?我清楚自己的素质虽然不至于骂街、打架,但是还到达不了“两会”代表的高度,因为常常感到来自生活的痛感,往往令我悲愤填膺,我痛苦的表情与代表们神采奕奕的微笑去之甚远,因此我只能“被代表”,这样来看,似乎还是中国民主好,至少稳定,“稳定压倒一切”嘛……
   不过,西方民主虽然呈现出一片不堪入目的混乱,但是,在宪政制度下生活的百姓倒是挺踏实,议会中的议员打得不可开交,却并不影响百姓的日常生活;可是,百姓要是有什么不满意就可以找议员、投诉政府、上联名信,甚至上大街;政府自然认真对待,假如这还没有起到效果,那么,几年之后,百姓就用手中的选票把这个政府推翻,换一个“听话”的政府供人民驱驰,反正权力已经被关在制度的笼子里。但是,在中国民主之下,虽然“两会”上代表们一片和谐景象,可惜,百姓的生活却与“和谐”背道而驰,这几年自焚抗拒拆迁的、跳楼讨薪的、开胸验肺的、钓鱼执法的……这不禁让我思考,我们这么和谐、稳定的民主制度下,怎么会产生这样的人间惨剧呢?也许,问题不全出在民众的素质上吧……为了扒梳西方民主和中国民主的异同,我开始大量阅读,非要把民主这个事情整明白了,可惜,我的智力和眼界有限,书读了不少,对于民主依然一头雾水,民主,换句话说,融入百姓日常生活的民主是什么样子?我完全没有概念,更无从将中西两种民主横向比较,就在我求索不得的时候,杨先生的博文使我豁然开朗。
   杨先生不是一个坐而论道的书斋中的理论家,他的文字从来是动词状态,革命导师不是说过“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亲口尝一尝”吗,若想了解西方的民主,最直观、有效的方式就是到西方去,在那里生活一段时间,去体会、感受,甚至参与到西方的民主中去,在经验主义的认知标准下,这种来自经验的总结才最有说服力,我虽然没有这种经历和资源,但是,那些有着西方生活经历的人却可以提供这方面的经验和知识;但是,仅仅满足这一条件的还不足为证,因为许多人生长于西方的民主制度下,已经是日用而不知,无法比较中西制度的优劣,所以,最好是有中西方生活经历的人来进行这样的跨制度比较学,当然,两种生活同样深入、持久,则观察程度和理论成果就越发深入和丰富;符合这第二条标准的人,已经大为减少,但是,还有第三条更为苛刻的标准,那就是,作者最好拥有在体制内外奔波的生涯,他既有宦海浮沉的际遇,也有毅然出走体制的觉悟,而假如他在中国和西方都有过这样的经历,那么,他对中西两种民主体制的认识可以称得上绝对权威了;拥有了这样的条件,是否就意味文字具有了启蒙的可能与力度呢?不是的,因为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甚至比以上三个条件更重要,那就是作者是否从内心深处认同、热爱、追求普世价值;以上三条标准都是外部条件,惟有这一点,根源于作者本人的信念和情感,这是比外部条件更为持久、强大的力量,是这种力量在支持一个写作者去完成一件价值含量极高的事业,在杨先生的博文中,我看到杨先生本人不仅符合外部的三个条件,而且杨先生对于这片古老大地,这片大地上生活的人们,以及人们的未来倾注了情感,杨先生的五百多篇博文就是最好的证明。
   通过杨先生的博文,我感觉离西方如此之近,不是一种抽象的民主制度,而是在这种制度下的真实的生活,以及在真实生活上形成的认知与常识,而当杨先生将这种西方民主制度下的常识与这里的常识进行比较的时候,震撼的张力不是器物的、文化的,而是制度本身,在普世价值和“中国特色”之间的鸿沟,我在天堑的一边透过文字眺望时间和现实,再将视线折返回来,看着我们的生活和未来,我想,任何一个良知未泯的人,都会在两者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
   因此,民主应该是以普世价值为标准的常识姿态下,成为我们生活在其中的政治体制,它应该拒绝意识形态的场域和迂回;回避所有的“宏大叙事”;摒弃未被统治者同意的合法性来源;用社会契约的方式构建权力与个人之间的关系。把属于上层建筑的,交给历史经验总结的、被不断试错的民主体制;而将人民的生活,一种真实的、有尊严的、免于恐惧的、充满希望的生活还给人民,这应该是我们的未来。
   
   网络写作与未来
   杨先生的博客写作,除了在呼吁、传播普世价值的同时,所借助的网络平台,让这种呐喊有了更丰富的向度,虽然,我们的网络资源还未到达理想的状态,还有人为的“长城”将人民的知情权阻挡在无形墙壁的里面,但是,毕竟在网络上还有传统媒体不能提供的话语空间,杨先生的博文能与读者见面,就是网络优势的体现。杨先生在博文中提出过“互联网启蒙了我”的观点,对此,我深有体会,自从有了网络,伴随网友数量呈现几何基数的增长,有越来越多的人通过网络打开的窗口,完成了启蒙的入门课程,在那些网络词语和事件的迅速传播中,一种在现实空间尚不能实现的公民意识在觉醒、成熟,并形成了不容忽视的话语阵地,这催生、促进了现实中公民社会的成长和完善,而网络让这一本来在西方社会走了百年甚至更久的社会阶段,在短时间内萌芽并茁壮生长,当然,公民社会目前还只是局部的雏形,真正建成公民社会还需要更多人的关注和努力,但是,公民意识在网络上的形成,是一个乐观的标志,它预示着社会自身启动了升级进化的历史程序,而普世价值的进程一旦开启,就非某个组织或集团可以改变、阻挡、扭转的潮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