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杂感]
平中要
·白之先生二三事
·美与思的边界
·墨羽销金铁——《临江仙》读后感
·可待一年春——《咏天通苑之秋》读后感
·穷困晚宵多——《咏天通苑街边小吃》读后感
·人为才偏瘦——《秋情》读后感
·可叹千年二三子——《七律——报道有感》读后感
·秋坟听取楚鞭声——《七律》读后感
·千秋赞此辰——《感怀》诗读后感
·乱邦应知人祸多——“天灾诗”读后感
·《天灾诗》二稿读后
·《再见童年》成书后感
·必有待于日月——《风雨赋》读后感
·遥远的想象——读《咏丽江古城(并序)》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二稿后
·画与诗——“不揣愚陋得天真”读后感
·回家的路——《再见童年》读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三稿之后
·敢遣春温上笔端——以读者的角度看《再见童年》
·《咏蚕》再评
·《咏蚕》诗评
·《咏白菜》诗评
·唯有心依旧——“治印”诗读后感
·《何为书?》读后感
·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何处吊屈平?——“端午诗”读后感
·《剥云母》读后感
·相片造伪与作为背景的“人民”
·《再见童年》二稿4版读后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心底一真存——《再见童年》书成后自题读后感
·粗成磨砺开刀锋——《咏砚》读后感2
·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
·镜像的裂缝
·反抗荒谬
·奔月的遐思
·城市札记
·地铁
·洞穿铁幕的人
·关于罗尔斯的“公民不服从”的思考
·荒野生存
·大地的代言人——读梭罗和苇岸
·向人类竖起的拇指
·历史的观众
·异域光照下的语言
·语言的责任
·雨的记忆
·从政治效果到“正名权”的辨析
·仿佛水中仙——《水中仙》观后感
·冰激凌覆盖下的爱情话语
·《被文字惊醒的思想》读后感
·另类的祈祷
·获麟与历史的终结
·弱者的复仇
·“渡河”难题的迷思
·高于历史真相的道义
·写作的边界
·散文、网络与知识分子
·仰望星空与杞人忧天
·梦境的比喻
·被遗弃的誓言
·散文的观察
·商人的政治和生活伦理
·缅怀巨星
·时代的主角与配角
·有一个词叫……
·证明的时刻
·从小说叙事返回现实语法
·结交与绝交背后的道义选择
·面对鲁迅
·黑暗中的行者
·作为艺术家和公民的伯牙
·为“草根写作”正名
·今夜,面对你内心的秘密
·有尊严的生活
·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你为谁守护?
·冬至
·2011年写作总结
·2010年写作总结——以“家庭写作”为视角的观察
·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
·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闲言
·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离别的前夕
·在爱情的边缘
·《滕王阁序》的启示
·六十二年
·如果你没有自由……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杂感

   杂感
   
   最近听到周围的一些人也在谈论关于命运和占卜的问题,有人还就这些问题问到了我。我觉得有必要将一些头脑中思维的碎片进行一下归纳整理,周日在去潘家园的公车上,想了一个开头,今早很幸运,这段思维可以继续下去,而不像其他闪过头脑的论题,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现在一提到命运,往往都要援引孔夫子的那段话“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恐怕是不读《论语》的人,对这句话都会非常熟悉。但是只要稍微想想,大家都达成一个观点,即是在这里孔夫子说的这个“命”,绝对不是现今深入大众心理,并普遍被接受的那种强概念的“命运”(其实这个强概念,也是一个模糊概念,大家都会使用这个概念,但是谁也不能对此作精确定义,而且每人在使用时,都会加入自己对这个词的理解,使得在交流之中,产生了一种模糊的理念覆盖,同时让这个概念变得越来越模糊),孔夫子指的这个“命”,还是他眼中作为“君子”的重要标准。如果将这段话连起来看,这个观点就非常明确了。“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论语•尧曰》)这样看来,“命”、“礼”、“言”,被放在了同一个位置上,不然孔夫子也不会用在这个排比句里了。在这里我不想讨论孔子的哲学思想和他对知识分子的道德行为标准的规范,我倒是想就命运和占卜的狭义概念谈谈我的想法。
   既然讲到狭义,那就应该将广义和狭义都在此说明一下。我觉得占卜本身不用再多说明,这种行为已经将其限制在一个明确的概念中,纵观古今中外,任何一个文明中,都会孕育占卜的学问(据我所知,古希腊的学校里,占卜也是一门课程),虽然占卜器具和操作方法各有千秋,但是通过占卜来预测未来的理念都是一样的。而狭义的命运就是与占卜相对应的个人生活的一种必然。这种必然具有不可更改的性质,但是可以通过一些手段预见,而占卜只是其中的一种(后面会对此讨论的)。

   那广义的命运又是什么呢?我认为广义的命运就是一个人所处的时代和环境。请允许我举个例子,以便更好地阐述我的观点。中国传统的八字命理是根据一个人出生的年、月、日、时来预测此人一生的顺逆沉浮(说到八字命理,我不得不提及春早先生和我谈话里涉及的诸多观点,春早先生认为,八字命理是一门形而上的学问,因为预测依据是时间,不必与问卜者见面,而占卜方法也相对固定,方法上更接近着数学。著名的命学大师,同时也是大儒,而他们在命学上的建树,只是他们学术工作的外延而已)。我们假设在八字相同的两个人,一个生活在古代(无论是奴隶社会抑或者是封建社会)一个则在现代;又或者还是这两个人同在现今,一个出生成长在农村,一个出生成长在城市;又或者还是他们两个,同是在现今的城市出生长大,一个来自高收入阶层,一个来自低收入阶层。好了,只举这三个例子。因为就八字的时间框架中,这种重合是可能的。但是一个批命者如果根据他们的八字推算,我想是不会给予这三对人同样的结论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所处时代和环境不同而已。而一个人生活的时代和环境又会影响他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就拿第三个例子来说,小康生活对于那个来自低收入阶层的人来说,在他生命中就应该算是顺境;而同样的小康标准,在另一个人的命中,恐怕得算是逆境了?当然以上这只是我给出的一个非常狭隘的特例,我希望能再用个例子将我的想法说清楚。
   在同一环境下成长,各方面条件仿佛,但是八字不同的两个人,按照命理他们的命运应该是不同的。好了,现在将其放置在不同时代下考量,如果是在战乱动荡的年代中,他们都可能终其一生颠沛流离,得不到施展才华的机会或者恰恰生逢其时,作个乱世的英豪;假如在治世下,他们都有机会实现抱负。不同的八字而一样的结果,并非是因为命运而是因为所处的时代不同罢了。所以司马迁感叹士不遇,而东方朔有《答客难》,就是对生不逢时的遗憾啊!
   既然我已经说明了广义和狭义的命运,那么当我们探讨命运的时候,应该将自身的命运作一个广义上的前瞻:那就是我们处在什么样的一个时代;什么样的一个社会环境;我们处在什么样的一个阶层中,如果你自己可以分析这一点的话,那么也就可以预测到你可能遇到的最好的境遇和最糟糕的打击。如果再进一步的话,判断事情的发展,把握可能的机会,处心积虑,当机立断,那么完全可以斩获荣华或是明哲保身。因为大多数人都会问占卜师“我什么时好起来啊?会好到什么程度啊?我什么时候不走运啊?会倒霉到什么程度啊?”类似的问题。当人们已经有了这种前瞻的觉悟,完全可以自卜,而不必求于他人。假如在这种前瞻的基础上,还对狭义的命运感兴趣,仍旧希望获知在命运中盈衰的奥秘;每一天中不同时刻的微妙变化;认清眼睛看不到、耳朵听不见的大道;探寻微茫冥冥之中的注定,那么非得像姑布、巫咸之俦的人,才可能将人的命运洞悉得玲珑剔透。而如今称得上“有感必通、无微不照”的人,真是寥寥无几啊!
   现在我想谈谈关于预见命运的问题。我这里所指的命运,应该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人的命运。古人通过一双筷子展望国家的前途;通过音乐来预知战争的成败,我想箕子、师旷并没有去凿龟或是摆弄草棍,而是他们的智慧足以见微知著,看到事物的起因,来推知最后的结果。不过后来的人们因为智慧不够,只能将曾经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作为将来的借鉴参考(我国的历史悠久,光史书就那么一大堆,得多少鲜活的教训啊!《美国史》一共上下两册,摞起来跟汉语辞典差不多厚,而且光人名、地名索引就占了很大篇幅)。再后来,连读书的耐心都没有了,怎么办?只好借助占卜的手段了,占卜这门学问也可以看作是一种工具,省略思考的过程直接联结起因和结果,而且越发的抽象,甚至只要提供时间就可以得到占卜的结果(大六壬好像就是如此登峰造极的)。现在的算命软件更是厉害,填入时间,排算过程都省略了,直接告诉你结果!窥见未来的这三种方法:智慧、经验、占卜。占卜应该排在最后,而现在看来,真正精通占卜的人也越来越少,更别说将这三者融会贯通,使用起来得心应手,万无一失的人呢?
   许多人都心悦诚服地尊春早先生为世外高人、大师云云,这一点我也非常赞成,但是我没听哪个人称他为“智者”的,这让我很奇怪(可能人们都觉得自己比别人聪明吧)。因为在我与他聊天的时候,发现他习惯用智慧来预见事情的始末,而不是占卜的技术。他对于各种数术都有他自己的见解,有些甚至他是反对的。有人只想通过他的占卜来觊觎未来(虽然那些遭遇已经注定,但他们还是希望春早先生可以说出他们想听的结果,这真是让人啼笑),而往往忽略了最重要,而且我认为远比一个占卜结果更重要的东西就是:面对人生的智慧。
   
   2006 年 4月 10日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