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夏虫之舞]
平中要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夏虫之舞

   夏虫之舞
   
   今天下班的时候,看见在草丛和树叶间,飞舞着成群结队的小虫,让来往的行人遮头盖脸速避而去。在阳光之下望去,小虫子大有蜂拥之势,盘绕回转如旋风,虫群似乎是一个松散的整体,具有一个共有的意志。它们蹈空凌虚的样子,又像是一个超凡的舞者,独自起舞,却无人喝彩。看着虫群,我不禁想,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夏虫”吗?
   《庄子•秋水》里讲了一个隽永的故事,在这里提到了“夏虫”:“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以我肤浅的理解,“夏虫”就是那种春生秋死的虫子(恐怕有的虫子寿命更短一些),因此在“夏虫”的世界中,是无法理解冬天雪与冰的(这是有些拟人化的说法了)。于是,井蛙夏虫成为了那些见识浅薄之人的代名词。虫子是不介意人们怎么讥笑它们的,倒是被指代的人群恐怕没有虫子一般的豁达了。
   人不是虫子,对于这个世界的感受要丰富的多,至少我们可以诘问自我存在的意义。就这一点来说,我们就比虫子高明。虫子只会舞蹈,在这个阳光明媚的秋日下午。我想那也许是“夏虫”最后的舞蹈了。

   
   世事有始就有终,所有人都会懂得这个道理,只是大多数人却不能坦然接受这一点。就在昨天,我最喜欢的杯子被打碎了,那是“雷鸟”的礼盒赠品,杯子的造型别致,圆口和三棱形的杯身衔接的流畅自然,同时还有一个银灰色的杯垫。一只杯子,也是我爱不释手的玩物。我虽不喝酒,并不碍用杯子啜饮白开水。平日里对这只杯子都是轻拿轻放小心翼翼(我这个人具有打碎东西的超常禀赋),生怕磕了碰了。不过这种谨小慎微还是破碎在了母亲的大意之下(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总是打碎东西了,看来是与遗传有密切关系),心疼惋惜自不必言,可是仔细想来,我所失去的还少吗?岂止一个杯子可以计量?古人云:身外无长物。想来,他也一定失去了比坐垫更多的拥有吧?
   
   十年,对于一个人而言,绝对是一个漫长的时间,无论选择怎么样渡过。而对于两个人而言,这十年就变成了二十年,在不同空间中的相同的十年。这其中也许有所交叉,但彼此还是在自己的空间中生活的时候最久。时间可以划出界限,但是心灵却不能,心灵对于时间而言,是有限的;而正是这种有限才可能到达无限。而时间本身,却是不可改变的绝对有限。
   
   常人都容易接受一般的幸福,同样也容易承受一般的不幸。于是,我不禁想:哲人、艺术家和诗人,必然感受着迥异于常人的幸与不幸。在我们常人眼中一些平凡无奇的事情,可能会让这些人的心中激荡起滔天巨浪。只是我们不能理解其中的缘故,这也就是我们之于我们;而他们之于他们的缘故吧。
   
   下了车走在回家的路上,望着桥下的如斯,看不见这水流有些许秋色。我经过“KFC”,经过“麦当劳”,经过喧闹的人群,经过我的那些梦和失落,经过这秋天的遐思。我不禁想起了那用生命做最后之舞的“夏虫”,一股钦佩在心中随风飘散。
   
   2006-9-12 晚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