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一餐]
平中要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餐

   一餐
   
   若干年前,这一说来,又是十多年前,在我记忆还远未成为一个规律的体系时留下的记忆,那是在一个阴雨的下午,我和父母在一起,地点就是那个印象中的西单。至少在我零碎的记忆中,那时的西单远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虽然它只是记忆中的一个模糊背景,我对它并无任何喜欢或讨厌的情感,它只是存在在那里而已。
   我不记得我们为什么会在西单,而且还是在一个下雨的天气里,我想那应该是一个星期天,因为那时星期六还是要上半日学的。在许多类似的记忆中,我出现在什么地方,总是缺少在那里的目的,也许在我的那个年纪,我置身于何处,是不需要“目的”的,我出现在哪里是因为有“什么”让我“在”那里,而这“什么”与我本人的“目的”毫不相干(现在看来,虽然看似我的“目的”越来越明晰,但是这又何尝不是“什么”在背后操纵着一切)。不过,也恰恰因为没有“目的”,这感觉却纯粹,我不禁感激使那时的我成为“我”的纯粹,应该说是值得为此感到愉悦的(而现在,我早已失去了纯粹的可能)!
   记忆中的我们就那样走着,有人就提出去吃饭的意见(不是我),那应该是一个深秋,我记得天气有些寒凉,天色却因为下雨的缘故,阴沉不辨时间。但是根据当时的想象,应该是四点钟左右的样子,至于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想象,我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大概就是这样的时间。于是在我记忆中横插了一段引述,这段引述清楚明白,它出自我小舅的口中,大致内容就是“某某快餐不错”。

   我们也就去了他说的那家“某某快餐”,这两者之间的关系非常确凿。出乎当时的我的想象,“某某快餐”食客寥寥,几乎可以说是有些冷清(餐馆里面的确有些冷)。我们在柜台买了三份餐,然后拿着盛食物的盘子上了二楼。在当天的记忆中,二楼除了我们三人,再没有其他的顾客了(即使有大概也被我忽略掉了)。我们坐在一张靠近窗户的桌子旁(直到今天,我将餐馆中最好的位置,都放在了小说的窗边上),我可以看着有人打着雨伞走过下面的大街。
   我们吃了很久,似乎超过了进这一餐正常的时间,除了食物的味道,大部分时间里,我一直看着窗外,我不知道自己希望看到什么,也许并未带着希望看到什么的心情而那么注视着。父母亲似乎一直在说着什么,我一点儿也不记得了。我想当时我们大概是希望等雨停之后再离开餐馆,房间中的光线又暗了些的时候,我们离开了那家餐馆。
   而外面的雨也就那么停了,虽然停了,但是天色却依然保持了一种阴沉,伴随理应到来的黄昏,不再会有放晴的机会。之后的记忆,也如同当时的天空,没有了继续下去的机会。
   
   2007-3-1 晚 头痛中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