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记忆中的味道]
平中要
·在爱情的边缘
·《滕王阁序》的启示
·六十二年
·如果你没有自由……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忆中的味道

   记忆中的味道
   
   记忆,真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对我而言,也许有着异于他人的重要,没有什么带给我的困惑,超过记忆所给我的。我以为直到我是从读小学以后,才将“重要”、“不重要”引入到有意识的记忆中,比如老师要我记住的生字和乘法口诀等等。不过,现在我也明白了“有意识的记忆”对于记忆广域的空间来说,简直是沧海一粟。我曾经许多“有意识的记忆”现在都已经遗忘,而那些“不重要”的记忆,却完好无损的留在脑海中。
   我小时候不喜欢上幼儿园,原因我不知道(也许不会有人知道),曾经在白菜湾幼儿园上过几天,后来因为得了一场传染病而在家待了一阵,不过好景不长,我又去到了母亲厂子的幼儿园,一下就上到了入小学的时候。
   我依旧不喜欢那个幼儿园,也许是因为我不喜欢洗澡?这也许是一个原因,但是肯定不是全部,也许我不喜欢那里的陌生人,这倒是一个当时不能总结出的原因,我现在也不愿接近陌生人,也许就是那时留下的后遗症吧?

   我虽然不喜欢幼儿园,但是却不讨厌那里的食物,甚至可以说,有几种食物我是非常喜欢的(也许用“非常”一词并不能准确表达我的喜爱,如果用时间坐标来衡量的话,可以说,离开幼儿园以后,我再也没有吃过那样美味的食物了)。在一周的某个早晨,早饭是鸡蛋饼,我无法形容记忆中的这种味道,也许直到现在我每次说出或写出“美味”这个词的时候,那最早的记忆联想就是这鸡蛋饼。而且,不光是我一个人,几乎班上的小朋友,都和我有同样的感受,每个人都想吃掉碗中的那份后,再向老师要一份。不过,也许是味道太好的缘故,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要第二份,于是我有时会非常幸运;而有时只能看着别的小朋友非常幸运。甚至整个上午的时间中,我都在细细回味早饭的味道,忘记了自己在做什么。
   还有就是星期五的晚餐(因为周末不用再上幼儿园了,所以印象深刻),晚餐照例是吃卷龙的,那个味道也是不能笔墨的好吃,而且卷龙是没有限量的,可以痛快地吃到饱。然后我要做的就是坐在小椅子上,等着母亲接我回家。
   我母亲的厨艺,直到现在我也难以有个客观的结论,因为我几乎没有吃过别人家里的饭菜,不知道同样景况的家庭中,母亲的厨艺都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不过,要是大胆估计的话,我母亲的厨艺应该是中等之上的水平吧。因为我也常对母亲说幼儿园的某某食物好吃,让母亲在家做给我吃。可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就是到了今天,母亲所做的鸡蛋饼和卷龙也无法复原幼儿园时的味道。
   随着年龄的增长,食物的味道已经变成了一种“形而上”的存在,母亲有时会说,即使现在将幼儿园的食物拿给我吃,我也会觉得不是记忆中的味道,哪怕是一模一样的食物。我同意母亲的话,可我也为那些不能再次的美味充满感激,每当我在记忆中与它们重逢的时候。
   
   2007-3-10 晚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