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旧居杂记]
平中要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旧居杂记

   旧居杂记
   
   曾经白纸坊桥是我最常去到的地方,过了河向东路南就是一家很大的超市,我常到那里去买东西;而路北就是10路车站(我有时也会在那里乘车)。若是过了河沿着二环辅路向北去,就是大量车站云集的“鸭子桥”站,我经常是在这里上下车。我不知道这里为什么叫“鸭子桥”,据我所知过了河东去的那个地方应该是“南菜园”;而据我幼年时的记忆,“鸭子桥”大约是指如今称作“三路居”那块地带。于是要是乘坐那些归家的车在“鹏润家园”下车的话,途经的那个“鸭子桥”站,倒是更接近着它在历史地理上的所在。
   我一般是步行到超市购物,之后再步行回去。现在还是可以看到,在白纸坊桥下,路北有一座不伦不类的亭子,就在一条叉路的边上。在我的记忆中,那个亭子便一直在那里了。我第一次知道亭子的存在,是上小学前,当时那里是一个游戏机厅,虽说是机厅,但是里面只有两台机器,也许是我所知道的最小规模的机厅了。其中的一台机子我还记得,是《魔界村》这款游戏,我经常在人堆中看着比我大的孩子在玩那个游戏,不过,似乎我记得没有人能将游戏进行到更遥远的地方。后来,机厅就关张了,在现在是停车场的地方修建了一个不大的游乐园,我只是记得弟弟非常喜欢玩里面的那个电动木马。
   沿着二环辅路回家,在桥下的十字路口北边是一家邮局;挨着邮局是一家照相馆,在我众多走迹的照片中,唯一一版不幸照得有些模样的相片,就是在这里照的。再往前就是“鸭子桥北里”站,非常热闹的一个车站,除了等车人外,卖书的、烙灌饼的、摊煎饼的、炸臭豆腐的、烤香肠的等等,都聚集在这个车站这里。人多的时候,乘客只好在马路下面站着。我是非常难以苟同炸臭豆腐的味道,那不仅是嗅觉上的缘故,好像还蔓延到了精神方面。于是,每当看见炸臭豆腐的在那里,我总是深深吸口气,然后屏住呼吸,急忙走过车站。走过去就是一个丁字路口,往里去,就是大名鼎鼎的“安顺成菜市场”,不过我们都将“成”省去,称之为“安顺”。

   “安顺”是母亲经常光顾的地方,若不算右安门边上的早市的话,的确是这样。“安顺”是比较全面的一个市场,不仅卖食品,衣服、五金、杂用一应俱全。我今年一直穿的那件夹克就是几年前在那里用很少的钱买的。我还经常在一家买“馓子”吃,搬家之后,竟然在这附近买不到同样味道的“馓子”了。以前在“安顺”的旁边,有一个小门脸儿,卖山东煎饼,我是比较喜欢这种食品,但是没有多久,小门脸儿也关张了。
   若是沿着之前的路继续走,就会路过一家洗车行和一家加油站,过了加油站,就快回到家了,远远就能看见我的那个房间的窗户。
   虽然在右安门待了两年,我回忆起在那里时的生活,还是有一种亲切感。许久没有经过那里,不知道景物是否依旧?
   
   2007-3-17 上午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